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柯南:开局继承了神秘组织在线阅读假传口谕好走路修

作者:懒狗 来源:飞卢小说网

那一夜是多么的混乱,以至于现在他几乎要回想不起来了。

他只记得一些隐隐绰绰的崩溃的呐喊。

这一幕幕的片段无不使他心悸。

他被自己人下了不得不与人……的药。

又被自己人骗到那个酒楼里。

再然后就是他的父亲贾代善去张太傅家提亲。

最后,是那么多的红色。他们两个人穿上喜服喝交杯酒。那所有的过程他都浑浑噩噩的,都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如果不是有保成一直在他身边安慰他。他恐怕早就以死谢罪了吧。可是他现在都几乎不敢回想那个时候的保成,又是抱着一种怎样的心情说出一句句安慰他的话语的呢,他的心里难道不比他更难受吗?因为那混乱的一夜,他们有了贾瑚。而他自己却逃避般的将张氏和贾瑚视作了自己耻辱的象征,每每想起他们的存在,他都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保成,所以他尽可能的对他们视而不见,就当自己还是一个人。

但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算计有了第一次居然还会有第二次,而且自从经过那次的事情之后,他和保成两个人都已经分外小心了,可是就是这样,在他们的严防死守之下,居然还是有漏网之鱼,居然还是被人钻了空子,被算计了。那自以为是想分开他和保成的好心人看到,就算是他和张太傅之女成亲之后,太子居然能对他死心不改。而他们两个人还在他们的眼中恬不知耻的继续交往。这些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从西域搞来秘药下在了他的身上。

那一次他自己都要疯掉了。好不容易醒过来后又昏昏沉沉的大半个月才彻底清醒,也是在那之后,他落下了动不动就咳血的毛病。药效如此激烈的秘药当然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听当天的下人们讲,当时张氏被带出房间的时候,衣服上都是血。而他清醒过来之后又被张家兄弟狠狠地打了一顿,让他本就破败不堪的身体雪上加霜。好在保成带着人匆匆赶来了,要不然他就不只是在床上休养半年就能解决得了的。

这一次他们给他留下了贾琏。

这回就算他和保成再傻也知道是自己内部出了问题。他们两个人发了狠心,要把那些自以为是假好心的人一个个全都清理出去。并且还要给予他们严厉的惩罚。然而他们终究对现实妥协了。顾及到其他人的感受,当时他们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为了不让外人对他们□□有错误的印象,担心,比如说飞鸟尽,良弓藏之类的,他们只能忍气吞声,没有将这些人置于死地。

如果他没有遇见小一,如果他没有回来,那么这次之后,□□的希望被毁灭。这些人就会报复到他的身上,认为是他毁了太子。还会有曾经的敌人落井下石,照样以欺辱他为乐。最可笑至极也最可恨自己的是来自于自己家人的背叛。贾母伙同那些人对他为所欲为。他的父亲贾代善也对这些人的动作视而不见。他们把人安插进荣国府,把他用铁锁锁起来,让他动弹不得,然后又让那些女人欺辱他。

在这一次次的打击中,他的尊严与清白、坚持与梦想通通碎了个干净,他那个时候就在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恶毒的母亲?又怎么会有这样冷漠的父亲?

又或许在这对夫妻两人的心目当中,他贾赦被这么多女人这样对待,在他们看来并不是一件多么不能忍受的事情。或者说不过是一件小事,因为哪个男人不上青楼楚馆,哪个男人不三妻四妾,就连他的父亲院子里也是小妾姨娘的一大堆。那些人找来的个个都是花魁。都是各自青楼楚馆里的招牌人物,说不定这两个道貌岸然的人还以为自己是享尽齐人之福,占了多大便宜呢,说不定他这位好父亲。还希望他能借此多多传宗接代。又或者是想借这些女人,把他的性子彻底扭转过来。这也是他在上辈子想了很久很久以后才回味过来的事情,可是他为什么要为这些人改变呢?为什么非要他满意?为什么他不能做自己?

