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家教G27』初代荣光,十世继承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沧雪空 来源:晋江文学城

偈曰:

北海之底阿修罗,四大部族烩一锅;好斗才是真性情,喜好专捅马蜂窝。

北海翻浪生漩涡,漩涡之下有湖泊;水中沉没一世界,东躲西藏潜妖魔。

山洞内,绿苔溪水,钟乳倒垂;石阶之上,是石柱围成的摩罗族修罗大殿。

虎皮石座,石桌石碗石杯,石架上插满各种光闪闪的兵器。

头顶王冠,身披金甲,腰跨鬼头金背大刀,脚踏云靴;蓝靛脸,面露凶光,赤发獠牙的修罗魔王,正在独饮。

一长袍披散着长发的鬼脸祭司,握着枯树法杖,弓身子站在魔王身旁。

原来,这摩罗王,不知何时听说天人山顶有宝。名曰火枣。食之,三头六臂,法力大增。

怎奈,天人山之高,刺穿红海;漩涡暗流,无人能攀;倘使真能攀顶,又有天人看护,一个霹雳中了天雷,化为飞灰。

先后无数妖魔攀天人山,皆是有去无回!

“你揭了本王的榜?”摩罗王将一块带血的鲜肉,塞入口中。

“是俺!”石阶下,少年腰围狼皮。左手握着一卷兽皮榜;右肩膀上扛着一个昏迷的矮黑胖子。

“你有甚本事?”摩罗魔王咧开阔口,一笑。

“大王,他便是齐天。”一长袍披散着长发的鬼脸祭司,握着枯树法杖,弓身子站在魔王身旁。

“哦?这个小瘦猴,便是钢筋铁骨的齐天?”摩罗魔王瞪大了铜铃般的巨眼,上下的打量少年。

“俺就是齐天!”少年答道。

“既然揭榜,招贤榜所写之事,你可办的到?”摩罗魔王问道。

“罗喉王的火眼夺魄,我可医得!”祭司扬起消瘦灰白的脸,没有眼白,毫无生气的黑眼球,让人心底发瘆。

“你若救得俺朋友。俺便去那神锋岭,到北方真武玄灵宫盗宝。”齐天挺直了腰板,也不下拜。

“好好!不愧是齐天!”摩罗魔王满面堆笑。

北俱芦洲有北海,又名北冥。

北海之岛丹阳,又名神锋岭。

神锋岭岸边有一石碣。

偈曰:

北海烟波巨浪悠;烟波接天河,巨浪连地脉。

潮来汹涌水浸湾;潮汹霹雳吼,水湾似狂风。

乘龙皱眉行,跨鹤忧虑过;近岸无村舍,旁水少鱼舟。浪卷千层雪,风生六月秋;

野禽凭出没,沙乌任浮沈。眼前无吊客,耳畔有闲鸥;海底鱼游乐,天边鸟过愁。

神锋岭上有一神仙居所,名曰:北方真武玄灵宫。

偈曰:

大闹天宫失职罪,原佑圣真君名讳;再修成荡魔祖师,剪伐九天妖邪魅;披发跣足玉帝旨,威镇北方真武位。

原来从修罗魔界拔地而起一座神山,一直**血海天空,名曰天人山。

天人山,山腰之下郁郁葱葱,山腰之上枯岩磊磊,入云霄红海,山顶便是高不可攀的神锋岭。

齐天在这荒漠一般的所在,行了半日,口干冒烟。终于几近山顶。

头顶是一片血红的海。

北海上最大的岛叫丹阳。岛上巨大的石柱子搭建的宫殿金碧辉煌。这就是北方真武玄灵宫。

“今夜,海眼开。魔界恐有异动。”八个灵官跟着督天大灵官巡逻。

此督天大灵官,亦称王灵官;乃是武当真武大帝又称九天荡魔祖师手下,第一灵官;带领五百灵官共同辅佐真武大帝。

王灵官身高丈八,金甲红袍,手执金鞭,脚踏着对风火轮;金睛朱发,红脸,两眉之间生有一竖眼,威风凌凌很是吓人。

“九天荡魔祖师,现静享南赡部洲武当山。我等镇压此处妖魔。小心为妙!”大灵官嘱咐道。

红海中细浪一翻,跃上一人。乃是守卫海眼的真武大帝麾下蛇将军。

蛇将,浓眉凤眼,白面无须,朱唇悬鼻;宽肩厚背,双腿化为墨绿鳞甲蛇尾。身着金甲,手持三尖两刃刀,好个俊俏的金蛇郎君。

“太乙雷声应化尊。本将在此,尽管放心!”

