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盘龙之毁灭之子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浅浅墨色 来源:晋江文学城

“喂,喂,你出来”顾野热情说。

“怎么了?”我懒懒回应。

“出来了你就知道了”他洋洋洒洒的召唤。

“卖什么关子?”我迷糊。

趁着晚自习开始之前,赶紧背了包匆匆跑到学校门口,他未进,我亦未出,只是通过那一排排栅栏间的缝隙。天已渐渐凉,阳光亦稀散,那抹晚霞倒甚是暖暖,打耀在身。他硬塞给我一叠零食,“奶茶,炸鸡,别凉了”。话还未尽,便匆匆离开。“你悠着点啊”,我笑着招呼道。望着仅仅一叠的零食,竟也觉着沉甸甸。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高中之后的我们,他偶尔也会趁着晚饭时间捎带朋友递与我零食。当做晚餐,当做饭后甜点,我在这头,他在那头,放学的点不同,总急匆匆的来,急匆匆的走,话还未从口中待太久,刚脱口,未等冷风吹尽,已把余热一起带走。只是,每当一星期的这个点时,晚霞还尚好,未彻底散尽,依旧倾泻在天边那一角。

望着沉甸甸的零食,想着过去的那个时候,可不曾这样。

那时的我,年龄不够,是个插班生,也许,待别人学期过半我才刚踏入学校。他叫顾野,高高瘦瘦,在我家对面,亦与我同班,并非因为家对面而熟悉深知,而是因为同班而渐熟渐深知。自小就调皮,犯错,站黑板,落作业,打架,倒在他身上一点没少,只是,哪怕这样,数理化成绩依旧那般优秀,似未曾变过。明明走几步路就能吐明白的事,偏偏他总站在二楼,开着窗,朝着这儿,洋洋叫喊道“过来,补课”。我唉声叹气,头连连摇着,手挥着“拜拜,”单单留下洒脱的背影。他总笑到。因为,哪怕如此,3秒之后,我每每乖乖背着沉重书包屁颠屁颠小跑到他那儿。像是亘古不变,像是习惯的定律,老实行动总出卖了滑稽言语。

“来来来,哪儿不会,我来教你”我两每每坐在那小桌子旁,望着他得意的眼神,我总白眼望着他,然而,这些,都抵不过事实的残酷。“这道,这里,还有这里”笔头疯狂的杵着各式的题。“行行行,慢慢来。”那时,午后的阳光总懒懒散散,照在一道道题目上,摸着温暖,照在身上,却像是催眠了般,顾野细细的讲解声倒像是一圈圈的紧箍咒,魔怔般打盹,趴着,沉睡。每每,打盹刚初,总被一清脆的疼痛声苦苦叫起,他手头转着的笔不知何时沉重的砸向脑门,愤怒的望着他,拼命的压抑着正旺的怒火,他总严肃的望着我,重重的点着那口头上的题,这使我清醒了不少,只是,脑门一瞬间的疼痛倒真是剧烈。继续无奈接收他的咒语,苦苦解题。他手头的笔重新花样顺畅的转动着,总觉着,那时的他,或许,内心在洋洋的笑,望着那迷迷糊糊不停打盹的我,那半疑半解的我,那在他引导下“突然见月明”的我。

初中的时光似乎是被一道道自行车胎印填满的,不光是印满了学校的停车场,更是连连在途中印满了大大小小的一道道车胎印。骑自行车的时光总是慢慢流淌,只是,每每到初冬,早时,天还未锃亮,觉着如那时的午时黑夜,很亮,那是黑夜的亮。不经意间倒是增添了些恐惧。路途倒并不是很长,往往能从黑夜穿行到天亮,见证着早晨微薄的光亮,只是,渐渐的,我竟有些畏惧黑夜的那段路。想着磨蹭磨蹭等待爸妈接送,他们也仅懒懒的让我拉着顾野一起走,壮壮胆。早早的收拾,在顾野家门等待,他总敞着门等待着我,每每的催促总能换来见证着他吃早餐的全部,我总嫌他磨蹭,倒是也增加了我不少耐心。天依旧黑蒙蒙,骑着自行车,连连着,并排着,他笑着说,“你的勇气呢?”我瞅着别处,指向那村头房屋上长久停留的“黑影”,“你瞧,我望着她好久了,一直在那儿,”他随着我的指向呆呆望向那“黑影”,随后,爆发出连连笑声,我瞪着他,不自觉的加快了自行车速,他连连赶上,嚷嚷解释道“那什么“黑影”,只是个“烟囱”罢了!”半信半疑的我,不知究竟是黑夜太黑,或是视力不好,畏惧了这么久的房顶“黑影”,仅仅是生炊的“烟囱”。这一疑问待而后的清早解开。数不清多少个晴朗早晨伴着阳光经过,我竟从未留心,待早晨不再锃亮,少了阳光相伴,竟害怕了那样一个“黑影”,阻挡着走时的路。是的,那的确是个“烟囱”,那也只是个烟囱罢了。

