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这届主角不行!换人第五章在线阅读

作者:猫咪叫 来源:飞卢小说网

清晨,宇日逐星早早起来,说是早起也不恰当,应该说是没睡。有仆人来将他引入会客堂,说是老爷要见他。

宇日逐星进入堂室内,见南宫栖凤已早早坐于主位之上,便躬身行礼,南宫栖凤摆手示意,他便入了客坐。

从南宫栖凤口中得知,自己昨日所吃的那树上的果子有个名目,叫做无情果,而那树却不叫无情树,相反那树的名字却叫痴情树。成熟的果子,味道会有些苦涩,又酸又甜,还会有些辣,并且微咸,吃起来像人生,苦味最浓,人若咬上一口,便会产生一种想要把它吐出来的冲动,但吃的人一定会把它咽下去,然后欲罢不能,不知何故。就像是,把果子吃到了心里。普通人若吃上一口那树上的果子,便如醉酒,一醉便是三日,只有极少数内力深厚的人才不会被它的魔力所侵。然而这树极少有人听说过,见过的人就更少了,也许普天之下就只有这么一棵。南宫栖凤也是无意中在古籍中看到有关此树的内容,才有了此树的线索。

宇日逐星恍悟:看来自己的内力还欠些火候。

宇日逐星正要提及昨日之事,刚巧南宫聆玥从门外进来,谁也不理,气呼呼地撅着嘴一屁股坐在宇日逐星旁边,宇日逐星吓得赶紧闭嘴,暗暗缩起了脑袋,大气也不敢出。

气氛一时尴尬无比,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南宫栖凤头皮发痒,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刚好管家大步走了进来,顿时二**时松了一大口气

“哥来,西陆先生来了,带了不少礼物,说是找你有要事相商,听他的意思,倒似是想请你帮什么忙”管家大大咧咧地道。

南宫栖凤正愁无人解围,自然喜出望外:“那还不快请进来”南宫栖凤急切地说道。

不过小半盏茶的功夫,管家领着一男二女走了进来。原来除了西陆仁中,方馨和西陆方晴也跟着一起来了。

南宫栖凤一看这阵仗,定肯不是小事,赶紧起身相迎,客套寒暄了一阵,便各自落座。

南宫栖凤知道,不相干的人在场说起话来自然多有不便,于是对南宫聆玥说道:“玥儿,你和星儿先出去罢”二人一听,顿明其中意味。忙起身向在座客人点头行礼,便要往外走。

西陆仁中见状赶忙起身拱手,单刀直入道:“南宫兄有所不知,小弟今日冒昧前来叨扰,却是关乎这位宇日逐星少侠”

宇日逐星一听头都大了,这这这……果然……

方馨心思机敏,知道机不可失,趁着话头忙起身走到南宫聆玥跟前,拉起她的双手,浑身上下打量了几眼,赞叹道:“玥姑娘真是绝世美人儿啊,若果真有哪位公子有幸一亲芳泽,那可真是要羡煞旁人了,这还让其他的男子怎么活啊”说完坏笑着对宇日逐星挤了挤眼。

南宫栖凤一听,好家伙,这马屁拍的也忒直白了点吧!是不是有点过了,这还让人怎么往下接啊,不过听这意思……,只怕多半是冲着这位西陆姑娘的婚事而来的罢。

南宫聆玥听得心里十六分的受用,俏脸微红,不好意思地微低下头,道:“哪有啊”说着还有意无意地用余光扫了宇日逐星一眼。

西陆仁中察言观色,见南宫栖凤似已了然,也不再客套,直截了当道:“实不相瞒,今日小弟前来,确是盼望南宫兄能为小女搓合婚事”

南宫栖凤一听此言,心中一喜,莫非这西陆姑娘是看上了宇日逐星这臭小子?若果真如此,那可真是太好了,这块烫手的山芋正愁无人接手,真是天助我南宫栖凤啊,月妹,你就等着瞧好吧!”,一时欢喜之下竟嘻嘻地笑出声来。

西陆方睛俏脸含羞,多看了宇日逐星两眼,宇日逐星只觉得如芒在背,好想一下子飞出去,直飞到千里之外。

南宫栖凤也不绕弯子,开口直接问道:“莫非星儿有幸被令千金中意了?”