“甚好!将军辛苦。”王灵官拱拱手。

“启禀大灵官,却是有一件怪事。”蛇将军道。“修罗魔界,有异;来者是魔非魔,根骨似佛非佛。”

“果有此事?”王灵官晃晃硕壮的身躯。“带我去看看。”

齐天醒来的时候,头大如斗,疼痛欲裂。浑身乏力,骨节酥麻,后脑有曾被重击的感觉。

记得自己正在绝壁攀爬,突然间眼前一道强光,双耳轰鸣,鼻孔里有焦糊之气。

此刻,自己趟在一个金碧辉煌的房间。

窗户银丝勾勒,团花旋绕,凌凌阳光,涂满了镶嵌宝石的地面。

身下是光绸布的卧榻,面前案几上还有花果和茶水。

又有轻轻香风,吹抚肩后。

“谁?”齐天感到头痛的厉害,回头看去,羽毛扇子摆动。

“你醒了?”一个甜柔的声音,如兰芬芳。

身着轻纱,薄绸泛着光泽,曲线婉转圆润,蜂腰翘臀,长发上戴白色绒花的女子,正在慢摇羽毛扇。

“奴家是你的。我的佛。”长发如瀑布滑落,樱桃香唇开启,现出玉齿,吐气如兰,轻扣向,齐天的嘴唇。

“呜呜!”齐天如同触着热火,烫的缩回双手。晕头转向,耳朵鸣叫,极力转动脖子。

“俺是不认识你!”清醒的瞬间,屁股一滑,溜到门口。迈步就要溜之大吉。

“哎呦!”齐天正好和进门的王灵官撞个正着。

“大圣,哪里去?”王灵官,边问边一步跨来,伸手抓了齐天的一肩膀。

“俺叫齐天。你放开俺,快放开!”齐天前有狼后有虎,急得像热锅蚂蚁。

“莫急!莫急!大圣莫急。”王灵官只是不松手。

“太乙雷声应化尊督天大灵官,雷九娘拜见天尊。”长发蜂腰,鬓插白绒花,香风飘飘而至。

“如何?”王灵官问到。

“大圣,钢筋铁骨。一道天雷劈中,并无大碍。”香发蜂腰雷九娘,飘飘作揖。

“退下。”王灵官低声道。

“放开俺。”齐天想抖开王灵官的手。

“大圣,此地便是丹阳岛北方真武玄灵宫。你我是故人了。莫急躁!”王灵官双手齐上,抓的更牢。

“是的!是的!我们有千年之交。”蛇将军不知什么时候也冒了出来,凑到齐天身边,顺势又抓了另一只手臂。

“放开俺!”齐天恼火了。双臂使劲,足有千钧之力。可是无法挣脱分毫,如同被螃蟹钳子夹住了的鱼儿一般。

“嘿!”齐天头上冒汗了,还是没挣脱。

蛇将军与王灵官对视一眼。“嗯!带他见老祖去!”

“谁是老祖?”

三人一行,除了鲜花清风,偶尔会有仙乐飘飘,不多时就来到一处气宇轩昂的观宇。

金顶红墙,雕檐画栋;琉璃碧瓦,仙气袅袅。

齐天被半提半抬着,一路走来。

先是一堵巨大红墙,挡住宫门的仙气外泄,此墙称之为照壁。

照壁正面上刻了,“天下无魔”;落款“李耳”;星岁纪年“岁在鹑火”。

照壁背面题字:

“善胜皇后净乐国,夜梦怀胎吞日光;自幼修行日飞升,荡魔天尊扫六合。”

“服摄龟蛇二圣将,猛兽毒龙虬狮帮;坐下五雷五龙神,元始天尊赐武当。”