昔日彼之强权让我无法反抗,我的腰背被打断过,可是只要我的心还在,我还没有变成一个傻子,我就永远记得自己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他上辈子失去保成后浑浑噩噩的过了一辈子。不是没有人想要带他远走高飞脱离苦海,而是他自己觉得不值得,没必要。所以在青鸟等人找到他的时候,他最先想起的就是他们为什么没有保护好保成。他们明明是东宫暗卫不是吗?他们生命的意义就是要保护好太子,保护好保成不是吗?为什么现在保成被人所害,而他们还活得好好的?为什么不去为他报仇?为什么还要来找他这个无用之人?那个时候的他一心认为他们是忘恩负义,贪生怕死的小人,不屑与他们为伍,一看到他们就忍不住破口大骂,痛骂他们不要脸。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在听到贾赦这样骂他们的时候,青鸟等人的脸都黑了。他难道以为他们不想去报仇吗?他们现在活着比死了还痛苦。可是他们的主子临死前甚至连死不瞑目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就是为了让他们在他死后竭尽全力的保护好贾赦,让贾赦的下半辈子有人可靠,可以继续荣华富贵的过下去。如今听到贾赦的一句句诛心之言,就算是铁人也不免要动摇。更何况青鸟等人早就心存死志。为了给太子报仇这件事,他们早就准备要付出一切代价。

听到贾赦的话,他们的心都在滴血。在不知道被打击了多少日后,在贾赦再一次大骂他们狼心狗肺,不得好死,不要脸之后。青鸟带着剩余的东宫暗卫决然离去。

贾赦当时看着他们的背影,心内是一片茫然,他想:唯一熟悉的人又没有了。

现在回想起来,青鸟等人在的这段时间,他虽然借酒消愁、意志消沉,但还是没有人敢公然欺辱与他。那一次次的算计都是在青鸟等人离开他的那天开始的。等他终于知道自己失去的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再后悔也没有用了。

后来,青鸟等人挖了个大坑,把参与过谋害太子的所有人全都坑死在坑里,让他们死的死伤的伤。甚至还通过埋在宫内的暗手,让元熙帝中风不得不退位于四皇子元景禛。那个时候贾赦作为□□的领头人——太子真正意义上的未亡人,遭到了幸存者的激烈的报复打击。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就连当时已经是皇帝的元景禛想要回护一二,都被这些人阻碍。因为谁叫的这些人,个个都家破人亡,孑然一身,俗话讲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要命的怕不要命的。元景禛虽然想保护好贾赦,但是他自己都焦头烂额,屁股底下的位置坐不稳,自己都有性命之忧,不管是在朝堂还是民间,反对他的人都一大堆,就算他想要做些什么都是有心无力。能够把贾赦保住一条命,就已经是他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而后来他把荣国府抄家,让贾赦流放,也是为了送他出京城避祸。不知道来了多少波暗杀他的人,但都被元景禛暗地里派出保护他的人给解决掉了。如果没有元景禛,他早就死了。但是他在自我放弃当中。如果他意志不那么消沉,在远景禛的帮助下,他可能会过得更好,现在想来也是惭愧。他知道元景禛一直尽心尽力的为他和太子奔波、为太子报仇,可是在他当上皇帝之后,他甚至因为他占了皇帝的位置,他还隐隐的对他有些恶心和埋怨。而他这样的情绪,在偶尔的几次碰面当中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他像嘲讽青鸟那样嘲讽元景禛。极尽侮辱讽刺之能事,彻底把人给羞走,而他也真真正正的成了一个孤家寡人。

现在想来,元景禛当时处于那样四面楚歌的环境中,是想来寻求他这个朋友的安慰的吧?