“南宫兄料事如神,所言甚是”西陆仁中一看有戏,赶紧开口拍马。

宇日逐星本已明了,不料这一挑明还是不禁浑身一麻,竟是出了一身冷汗。不由自主地看向南宫聆玥,正撞上她那凌厉的眼神,那眼神告诉他,如果你敢答应,本姑娘就吃了你,连渣都不给你剩。

这一切被方馨看在眼中,自然看出这南宫姑娘怕是也看上了这小坏蛋,这倒有些棘手了……

这边,西陆仁中便把当日之事详细地道给了南宫栖凤,南宫栖凤听罢‘哦了一声,原来如此。

“说来这可是天大的缘分呐!”南宫栖凤感叹道,说完还大有深意地看了宇日逐星一眼。

此刻,宇日逐星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光着屁股被人围在中间,一股浓浓的尿意袭来,不自觉地竟夹起了双腿。

这缘分二字一出口,登时惹来南宫聆玥愤怒的目光,南宫栖凤一转头,假装没看见。

其实他心里明镜着,趁现在女儿还没有陷入其中,还是趁早让她断了这念想。暗暗感慨道:女儿啊,你是不知道啊,当年殊暮那家伙撇下你姨娘一个人去逐梦,如茵怀有身孕,一个人孤苦伶仃,你娘看着心疼,一直耿耿于怀,想起来就拿你爹撒恶气,你爹可被她修理惨了。又一转念:殊暮那熊货忒不仗义!一走就是十八年,十八年哪!为兄……不,爷爷我可是成了你这熊货的替罪羊了啊。玥儿啊!万一这小子跟他爹一个德行,你爹可就不要活啦……

西陆仁中可不知道此刻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东西,听到缘分二字心中一喜,赶紧接道:“谁说不是呢”

西陆方晴自然满心欢喜,真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居然是一个武功高强的大帅哥!这要是真的成了的话……嘻嘻……嘻嘻……嘻……

“星儿 ”

“啊,啊……?”宇日逐星今日之前从来没被除自己的娘亲以外的人这样叫过,一时没反应过来,连啊了两声。

“你意下如何啊”南宫栖凤语气稍稍加重,倒不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见,反而像是要强塞给他某种意愿。

南宫聆玥也算是彻底听明白了,救命大恩无以为报,这是要以身相许啊。她深深地看了宇日逐星一眼,眼神中充满了幽怨,却已没了那份凌厉……

方馨看在眼中,心里叹息,随即收起笑容,将南宫聆玥拉到一边,轻声道:“姐姐问你件事儿”

南宫聆玥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又低下头去。

“你是不是喜欢他”

“大坏蛋!我才不要喜欢他!”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叫吓了一跳,还没回过神来,就见她捂着嘴哭着跑了出去。

西陆方晴被惊得呆了,似乎明白了怎么回事。

方馨心里莫名的有些担心,推了女儿一把,示意她追上去。西陆方晴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方馨,方馨微微点头,她便追出去了。

西陆仁中不明所以,转头小心问道:“玥姑娘这是?”

南宫栖凤也不正面回答,只道:“从小被她娘给惯坏了,失礼之处还望西陆兄多多包涵才是”

西陆仁中赶紧解释道:“南宫兄切莫误会,小弟是怕哪句话说的不妥,才使得玥姑娘如此,那小弟可真是难辞其咎了”

“西陆兄不必多虑,实乃是小弟教导无方,让西陆兄见笑了”南宫栖凤谦恭道

方馨见场面有点尴尬,上前欠身行了一礼,道:“若是南宫兄不介意,请容弟妹单独与恩公说两句”

“如此甚好”南宫栖凤答道。于是便与西陆仁中聊起了题外话。

方馨把宇日逐星拉到一边,在那二人视线死角处咬着牙可劲儿拧着他前臂上的一小块肉皮,‘柔’声问道:“恩公~,你——意——下——如——何——啊?!”

