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毛兔的异世之旅[系统]第三章在线阅读

作者:航宇 来源:晋江文学城

“嗯~咳咳。”的声音将亲昵的两人拉回现实之中。河生转过头去,看见了一左一右分别斜靠在走廊两旁的黄泉和陆遥。巧儿一下子慌乱地挣脱了河生的怀抱,转过身去背对着黄泉他们。陆遥赶忙跑到巧儿身边去和她嘀咕着什么。

“呃~”黄泉没想到会是这样,他以为说开了就不必害羞了,挠了挠头,显得有点尴尬。

河生笑了笑,说到:“没事了,该说的都说了,我们几个一起聊聊吧。”

“现在可得好好聊聊,以后想找你们两啊,说不准要排好长的队呢。”黄泉调侃。

“别慌,我可以给你打折的。”河生轻笑。

少男少女站在旧阁楼的长廊上,假想并打趣着以后的生活。

晚风带起树叶的沙沙声响,河生坐在后院的凳子上,借着树冠与地面的空隙眺望着着远处的空荡荡的水渠。这条水渠是以前干旱的时候村长带人修建的,那时候田地庄稼对水的需求量已经远远大于水的出产量,没有办法,就从镇子旁边的一条小河引出一个水渠,水渠在褐色的田土上画上两条黑色的粗线,也算是靠着度过了难关。干旱过去之后村长有带人把水渠口封住了,说是饮用来自雾妖森林的河流是对居住在雾妖森林里的神灵的冒犯。水渠废置下来后,石墩的缝隙间长着各式各样的植物,那也是河生童年的一处嬉戏场地。

河生老汉披着薄衫,双手背在背后,搓着手中的念珠,慢悠悠地走到河生旁边:“怎么?睡不着?”

河生偏头看了老爹一眼,然后低下头笑了笑,从凳子上站起来跟河生老汉并排,高出他爹一个头:“还好吧。应该。”

河生老汉以早已料到的样子嘿嘿嘿地笑道:“行李那边等会自己去检查检查,看看有没有漏掉的。生活费你妈放在你床头边了,要是不够就说,咱开米堂的这点钱还是有的。”

河生站在一旁点了下头。

河生老汉神经质哈哈笑到,也不管河生:“你妈那种人隔几天就好了,她一个小女子是不会懂的。这可是光宗耀祖的时刻啊。”河生老汉脸憋得通红,眉梢有点跳动。

河生翻了个白眼,虽然河生老汉沉寂在这种极喜中无法自拔,不过河生可不这么认为。河生对脉的世界一无所知,虽然具脉确确实实是非常高兴的一件事,但兴奋与胆怯并存又是一件非常烦恼的事。

河生老汉见河生不说话,便从怀里摸出一叠纸票,拉过河生的手,放在他的手里:“这是单独奖励给你的,出门在外的哪有不用钱的道理。”

“想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啊,我爸整天醺酒,我妈气不过就跟着个具脉者跑了。然后你爷爷一个人带我来这里,没多久就病死了。”河生老汉自顾自地说起来,“我当时在外面也受了不少骗啊,挨了不少饿啊,哈哈,这都没啥,都会挺过来的。”

虽然当初生活艰难,但河生老汉不想儿子缅怀这些,他知道河生的人生跟他的完全不一样,于是适可而止的仓促收尾。河生老汉两只手把着河生的肩膀,上下认真地打量了一番,笑着点点头。河生也裂开嘴对父亲笑了笑。

【东督-西门域-玉隆】

玉隆又被称作“熔炉”,是东督最大的金属制品生产地。金宣宫里的大部分金属用品都是来自于这里,声名远扬。

河生一早就从走马乘车,转了几个站,一直走到黄昏才到玉隆。在玉隆转悠了好一阵子才找到,新生具脉者的专属客栈,河生拿过房门的钥匙上楼,摇晃摇晃着就倒在了屋子柔软的床上,两眼一翻就进入了梦想。

胃粘膜灼烧的疼痛感将河生从梦中叫醒。河生出门走到走廊上,看向大堂的挂钟。

晚上十点,还能出去觅食,河生想到。河生回屋换了一件衣服,蹬蹬的下楼去寻找能够充饥的食物。

楼下的大厅各个角落摆放着几盆长势不怎么好的植物,河生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仪表稍好的服务员没过多久就倾身过来询问河生的要求。

