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洪荒之我是混沌鲲鹏之聚散匆匆

作者:离职后的日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穆清一笑:“若我不愿呢?”

裴茂一怔,正不知道如何回答才不露痕迹时,穆清瞥了眼他腰间的竹笛,问道:“你会音律?”

裴茂一直自诩风流,当即显摆答道:“自然,在下最擅长奏琴,琴艺在这武原县若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好巧。”穆清微微一笑:“我也会奏琴,不知裴公子可敢与在下比试比试?但是如果我赢了,你要放我们走。”

裴茂虽然声名狼藉,但琴艺的确精湛非常,听到穆清挑战,顿时好胜之心大起,立刻满口答应。明萱和众人围成一圈观战,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还有县上很多人闻风而来观战。

裴茂跪坐在席上,宽袍广袖,端的是一副风流姿态,他手指拨动,弹的是高山与流水两曲,这两曲谱是俞伯牙作给钟子期的,裴茂意在说穆清是他的知音,穆清心中则冷笑不已,裴茂手指翻飞,音乐时而低沉如高山,时而清冷如潭水,一曲奏罢,围观人群掌声不绝,裴茂自觉胜券在握,拱手示意穆清开始。

穆清将琴放于案上,试了试音后,也开始弹奏起来,他弹的也是高山与流水两曲,裴茂脸色微变,他这是与自己较上了劲。

穆清奏琴没有像裴茂那么多的技巧,裴茂奏到流水曲谱时,手指也随音律拂过琴弦,如潺潺细流般,穆清则目光一直凝视着琴弦,似乎将全部身心都置于这一方七弦琴之中,乐声自指下流过,峨峨乎若泰山,洋洋乎若江河,山之巍峨,水之柔美,都在他手下倾泻而出,整个大堂都鸦雀无声,只剩乐声盘旋在梁木之上。越听到最后,裴茂的脸色就越灰白,一模一样的曲子,但胜负已十分分明。

等曲终之时,穆清站起,没有再看裴茂,而是拉着旁边的明萱就准备离去,明萱则准备去拉那个疯妇人,脸色灰白的裴茂这才回过神来,一把抓住明萱的袖子,穆清眼疾手快地推开他的手:“别拿你的手碰她!”

穆清一脸嫌恶,裴茂讪讪道:“我只想问你和音圣阮弘是什么关系?”

穆清脸色微变:“你说什么,我不认识什么阮弘。”

“不,不可能,我有幸见过阮先生奏琴,这两首曲子只有阮先生才能奏得这么好,你是阮先生的弟子?”

穆清不耐烦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难道你想反悔?”

“不……”

穆清没有注意到,两人争执间,一个黑衣大汉向同伙示意,几个黑衣人正慢慢向他和明萱靠近,正僵持间,忽然浓烟滚滚,老板娘郑氏慌忙喊着:“不好啦,失火啦!”

火势是自厨房而出来,火舌迅速吞没了郑五夫妻的几间房,正向大堂蔓延着,食客们一看不好,都忙四散逃着,慌乱之中,穆清紧握住明萱的手,低声道:“别怕。”

浓烟之中,一只手拉住穆清的手:“跟我走。”

穆清当下也来不及反应,跟着手的主人左绕右绕着,他的另一只手紧紧抓住明萱,明萱虽然害怕,但身边有穆清在,也安心不少。

绕出了大堂,穆清才看到拉着他跑的是那个叫阿芷的小女孩,她身边跟着她那疯妇母亲,几个人一路狂奔,这才跑到一处小溪边。

几个人脸上都是被烟熏得黑漆漆的,明萱看着穆清美如冠玉的脸一片漆黑,不由笑得前仰后合,穆清则气恼之下,将她按在溪边,给她洗好了脸,自己才抹干净脸,这时阿芷和她娘也在溪旁洗脸,等阿芷脸上烟灰都洗干净后,她抬起了头,明萱和穆清看到她的脸,都怔了一怔。

十岁的少女丹唇皓齿,鼻梁挺翘,双目盈盈似一泓清水,她肌肤较普通人还要白些,更衬得她肌肤胜雪,乌发似缎,她眉目尚未长开,但却依稀能见到日后倾城美人的影子。明萱忍不住艳羡道:“小姐姐,你长得就跟仙女一样好看!”