最初的害怕也许是个小玩笑,已消失殆尽。只是,去时的路上和顾野一起倒成了一种习惯,偶时,我等他竟也转换成了他等我,只是,自行车印记就这样一道道的印在了去时的路上。“嘿,有只狗狗追随着你”,他连连回头,也许是场追逐赛,生怕会落入它口,吃瓜群众的我载载笑着,他点点我,示意狗狗与我赛跑,本以为它并不会如此乖巧,只是,它竟甚是乖巧的来到了我身后,甚至与自行车并排着,倒真有些害怕落入它口,我望着顾野那得意的笑容,命令他召唤狗狗回去,这回,他竟加快了步伐,火速撤离,单单留下他骑自行车的身影,简单干脆。倒是点燃了我的怒火,生怕会被它咬,手足无措,只得加快步伐,摆脱这不知疲倦的狗狗。

也不知何时,许是狗狗知疲倦,竟懒懒停下,在那方地呆呆立着。深呼一口气,朝它大大的挥了“拜拜”。终于,回归到慢悠悠步伐。想着顾野的潇洒离开,心里真不是滋味,念念有词,想着如何惩治他,他竟在那树下方停留着。望着我慢悠悠骑过来,扭扭头,眼神努力够向后方,似乎在瞅瞅那只不知疲倦的狗狗是否还在跟随着。确认完毕,笑着说,“不错不错啊你”,并不理睬,继续骑着,他连忙蹬上自行车,连连解释,许是不耐烦,当做是他的一场玩笑,想着倒也不是彻底离开,也知等待,渐渐的,放慢了步伐。我沉默着,也不知他究竟嘀咕了什么,只是,去时的路上竟也不知不觉多了些热闹,他的话语在阳光下肆意飘散,我虽无从听多少,倒是些些微风倒记录了不少。

来时的路上,更是肆意了不少,他总哼着一些歌,旁若无人般,我倒想着这人我不认识。渐渐的,仅是哼歌已满足不了他,总唱着不完整的歌,偶时,听他唱着,我竟也不自觉的附和上。些些微风拂动,甚是舒服。不情不愿的带着些许作业询问他时,作业倒未完成完全,倒是蹭了不少饭。也不知是习惯,若是在家未吃饭,爸妈亦知道我已饱,未曾多问什么。

星期五总归热闹,也不知是应了顾野的“野”字,他竟倒腾着晚上去哪儿哪儿玩。只是,玩本身是件有风险的事,若是玩的尽兴偶时也得承担可怕结果,所以,倒也达不了“尽兴”。他总追求一场彻底的尽兴,我也总免不了成为他的战友,天时地利人和,对面的他,二楼阳台的我,偶时也能望见他家的大动静,像极了黑夜高楼台上的放哨人员。暑夏的夜晚总是凉爽,微微的风尽情的吹着,一切总在悄悄预备着,发生着。我总观望着黑夜敌军的一举一动,随时预备着禀告一举一动,他总在被窝里塞两两枕头充数,防备叔叔随时的门口检查。叔倒也少进顾野房间,仅仅经过便奔向二楼。若是二楼灯亮,警报拉响,那么,叔则回,顾野也该回。而我,像是灯光亮灯光灭的守卫者,所谓的蹲点也不过如此,观察着一举一动,报告着一举一动,这无疑成了放假前的夜晚时光,偶时,夜晚很安全,尚且尽兴,偶时,夜晚跌宕,他总快马加鞭赶回,像极了个没事人,表示什么都没有发生,夜晚本该睡觉。他总称赞作为战友我的敬业,我无奈瞅着他,想着若不是学习上的细细指导,我仅仅想做个安静的吃瓜群众。