宇日逐星疼得呲牙咧嘴,正头大如斗,听闻此言忽然心生一计,开口便道:“当然是多多益善”

“你这大色狼,倒是会享齐——人——之——福——啊~”

宇日逐星强撑苦忍,疼得差点叫出声来,真不知道这‘毒妇’哪儿学来的手段,怎地这般的疼。

正当众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西陆方晴自门外走了进来,方馨忙把她拉到一边小声问她道:“玥姑娘她,还好吧”

西陆方晴点点头道:“玥姑娘没事了,有几个丫鬟在房间里陪着她”,于是方馨便把宇日逐星的‘想法’告诉了她。西陆方晴听着,看了他一眼,低下头也不言语。

西陆仁中回头看了一眼方馨,见她微微摇头,便转头对南宫栖凤拱手道:“今日小弟一干人等前来府上叨扰,实在太过冒昧唐突,对恩公亦是多有不敬,实在是强人所难了”

南宫栖凤看出门道,安慰他道:“西陆兄不必自责,看来星儿一时难以决断,不如听小弟一言,容他再考虑些时日,毕竟终身大事,慎重些总是好事,虽关乎切身,但父母之命,虽有所不为却还要敬而重之”,南宫栖凤此言一出,西陆夫妇连连点头称是,三人也是顺着台阶便下了

宇日逐星一听自然喜出望外,一迭声道:“对对对,我这就去问问我娘!”话没说完,双脚一点便要起飞。

“诶~,不急不急”,南宫栖凤身形快如闪电,转眼已飘至他身后,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各位有所不知,如茵她可是最听她姐姐的话了,等你月姨回来之后,由她为你做主,定然是皆大欢喜啦”南宫栖凤嘿嘿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宇日逐星暗骂了一句老龟无耻!看来一时半会是走不成了,随遇而安吧

西陆夫妇趁机起身告辞,南宫栖凤挽留了几句,便就此作罢。

众人出了南宫家的大门,西陆仁中转身拱手道:“南宫兄请留步”方馨也回身行了一礼,南宫栖凤拱手,就此止步,转头对身边的宇日逐星道:“星儿,还不送送西陆姑娘”

西陆夫妇点头示谢,便转身告辞。

宇日逐星与西陆方晴并肩走在后头,西陆方晴低着头搓弄自己的小手,也不说话,宇日逐星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方馨从轿车里掀帘向后看了看,见二人干走不动嘴,叹了口气又坐了回去。

又走了一段,宇日逐星实在忍不住,便开口道:“其实……”“我……”忽然间,一只温柔的小手捂住了他的嘴,西陆方晴深深看了他一眼,美眸中有泪光闪动,过了好一会,她才开口道:“我知道,你是要享齐人之福,只要玥儿妹妹愿意”“即或不然,我也会等你,如果有一天,没人要你了,记得来找我,我会一直把自己留着,除非……,除非你已不在这世上……”

有泪滑落,不知是为了谁……

深夜

宇日逐星躺在床上辗转无眠,内心深处某个角落隐隐有痛,我做错了什么?明明什么都没做过,为什么会痛?我伤了谁?明明什么都没做过,为什么会有人伤心?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已是五更将末,宇日逐星推开房门。不料南宫聆玥正站在门外。宇日逐星一怔,还没来得及开口,南宫聆玥一把拉住他的手,撒腿就往后院跑。宇日逐星莫名心慌,顿感不祥,却猜不出她到底要做什么?

到得僻静处,南宫聆玥看四下无人,指着他的鼻子命令道:“脱!”