河生翻了翻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点了一个简单的面食:“麻烦给我一碗麻哥面。”

服务员很有礼节地点点头,正当服务员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浅绿色的身影在桌子另一边坐下:“姐姐,我也要一碗。”

河生偏过头去看到旁边坐了一个容颜姣好的女孩,浅绿色的连衣裙,脸上有浅浅的酒窝。她转过头来看向河生,眼睛眯起来笑,像是两枚月牙:“交个朋友喽,我叫易欢喜。”

河生回以一个微笑:“河生。”

两人沉默了半响,易欢喜一会儿看看这儿一会儿看看哪儿心情愉悦,不过河生有点绷不住,他得找点话题:“你也是具脉者?”

易欢喜先是一愣,然后白了河生一眼:“我说兄弟,能进入这家客栈借宿的人是且仅是具脉者啊。”

尴尬,实属尴尬,除了尴尬河生的脑子里还是尴尬,他实在不擅长与女孩子搭讪,结果一说话就被闹了这么一个乌龙。河生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不过易欢喜自顾自地摆弄着茶具没有看见。

易欢喜突然把脸凑过来:“问你个事儿呗?”

河生一挑眉:“请讲。”

易欢喜眼里放出光,压低了声音:“嘿嘿嘿,不许生气啊,你的脉路是第几级脉路?”

河生想今天晚上他就应该呆在房间里,任由肠胃蠕动折磨得死去活来,也不要下楼来吃这个见鬼的宵夜。河生发觉不管是举止还是见识在易欢喜面前都像个小孩子,虽然不懂一些东西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但是仍然给人以一种挫败感。不过,出于礼貌河生还是得作出回应:“请问一下,第几级脉路是什么意思啊?”

易欢喜一开始还以为河生在跟他讲笑,不过看着河生那疑惑的眼神易欢喜重新打量了一下河生,最后嘀咕一句“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副皮囊。”

虽然易欢喜嘀咕的声音细若蚊呐,但还是被河生听见了。河生感觉太阳穴的血管马上要冲破皮肤的阻挡跳出来了。

易欢喜也不嫌弃,缓缓道来:“给你这么说吧,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内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脉的痕迹。所谓脉的痕迹就是能够与脉发生共振,吸收脉的先天能力。而当一个人的脉的痕迹收尾相接,形成一个闭合的回路时,我们就把这个痕迹称为脉路,也只有当具有脉路的时候,外界的脉才能被同化和吸收,也只有被同化和吸收的脉你才能够操控和调用。所以我们具脉者的意思是具有脉路的人。”

“脉路被分为主脉路和支脉路。主脉路比支脉路更为宽阔数量少,决定了你脉的存储和同化能力。支脉路细小数量多结构比主脉路更复杂,决定了你的操控和运用能力。脉路越复杂,级数就越高。主脉路和支脉路评级的综合就是你的脉路级数咯。你灵测的时候测试人员难道没给你讲过吗?”

河生被易欢喜这么一提起,不由得回想起那天灵测。

那天天还下着小雨,细密。一堆人堆在政府中心的广场上,围了一个圈,城镇的十八岁的年轻一辈四十个人站在圈中央,排成一行整齐的队。测试员拿着注射器扎进男孩女孩的手臂像是给牲畜注射疫苗,挨个挨个地测查。

大概等到那些试剂已经顺利地合入少年们的身体,检测员让河生他们间距相等地围成两圈,河生的旁边站着张巧儿,张巧儿旁边站着陆遥。二十个人中间放了一个悬浮的球形机器。测试员伸出手指将脉注入进两个机器里,机器立马向着四周发出嗡鸣声,一层一层的波动荡漾开。

河生感觉有什么东西开始在自己的身体里流淌,沿着自己的躯干四肢,抓紧着自己身体里某些。随着时间的推移,嗡鸣声逐渐增强,河生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直到最后发出‘叮’的一声轻响,河生和陆遥以及另外两位住在城东边的男生身上亮起光亮,河生身上最先亮起光亮,并且越来越晃眼,陆遥和另外十位少年少女就慢了许些,不过在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走马人面前基本无差。广场开始沸腾。

百分之三十的具脉者可算的上是开了一个先例,镇长站在一旁故作捋了捋胡须欣慰地感叹:“这不知道是积了多少年的功德啊。”

