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消逝后留下了什么之[闹鬼]

作者:逐虹的轮廓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三】

我站在镜子前深吸了一口气,尽力地扯了扯自己的嘴角,想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的微笑看上去更加自然一些,反而适得其反显得皮笑肉不笑。

没事……苏利文,没关系,不就是和一个不熟的同学巡夜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虽然你们没有说过几句话,但好歹也是当了六年的同学了。我反复在心底里这样安慰自己。

整理好了校袍,打好了黑黄相间的领带之后,我抽出了一根米白色的发带将自己齐腰的黑色长发松松垮垮地束了起来。之后伸手拿起了自己那根放在桌面上的,由无花果树木、独角兽羽毛制成的十二又四分之一英尺长的魔杖,将它放入了我宽大的校袍的口袋之中。

当我缓缓地走下楼梯时,发现斯卡曼德已经在女生校舍楼下等着我,当他抬头发现我的存在时,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在想他此时此刻心里估计和我是一样的感受。

“抱歉,我刚才折腾了有点久,如果知道你已经在楼下等我了,我就不磨磨蹭蹭了。”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没关系,我也才刚到不久而已。”但是从他脸颊上泛起的红晕我就知道,他在说谎。

在开学的前一天晚上,一年级的赫奇帕奇们显得尤为躁动,我和斯卡曼德一出门就抓住了三四个不愿回校舍的一年级,以及一对正在外头亲热的情侣。相较而下三四年级的赫奇帕奇们则显得让人放心的多,至少目前来看并没有主动跳出来违反校规的人,我在心里暗暗地想——这可能都还要感谢马修·麦克米兰的魁地奇加时训练。

我和斯卡曼德走完了低年级的赫奇帕奇校舍之后也算是完成了今晚的级长任务,虽然学校里四个校舍是分开来的,但是所有级长完成巡夜任务的登记签名处却在同一个地方——斯莱特林校舍公共休息室旁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霍格沃茨的创始人要把那个地方放在斯莱特林的校舍里……一想到那种阴暗潮湿的环境,还有那种冷冰冰的渗人气氛,我忽然间有点儿同情我那些住在斯莱特林校舍里的校友。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梅林他自己都是斯莱特林吧……也许。

斯卡曼德抬头看了看大堂上方挂着的时钟,踌躇了片刻,还是对我提议道,“那个,苏利文……现在已经很晚了,不如我帮你在签名簿上签名吧?我怕女生这么晚出去会不大安全。”

我则是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大碍的,其他三个学院的级长也都是这个点出去。况且今天还是我第一天巡夜,我怕院长认出来那不是我的笔迹……”

斯卡曼德听完我的话,脸颊又噌的一下变红了。“抱、抱歉……是我没有考虑周到。”

我刚想回答说,没关系,毕竟你也是好心。但是张了张嘴却一个单词也没有蹦出来,结果我们二人之间又陷入了一阵无比诡异的沉默之中。

等我们二人走到签名处的时候,翻开签名簿一看,发现别的学院的级长们几乎都已经签名完毕了。就连斯卡曼德的双胞胎哥哥「拉尔克·斯卡曼德」的名字也在上面,和他一起巡夜的是「爱琳·威廉姆斯」,对照着级长名单一看,只有三个人的名字还没有签上去。

有两个是我和莱森德·斯卡曼德,还有一个是……斯科皮·马尔福?

不得不说得知这个结果我有些惊讶。我和斯卡曼德是因为全程尴尬,磨磨唧唧地才拖到了这么晚,而斯科皮·马尔福的巡夜同伴「伊莎贝拉·诺特」显然没有被他影响,早早地用秀气的花体字将自己的大名签上去了。我咬了咬下唇思索了片刻,唯一能得出的结论就是马尔福今晚没有过来巡夜。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诺特竟然不帮他签名?

我真是对斯莱特林的塑料花友谊有了更深一层次的理解。

正当我将自己名字的最后一笔写完的时候,我的背部就如同触电了一般感受到了一阵酥麻顺着脊梁骨直窜而上,下一秒,左耳边似乎有奇怪的呼呼声飞速略过。

我自认为自己是个货真价实胆小鬼,于是此时此刻,脑海里只剩下了两个念头。一是万分庆幸斯卡曼德还待在我的身边,二是从前奥莉薇亚跟我提到过的「霍格沃茨闹鬼事件」。

我颤抖着身体抬起了头,看向了斯卡曼德,“斯卡曼德……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斯卡曼德见我的脸色不大正常,有些疑惑,“怎么了?我好像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那,那可能是我幻听了。”我故作镇定地回答,“就是有点悉悉索索的声音,但是又带点呼呼的声响。”

“……可能是风声?”他不解地皱了皱眉头,“不如我去走廊那边看一下?”