“脱?脱什么……?”宇日逐星一头雾水,不知此话何意。

“我叫你装傻!我叫你装……!”南宫聆玥刚开口就已上手去解他腰间束带,显然是已经气恼至极。

宇日逐星吓得不轻,连忙制止,攥住她的双手急道:“你……!你做什么!”听他口气,多半以为她是想和他那啥。

“你还装!还装!还装……!”南宫聆玥气得七窍生烟,挣脱他的双手又扯他的前襟。

宇日逐星两根指头捏住对襟,任她如何使力,却半分也撕扯不开。

南宫聆玥急到要哭,两只小拳拼命捶他胸口:“我不要吃亏!我要看回来!我不要!不要……!”再止不住眼泪,一下子扑在他的胸口大声哭喊起来:“你就要归别人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喜欢你……!喜欢你……”

宇日逐星木然站在那里,任由她在怀中哭泣。内心里一片空白,只有那隐隐的痛,不知掩藏在何处,看不见,也摸不着……

“月妹,我该怎么办……?唉……”某个角落里发出一声叹息。

是啊,该怎么办……

延伸阅读

封神之纣王宠妻记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dyk9.cn/gndv.shtml
小男孩儿已经吓呆了,眼眶挂着泪,江阮从地上爬起来,毫不在意的瞥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血口

修仙不如捡破烂之第九章(9)  http://www.dyk9.cn/g4oo.shtml
林海盯着小小的屏幕看了会,直接把自己和千肆的对话截图发给秦以南看。秦以南:我忘了。秦

重生七零虐渣渣第十章  http://www.dyk9.cn/x5rz.shtml
直到下午的商场活动结束。回到酒店,肖赞也没见耶啵一个好脸。全程脸都臭臭的,除了见面会

那些坑爹坑夫的日子 宴会  http://www.dyk9.cn/po79.shtml
苏檀凑过去,挽住婆婆蒋蓉芳的胳膊,笑道:“妈,家丑别外扬,毕竟陵游那方面不行这事,真

回看那些年之做我的女人(5)  http://www.dyk9.cn/bf2h.shtml
瞬间,所有人都是张目结舌呆滞在原地,可是没有人敢再说什么。“我没有。”朦胧中好像有个

鸟人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dyk9.cn/napu.shtml
江旺已经无力吐槽,因为王明已经弄好了巨大的花圈拉着他出去了。至于为什么是拉?因为王明

山海东南西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dyk9.cn/bqqc.shtml
云上中学是一所声名显赫的贵族学院,这里的学生可不仅仅是有钱就可以进的,有权有势不说,

我的明星男友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dyk9.cn/u1wl.shtml
古柯在宿舍等了一天,也没等到梅微的电话,原本就不平静的心变得更加紊乱。虽然他们能订婚

雪灯札(鼬樱)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dyk9.cn/sc0e.shtml
吴老板:“收拾好了,休息会。你刚来,活也不熟悉,今天我先带带你,以后你要自己做了”。

神话西游之外婆病了(2)  http://www.dyk9.cn/pqxz.shtml
胡大哥伸着懒腰上了田埂向三妹家这边走来,他是来喝茶的,他说,只有三妹家的凉茶是最好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偷心总裁缠上身在线阅读第8节

    说回地球上,看着小孩儿空手接砖头,轻而易举的动作,似乎那并不是板砖,而是一块泡棉。花臂青年哆哆嗦嗦往后退,想挤到人群里,可他每退一步,身后众人一起往后退一步。步伐一致,像是操练过无次。“你到底是人是鬼?”花臂青年颤声问道。“当然...”“六哥,今天是七月十五,是鬼节。”小孩儿还没说俩字,胖墩颤颤巍巍

  • 宠物小精灵与拉帝亚斯的爱情第1章在线阅读

    当人们顺利渡过2012认为世界世界太平的时候神与世人开了个玩笑灾难降临……******************************************************************“村长,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太阳没有出来?”“村长,这该怎么办呀?”“村长,老天爷这是怎么了,