****开始起哄,大家一跃而上把河生他们五个围住。测试员被人群推攘到一旁,鼻梁上的眼镜都被挤斜了。测试员努力地发出声音维护秩序,可他的呼喊在众人的喧嚣声中瞬间就被淹没了。

河生老汉在关键时刻站出来振臂高呼,来了决定性的一句:“我已在满香楼摆下酒席,今晚大家不醉不归。”

大家的惊讶和新奇一下子转为了欢喜和高兴,起哄声一下子转为了欢呼声,广场周围的楼房在这些声波中左摇右摆。人们像鱼群一样涌入某条街道。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测试员被甩得远远地,最后低声咒骂了一句,留下通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河生在满香楼喝得伶仃大醉,睡到第二天下午才接到测试员留下的通知,脸一红觉得自己昨天表现得太过轻浮了。

通知打开是让河生前往玉隆的具脉者客栈。

河生支支吾吾的:“好像是几级来着?”

易欢喜的脸色很明显绷不住了:“不是有那个什么具脉者的凭证吗?上面应该有些的。”

河生这时才反应过来,从兜里掏出来:“我看看......哦,四级。”

易欢喜拿过河生的凭证,发出一声惊咦。

“四级,挺不错嘛。我也是四级,算我们打了个平手。”说完易欢喜哼哼说,“那这么看来我们住的应该是最高级的具脉者接待处了。”

河生眯着眼睛,冷气从牙缝中吸入,感觉有点难受:“这个还分等级吗?”

“你们那里应该还有其他的具脉者吧?”易欢喜问道。

河生:“是的,不过他们要去的地方和我的不一样,我们也就没有同行。”

“他们之所以跟你有所不同,就是因为他们的脉路级数跟你不一样。脉路级数越高,预计对脉的操控极限和承受极限就越大。东督有许许多多需要具脉者的职位,要求高的职位就得级数高的担任,要求低的职位就得相应的级数担任。相对的,不同级数具脉者就需要去不同的学校学习或简单或复杂的知识。”

河生面无表情下表情丰富,他从未想过还没摸到脉的影子就学到了这么多脉的知识,这么短的时间里这个俏皮的小姑娘不断地在拓展着自己的三观。河生沉默了一下说:“你可真厉害。”

易欢喜抬了一下下巴,表示认同:“那可不,本姑娘秀外慧中、天生丽质。”

这时候恰巧面被服务员端上来,微黄的面条上还有热气蒸腾,嫩绿的空心菜盖上了一点冷色。易欢喜和河生的肚子同时发出‘咕~’的一声,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吃面。”

延伸阅读

巴哥手撕烤兔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svsh.shtml
北京巴哥餐饮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哥),隶属于北京京城左岸集团,是集团旗下专门

纳福阁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dq8e.shtml
纳福阁银饰成立于2003年,公司拥有出众的生产设备及经验丰富的设计师和技术精湛的工作

安可佳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ndh0.shtml
安可佳婴儿用品主打产品是安可佳爬爬垫,安可佳爬爬垫是一种革命性的概念产品,它安全柔软

威码标签机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s4ef.shtml
威码(VariMark)手持式热转移标签打印机商品描述威码(VariMark)GT2

漫妮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pkz4.shtml
漫妮面膜经销批发的美容、护肤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与多家

西贝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p7ra.shtml
暂无

佳贝乐跳跳泥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si3m.shtml
佳贝乐跳跳泥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成立于1998年的上海大钧实业有限公司已有壹拾壹年历史

瑞恩钻饰名店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gtso.shtml
暂无

好文作文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bhqx.shtml
“好文作文”是全国唯一专业的作文教研机构——作文指导报社,耗费了数十位专家近尽两年心

乐素素食加盟  http://www.jazzybeancoffee.com/d30x.shtml
2012年,瀚坤集团斥巨资打造乐素为素食健康行业领头品牌。瀚坤集团成立至今近30年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圣手织天第9章在线阅读

    他当然不会信陆老夫人会站在他这边的话,不过眼下倒是有一件事真的需要告诉陆老夫人:“夫人,我确实有一件事要告诉您。”说着低下头很为难的样子。“说来听听?”凌岑站在陆老夫人身边低声道;“是这样的,昨天晚上…陆上将并没有标记我。”陆老夫人本来在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闻言震惊的看着他疑惑道:“那你脖子上的?”

