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影卫捕捉手册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麦月蚕桑 来源:晋江文学城

08 勇敢一点

杭城的九月份,天气渐渐转凉。昨夜下了一场雨,此时风清云淡,很是舒服。

许若愚答应了赵乐冀要给他带食堂的生煎,今天又早早地去了医院。

护士站正是早上换班的时候,忙碌的身影来来往往,却还是掩不住一处交谈的声音传出来——

“昨晚有个女孩儿来找程医生诶,说要还衣服,怀里就抱着那件外套……”

“真的假的?真是程医生的衣服?”

“那女孩儿哪来的?”

“好像是20床那个男生的老师,漂亮着呢……”

“20床是程医生负责的吧,他好像真的很上心的样子……”

“程医生可是我们科的明日之星啊,据说请他做手术的人数跟请主任的人数也差不多了……”

“程医生厉害是厉害,帅也是真的帅,就是老冷着一张脸,除了正经事,旁的玩笑都没听到过,让人紧张。”

“她跟程医生认识?怎么就有他的衣服啊?”

“你怎么没替程医生收过来啊?”

“啊?我哪敢!我还是安心做个颜粉吧,我都不怎么敢跟他说话……”

“听说之前那谁谁,跟程医生表白过,后来也没消息了,没多久就自请去了别的科室……”

几个护士姑娘压着嗓门儿说话,却还是压不下那八卦的兴致。

许若愚站在转角处,去赵乐冀病房要经过护士站,这会儿感觉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没想到昨晚的有借有还,被脑补成了晚八点档肥皂剧的惯用噱头。

稳妥起见,她给程谨知发了微信,问他什么时间在办公室,她好按时送去。

一直到午休时间才收到回复,告诉她办公室在707,现在可以直接过去。

许若愚拎起装衣服的手提袋,目不斜视地经过护士站,找到办公室,门牌写着“副主任医师办公室”。房间里有拉动椅子的声音。抬手敲门。

“请进。”

轻轻推开门,许若愚走进去。

不大的单间,一组办公桌椅和两只凳子。正对门口有一扇窗,阳光将房间照得亮堂干净。窗台上摆了满满一排绿植,被照顾得很好,叶片都绿得发亮。

程谨知背身站在窗边的衣柜前,正在慢条斯理地套一件白大褂。听到开门声后半晌没有其他动静,他动作一顿,回身看过来,见是许若愚就笑了:“怎么不说话,我还以为来人不是你。”

“看你在换衣服,在想来得是不是时候。”许若愚走上前来,把袋子放到他桌上,“这里面是衣服,谢谢你的照顾。”

“坐。”程谨知也坐下,一颗一颗系扣子。

许若愚不知道看哪里好,只好打量眼前的桌子。桌子上放了两个餐盒,饭香味淡淡的,盒盖上结了一层水珠。

“这是你的午餐么?”

“嗯,手术室的同事帮忙订的。上午两台手术连着,刚刚才出来,怕你在等,就带回来吃了。”说着,程谨知掀开盒盖,一盒米饭一盒菜,勉勉强强做到荤素搭配。

“这都凉了吧?护士站有微波炉,要不要去加热一下?”

“不麻烦了,我都饿坏了,”程谨知说完摘下了眼睛放桌上,“我能不能跟你边吃边聊?”

“当然可以,但你这样好不健康啊,对胃不好,你当医生难道不懂这些么……”许若愚还是忍不住念他。

程谨知觉得好笑,倒也没说什么。

聊什么啊……许若愚本来以为送完衣服就能走的,这下只好陪他吃饭。

程谨知不戴眼镜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眼睛比平时看着要更大,轮廓也更圆润,显得人也温和了很多。他吃饭的样子很斯文,许若愚上次和他一起吃粥就注意到了,每一口都细嚼慢咽,也不会发出什么声音。

但这样房间内就安静得过分了。

“程医生在医院很受欢迎的样子。”干巴巴地开口。

程谨知咽下嘴里这口饭才应:“哦?怎么说?”

“护士们夸你呢,我都听到了。”许若愚故意面带一丝揶揄的笑。

“怎么夸的?”

“就说你人长的帅,能力又强啊。别说你不知道科室里有好多你的迷妹~”

“哦,那你觉得呢?”

“嗯?”

“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程谨知放下筷子,合上饭盒。唇上没有一点油渍和饭渣,但他还是拿纸巾轻轻擦了一下。

然后,直视着许若愚再问了一遍:“你觉得我怎么样?”

这根本就是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提出时,许若愚还在努力组织语言,第二个问题砸过来,她直接就宕机了。她好像突然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变得不规则起来,一股热气顺着心口爬上脖子,漫过耳朵。

可程谨知还在直愣愣地看着她,她好怕自己失态或是多想。

这人到底什么意思?她到底该怎么回答?