我刚想大喊一声“不!”但是还没来得及等我开口,斯卡曼德就已经率先提着夜灯往他左侧的走廊走去,只留下我一个人全身发麻地站在原地。

现在斯莱特林校舍走廊里空荡荡的,再加上他们学院校舍的特殊地理位置,让这个本来就已经很阴森的环境变得让人更加难以忍受。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地调整着呼吸频率,但是右手已经条件反射地放入了口袋中搜寻着我的魔杖。

“嘶嘶——嘶嘶——”

“嘶嘶……嘶嘶……”

那种诡异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我感觉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竖了起来。

我紧闭着双眼,疯狂地乞求着斯卡曼德快一点儿回来,但是我的耳朵在此时却一直没有听见有人靠近我的脚步声。不知为何,我的脑海中又出现了奥莉薇亚曾经对我说过的一句话——鬼魂都是没有脚的,他们只能飘着走。

梅林……我鼓起了全身的勇气睁开了双眼——只见一件宽大的黑色校袍挡住了我的全部视线。然而从这件校袍上散发出来的让人难以忽视的须后水味道以及我不知道名字的贵重香水气息,都在告诉我这家伙并不是斯卡曼德。

我觉得我的心脏要停止跳动了,条件反射般的想要尖叫,却不料那人(也极有可能不是人)迅速地伸出了手掌紧紧地捂住了我的嘴巴。迫于无奈,我只好将视线从正前方移到了最下方。只见一只苍白得比学校里**雕塑还要过分的手掌正覆盖在我的嘴唇上。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觉得自己就连尖叫的力气都不剩了。

就当我怀疑自己会不会窒息而亡的时候,那只手忽然松开了我,紧接着一阵冷冰冰地嗓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管好你的嘴巴,你可不想把整个斯莱特林的人都引过来。”

我下意识地往他的脚看去,只见一双做工优质的黑色皮靴正稳稳地立在地面上,从这双鞋子的质地来看,这家伙他不仅仅是人,而且还是一位有钱人。于是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这才敢慢慢地将自己的视线朝他的脸部挪去。

眼前的少年脸色苍白,下巴比起同龄人要尖细许多,脸上有着一个高挺的鼻梁和一双锐利的银灰色眼睛,而他的头发则是马尔福家族象征性的浅铂金色。毫无疑问的是,站在我面前的这一位就是斯科皮·马尔福,斯莱特林五年级的男级长。

“你……你,在……在这里做什么?”我的呼吸还没有调整过来,有些气喘地问道。

“和你一样。”他转过身去,拿起了羽毛笔迅速在签名簿上写下了什么,“级长巡夜。”

我眨了眨眼睛,没有搞清楚现下是个什么状况。刚刚我和斯卡曼德站在这儿的全程里,我都没有看见这位马尔福小少爷的身影,所以他对我来说就像是从天而降一般凭空冒出来的。虽然期间我有因为恐惧闭上了眼睛……但他也不至于一点脚步声都不发出来吧?

把级长巡夜弄得像偷东西似的……斯莱特林的脑回路我果然是跟不上。

他签完名后将羽毛笔放在了桌上,转过身来有些好奇地上下打量着我,紧接着拖着傲慢的长音开口说道,“我记得去年赫奇帕奇的女级长不是你。”

我点了点头,努力不让自己把话说得磕磕巴巴的,“奥莉薇亚要参加魁地奇训练,所以让我当了级长。”

马尔福听完我的回答,似乎感到很无趣,并不愿意继续追问关于奥莉薇亚的事情,而是换了个话题,“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我在等我巡夜的同伴回来。”

我话音刚落,没想到斯卡曼德就从左边幽暗的走廊中小跑着出现了,“苏利文,好像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话还没有完全说完,在抬头看到马尔福的那一瞬间,脸上的表情忽然就像是凝固住了一样,“马尔福?我还以为你不会过来巡夜了。”

我听得出斯卡曼德语气中对马尔福的厌恶。而斯卡曼德在赫奇帕奇里一直是以脾气好著名的,所以对于他忽然转变的态度,我不得不说感到有些惊讶。能让斯卡曼德都感到反感的人,这个人应该还有点本事。

马尔福并没有立刻接斯卡曼德的话,而是再一次把目光落在我身上,用一种奇怪地腔调说道,“斯卡曼德……学长。或许我应该先恭喜你。”

我的余光瞥见斯卡曼德在他说完这句话后紧紧地攥住了拳头。

“但我想想还是算了。”马尔福扬了扬下巴宣布道,“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斯卡曼德。”说完就丝毫不理会我们讶异的目光,甩了甩长袍的袖子自顾自地离开了。

