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媚乱江山之孤儿(4)

作者:文云渚 来源:晋江文学城

萧鸾跑得很快,但这深宫重地,那容人这样肆无忌惮?她没有跑多远,就被巡视的锦衣卫们按住了。借助火把灯笼,护卫很快看清了这个孩子的衣着打扮,也看到了她手臂上的伤痕。

皇子遇难!这是何等严重的事情!护卫不敢大意,于是层层上报,很快引来锦衣卫百户霍庆山。霍庆山是今晚的轮值长官,他听到下属来报,不敢耽误,匆匆而来,老远就看到了那个被侍卫们围在中间,不敢靠近的孩子。

她身上裹着侍卫临时抱过来的大氅,这不知是何人穿过的,有一股浓厚的汗味,松松垮垮的套在她单薄的身上,看上去可怜又无助。

此刻萧鸾已经冷静了许多,在她的要求下,已经有锦衣卫匆忙去太医院请太医了。她想要回去,但周围的侍卫们虽然满脸堆笑,却不着痕迹地拒绝了她的请求。萧鸾无法,只好待在这里,愣愣的看着脚下越来越大的雪。她听到前方传来的匆忙的脚步声,于是抬起了头,看向霍庆山。

霍庆山看着萧鸾惊惧又茫然的双眼,忍不住放柔了嗓音,询问起来。事关宫禁大事,他不敢大意,因此语气虽然恭顺,但一双虎眼却紧紧盯着萧鸾,没有丝毫放松。

萧鸾使劲擦了擦了眼睛,低声又把事情说了一遍,她并没有说自己母亲发疯,只道是母亲犯病。皇子母亲犯病……而面前的皇子又一副连胎毛都没剃的模样……霍庆山皱起眉头,给左右递了个眼色,道:“我亲自护送殿下回去。”他转过身,低声道,“下封口令。”

若是有什么意外或宫内秘闻,传出消息的,也不该是他的下属。

萧鸾没有注意霍庆山的举动,就算注意到,她年纪尚幼,也不会知道这其中的含义。待到霍庆山看向她后,她就匆匆地返身带路了。她出来的时间有些久,心中早就焦躁难安,小跑起来。

很快小院就到了,霍庆山见门口并无内侍驻守,心中更觉同情,于是自觉停下脚步,抱拳对萧鸾道:“女眷内院,臣等不方便入内,烦劳殿下进去后,再派个小侍报个平安便好。”

萧鸾点点头,有些黯然,她想自己哪有可使唤得动的小侍呢?但她既然已将人引来,心中也稍有安慰,大步往院中跑去。

霍庆山不急也不恼,他手把着腰间的绣春刀,安静地等候着。在他身后,几名侍从提着灯笼,人影随着灯笼的晃动而晃动,他们就和霍庆山那样,身形巍然不动。

“朝鲁……朝鲁!!”

孩子凄厉的叫声陡然传来,等在外面的霍庆山拧起眉,顾不得失礼,急忙跑了过去,只一眼,饶是七尺男儿,也忍不住愣住。

皑皑白雪盖住的院落间,鲜红的血液浸开,老妇躺在地上,蜷缩起来,而在她的身上,和嫔面色潮红,手里拿着一块坚石,正一下一下的砸在老妇身上,石头上早就布满了红色。一个脸色苍白的小内侍躲在一旁哆哆嗦嗦的看着,他身上裹着厚重的大氅,看上去倒比任何一个主子都还要暖和。

皇子呢?霍庆山目光转动,一旁早就悄悄潜伏的孩子像一只小豹子那样朝自己的母亲扑过去。她的双目通红,五官拧在一块,分不清是憎恶还是痛苦,她拦腰抱住和嫔,冲撞之下,两人一起跌落在雪地中。和嫔受到刺激,尖声惊叫起来,手里握着的尖石就要朝萧鸾砸下。

萧鸾睁大眼睛,看着尖石带着风声逼近。那一瞬间,时间好像变得很慢,母亲疯狂的模样,石头寸寸迫近的样子,她都看得清清楚楚,一点点的刻印在她脑子里。她把自己的唇咬出了血,但她却感觉不到痛,只是用力地收拢手臂。这个怀抱,她鲜少被母亲这样亲近,曾经一度她肖想又依恋过,想着什么时候,母亲清醒过来,就能像其他人的母亲那样,温柔的抱着她,又或者亲亲她。