那个时候的他真是可恶哇,逼着还活着的人一个个去送死。

青鸟等人这么大的事自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而这代价就是他们的命。他熟悉的那些东宫暗卫,一个个的被抓起来施以酷刑。五马分尸、人头落地的那一天,皇宫里的血满的就像是快要溢出来。而他那个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仇人死了大快人心。一点儿都没有考虑到那为了达成此事而逝去的条条生命。

魔障,那个时候真的是魔障了。

他在这之后也吃到了冲动的苦果。没有武力高强的青鸟等人在身边保护他,他就犹如案板上的鱼肉那样任人宰割,变成一个没有思维的木偶。

渐渐地,他的脑子也在药物的侵袭下变得呆滞和迟钝。

人们渐渐的只知道荣国府的马棚里住着一个终日沉迷于深色马犬的大老爷,只知道他有满院子的小妾,就连他那不负责任的父亲都渐渐遗忘了他,人们渐渐的遗忘了他的存在,他的存在感越来越薄弱。就连贾琏也在那些人的带领下对他失去希望。他们只知道大老爷今天又闹了什么笑话,又为了哪个古董对百姓大打出手、威胁恐吓,可是他们又哪里知道,他们所听到的那个大老爷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他呢,不过是那些黑心肠的人为了利益,在外面借他的名义行事罢了。而他当时都已经深陷淤泥、自身难保、头脑都不清醒、一点自保之力都没有,就算想为自己正名,也有心无力。

须臾,贾赦的思绪渐渐回笼,见张氏还在愣愣的看着他,贾赦的脸色不由得有些不自在起来。

是他对不起这个人,面前这个人相当于是他的债主了。想了一下,贾赦还是开口说道:“玉娇,你回房收拾一下,暂时就先把重要的东西装到箱子里面去,等一下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下人的话就只带陈嬷嬷好了,剩下的,有哪些你想要的人或者东西,等到时候再派信任的人过来取就好。”

陈嬷嬷听到自家姑爷的话眼皮一跳,心中恍然明白了什么,咚咚咚的敲了起来。她忍不住拉拉张玉娇的手。张玉娇还在痴痴的望着贾赦,看着他的白发和他那不止老了十岁的脸,过了片刻之后她才不确定的沙哑着嗓子问:“你,你真的是他?”

贾赦一愣,怎么了?隐隐约约间他想清楚了什么。

完了,自己现在这副模样恐怕没人能认的出来吧,可是,可是这样要他怎么解释呢?多说无益,他抬头看了张氏一眼。斩钉截铁道:“你别担心,我就是贾赦,因为某些缘故变成了如今这副样子,”顿了顿,贾赦又说:“这些天来,想必你也有所耳闻,我之前……这里的御林军大部分都是认得我的,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他们。”

张氏闻言,转头向一旁的御林军求助,本来就埋头苦干,对他们不闻不问的御林军小伙子当然也听到了贾赦他们的对话。听到他们提到自己,不由地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正好看到张氏向他求助的目光。略微思考了一下就微微点了点头,意思是面前这个人说的不是假话,他们确实认得出贾赦这个样子。张氏见状这才半信半疑的看了贾赦一眼。因为贾赦现在身体的所有部分都变得跟老人家差不多,他的声音当然也是变了,所以张氏听不出来也是很正常的。

见他确定了之后,贾赦不想再跟她就这个问题无谓的纠缠下去,时间不等人,说不定他这位好父亲现在就已经决定要对他下狠手了,而他要抓住机会逃离这个地方就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于是贾赦努力让自己忽略张氏面上的苍白之色,郑重的告诉她:“就算现在我不跟你讲的那么清楚,你也知道这府里你是待不下去了。你要是继续待下去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别忘了你现在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在这荣国府里,就算目前有众多的御林军,老爷和太太,要是想对你做点什么也是轻而易举,你确定有把握能够次次都躲过去吗?要知道这妇人生产最是危急关头。如果不能确保安全,你觉得孩子能够安然无恙的长大吗?”