一行三人接着看到一个山样高大的青色宫门。

庙门上有块金匾上提着:

“一念 ,出世成仙, 入世成圣,居世度人。”

却说这北方真武玄灵宫,本是道观与宫殿合作一处,观主便是这宫中之主,九天荡魔祖师,又名真武大帝。

管辖九天之下所有妖魔,法力无边。与西方佛老如来,南海观音,东方崇恩圣帝,中央黄极大仙,并为五方五老。

入了宫门便看见杵天触地的金黄色大殿,城门般高的黄色殿门两旁柱子上,又有一副对联:

上联:香炉香油香荷花,东来香炉八卦。

下联:斗佛斗仙斗人鬼,南无斗战胜佛;

横批:九天之上

齐天左顾右盼,他是来这里偷灵根的。用此仙家宝贝,来换独角之性命。

迈步宫门,正前现出大雄宝殿,左右花园各有一门,门内绿草铺地!只见那正中间有根大树。

青枝馥郁,绿叶阴森,叶儿似翡翠雕琢,根若虬龙盘绕,干有七八丈围圆。却是不见那碧玉从中半点果实。

“奇怪!为何是两棵灵根?却是不结果实?莫非要等上许多年?如何是好!”

盖天下四大部洲,各有天地灵根,产于混沌初分,鸿蒙始判,天地未开之际。

西牛贺洲万寿山,唤名草还丹,又名人参果。

东胜神州蓬莱岛,唤名仙黄杏,又名金甜梅。

南瞻部洲武当山,被王母娘娘夺了灵根;栽种在天宫蟠桃园。

北俱芦洲丹阳岛,便是这交梨、火枣。

原来,这摩罗魔王,唯知火枣,不知交梨。

何为交梨,凡人食之,可飞腾行云。

何为火枣,凡人食之,可生三头六臂。

上古,哪吒碧藕为骨,荷叶为衣,起死回生,食用火枣三枚,得三头六臂之法力。

中古,人仙陶弘景作歌:“玉醴金浆,交梨火枣,此则腾飞之药,不比于金丹也。

当年,佛祖如来降伏妖猴的安天大会上,赤脚大仙曾将交梨二颗,火枣数枚奉献。

“大圣,且随我来。”王灵官握住齐天的上臂,将他拉入大殿门内。

“哎呦!好高的门槛。”齐天被挟持,无法双脚跳起,刚好卡着裤裆。

“北俱芦洲镇压万妖的法宝便在此间,真武玄灵大殿。”王灵官道。

“镇压万妖?”齐天聚了眼神向大殿里看。

空旷的大殿内,只有一丈高的圆台。圆台之上,只有两三点烛火在摇曳

黑暗中巍巍然一尊大神,披头散发,面如重枣,悬胆狮鼻,方海虎口,额上火焰般三条白纹,呈凝眉读书状;

身着金甲,外罩皂袍,腰束绿带,左手捧一卷书,右手持剑,左脚下踏着五色灵龟,龟身缠一条金蛇。

“此神甚是凶煞!”齐天看得头皮发麻,脊背上又似小虫爬过,一直凉到脚心。

原来真武观内有一宝贝曰:方寸灵台。此物专克天下妖魔,齐天虽是斗战胜佛转世,却也是魔了,自然惧怕三分。

偈曰:

此宝本是一片心,供在此处镇鬼神;北俱芦洲无妖魔,皆因一寸田丹灵。

九天之下荡魔清,神魂天尊留肉身;北冥之下阿修罗,平安依仗此宝靖;

“瘆人!”齐天四处看因何心下恐惧。这大神脚边上摆放,一香炉,一青色玉石匣子。

“却是不赖。想必定是那交梨火枣了?”可喜脚边供果,乃是两颗黄澄澄的梨,三颗红艳艳的枣。

“门槛,俺到是头一回见这么高的。若不是你二人生的高大,普通人要搭个梯子,方能进来。”齐天打趣,给自己壮胆。

“凡人拜天神,天神拜真佛。门槛儿自然比凡人高。”王灵官粗着嗓子。

“想想也是,身份高嘛。”齐天应酬着,也笑了。

偈曰: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真不费功夫;镜花水月空欢喜,无缘如何能留住?