***

回到校舍后,我洗了一个热水澡,便一头栽进了柔软的大床里。脑袋里却一直在回放今晚发生的事情,马尔福的行为举止实在是诡异,我无论如何都说服不了自己他只是单纯地在巡夜而已。虽然马尔福的名声在霍格沃茨并不算好,但是如果没有切确的证据,贸然地盖棺定论也不妥当。

而从魁地奇加时训练回来的奥莉薇亚则是跟虚脱了一般,洗完澡后一反往常精力充沛不愿早睡的状态,早早地躺在床面上一动不动了。

我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自己的日记本,用羽毛笔简略地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记叙了一遍。今天是开学的前一天晚上,没有发生什么有意义的、值得记录的东西……应该是真的没有。我长叹一口气,心里无比清楚我之所以会这样觉得,只是由于我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跟詹姆说上话而已。

这时,奥莉薇亚突然间从床上窜了起来,不怀好意的打量着我。

“说吧,今天晚上巡夜感受如何?”

我被她问得一头雾水,不明白她想要我说些什么,只好如实告诉她,“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在签名的时候遇见了大名鼎鼎的斯科皮·马尔福。不过他也只是和我们一样巡夜完之后签了个名而已。”

奥莉薇亚对我的回答很是不满意,“我指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你和莱森德相处得怎么样?”

“斯卡曼德?”我很疑惑,“不怎么样啊,就和从前一样。”

奥莉薇亚撇了撇嘴,“我说,你不会还在惦记着那位詹姆·波特吧?”

我的小心思被她这么直白地捅出来,难免有些无所适从,我想如果在我面前有一面镜子的话,我的脸应该就和格兰分的蚊帐一样红了。我对詹姆的那些小心思,在二年级的时候对奥莉薇亚摊了牌,她虽然偶尔会调侃我几句,但一直认为我和詹姆绝对不可能在一起。

“……和詹姆无关。”我有些心虚地说,“我们不是才刚刚聊到巡夜吗?话题跳跃怎么这么快?”

奥莉薇亚则是挪了挪了身子,看着她头顶的黄色蚊帐发呆,嘴里还喃喃地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我在想如果你不转移一个目标,难不成真的想一直在他那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听到她将詹姆和歪脖子树比喻在一起,我还是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延伸阅读

相府美人之第五章(5)  http://www.jian-ce.cn/xjur.shtml
次日清晨,陶知影一行人到了江郊的予安院。孩子们正在上晨课,院内学堂中传来朗朗读书声。

淑妃寻陵第四  http://www.jian-ce.cn/anw8.shtml
翌日清晨苏澜一夜修炼,待天色稍亮便走到昨晚扔下的妖物尸体旁检查。“阿澜?”苏涉醒来时

我的福星大人之真实目的(求鲜花!求收藏!)(4)  http://www.jian-ce.cn/g8x5.shtml
孙承平紧紧握住双拳,此刻就连他这种好脾气都要无法忍受了,可想而知王图可恶到了什么地步

[陈情令]不渡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jian-ce.cn/siy8.shtml
在长达半月之久的疯狂训练后,陈东终于可以同时举着五千斤的陨石,勉强躲过百箭齐发。而在

[大圣归来同人]落明珠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jian-ce.cn/szax.shtml
此时正是深秋季节,阴暗的天空中下这点点细雨,周围还不时的会刮来几阵凉风,地上落叶也被

桃花坞下见森禾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jian-ce.cn/x3d6.shtml
那六滴泪珠就是最好的证明。当然,也是那几滴泪珠存在的原因,她再也没有了去害人取心的心

最后的我们都散了之寻找马志(2)  http://www.jian-ce.cn/xvc5.shtml
胡三回到朱府,把药交给了丫鬟阿娇,吩咐她去煎药,煎好了过后端给夫人,胡三看了看阿娇,

从死神世界归来之第四章  http://www.jian-ce.cn/sagh.shtml
秋末临近冬季,逐渐寒冷的空气让冬木这座滨海城市变得有些萧瑟,虽然还没到下第一场雪的时

末日第一宠[穿书]拜托  http://www.jian-ce.cn/spol.shtml
这种暧昧的姿势太亲密……太诡异了……新学期很快到来了。本来父母打算亲自送婉兮去报名的

木棉花落盛浮华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jian-ce.cn/yq90.shtml
“公子,这暗市之中无非是些真真假假的交易,我们来这干什么?”酒老鬼疑惑道。”寻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卧底四皇麾下在线阅读第九章