一阵嗡嗡的振动声打破了凝固的空气。

许若愚首先回神,在包里找出了手机,是妈妈的来电。

仿佛得救了般,许若愚赶紧对程谨知说:“不好意思我要接个电话,程医生你先休息吧。”

快步走到走廊尽头的窗前,她接通了电话:

“喂,妈妈~”

“闺女啊,没打扰你午睡吧,妈妈没看时间,电话拨出去就后悔了……”

“没有没有,妈妈我在医院呢。……您别担心,我没事,是我前几天跟你们说的那个学生,他住院了,我过来看看。”

“你没事就好。那孩子也是受罪了,是不是快做手术了?”

“对对……”

……

最近太忙了,许若愚跟父母的联系变少了很多。许若愚一直是个乖乖女,但父母还是事事为她操心。本以为上班了他们就能放心了,结果不然,远在千里之外的他们,生活的重心一直在她身上,从未转移分毫。

当天晚上,许若愚做了个梦: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她拉着靳非的手求他别走,靳非看着她的眼睛说:“许若愚,你太自私了。”说完甩开她便走,干干脆脆,头也没回。她坐在地上,看着他背影消失在雨幕中,不停地哭啊哭啊,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嗓子都哭哑了。最后的最后,一把雨伞出现在她头顶,她抬头去看,那人是……

早上七点的闹钟响起,许若愚惊醒。

梦里的场景还很清晰。难得的,她还记得最后那人是谁。

是程谨知。

许若愚感到一阵心慌。

拥着被子坐起,做了几个深呼吸,拿起手机找到于朦的微信窗口,噼里啪啦发去一串消息——

大智若愚:老于,有个奇怪的事。

大智若愚:我昨晚梦见程谨知了……

大智若愚:程谨知你还记得吗?就我那个相亲对象,后来也跟你提过的…

大智若愚:你说zhe

“这是怎么回事”几个字还没打完,老于的电话直接轰了过来:

“你看上他了。”

短短五个字,语气坚定地像是法官的判决。

许若愚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诶你怎么回事,乱讲话要负责任的哦!”

“许若愚啊许若愚,你知道你最近提到他几次了吗,还问我知不知道这个人,废话么?”

“真的?我不记得诶……”许若愚捏了一缕自己的头发,在指尖绕啊绕。

“他是不是喝你煮的咖啡了?他是不是带你去吃鱼片粥了?他是不是你学生的主治医师?他是不是肤白貌美大长腿?”

“……”

老于喘了口气,继续道:“你们又发生什么了吗,竟然让他入梦了?”

“你别这么说啊……”许若愚翻身趴在床上,把手机放枕头上开外放,“我觉得是他昨天白天突然问我奇奇怪怪的问题,什么觉得他怎么样……”

“那你觉得他怎么样?”

“哎你怎么也这样问啊……是很好啊,什么都好,具体也说不上来。”

“什么都好,看上他不是很正常吗?”老于叹了口气,“若愚,你到底在怕什么?”

“我没有怕……我只是觉得,以我和他接触的程度,谈喜欢为时尚早。况且,什么都好的他为什么会看上我呢?”

老于感到有点头大:“宝贝儿,你哪里不值得被看上了。你难道要一直这样畏畏缩缩下去、到最后一个人生活吗?”

“当然不要。”

“那就勇敢一点!勇敢面对男人的追求,勇敢接受发展的可能性,哪怕最后不合适而分开,那也要试过才知道,别拒绝动心!”

“嗯……”

是的,她一直在拒绝动心。被老于一句话点破,她突然有些看不起自己。

此时话筒里传来嘈杂的人声,她这才想起来问:

“诶你为什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不是十点才上班吗?”

“出差出差,到机场了!我下周回来,到时候你要汇报进展。”

“哦……”

————

自从那天提问无果,程谨知有好几天没见到许若愚了。

早上查房的时候她总不在,有时候不忙经过赵乐冀的病房,透过门上的玻璃窗洞往里瞧,也瞧不见。

也不知道姑娘是不是故意躲他。

有天午饭后,程谨知心想要消食,便在病房走廊里散步,两条腿又把他带进了赵乐冀的病房。只有他自己在。

“你怎么一个人啊?没人陪你么?”程谨知自以为说的云淡风轻。

“程医生你是想问许老师怎么不在吗?”赵乐冀笑得灿烂,毫不掩饰自己看热闹的情绪。

程谨知挑了下眉毛,笑了,没接话。

赵乐冀乐得当个助攻:“她最近常在学校,来医院的时间不固定。同学们军训快结束了,可能她又有的忙了吧……”说着说着,声音小了下去。

“怎么,遗憾错过军训吗?”