可是现在,这个怀抱这样的冷,这个怀抱也不像她想象那样,有香香软软的味道,而是充满了血腥的气息。

“得罪了。”

男人的声音陡然响起,和嫔的身体一顿,整个人软倒下来,落在了萧鸾的怀里。萧鸾怀抱着和嫔软软的身体,看着她身后的霍庆山,低声问:“她死了么?”她的声音不像一个孩子那些惊慌失措,反倒像个老人,充满了看清世事的绝望。

霍庆山正扭头叫那个畏畏缩缩的内侍过来把和嫔搬回去,他一个男人自然是不好做这些事的。听到萧鸾的声音后,他也及时回转过来,道:“殿下放心,臣只是让娘娘睡着了。天冷雪寒,需得及时把娘娘回屋,否则受寒就不好了。”

萧鸾乖乖的点点头,和内侍一起扶住和嫔。她转头看着霍庆山,又道:“烦劳大人把朝鲁也搬进屋中吧。”

听到这个不知名的皇子还关心一旁倒下的下人,霍庆山挑了下眉头,便答应了下来。因为白天的事,现在主屋中还十分温暖,萧鸾和内侍一起把和嫔放到了床上。也不知道是因为受到了惊吓,让内侍终于想起了自己的本职,不待萧鸾说话,内侍就急忙给和嫔盖住被子,又加了炭火打来热水,给和嫔擦拭起来。

“原来你也是会做这些的……”萧鸾低声道。她的声音低,内侍忙个不停,并没有注意到。

而另一头,受伤的宫女当然是不能放到和嫔所在的位置的。霍庆山抱着老妇,左右环顾一下,看到内侍的房间中还有灯火,一脚踢开了他的房间。里面炭火正旺,却无丝毫烟火味,把整个屋子都熏得暖洋洋的。霍庆山挑挑眉,暗道一声好会享受,他把老妇放下,又叫来两个下属,替老妇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刚刚做好这些事,门帘就被挑开,萧鸾走了进来。她的小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方才惊吓未定给吓得。她走过来看了看朝鲁,又伸手在她的鼻尖探了探,发现朝鲁还活着,这才终于松了口气的样子,转身朝霍庆山躬身道谢。

霍庆山急忙避开,道:“臣分内之事罢了。”

这一出闹剧,回去定是要报告上面,此时肯定也已经惊动了内廷。但霍庆山却并没有怪罪这个引来麻烦,牵出这出闹剧的萧鸾。他甚至还有些喜欢这个哪怕亲娘受伤,也会挂记着下人的善良孩子。

萧鸾点点头,她用力地握了握朝鲁粗糙的手掌,看着她额头包裹伤口的样子,忍不住又要掉下泪来。但她很快吸了吸鼻子,把眼泪给逼了回去。

“殿下不必担忧,她受的都是皮外伤,想来定会没事的。”霍庆山安慰了几句。难为他一个不苟言笑的性子,还得想点话来安慰一个孩子,实在是有些笨拙。

萧鸾知道自己不能久待,因此点头正想回到和嫔身边,这时小院外一阵灯笼晃动,原来是太医赶到了。毕竟是深夜,又是大内宫禁之中,太医赶来,也需要通过道道关卡。这些人又很快通知了上司,终于惊动了宫内贵人,黑压压地来了一大片。

待到萧鸾走出房间时,只见灯烛如火,照亮了深夜的小院。人群如织,黑的、青的,红的各色衣裳都在一处,却又井然有序的列成行,露出了最前方那个女性。女人不老也不年轻,约莫二十七八的模样。

萧鸾一出现,女人就朝她的方向看了过来。女人面容柔和,却又隐带威严。这和萧鸾之前看到的贵妃那种浑然天成的媚色和威仪不同,这是常年累月里,权势在手熏陶出的气势。

现在的萧鸾只是一个小小的,连小院都没出过几次的孩子。她被这么一盯,吓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个方向放才好。在她的身后,霍庆山悄悄地拍了拍她的背,从她身后转出来,快走几步,跪拜在地,道:“臣锦衣卫百户霍庆山拜见皇后娘娘。”

萧鸾一个激灵,于是也跟着拜倒:“臣……”她下意识地就要跟着霍庆山的话说,但她立刻就听到了人群中传来了压着的低笑声,顿时脸一红,慌忙改口,“儿萧鸾见过娘娘。”

“你应该叫我母亲的。”皇后走到萧鸾身前,扶起了她,又借着火光打量了她一番,见她一身血污未洗,却也面不改色,表情柔和,“来,陪我在一旁坐坐,让太医好好的看看你的阿娘。”

萧鸾愣愣地点头,她扭头看看朝鲁所在的房间,带着期翼地看向这个看上去和颜悦色的女人,问:“可以……可以给朝鲁看看么?”