“我等一下就送你回家。”贾赦颤了颤,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张氏闻言,心直直的往下一掉,她知道贾赦指的必定是让她回娘家了,再写听他这话里面的意思,是想要跟他从此一刀两断,从此互不相干吗?哪怕,哪怕贾赦变成了,变成这副衰老的模样,张玉娇也从来没有想过离开他。她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三从四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哪怕这门婚事是别人算计来的,她自己当初也是万万个不愿意,可是她都已经嫁为人妇,孩子都生了两个,到了这种地步,这一切,这一切又是如何能够轻易割舍的了的呢?张玉娇不由得感到有些心慌气短。她一只手不由得抚住自己的胸口,急促的呼吸起来,陈嬷嬷连忙从背后支撑着她,避免她一不小心就倒下去。

张玉娇观察贾赦的神色,就知道他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而自己胳膊终究扭不过大腿,终究是要听他的话,渐渐心如死灰。

她眼圈儿一红,依旧忍不住问:“你那里呢?”

贾赦一愣,这个问题确实不太好回答。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如果脱离荣国府的话,还能够去往何方,但是他知道他终归不会再待在这里了,至于具体去哪,就走一步看一步。看情况再说吧。不过就算要走,他也要等到贾代善出招,他再见招拆招,跟他过几招才能够在适当的时间死遁,从此积蓄力量,等候东山再起。不过,这些就没必要跟她说了。

这辈子,只要他们两个从此再无瓜葛,张氏就不至于因他而失了生命,张家也必定会把贾琏教养的很好,而他自私的说一句,也就能够就此对这个地方了无牵挂。这样他才可以安安心心的离开。

所以面对张氏殷切的双眼,贾赦只能敷衍她,“我自有去的地方。”

闻言,张氏的眼睛暗了下来。

贾赦实在是不忍心再看下去,于是他快速的对陈嬷嬷吩咐道:“快回去帮着你家小姐把东西整理出来,过片刻我们就要出发了,还有,”贾赦突然顿了顿,因为他把不准这件事到底应不应该,现在告诉她,又怕她再次触景伤情,沉默了一会儿后,贾赦决定还是说了吧。反正她迟早会知道的,而且待会儿要一起出去,她也总是会看到的。“等一下,我带着瑚儿来跟你们汇合,”贾赦轻声道。

“什么?”张玉娇惊的瞪大了双眼,口中喃喃:“瑚,瑚儿?你要带瑚儿?”

“他还活着对吗?”

……

贾赦心痛地避开了她的双眼,轻微地摇了摇头。

见状,张氏喊着瑚儿的名字,翻了个白眼,然后身子就向后倒去,好在她的背后有陈嬷嬷支撑着,陈嬷嬷很快就扶住了她,同时大声喊到:“姑爷!”

贾赦见状又有些头痛的皱了皱眉。

现在这种情况实在是不适合再生波澜。要是把贾代善和贾母招过来了,他们要走恐怕就非常困难了,到时候张氏在这府里的处境只会更加危险,上辈子她就是死在了生贾琏的时候,他上辈子没有保护好她,这辈子绝对不能够再重蹈覆辙。

虽然他曾经对张氏避如蛇蝎,但他现在都已经看开啦,毕竟整件事情当中,虽然他觉得自己受到的伤害非常大,可是客观的来说,在这一次又一次的算计当中,张玉娇所受到的伤害才是最深的。

现在的世人大多轻贱女子,但贾赦因为自己本身就有一段不容于世的感情的缘故,他对这些反而不计较那么多。因为在他看来,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拥有喜怒哀乐的人。从本质上来说,他们每个人之间又哪里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呢?所以人又何苦为难人呢?张玉娇说到底不过也是一个跟他一样被人算计陷害的可怜人。他们两个人同被算计,他可以讨厌张氏,却不能够心安理得地将错误归咎于她,甚至他还要为她的悲剧付出自己应当的责任。在这个对女人极为严苛的时代,他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平时对张氏眼不见为净,却不能够不在暗地里安排好她后半辈子的生活。