  • 玄幻:开局领悟大道领域第六章在线阅读

    如意无奈,只能跟着上去,不自觉自己已经有些饿了,抬头看看灰蒙蒙的天空,不知道当今是几时,如意跟着芍药,在这个乱七八糟的小路上走了许久,突然如意灵光一闪,这哪里是小路,这是迷宫啊,果然扒开旁边灌木看去,也是一条相似的小路。如意这时才意识到,已经晚了,先用桥上的障雾把人迷惑,之后进入这迷宫求死,哪怕障雾

  • 玄幻:炉养百经之小镇

    今天的小镇一如既往的坏天气,头顶的天空上灰蒙蒙的一片,看不到一丝太阳的痕迹,当然,也看不到云彩,因为铅灰色的厚厚的云连成一片,已经彻底霸占了整个天空,就像一张灰色的天幕,拦住了每一丝企图逃进来的阳光。外面还下着雨,雨丝很细,很稀,所以也很恶心,因为这种雨稍微一遇到风就会变成狂舞的飞虫,仅靠一把孤零零

  • 朝日之辉在线阅读第3节

    目光一转,一直放在一边的陶制酒壶引起了她的注意。“这是他刚才提到的……醉生梦死?”千香拿起来,仔细观看,却发现这陶制的酒壶虽然造型古朴别致,但放眼整个上京城,也不是没有别家能与之相比。比如陶然居的白瓷酒壶,就是上京城里的一绝。造型精致独特,里面盛的酒味道也是极好的。陶然居取自诗句“共君一醉一陶然”,

  • 傲天逆尊武者对战

    一句话,无意是静水湖内投巨石,顿时升起一阵波澜。让程家人退让其一,让谁退?为什么退?这无疑是在场所有人,更是那十个人最关心的事情。所有人看向程天令,又看向高名,他们实在搞不懂,这个看起来平凡到极点,扔到人群中都不显眼的小子,到底有什么能耐说服了家主。“家主,您不是开玩笑的吧?让我们自家人退出,而且,

  • 醉玲珑在线阅读第六节

    宝爷靠在沙发上,仰望着头顶的玻璃吊灯神色有些复杂。“如果这批货真是张龙这小子截的话,那他的手段可太让人惊讶了。”此时,宝爷的心情是又惊又喜,对张龙又爱又恨。他惊喜的是张龙的能力,担忧的就是张龙的身份以及不甘居于人下的性格。只是,宝爷还不知道,实际上此时的张龙正在出租车上睡着大觉呢。“阿杰,你盯着点,

  • 变形计之少爷攻略指南在线阅读王旭阳的出生

    在爷爷奶奶的陪伴下,枯燥的练武生活,多了许多美食,也多了许多学习的知识。王蛰的跳水阶段已经完成,在落入水中的全程都能成功的运转人皇经了。刚少了一项任务的王蛰,马上又被安排了新的任务,学习铸造武器,疼爱孙子的爷爷,专门给王蛰修建了一个铸造的屋子,里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锻造锤,还有许许多多的各种金属。只不

  • 万界之人族巅峰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天上午我支支吾吾地向经理请假,他明显地不悦:“你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请假了,我不是念着介绍人的情分,我早就。。。。。。”我连忙低眉顺眼说好话:“我保证是最后一次,我妹妹学校有事,我必须赶过去。”他勉强嗯了一声,我如获大赦,速速换下工作服去学校。到了学校看见暮雨和另外一个**学站在李老师的办公桌旁,

  • 圣行无忌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时候在座的所有人不由得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所有人都仿佛当场石化了,这尼玛守护灵脑子短路,不怕死吗??!江风也是看呆了,一时哑然丝毫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当着赵家三公子面,说出这种话的,他还真的没见过。赵四脸色开始变得森寒了起来,细眯着眼眸开始打量起了苏羽,然后用着十分错愕的语气问道:“你这下等人,谁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