阿芷听了明萱的赞誉,只是莞尔一笑,她在给她阿娘整理好后,开口道:“刚才多谢公子和姑娘相救了。”

穆清拍着明萱的头,让她去旁边玩,等她走远时,才淡淡一笑道:“言重了,我们才应该谢谢阿芷姑娘相救,如果不是姑娘放火,我们也逃不出来。”

穆清猜出是她放火,阿芷对此也不意外:“裴茂言而无信,对公子志在必得,为了保命,阿芷不得不放这一把火。”

穆清哼了声:“如果裴茂看到你的脸,只怕他志在必得的是你吧,在郑家你把自己弄得蓬头垢面,防的不止是郑五,还有裴茂这些人,我和裴茂斗琴时,你就去后院放火,也不担心这把火会烧死其他无辜的人,你小小年纪,城府却一点都不小。”

阿芷也不生气:“宋国虎狼之地,我和我阿娘只能这样才能自保,我知道公子对于无故卷入这场纠纷很不高兴,我也知道公子和裴茂的约定是斗琴赢了就放了我们,但我不得不考虑最坏的结果,所以无论公子是赢还是输,我都会放这把火,至于无辜之人,那些人对于郑氏欺凌我们母女视而不见,又哪来的无辜?”

阿芷的手上是被热油烫出的泡,身上是被抽出的血痕,穆清微微凝视着她:“看来郑五夫妻最好祈求别落到你手上,否则只怕比你们今日凄惨万倍。”

阿芷将目光转到在溪边戏水的母亲身上:“郑五他们最不该的就是欺侮我阿娘,我可以忍受别人欺侮我,但不能忍受他们欺侮我阿娘,若我有能力,定叫他们十倍奉还!”

穆清不再言语,而是唤来在旁边玩耍的明萱:“走了,明萱。”

明萱看着美如皎月的阿芷,倾慕道:“仙女小姐姐不和我们一起走么?”

穆清忍俊不禁:“仙女小姐姐有自己的事要做,鬼灵精妹妹跟我回去了。”

明萱扮了个鬼脸,就乖乖被穆清牵着走了,她一步三回头地喊着:“仙女小姐姐,我叫明萱,等你有空,来找我玩呀~我住在山上~~”

阿芷看着芝兰玉树般的穆清宠溺地牵着明萱,护着她慢慢走远,阿芷眸中闪了闪光芒,她回头走向母亲,蹲下轻声道:“阿娘,魏国回不去了,宋国也处处是险滩,阿娘,我不想找阿爹了,我们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生活吧。”

听到阿爹两个字,刚还在痴痴玩着自己头发的母亲忽然抬起头:“不,阿芷,我们要去找他,一定要找到他。”

母亲坚定地一直重复找他几个字,阿芷鼻头有点酸,她安抚母亲道:“好,我们去找他,我们一定会找到他的。”

※※※※※※

穆清和明萱回到山上,穆清告诉了阮仲吕今日在武原县发生的事,阮仲吕心知不好,强撑着起来带着穆清两人收拾行李,穆清虽然不明原因,但隐约也猜到了一些,三人带着一些简单的行李就准备下山,阮仲吕病势沉重,穆清背着他慢慢走着,三人走到半山腰时,远远地忽然听到一些声音,穆清带着阮仲吕和明萱躲在灌木丛中,只见十几个黑衣人骑着马一路追来。

阮仲吕脸色大变,他认出这些就是一直苦苦追杀他的杀手,黑衣人看样子是在山上发现了空屋,然后沿着痕迹一路追下来的,穆清搂紧了明萱,三人大气都不敢出。

黑衣人没有发现三人,只听到带头的说:“堵住下山的路,不信他们不下山!”

等到黑衣人走后,三人才如释重负,阮仲吕忧愁道:“如今他们守在山下,这可如何是好?”

穆清想了一会,说:“为今之计,只有让一个人去引开那些追兵。”

“我去。”阮仲吕马上说:“你带着明萱走。”

“师父你病成这样,走路都困难,哪能引开追兵呢?还是我去最合适。”

阮仲吕猛烈地咳起来:“不可以,他们是冲着我和明萱来的,怎么能让你冒这个险呢。”

“如果不是师父两年前救了我,穆清早已经没命了,师父,就让穆清还您这个恩吧,何况师父心中也清楚,此时此刻,只有我去才最合适。”

阮仲吕无可奈何,明萱虽然懵懵懂懂,但也知道现在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她急得大哭起来,拉住穆清的衣袖不放:“清哥哥,我不要你走~”

穆清蹲下来宽慰着她:“不是,穆清哥哥离开一会,马上就回来。”

“真的?”

明萱脖子上的桃花状玉石是穆清送给她的定亲礼物,穆清指着玉石对她说:“你保管好这个,然后我回来后,你做清哥哥的新娘好不好?”

“新娘就是像阿爹阿娘一样吗?”