    李世民听着观音婢的倾诉,默然不语。怪不得今日观音婢哭得如此伤心,原来有这样的内情。怪不得他时常看到观音婢夜深之时,在这座偏殿内暗自垂泪。怪不得自己当年送给观音婢的雪莲花,没讨到她欢心。怪不得观音婢每年都要前往白云山礼佛祭拜。怪不得立政殿内,无一花一草。不过自己那个小舅子掉下万丈悬崖看来必死不可。看来

  • 我的食戟有点古怪在线阅读第五章

    吕策和林涵这顿饭吃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等他们出来的时候,餐厅里已经没什么人了。“今天有时间吗?”吕策靠在林涵那辆骚包的红色跑车上,不经意往对面看了一眼,又迅速收回视线。有几个在附近吃饭的学生经过,眼睛不住的偷偷打量吕策。“干嘛?”林涵坐在驾驶座上,等那几个打量的人走过去才开口问,“晚上想去酒吧?”吕策

  • 大魔王与小甜饼画得啥玩意?

    清晨,阳光明媚,温暧舒适的日光洒落在高中校院之中。“哈利,我买了少年Jump上面有许墨的漫画,看起来像是超级英雄题材。”彼得对坐在一旁的哈利面前扬了扬手中的漫画杂志。哈利正沉浸在如何约玛丽简就被这呆子打断,瞥一眼其手中漫画封面,嘴角一时抽搐。“光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没看呢。”彼得挠了挠头郁闷

  • 火影我极限写轮眼第9章在线阅读

    我在上海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就这么解决了。我希望别人能对我一视同仁,我是做驻唱歌手,不是做平面模特,歌声应该是评判我的唯一标准。我不要别人因为同情而施舍我工作,但我更不喜欢因为歧视而得不到机会。我很幸运,我遇到了石月清。我得到了真正的面试机会,专业对专业,商务对商务。我被录用了,薪资标准比我在曼谷时候好

  • 三国之吕布新传在线阅读第4章

    徐图笙亲昵地点了点周安澜的鼻子,笑骂道:“小吃货。”“不过既然你想吃面那就吃面吧,说起来也确实很久没吃面了。好了好了,快去洗漱吧,洗漱完好早点出门。”听完这句话后周安澜就去洗漱了,徐图笙来到窗边,发现雨停了,只是天色还是灰蒙蒙的。做事有拖延症的周安澜很快就洗漱好了,这让徐图笙很惊讶,忍不住想:安澜今

  • 原来他很有钱之剿匪4(9)

    就在秦琼去歇息的时候,秦琼的脑海里响起了系统声音,“叮咚”宿主完成实战任务,了解驼沟情况并占领驼沟、守住驼沟,已完成。由于宿主第一次实战,奖励指定抽奖三次,奖励宿主是否开始抽奖。秦琼想到指定类,这是怎麽回事,系统道这是根据你在实战中暴露的缺点,给予的奖励性抽奖,可以填补你的弱点。比如,你的武器过轻、

  • 破祟出世

    混沌不记念,一眼万万年。混沌终于成熟,开始进入混沌后期,这样的一段时期,却是那混沌之中大道韵律已经快要没有了,混沌灵物和混沌魔神都已经成长起来,却是那大道隐退的时期。混沌中心,那混沌紫青莲台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却是发现,混沌中心,一多花开三十六品的紫青色莲台,而其中央,却是有一颗混沌色的巨大莲子,其中

  • 小捕快以甜服人之香茅椰汁鸡(3)

    薇奥拉回到城堡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她依旧是按着原路返回,只见薇奥拉扒着城堡外壁的墙缝,攀爬的动作灵活地就像一只壁虎,不过两三下纵跃便来到了书房的窗子边上。她刚刚跨进去一条腿,正骑在窗台上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书房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略显阴郁的声音:“领主大人,您回来了。”薇奥拉面色不改,她哈哈一乐,冲

  • 小龙女:我的师兄太稳健第1章在线阅读

    “阿莅,快碰一下!烫到了手马上摸一下耳垂就好了!”一个十三岁左右大的男孩正拿着一瓢冒着热气的水在只有他身高一半的男孩面前。阿莅躲闪着,想避开这飘热水。这个男孩是阿莅的堂哥,他看到自己的父亲端热汤的时候烫到了,马上摸了耳垂就没事了。他觉得奇怪,自己又不想试,于是就找来了这个伯父拣来的阿莅。阿莅往后退,

  • 娜塔莉的魔法成长实录归来

    空市。黄昏正沉落。市中心的钟声回荡。不断回荡。而市中心一处普通民房中。“哼,五老星也不过如此!本皇今天就一统大海!”一道极为霸道的声音从民房中响起。“呃。”那幢民房旁边下班回家的人听到这道声音顿时有种暴雨行舟,顷刻即覆的感觉。随即他们便在心中暗骂“哪家的小孩,净说写胡话。电视看多了吧。”而一个房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