想到这里,贾赦当机立断的,把旁边还在孜孜不倦的挖坑的五个御林军叫了过来,对他们说:“你们护着张小姐回房,按照陈嬷嬷的要求行事,她叫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东西整理好之后就在房间里面等着,我等一下我会带人来跟你们汇合。记住保护好张小姐,就算是国公爷叫你们让开,你们也不得退后一步!否则我自有办法叫你们家破人亡!”

这五个人听到贾赦的话后非常不服气,更加对他的威胁嗤之以鼻。现在谁不知道□□的人都要夹起尾巴来做人,凭什么还这么嚣张的威胁他们?一时间所有人都轻蔑的看着贾赦,动都不动一下。而贾赦当然不会拉着他们的手来求他们做事,更加不可能推着他们的脚去走路。他只是突然间大声说道:“皇上口谕,即日起荣国府内所有御林军都必须听命于我!”

听到这话所有人的脑子都蒙了一下,就连陈嬷嬷都不例外。而且她还非常的心虚,因为她不觉得自家姑爷真的有什么皇上的口谕。她觉得发生了这些事情之后,皇上他不恨死她家姑爷就罢了,又怎么可能还会对他这么好呢?听到贾赦的话,她不由得有些心急,因为假传圣旨可是大罪呀,她不希望姑爷他错上加错了。

那五个御林军则是瞬间慌乱了一下。毕竟如果贾赦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他们岂不是要为方才的行为当一个抗旨不尊的罪名。这样的罪名严重的话,可是要杀头的呀,他们可不想这样白白掉脑袋。一时间所有人都看着贾赦犹豫起来。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去找他们的长官求救,只不过目前这块地方就只有他们五个人,剩下的都是贾赦那边的人,而他们的长官都是在其他地方,要找到人也是要花些许时间的。如果贾赦的口谕是真的,那么贾赦可以借此说他们耽误了事情。到时候依旧是抗旨不尊的罪名。但是如果他们按照贾赦所言做事的话,如果贾赦是骗他们的,那么贾赦变要当一个假传圣旨的罪名,而他们错误的相信贾赦,虽然同样要受到惩罚,但至少没有杀头这么严重,两害相权取其轻。最终,五个御林军,你碰碰我,我碰碰你。五个人支支吾吾地走上前去。走到贾赦面前后就麻溜地跪了下来,口齿清晰地说:“谨遵皇上口谕,请贾世子发令!”

见他们服软,贾赦也没有继续为难这些人,他口齿清晰的再次把自己的要求复述了一遍。然后又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皇上叫你们听我的,我自然也不会亏待你们,这样,等今天的事情完毕之后,每个人都可以去拿一百两的赏银,就当给各位兄弟的跑腿费,这都是各位应得的,还挺不要推辞。”

听到贾赦这话,五人面面相觑,心内狂喜。本以为今天要战战兢兢的过一天的,没想到峰回路转,居然还有这等好事等着他们。他们也不怕贾赦诓骗。毕竟虽然说落地的凤凰不如鸡,但不是还有破船还有三千钉这一说吗?他们并不觉得贾赦会拿不出这区区五百两的赏银。对贾赦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伤筋动骨的大事,自然也就不怕他失言。而他们之所以这样高兴的原因只有一个字:穷。

虽然他们御林军是为皇上办事,每个月可以拿一两银子的工资。一两银子对普通人来说可够半年的花销,可是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又哪里够呢?他们御林军里也有很多阔气的,从世家贵族里面出来的人,可是他们五个却是真真正正的普通老百姓,还是从西边穷苦地方来的,家里又哪里会有多余的钱给他们挥霍的呢?每个月还要靠他们这点工资来养家呢。因此他们平日里少有机会能够大手大脚的花钱。所以当贾赦许诺给他们每个人一百两的赏银的时候,他们的眼睛都放光了,真的是乐开了花。他们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存不到一百两,毕竟每天都要吃饭、每天都要用。

一时间,贾赦在这五个御林军的心中的形象格外的高大上起来。他们现在哪里还记得贾赦之前威胁他们的发话?他们现在恨不得把贾赦当菩萨供起来!自然而然对贾赦言听计从、无有不应!