“嗯。”

“好,清哥哥不许骗我。”

穆清低头拭干明萱的泪,又亲了亲她额头:“不骗你,我们说好的,要坐着木牛流马,走遍山河天下,我还等着你快点长大,做我的新娘呢,来,我们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清哥哥,一百年不许变,一百年后我还要做你的新娘。”

“好。”

穆清哄好明萱后,对阮仲吕说道:“师父,我今日在武原县听说有一艘商船要驶离宋国,您和明萱下山后就去那艘船吧,我甩离追兵后也会上去。”

阮仲吕忧心忡忡:“清儿……”

穆清轻声问阮仲吕道:“师父,恕穆清直言,您是否得罪了一个极厉害的人?”

阮仲吕一怔:“是……他的权势……大到让我无能无力。”

“既然如此,请您在他的权势还在的时候,不要再踏入宋国了,古语云,避其锋芒,击其惰归,师父,再大的权力都有倒台的一天,现在明萱还小,请您在那人权势不在的时候再回来吧。这两年多谢师父的照顾,穆清拜谢师父。”

穆清跪下朝阮仲吕磕了三个响头,又摸了摸明萱的头,然后头也不回地朝山下走去,他不敢回头,害怕看到明萱哭得眼红红的景象,虽然前路吉凶未知,但他自嘲地想,他终于有一天也能保护别人,也能像个英雄一般了。

穆清一路下山,看到了那十几个黑衣人坐在草地上小憩,他从旁边悄悄绕了过去,找了一匹离自己比较近的马匹,然后翻身上马,纵马离去,十四岁的穆清身量已和阮仲吕一般颀长,他又穿着阮仲吕的宽大斗篷,那些黑衣人乍一看以为是阮仲吕怀抱着明萱逃跑,于是都赶忙上马追赶,穆清驾着马,将黑衣人逐步引离山脚,好让阮仲吕父女趁机离开,就这样骑到一处断崖险坡旁,险坡旁多石头,马脚颠簸之下,将穆清从马背上甩下,穆清没抓稳,生生从险坡处滚了下去,那些黑衣人翻身下马,只见险坡处陡崖丛生,哪还有生还的希望,于是一个个面面相觑,只得回去覆命,言阮仲吕父女已掉落断崖。

延伸阅读

武阙剑寒光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raozao.cn/ycpn.shtml
像瑞兹这种人,林凡见得多了,以前排位的时候,诸如黑店百地,死亡宣告这类喷子不胜枚举。

当女配在男子高校[穿书]之北境纷争在金国,朝廷纷争在总兵。  http://www.raozao.cn/sxsp.shtml
今日朝上,陆陆续续有人拿着笏板出列奏事,虽说只隔了一天,但是朝堂上的气氛活跃得很。前

诸圣第二章  http://www.raozao.cn/ni5m.shtml
叶甜居住的屋子,位于安宁村西侧外围,说是屋子,其实只是砖头简房加一个茅草盖,每当刮风

反派白月光自救指南jojo被迫下海,我惨/淡的卖本人生  http://www.raozao.cn/uuz9.shtml
15.话说另一头,50天的埃及打dio团已经出发,像往常一样的,乔瑟夫叫出了他最没用

网游之刀锋之影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raozao.cn/x7ts.shtml
“咔吧”卧室的门打开了,阿钰微笑走出来,天使一样的面容,知性的美丽小姐姐。这是一个小

男配之家人  http://www.raozao.cn/xwn9.shtml
佟菀珍跟孝庄她们道别后才离宫,按照历史她未来要进宫,孝庄她们都是极为重要的人物,必须

今天的小白努力捉鬼了么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raozao.cn/752.shtml
其实李睿有个同学在保险公司工作,毕竟保险公司的入职门槛比较低,不过他这同学也就是一般

野楼档案馆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raozao.cn/ptr0.shtml
翌日,大清早上,柳儿火急火燎的把我从被窝里拽了起来,给哦换装梳洗,说是宁大少爷回来了

前夫失忆后对我一见钟情了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raozao.cn/x5fc.shtml
乔依之有些懊恼,她不该把语文老师发给自己的消息给爸爸说一遍的。只是自己刚刚重生,还没

宇崛纪之第五章(5)  http://www.raozao.cn/66iq.shtml
第二天,我打着哈欠打开房门,听到一声:“老板娘坐牢了。”“那我们怎么办?”“恋人馆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双神修罗在线阅读第十章

    “什么人?”王嘉怡慌忙的打开门,看到顾辰阳收拾完毕,一脸严肃的站在房间门口。“你这个小迷糊,你忘了,我说过,要带你去见张茉莉,现在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提起张茉莉,王嘉怡有太多疑问,也有太多的不相信。想到今天看到的文件,其中还有张茉莉的供词,王嘉怡可以想象到,张茉莉或许已经入狱了。而她只是一个普通人