那人灯火阑珊处,众里寻他千百度;挨肩擦鬓不相识,无缘岂有将来路?

“有趣!这绕着大龟的金蛇,却如你一般。”齐天故作好奇,伸手去捞。

“大圣,万万不可。此塑像与真身相通。随意触碰,恐祖师发怒。”亡灵官急忙攥紧了齐天的手腕,将他拉开。

“好痛!轻些。”齐天头上的青筋蹦起多高。心下诧异道:“这厮如此了得,俺这钢筋铁骨,不经他一折腾。”

“大圣快给天尊上礼,陪个不是!”王灵官催促道。

“属下王恶拜见天尊!”王灵官,屈膝下拜。

“俊俏蛇郎。给俺讲讲?这祖师是何来头?他那脚下金蛇可是你?”齐天用力甩开王灵官的手,凑过去蹲在蛇将军的身边。

“大圣,此九天荡魔祖师,前世乃是玉皇大帝麾下佑圣真君。转世为‘净乐国’王子,白日飞升。奉元始天尊和玉皇之命镇守北方,斩妖除魔;地位与西方佛老,南海观世音一般,实力深不可测。”

“哦?镇守北方?那真神如何在南瞻部洲的武当山?北俱芦洲却是个泥胎?”齐天听得云里雾里。

“大圣,切不可胡言,禁声。”蛇将军肃然而立,不再搭理齐天。

“九天真武荡魔天尊老祖,麾下督天灵官王恶见礼。”

“摄魂宝造得有无色形态,分身居色无想七经八脉。治生死养天年,醉入尘世十几载。”

王灵官虔诚的单手指天。

“嘎巴拉修行设轮回明灭,分身居琉璃婆娑极乐界。度六道报因果,顿悟业力持八戒。”

王灵官虔诚的双手合十。

“八卦炉炼得三十三重天,分身居兜率三清圣境殿。观三界不入局,修得逍遥一脉仙。”

王灵官虔诚的拱手失礼,接着三叩首。

齐天听了,真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个!俺要不要拜拜?”齐天看着王灵官如此,自己也恭敬起来。。

“拜拜,拜一拜也好。”王灵官搓搓手掌站了起来。

“俺叫齐天,这两位老神仙叫俺大圣。俺给老老神仙拜拜。”齐天絮絮叨叨,紧紧衣冠,装模作样,在蒲团上俯身下拜。

“哐当!”双膝跪在蒲团的那一刻,觉得蒲团不似看起来柔软,磕的膝盖生疼。齐天突然觉得天昏地暗,定睛细看,自己却是跪在大殿之外,院中铺就的石板之上。

“怪哉!”看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出了大殿。难道有一种瞬间移动的法术?如何自己连那半人高的门槛儿,都穿过了?

“果然是他!”王灵官笑着,迈步出了大雄宝殿门。

“二位,因何你们拜得。俺却拜不得?”齐天站起来,扑棱扑棱膝盖上的灰土。

“斗战胜佛转世,真武大帝不敢受拜。”蛇将军也出了大殿。

“大圣走吧,我奉命有事相托。”王灵官上前一把拉起猴子的手臂,攥的更紧了些。

“又来?俺怎么就忘记了,此君有和汉子牵手的嗜好!”一不小心又被王灵官抓着手腕,齐天心中无比懊恼。

“天人的王,松开可好?俺自己会走路!”齐天不断地想甩开王灵官,被抓住的地方似乎有小虫嗜骨般不自在。

“多亲多近,多亲多近嘛!”王灵官抓着的手,不松反倒更紧。

“金蛇郎也要,多亲多近。”蛇将军也笑着挤将过来。

“俺不喜欢。”齐天叨叨着,自己被两个壮汉夹着的感觉真不好,担心他二人发觉自己裤裆中藏着的那枚火枣。

齐天被两个壮汉,连提带架,脚不沾地,加快了速度,飞步来到丹阳岛边。

大浪拍岸,一望无垠,四下再无旁人。

“到了!”王灵官将齐天放下。

“呼!”齐天终于双脚沾地,松了口气。

“金蛇郎,你去四周巡视,我于大圣还有话说。”看着四下无人,王灵官对金蛇郎嘱咐道。

“大圣,我这里有一物。”王灵官,从皂袍袖中取出一物。一个八角玲珑的碧玉食匣。

“真武大帝念旧,特意准备了交梨一颗,火枣一枚,相赠给大圣。”

“给俺的?为何?”齐天很是诧异,伸手接了匣子,打开去看。一颗黄金金的水灵灵的大梨。

“甚好!甚好!只是交梨,那火枣?”