“朝鲁?”

“是殿下的宫女,护主受了伤。”霍庆山及时道。

“倒是个好的。让太医也看看吧。”皇后答道,她对于其他人的生死并不在意。事实上,就算和嫔死了,也不至于惊动皇后出动。她是为了萧鸾而来的,毕竟是龙血凤裔,就算养在深宫之中为人忽视,但涉及生死受伤,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小院从未如此热闹,也从未如此豪华过。宫人们搬来了常用的家什,让座位更柔软,房间里熏了安神的香,燃起火炭,就连喝的茶里也放了让人暖洋洋的参片。一切井然有序,虽然人多,却又很安静,让人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萧鸾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宫女们想要服伺,却被她慌忙推开,在宫女们的微笑中,她匆忙自己套上,又在宫人的服伺下洗了脸和手。此刻她坐在皇后的下首,好奇地左右张望着。

皇后看了会儿萧鸾的模样,见她的神情茫然,于是笑笑,这才看向了霍庆山。霍庆山垂首,恭敬地将事情一一道来,不多说一字,也不少说一语。皇后听完,不开口,他也不接话,只是站在一旁,就仿佛是个哑巴和聋子。

过了一会儿,太医匆匆过来,跪倒在地,垂首道:“和嫔娘娘体弱,本就风寒入体,高烧不退,又在雪地中待了许久。恐怕是……”

这一句话,饶是萧鸾年幼,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她顿时觉得自己头昏耳鸣,只隐约的听到断断续续的话:“现下娘娘有回光返照之相,神智清明,想见一见殿下……”

延伸阅读

[恋与制作人]口不泽言在线阅读能力觉醒  http://www.dlqs168.cn/xwse.shtml
当申沐睁开朦胧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颗颗只会出现在神话中的参天古木,散发古老的气息,

他是一只猫,妖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dlqs168.cn/nm1a.shtml
香波地群岛,夏琪的敲竹杠BAR内。赢逸正给自己到了一杯果汁坐在吧台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

[柯南反穿]名侦探的忧郁之乱局开始(6)  http://www.dlqs168.cn/a945.shtml
教授一直在寻找春香,可就是没有任何线索。这让徐少言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如果是简单的

[HP]斯汀歌茉的王冠之第一章  http://www.dlqs168.cn/yi90.shtml
五百年前,城东邱员外家。“小道士,你这是何意?”“贵家公子和林家千金不合适”“这…哪

九黎本纪靠边点  http://www.dlqs168.cn/s8jo.shtml
正在这时,密林深处传来低沉而又悠长叹息,声音中包含着无奈与悲伤,令我毛骨悚然,有些胆

神鼎记之第四章  http://www.dlqs168.cn/bolg.shtml
张妤先一步动手。她在陆谏抬手时,便赶忙先一步截住了他的嘴。脸色变的十分快,眼睛睁得比

妙手偷香药夫人  http://www.dlqs168.cn/dxhw.shtml
晋场。晋场,存在玉城的最隐秘的拍卖场。据说大陆上的每个国家,都有晋场的存在。晋场与其

我给女主当嫂嫂(穿书)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dlqs168.cn/uerm.shtml
忙完了下午的工作,秘书说晚上没有安排,而心里惦记着家里的女孩,于是早早便驱车回了别墅

人鱼攻的撩妻日常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dlqs168.cn/yycm.shtml
中年人严肃的叫她小名,方清阮立刻变得软糯:“爸。”“今天怎么回事?你简直是胡闹!那么

小跟班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dlqs168.cn/36v.shtml
话分两头,萧景和自从进入到了练功房后便开始运行冰心诀,在运行一个周天后,萧景和明显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卧底美女的生涯2生命体

    众人听到赵诗妍这话也都惊讶的看着刘逸,刘逸也没有打算隐瞒。把手背过身后,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我这样天才,昨天就觉醒了,跟你们这些凡夫俗子不一样。”听到这话大家最开始是不信的,然后赵诗妍给他们讲述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但把刘逸躲在衣柜里偷窥的那一部分掐掉了,听完赵诗妍的讲述总人也都惊讶万分。“刘