  • 原来总裁是神医安逸

    不算宽敞,却布置得精巧的小阳台上,干瘦的少年双手戴着橡胶手套,捏着剪刀在旁边少女的指挥下小心翼翼地剪下一朵朵或粉或红的蔷薇花。“那边那朵我还要。”叶安回头,借着看她手指方向的机会,又飞快地往她脸上瞄了一眼。找准方向后,叶安抿唇,假装没看明白,往她指着的花朵旁边卡着剪刀:“是这朵吗?”姐姐果然着急了,

  • 魔武尘晋之落红可是也无情

    庄府“麻烦通禀一下,我们有要事要找庄老爷商谈。”白木兮道。“你们是什么人?”庄家门童质问道。“我们是商队,途经此地,之前受过庄老爷恩惠,这不来探望一下他,麻烦小哥通禀一下。”莫无尘道。“你们等一下。”守卫看了一下几个人,半信半疑的进去通禀,不久便小跑出来道,“你们进去吧。”“哎,谢谢小哥。”莫无尘礼

  • 都市神话之超神系统我让隋悠扛你下去?

    漆墨看了隋悠一眼,垂眼往面前的手心倒了两颗糖。倒完他又抬头看向了隋悠。隋悠接过糖扔进了嘴里,他微微张嘴时,漆墨还能看见他红润的舌头轻轻卷了一下。这个糖有点酸,隋悠吃进嘴里时右眼忍不住微微眯了起来,眼角的睫毛交错在了一起。漆墨觉得他身上那股邪性又冒了个头。课是英语课,隋悠落座后提前把卷子放在了漆墨桌上

  • 神迹之城在线阅读第3节

    用过晚饭后,崔熙又踏上了练琴的道路,走过拐角时,发现了坐在商店门口哭泣的德善。“这是谁啊?哭成了小花猫。”崔熙放下了背着的小提琴,坐在了德善的旁边,看着亲故来了的德善又是一次情绪的大爆发,抱住崔熙大哭起来“呀~阿熙你说我为什么是成德善?为什么。”崔熙拍了拍德善的小脑瓜,看德善这个样子,又结合刚刚听到

  • [神夏]我们军医威武霸气请求失败

    一般来说,不管什么人在看到一名少女赤身露体地跪在他的面前脸上或多或少或许都有些表情,但是洛夏不一样。因为他悄悄地开启了白眼,现在的少女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一堆骨架子一堆经络图。开玩笑的,对于现在这样的少女洛夏还真是没什么想法,他就这样坐在少女的正前方,想要看少女接下来还想做点什么。看着不为所动的洛夏,杰

  • 名剑享范剑之这是命啊

    “草,竟然被毒死了!这太扯蛋了。”躺在床上的陈凯猛地直起身子,爆出一句粗口。他连NerveGear都没有摘下来,所以看不到他眼中的遗憾。摘下NerveGear随手挂在靠墙的钩子上,站起身捋了捋额头上的流海,擦掉额前的汗水。打得真累啊,精神的疲劳都影响到身体了。陈凯舒活舒活筋骨,正打算出门,楼上的张之

  • LOL极限操作在线阅读传奇一步

    其实东方靖宇刚才的犹豫倒不是在想要不要去帮程琳佳,程琳佳平时工作中对自己还是很照顾,现在她有难东方靖宇能帮肯定是要帮一把的。况且自己自小练习宇皇经,身体素质对上现在的丧尸只要足够小心基本是没什么危险的,他刚才只是在想什么时间过去,因为东方靖宇本来的计划是趁着丧尸刚刚出现,先把他所在小区清理干净,然后

  • 荣华记在线阅读第三节

    月色清如水,小村冷如冰。我所住的村子本来没有名字,土地改革后有了一个排号,八村。后来电线拉近村子,改革开放后,很多青壮年都去沿海地区打工,我的父母与很多乡亲都去了,留下老人与孩子,听上去会有些伶仃孤寂,其实生活条件完全得到了改善,家中电器增添,我不但有了上学的学费而且还有足够的零用钱。不过老人都比较

  • 洪荒:从三光神水开始进化在线阅读第10章

    师兄妹两人商讨了一番,决定分几个步骤。首先鉴于目前小轩的身体情况,他的肉体中毒严重,这十几年被天天注射不同的药水,身体早已破败不堪,要解毒也非容易,最严重的是CSBL的毒素。师妹疑惑地问师兄:师兄你知道CSBL实验吗?”师兄点头道:“这个实验是使人的细胞处于极缓慢甚至停止生长,以达到**长生不老的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