“在大圣的兽皮裙内!”王灵官笑道。

“不知怎的,它自己滑进来的!”齐天满面躁红,伸手拿了那交梨也塞在皮裙之内。

“请大神仙,告知你家主子。俺以后必报此恩。”

“大圣,就此别过。今日之事你知我知,不可进旁人之耳。”王灵官猫了腰,贴近齐天耳朵嘱咐道。

“晓得了。”齐天连连点头。

“如此甚好,大圣请看远处。”王灵官站直了,将手指向远处。

丹阳岛就像一朵浮在血海上的白芙蓉。举目望去,血海翻滚,浪花涌动,美丽异常。

赞曰:

上仙家居丹阳岛,遥隔浮云天际看;欲有问寻迷津路,血海归雁夕漫漫。

夏有百花冬有雪,世间最美莫白莲;血色荡荡浪滔滔,蜡山银树白云洁。

“哦?”齐天抬眼细看,眼前突然一黑。头上脚下,两耳风声,跌落万丈深渊。

延伸阅读

总裁不再见第六章  http://www.108star.cn/ttw.shtml
何处真是被经云给气笑了。他不过就是去关二爷那呆了一夜,回来看着她写给自己的长达7页纸

我!唐僧!炮轰西游在线阅读现实差异  http://www.108star.cn/b0wl.shtml
在苏珊细心照料下,我很快恢复了健康,只是越发怕热,也厌恶进入树林这种树木多的地方。这

男主生子系统(快穿)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108star.cn/dx0u.shtml
马车顺着小道,一路蜿蜒入山。泥土松软,空气潮湿。林薇用银壶煮了水,给清月公子沏茶。等

血狱:修罗帝庭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108star.cn/sz6k.shtml
要说山上什么最毒,当属夜间捕食的银环蛇。在山中住了几日,江朗炎已经摸清了这一片的飞禽

奇侦异案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108star.cn/a037.shtml
金鼎山脉绵连万里,是因其由若干个大大小小的山脉交错而成,而赵家庄与林家堡便是坐落在一

耽美超甜文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108star.cn/ak8z.shtml
珍珠猛地把手里的那张药方甩了出去,就好像她手里捏着的不是药方,而是要人命的□□一般。

九段刀第五章  http://www.108star.cn/u84x.shtml
一顿并不愉快的早餐像是一道分水岭,陶之在桌上留了张纸条就走了,去哪儿都懒得交代一声;

穿书,说好的种田文呢?!之登岛(1)  http://www.108star.cn/xmw0.shtml
也不知哪里等到的消息,也不知真伪。反正就看到了钱这个字,苏门之就登上了这艘船。肩上的

七星探秘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108star.cn/xhoj.shtml
“根据我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中国、美国和巴西三大地区发生的灾难性地震都为10.0级,

撩不动的她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108star.cn/xxxp.shtml
“越阶击杀超级巨蟒BOSS模板奖励:500点生存点剧情道具:超级巨蟒的蛇牙(可通过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红楼同人文汇总恶有恶报

    第九章恶有恶报幸存的两个女生说道:我是李静她是我闺蜜赵小静。冯兆新不知道的是李静其实有艾滋病,只不过安全区主要检查丧尸病毒感染者,没有把她的事当回事。赵浩成(冯兆新)将两人骗到离师范学院附近的美食街,拿出枪说道不许动,和我进去那个旅馆。两个女生蒙了,你干什么啊?别废话快点!怕两个女生一会声音太多,将