不知不觉,星期五需要战友的时候我总能完满完成任务,他亦向我分享夜晚的活动与热闹。我总懒懒回应“尽兴就行,尽兴就行”。他总乐乐的笑着。

再次背着沉重书包小跑到他家,询问着作业,不知不觉,询问倒在悄悄减少着。每每逢难题思考问题,他总不经意的转着那熟悉的笔,越来越熟练,越来越花样,许是阳光真的催人打盹,铺在身上暖洋洋,他手头转着的笔倒也渐渐消停了会,时而没有了力度,时而落空打在桌上。我得意的拿起笔,恶狠狠的敲打他,他睁开眼,惊讶于我的敲打,无奈的样子,但也并未说什么。“要不,我们来打**?”他眉头上翘,嘴角上扬说道,未经我思考,便拉我一起打**。最初,本不情愿,许是我输了太多回, 竟也燃起了未燃起的斗志,我竟也认真起来,倒是也破天荒的赢了几局,不知莫名斗志,或是潜在实力,亦或是他的些些让步。**依旧在打着,吵闹声依旧继续着,蔓延着,午时的阳光一样的暖,却亦是让人精神满满,斗志昂扬。

若是有了炸鸡,小些啤酒更好。倒真有回,丢下了笔,撇开了作业,尽情的打着**,手指不停忙活着,忙着手头的**,忙着旁边的炸鸡,中场休息,顾野爽快的喝丢丢啤酒,夏天的风从未如此凉爽与自由,我们就这样,尽情的笑着。

玩完,吃完,喝完,无奈回到小桌旁,乖乖拿起丢掷的笔,翻开那熟悉的一页,继续讲解着那一道一道题,顾野手中的笔继续熟练的花样的转动着。

“这道题呢,这个公式,应该这样……”

延伸阅读

奥特曼世界大冒险之序  http://www.fzonline.com.cn/61w5.shtml
黑,比夜色还要浓的黑。无论是祭台上的神父还是站在台下低垂着头颅的教众,他们都穿着着这

穿书后我失忆了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fzonline.com.cn/n6zh.shtml
华夏某处豪华庄园内“真真,明天你就要去幻想学园报道了吧?”餐桌上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看

雪藏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fzonline.com.cn/gf0u.shtml
到了出发旅行的这天。“大木博士,我来了。我来领取初始精灵。”轩辕充满兴奋的说道。小轩

灵魂本源录异常恭敬  http://www.fzonline.com.cn/gxj4.shtml
那些销售店员顿时齐声道:“是,小姐!”然后看向张若曦的目光,变得凶狠起来,那个眼神,

我真的是光明神九爷  http://www.fzonline.com.cn/b2jf.shtml
等我们到了声音传来的位置,眼前的一幕让我们难以置信,刚才的黑鳞铁尸已经身首异处了,刚

死神的冰封王座之火之拥  http://www.fzonline.com.cn/yr6x.shtml
尸霸对着萧默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萧默并没有被尸霸的气势吓倒,反而,萧默后退了一步,口

无量你个大天尊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fzonline.com.cn/oqq.shtml
默写完经文,徐清钰将书稿递给初元,笑道,“师父。”他喊了后没再说话,但他下巴微昂,嘴

西游:我红孩儿就是豪横第六章  http://www.fzonline.com.cn/ncwv.shtml
这声音陡然响起让人吓了一跳。五夫人露出一个笑容,冲着来人招手:“是瑶儿啊,快进来。”

穿书之七零奋斗史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fzonline.com.cn/gh3k.shtml
权赫渊薄唇中噙着冷笑,像是捕食到了什么有趣的猎物,黑眸中尽是浓浓的兴味,……叶浅浅刚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天师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fzonline.com.cn/s23k.shtml
她的信念不改,不论上天在这里做了怎样的安排,等着她的是妖魔,鬼怪还是奸邪作祟,只要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知卿来之第六章(6)

    青梅煮酒论英雄。煮茶呢,又该论的是什么。窗外的月色正疏淡,粉墙外有一枝早梅斜斜地横过,临水生姿,花香若有若无地飘在风里。这里岂非正是天上人间。然而萧星却没有忘记所来为何事。那神秘莫测的朝日帮仍在暗中伺服,等着取大哥性命,还有那敌友之间的青龙会。这些诡谲变幻的江湖风波,此刻却似与这高高在上、一尘不染的