“是啊,总觉得起点就落了同学们一截……”

程谨知自己没太有这种体会,但他见多了生死,见多了为活着努力坚持的甚至挣扎的人,总是更懂得一些道理。无意说教,却还是娓娓开口:

“人生就像排进了一列队,往前看有很多人,你羡慕他们;往后看,也多有很多人,他们羡慕你。记住你现在的起点,未来也只跟自己比。”

赵乐冀的手术定在了两天后。

术前谈话时,赵妈妈、许若愚和卓然都在。对面的程医生右手执笔,把病历夹放到他们面前,一边用笔在纸上圈出重点,一边结合室内墙上的心脏图谱细细地交待术前诊断、手术指征、手术方案、术前准备,同时详尽介绍手术风险和利弊。

很专业生僻的内容,却因为与他们都关心的生命息息相关,字字句句都变得沉沉甸甸。赵妈妈更是眼睛通红,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泪水。

全部讲完,赵妈妈一处一处签字、盖手印。

程谨知检查无误后把病历夹合上,压在腕下。

谈话室内静谧得针落可闻。

旁听的实习医生有意宽解大家:“孩子交给程医生可以放心,不算是很大的手术,做完他就好了,以后都没事了。”

许若愚眼睛也红红的,伸手握住了赵妈妈的手,轻声说:“听到了吗,我们要相信程医生。”

卓然起身,伸出右手:“拜托你了,程医生。”

程谨知也起身,握住他的手,有力地颠了两下:“应该的。”

手术那天,许若愚陪赵妈妈坐在家属休息区,一直盯着墙上的手术进度显示屏。

许若愚全程握着赵妈妈的手,冰凉汗湿,传递着她的焦虑和不安。

显示屏上的红字从“赵*冀 手术中”到“赵*冀 手术结束”,一共不到三小时的时间。

手术区的门打开,两个医生推着沉睡的赵乐冀出来。他可以眨动眼睛,呢喃些断断续续的话,身上插了几根管子,赵妈妈看一眼就哭了出来。

“手术很成功。”医生知道家属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

许若愚也搭把手,帮忙把赵乐冀推回病房。

没走几步,身后的手术区门再次打开。

许若愚听到声音回头,看到程谨知从里面走出来。他已换回干净的白大褂,一只手搭在脖子上,晃动着头放松。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他朝她看过来。

相视的瞬间,两人会心一笑。

医生之伟大,在于给人抚慰,给人希望,给人新生。

而我多幸运,得以认识你这样的人。

延伸阅读

眸晟加盟  http://www.publiregalia.com/phmx.shtml
眸晟祈福饰品总部研发销售江湖地摊新奇特产品!本公司研发的江湖新奇特产品是各位江湖倒插

联森加盟  http://www.publiregalia.com/yskh.shtml
联森渔具始终坚持以人才为本、诚信立业的经营原则,为钓友和渔具店提供各种产品,加工,生

益高卫浴加盟  http://www.publiregalia.com/srxb.shtml
益高卫浴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创始于1996年的佛山市南海益高卫浴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

林志清加盟  http://www.publiregalia.com/nhyg.shtml
林志清男鞋总部欢迎国内外各地客户来样订货和OEM加工贴牌生产,新颖、时尚的设计。惠安

利荣达加盟  http://www.publiregalia.com/a83k.shtml
利荣达机械是国内研发与制造饮水、净水设备的企业。以技术创新与卓越品质,塑造出“健康水

超觉英语加盟  http://www.publiregalia.com/s287.shtml
由著名英语教育专家、北京大学英语硕士、硕士生导师王振光校长创立的“超觉英语学习法”,

容益菌业加盟  http://www.publiregalia.com/aooa.shtml
容益菌业为股份制企业,成立于2011年4月,位于福建省福州市闽侯县南通镇洲头村,公司

名匠邦德加盟  http://www.publiregalia.com/gyx0.shtml
主要经营范围:品牌加盟,技术学习,经营管理,市场开阔,市场调查等一条龙服务。让加盟商

冠盛加盟  http://www.publiregalia.com/g011.shtml
冠盛进口拆车件加盟总店以手货源直销(批发,少售):奔驰、宝马、富豪、保时捷、路虎、奥

拓帆护栏网片加盟  http://www.publiregalia.com/xlbe.shtml
拓帆护栏网片位于河北省安平县城东开发区,是一家集生产,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大型丝网生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反派师尊她美艳动人第七章