  • 我的明星女主播在线阅读被救

    看到自己所找的人后,除了玉虚真人顾念着面子没好意思外,其余四个都凑在一起讨论着天一门上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地方,他们怎么不知道,只有一直最冷静的玄华真人最先想起了这是什么地方,脸色铁青的说出了地点“忘忧谷”。而听到的四人,除了最小的玄逸真人不知所以外剩下两人都变了脸色,连玉虚真人也没保持住严肃的表情皱

  • 一世竹尊黑剑来历

    “我这是睡了多久?”王风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有些昏沉沉的,这是他醒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有七天了吧。”一旁的柳正楠终于是露出兴许,不在是面无变情。“这么久啊,荒山试炼不会开始了吧。”王风一惊,急躁的问道。“这个你不必当心,最近荒山深处猛兽中众多,全部都聚在一块,我和几名领军人商谈过了,先前往深处试探

  • 我每天都在变异第十章在线阅读

    第十章我要娶你!天气有些炎热潮湿,仿佛能闻到腐烂的枯叶味。“打扫整个学校,我会累死的。这叫做什么外罚呀!”都怪许夏宇,再这么想下去,我会疯掉的,我又没得罪他,为什么呀!为什么呀!为什么针对我。想着想着眼泪不自主地从眼眶,慢慢流了出来。“我不脆弱,我不哭,该死眼泪为什么要流下来”用力的搓着眼睛,眼睛周

  • 火影∶开局遇辉夜姬在线阅读新君立威(下)

    一场恶战马上就要开始了,苏瑾瑜正想着,这个时候张副官在门口喊了一声:“报告。”“张副官,快进来,现在是什么情况?”苏瑾瑜着急的问着。“报告少帅,前线情况并不好,我军现在兵力较少,刚才我以您的名义给五十军军长王翎发布命令,王翎现在说军队需要开拔费,而且还说五十军已经三个月没有发军饷了,士气低落,不适合

  • 大秦:开局保下秦始皇在线阅读发现BOSS

    “呜~”恶狗拖着流着哈喇子的舌头,张开血盆大口,向我扑来。“-30!”“不是吧,这么高的伤害?”我傻眼了,他的攻击上限不过10点而已,去哪里找的这么高的伤害?来不及想,恶狗的下一击接踵而至,我急忙横起右手格挡。“-8!”这伤害还差不多,难道刚才那伤害是他的特殊攻击残忍撕咬?应该是了,弱点攻击加上暴击

  • 无限之手表去哪第6章在线阅读

    step.6“嘿!阿七!安明!”站在路边凑在一起忙着剥鸡蛋的两人抬头,只见姜澯熙拽着书包急匆匆地向她们跑来,嘴里叼着一个牛奶盒,身上是同款SOPA土黄校服。啧,这个颜色……尹岚西看着手里咬了一半的蛋黄,只觉得他们三就是三个蛋黄没差了。“你也要上学?不是说接了新剧吗?”咽下嘴里塞得鼓鼓的鸡蛋,尹岚西问

  • 最后一个吸血鬼在线阅读第4节

    “轱辘——”颉利的人头滚落到李世民的脚边,圆瞪的双眼无法瞑目,瞳孔中还残留着惊惧的神色。一代突厥雄主就这样被周玄一一剑毙命,身首异处。他在不久前才刚刚经历了人生的巅峰,只差一条河的距离就能灭掉大唐。而他现在跨过了这条河,却没了性命。李世民看着滚到脚边的人头,被吓得后退了半步,又一次为周玄一提供了50

  • [信白]我爱你的坟墓在线阅读第一节

    飞机场外,一名穿着过膝白色简单卫衣,配灰色打底裤,扶着墨镜依靠在白色柱子旁,紧张的看着周围的来人,示为自由恋爱的她,迫于无奈来到了陌生城市,却不想往后余生给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小姐,这样不好吧。”要是被老爷知道了,您没事,可我却……。“没有什么不好的,如果有事,那就等那天来了再说。”默晴懒

  • 澜心不复在线阅读第一节

    这个下雪的冬天很冷。当宫廷的青石板上落满了大雪,一直安静的琉璃阁的门突然打开。面容清丽的女子一身绯红色的裘衣,伸手推着门,目光悠远的看着飘然而下的雪。从屋外吹来的寒风呼啸而过,吹得她有些冷,她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将裘衣拢住。“姐姐,你在想什么?”就那样怔怔的站了很久,恍惚的听见走廊中有脚步声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