  • 指间沙(又名《我的同桌是美女》)在线阅读第九节

    一想到这里,姬子梦的内心无比思念,于是他便回去,找纸笔,提笔写道:“至今来此三月,心中多有思念,念此,不知所以,望天佑之,请务必珍重,珍重~本以身报恩,奈何!世事变化无常,今身怀秘技,已召至恶狼,为保乡亲父老安危,故离去,此去它地,又深感先师之遗志,兴我华夏,遥遥无期……然师恩似海,为人弟子者,岂能

  • 结婚三年老公说失忆就失忆第二章在线阅读

    “呵呵,夜岚死了,这剑守宗要易主了。”一个身披青色长袍的中年男人站在剑守宗高台上,低声冷笑道。他的目光扫过台下一脸茫然的剑守宗弟子们,收起了那一抹冷笑,正色道:“剑守宗所属弟子听着,从今天起,我,赵林,即为剑守宗第二代宗主,我发誓,定会带领剑守宗走向辉煌,为第一代宗主夜岚报仇雪恨,将暗魔宗镇压。”他

  • 小精灵宠物店王家

    叶青听到这话微微一笑,身上刚好没有了银两,这边就有人送了上来。叶青在桌上扔下一锭银子,离开了酒馆。一路边走边问,来到了王府门前,上面牌匾写了两字,王府。剑走偏锋,笔走龙蛇。叶青微微一笑,看来写这字的人也是一个性格豪迈的人。叶青进了王府,到处飘着白,大厅院中坐着一帮江湖人士,说说笑笑。叶青来到大堂中,

  • 豪门宠婚之总裁娇妻升职记第四章在线阅读

    说到大学生活,每个人最怀念的应该是集体宿舍的生活,宿管阿姨每天的查寝,叫醒一天清晨的铃声,宿舍里的打闹,都是大学里令人怀念的记忆。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时光一掠而过,有多少人回忆起青春,想起当初年少轻狂,那个陪你一起哭,一起闹,一起犯傻的身影。逸然很期待,会遇见什么样的舍友?寝室里一起生活四年,一

  • 齐乐第二章在线阅读

    哇哦,多么繁华绚丽的城市!悬空的列车,悬空的大厦,时尚夺美的行人,一座奢华高炫科技的城市稳扎在一片绿色宏茂的大森林一角。就在这繁华绚丽的天空,彩云密布!一个硕大的阵法若隐若现!阵心射出一道金色轻柔的微光直入地面。强劲而又轻柔!眼睛简单的未必就是真相!一个小男孩出世!这娃貌似不简单!刚被抱出产房就香遍

  • 这个世界的人好弱奇怪的死党

    时间一晃,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这半个月里,旌恬跑遍了整个市里的所有医院,甚至是附近另一个市里的两个坟场,终于收取到了两千多个灵魂。虽然已经有了两千多个灵魂,但旌恬此时却根本就没有继续创造战士的打算,这半个月的时间,旌恬靠着以前存下的一点钱支撑了下来,可是如今这点钱也所剩不多了。在没有找到一个稳定的能

  • 我!传授长生不老术!在线阅读第六章

    玄青见秋雪手中机械式的画着圈,两眼没有焦距,连忙收回怒火,走到她面前,蹲下,“小雪!小雪?”秋雪迷迷糊糊的感到耳边一阵“嗡嗡”声,抬起头,看见眼前熟悉的面容,“青~”玄青一愣,一把死死的抓住秋雪的双肩,“小天?”秋雪被肩上的疼痛拉回现实,见玄青以往如死水般的的双眸此时满是****,不明所以。“玄青?

  • 从JOJO开始的恶人之路:矮人的馈赠

    一矮人的馈赠迷雾山脉第三纪1980年四匹骏马在山地上疾驰,托着四个身穿绿色短炮和褐色长裤的森林精灵。他们刚越过红角峰,个个都显得疲惫。这四个木精灵便是幽暗密林国王瑟兰督伊的使臣。三个月前他们从幽暗密林出发跨过安度因河来到迷雾山脉。他们带着瑟兰督伊王的旨意前来商讨通商事宜。虽然卡扎督姆的矮人们十分不喜

  • [魔道祖师同人]薛晓之火焰火焰(二)

    “几年时间,她是改变了许多。”容貌上还有几年前的七分样子,她长开了些,脸上的婴儿肥褪去了,容貌美艳,个子高挑,身形绰约,这些变化不挺让他感到惊奇,让他奇怪的是她的性子,从前的嚣张跋扈,飞扬恣意,在现在的她身上已经寻不到了。“是啊,变漂亮了,不过她本来就漂亮,你不应该惊讶吧。”“我说的不只是外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