    叶唯卿将怀里多出来的一叠纸拿出来一看,发现手里这几张纸,正是他的户籍和路引。虽然他的这一份户籍和路引上写的东西,除了他自己的名字以外,其他的户籍所在地,他都不知道在哪儿,但有这东西能进镇里就行,其他的以后再说吧。叶唯卿拿着户籍路引走近一些后才看到,进城居然还要缴纳进城费,虽然不多,也就一个铜板,但他

  • 我师父是幕后黑手在线阅读第七节

    勘九郎和手鞠旁敲侧击,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是这样啊,话说这也算是变相的监视了,这个北川大名的女儿也真是不简单啊。”勘九郎感叹。“这些能当上大名的人,有哪个是简单的?”手鞠斜了勘九郎一眼,“看来晚上我们也应该去我爱罗家好好见一见这个北川小姐派来的小卧底了。”绘理子不知道我爱罗那边发生了什么,她

  • 无限金钱之超级系统之发作性嗜睡症

    “秋同学……”季商九纠结地看着秋叶珃。创新班恶霸之名,绝非空穴来风。少年不了解秦川,可他从初中就认识这号人,你戳他痛点,他不一定回你,改哪天,就不知道怎么针对你。之前他们班上有个蛮横的Alpha,开学没多久就跟秦川闹上了,最后不知怎得,竟然退了学。说是不知怎得,其实也就是因为校外多次打架被校方劝退,

  • 带着空间重生在线阅读第10章

    张仁看着林天霸刚刚站着的位置的的地面上碎掉的卷轴。拿起来看了看,对身边的欧阳长老道“看来他已经知道这个结局,想来这里面应该有什么传送阵法吧,你看看。”欧阳长老不敢怠慢“因为刚才的事这个少宗主就觉得我有点不靠谱了,如果这件事在办不好的话,前途堪忧”欧阳长老想着赶紧拿起那个破碎的卷轴,看着上面那个暗淡无

  • 御龙决羁绊在线阅读第7章

    云青支使着瑞祥和吉祥把云青从宫外带来的东西都搬到了内室,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小凳子上。盛麒航,忙给云青打着扇子。用绢布给云青擦拭额头的汗,云青接过来在额头抹了一把,就放在了桌子上。云青:“你给我倒杯茶,渴死我了,刚才在皇伯父那里,连口水都没喝上,光顾着应付大皇子了。你那个大哥……”盛麒航忙捂住云青的嘴,

  • 如果,那个哈利就是我最难消受美男恩

    坐在原地,李袖春内心忐忑不安。看着那些奴仆成群,穿着华贵的人落座在各自的位置上,一开始她还紧张怕被人搭话。后来发现,她还真是想,太,多。都说这九皇女不受宠且无能,好像还真是这样的。现在这方桌的位置上空着的除了最上首,就是它旁边的两个座位空着。不用想,最上首自然是女皇陛下的位置了,那旁边两侧的位置大约

  • 噬修行在线阅读第6章

    清晨时分,沈月檀早早就醒了,只觉床铺硬邦邦硌得全身疼,模糊的思绪顿时清晰,短短一瞬,将前世今生、来日策略,俱又在心中回顾了一遍。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他不敢贪睡,思虑一停正要起身时,突然听见窗外传来两人对话声。两个照料花园的仆从正提着满篮子的枯叶在树下偷懒,一面小声闲聊,说的正是宗门大事。一个道:“

  • NBA:每日一签茂思夜

    是夜。晚上的生化系大楼不像白日里那么热闹,反倒透着些许冷清的气息,青色的墙壁像夜色中的一张巨网,不动声色地泛出了斑驳的湿气。自习的学生们已经回去了,一片幽暗中,只有远处门卫大叔打着瞌睡值班,门房里点着一盏孤零零的白炽灯。没有人,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是奢侈。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舒莺漫一步一步地上楼。终于,

  • 海贼王:我能看到好感度第7章在线阅读

    呼吸着清晨所独有的气息,地处囚龙渊的这个不起眼的小村子也开始了一天的新生活,天还未亮,一支由壮年人组成的小队伍在寒虎的带领下悄悄走出了村子,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他们这次是去干什么,而另一边,送走了这支小队伍,老族长便静静的站在了村子中那唯一的小广场中,在他面前是四个整装待发的少年,一个个面露兴奋之色,因

  • 花鸟卷在雄英之三人小分队成立(8)

    什么海大富要收自己当徒弟,李博飞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一惊,先不说海大富本身是个什么人,但是在鹿鼎记的世界里,本事没得说,绝对数一数二的存在,他要收自己为徒,那肯定能帮自己突破修为。想到这一点的李博飞顿时狂喜,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为了什么?自己这么多天装作太监又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后天这两个字吗。眼看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