  • 公子的欢喜在线阅读第十章

    一处破烂的贫民区里,一个全身破烂的的小男孩飞快的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急急忙忙的回头看去,仿佛背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追着他.一跑进贫民区,他没有一丝停留对着一个不起眼的狗洞跑去,跑到狗洞前,轻轻的抚平了一切来过的痕迹,直接钻了进去…………逝天和佐罗漫步到贫民区,看着里面破旧的一切,佐罗皱起了眉头“少爷他

  • 我曾经也想过一了百了[综]在线阅读第6节

    前脚三人刚走,后脚李阿么就来了。李阿么是见林山那一家子过来,怕林正吃亏,忙过来看看。当得知林老嬷的打算,险些气的破口大骂,随即又满是忧心。“阿正,我看你那继阿么肯定没死心,就那林福……乡下人哪有那么富态的?何况又娇惯的不干活,有个那样的阿么,好点儿的人家都不愿意将小哥儿嫁给他家。夜长梦多,我看赶紧挑

  • 失忆后我揣着陛下的包子和金库离家出走了第5章在线阅读

    武昌看向走进来的齐王,以及跟在他身边的几人。先天九重!!武昌发现此人居然是一尊先天九重的武者。难道这就是齐王的仰仗吗?如果是以前的武昌也许还真要栽在齐王手里,毕竟先天九重这等存在,横扫皇朝都不是问题。皇朝之中最高武者也就是一位先天一重的供奉。“皇叔,你可知道谋反的罪过?”武昌大声喝道。“嗯!”“这侄

  • 都市:开局我就拥有上亿豪车第3章在线阅读

    次日清晨,淡淡的清风袭来,偏僻的小院中——已经适应的重生的白芷落,靠在庭院中的老檀木美人榻上,本来一个孤女,在白府也并不受宠,生活待遇本该是及其差的,但此时的小院,可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差。白芷落看向院里的桃花树,面含笑容,“小芸,跟我说说,最近几天白府之人的动向罢。”说起她今世如此喜欢桃花,还是因为

  • 碎璧(萧十一郎同人)第五章

    回答甘棠的是一阵的沉默。甘棠好声好气的又问了一句。“怎么了?”相比于甘棠来说,这边的江月此刻有点煎熬。事实上,这通电话接通前江月在心里想了好多话,但是所有的建设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就消散了。沉默半响后才开口,声音带了点干涩。“其实那天不是我让她来的,也没想到会被记者拍到。”甘棠叹了一口气。“那为什么

  • 弃智道长之离婚(7)

    余令睡了很久,这个视频电话也打了很久,周近屿看余令也看了很久。余令觉得以后说不定可以就这样线上给周近屿补课,刚和小孩说了这个想法,就遭到小孩的强烈抵制。开什么玩笑,当然是更想见到真人了。线上授课和看网课有什么区别?周近屿当然不能说出来自己想见她这种话,只能硬着头皮掰扯各种理由,最后甚至竟然都说出了浪

  • 等一颗星在线阅读第十节

    张起灵摇摇晃晃地站定,一大片六角铜铃的残藉让他头痛。从青铜门出来时受了伤,伤口有些发炎。他脱掉上衣,用河水清洗着伤口。寒冷的河水让他想起了墓道,棺木,还有自己的宿命。清洗完伤口,他有些呆愣地望着上面的山,却见山上燃起了火光。他觉得不对,便起黑金古刀冲了上去。张起灵跑的时候还在思考,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焦

  • 男人帮之新的开始第八章在线阅读

    祈君墨听到这声相公一愣,眼里早已没了那朦胧的睡意。“相公?”鬼束大惊,指着落辞晚对祈君墨问道:“你是她相公?”落辞晚抢在祈君墨开口前说道:“废话,一个月后的婚礼是补办,说明咱俩已经成亲了,他不是我相公是我谁?”祈君墨淡淡的笑看着落辞晚,很温暖很开心的笑。鬼束本还想说什么,却看到祈君墨此时地笑容就闭嘴

  • 康熙通嫔之第三章(3)

    火渐渐得小了下来。兔小白问到:“现在应该怎么办。”龙小喵想了想。“他们应该在扩张地盘。所以人类的地方应该不敢去。所以我们逃去附近的城市。”“大黄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兔小白愤怒的说道。接着,两人便开始向附近的城市跑去。在逃跑的过程中,龙小喵与兔小白遇到了和杀大黄几批同样的人,但都顺利的躲过了。“小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