  • 我的远方没有你第五章

    第一部作品要写什么,乐景已经有了思路:他打算写一本推理小说。这还是《奉天杂闻》上连载的《偷情分尸案》①给他的灵感。当初看到分尸这两字时,他还以为是什么推理刑侦小说,着实让他好奇了一把,所以虽然他手里的小说连载部分看起来比较像小黄文,他还是让小厮帮他收集一下往期的《奉天杂闻》,打算在黄文里找剧情,研究

  • [fgo+凹凸世界]Master不好当之第八章太平村(7)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洒在陈阳的脸上,在光芒的刺激下陈阳悠悠的醒来。陈阳揉了揉还在发涨的脑袋,磨磨蹭蹭穿好了衣服,打开了门,看着外面阳光明媚的清晨景色,忍不住赞叹了声。“真是美好的一天!”这时,两个小丫头正在篱笆围成的院子里玩耍,其中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在玩耍的过程中,没有看路,直直的向

  • 亲爱的橙子在线阅读第5节

    比赛结束以后,欧阳皓轩马上回了宿舍,想了好久,还是决定睡觉。他却不知道,因为节目播出后,网上却对他好评如潮。韩国网络网友评论:1.欧阳皓轩面对三大评委们以及三大主持人,言谈举止有分寸,说话有涵养。而且不紧张,面对现场直播,让我瞬间成为路人粉。+5000-102.长得好帅,我居然犯花痴了。+4490-

  • 我本分身在线阅读第五章

    求饶声此起彼伏,一个比一个尖锐恳切。月浅宁冷哼一声,一个箭步走上前,一把抓起那为首的粉衣婢女的发髻,抓着她的头发发狠地往上扯,将她的头皮拉扯得生疼。“说!是谁指使你们来的!谁给了你们这样大的胆子?企图想要杀我?”月浅宁说道,声音凶狠,恍若活阎王在世。“啊!”那粉衣婢女吃痛尖叫出声,她疯狂地抓着自己的

  • 心尖宠在线阅读毕业答辩

    各位老师大家好,我是来自17届的毕业生,感谢老师们这些年的辛辛教导,对曾经给老师们造成的困扰我深表歉意。接下来请允许我来介绍我的毕业设计《再见,大学》刚来大大学,新鲜的事物让人应接不暇的同时难免掺杂着一丝丝的失望,糟糕的交通,糟糕的食堂,糟糕的环境……曾经幻想的美好似乎都在这里一丝丝的幻灭,刚开始很

  • 你是神明馈赠在线阅读第四节

    我怀疑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可那声音明明就在耳旁,窗棂糊着一层薄薄的草纸,不隔音。我恐慌地爬了起来,抬头朝着窗口望去,果然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子倒映在上头。那影子看上去虽然模糊了点,但轮廓却很清晰,看上去就是一只狼,那体态,那架势,跟山洞里的那只公狼一模一样。我倒吸一口凉气,僵在了那儿。那狼却不消停,还用

  • 德云团宠在线阅读第四节

    星期五,这是一个星期中最后一节体育课的所在。在这之前,已经有无数的女生找过陈笑,希望陈笑能够帮她们一把,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一个陈笑专属的拉拉队,这也让陈笑哭笑不得。对于*约的条件陈笑倒是不怎么在意,他在意的是能不能再次战胜阮浩。上次是**,是个人能力的展现,但是陈笑对班里的篮球水平一无所知,若是阮浩

  • 爱情傻瓜之得罪人了?

    只见那名被称为队长的女子说道:“张云你好,我叫阮晴焱,火系初级三阶,是猎魔小分队队长,旁边长得跟我很像的是我妹妹,阮清淼,水系初级二阶,那个长得很粗犷的大汉叫吴涵,我们都叫他大憨,土系初级二阶,那个长得很高冷的帅哥叫卓一凡,火系初级二阶。”只见他们每个人都微笑着向张云点了点头。阮晴焱继续说道:“张云

  • 你最动听在线阅读戈利亚

    因为球魁的一步错、步步错。先前如果没有那么多的想法的话,输的也不至于这么惨。之后无极尊发动了10倍的力量,球魁就悲剧了。虽然力量不是篮球的全部,但是如果在比赛中力量比对手强的话是会有很大优势的,更何况球魁还是个女的。后面的比赛,周围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太惨了,只见球魁因为力量和速度跟不上,到最后基本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