延伸阅读

漫威之神级医师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31ne.cn/dgby.shtml
大约几天前,杨皓轩又亲眼在学校图书馆看见他自己重新穿越回蛮荒时期的场景了。当初杨皓轩

在她心里住下来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31ne.cn/yary.shtml
慈恩寺院中灯光明亮,珠古桑波眯着眼睛看着老实和尚,心里恨极了他,若不是他,也不会生出

因缘道祖第四章  http://www.31ne.cn/ncow.shtml
24小时主题曲对于学员们来说就像是噩梦一样。赵磊花了三个小时记住了所有的次,然后帮着

纪元书尊之独孤九剑,破剑式!(5)  http://www.31ne.cn/s96n.shtml
叮!系统提示音响起!【世界公告】:玩家【战无天】取得神兵【寒光剑】,获得了1000经

指尖星辰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31ne.cn/g02x.shtml
·其野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身边有一个热乎乎的东西。一瞬间,昨天的记忆回到她的脑中。其野

操盘手札记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31ne.cn/g3u2.shtml
夜色已深,磅礴的暴雨也渐渐的平息下来。不知过了多久,林皓终于悠悠醒来。“我怎么突然晕

乌托邦第十章  http://www.31ne.cn/n3xy.shtml
最后降谷剩余的球都被打出了超远安打。在降谷开始怀疑人生的时候泽村拍了拍他的肩膀:“少

初恋有毒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31ne.cn/65eu.shtml
时间:公元184年4月1日辰时(7:00)地点:汉朝幽州涿郡县城外娄桑村晨光下,一名

伏波之女神与蛟龙  http://www.31ne.cn/60nz.shtml
“呵呵,不就是扔了一块石头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算它是块上好的玉石,可是像这种五色玉

宝钗是个小福妻[红楼]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31ne.cn/svlc.shtml
把防风草收割了的乔纳森,又还是给土地浇上了水,并且开垦了更多土地。反正在乔纳森的映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天传在线阅读第6章

    关于转校生来江岛的内幕,前晚陪赵父去参加酒局的赵凛是知道的。但散席时赵父有叮嘱,不要把这件事透露给其他人,否则得罪了上头的人,他担不起。罗薇倒不想他为难,见他不肯说也就不再问。可鹿晴心底的好奇膨胀得难受,揪住赵凛一通软磨硬泡。赵凛扛不住,举起双手,一脸败给她的表情:“这件事我爸吩咐过我不能乱说,姑奶

  • [全职高手]半夏笙歌在线阅读帮曾老师上电视

    “Help,Help,小宇怎么就你一个人?一菲他们呢?”曾老师慌张的跑了出来发现3601只有佘宇一个人不禁有些失望。“啊怎么了,这么慌,一菲姐去学校准备课件了,这不快开学了吗,展博去电影院抢电影票去了,据说叫什么探索海王星的生命,还说要带婉瑜一起去看,真搞不懂他脑子怎么长得,这票子还要抢?婉瑜又去找

  • 我,只是个医生第一次主动和纯奈说话

    凌晨两点。侑士先去了纯奈的房间查房。进去一看,那个笨蛋居然真的穿着自己T恤睡觉!侑士:“……”将笨蛋露在外面的胳膊放进被子里。接着去了惠里奈的房间。惠里奈的房门也没锁,侑士一进去就看到床上的被子鼓起一大坨。侑士:“……”当他瞎呢!冷着脸拍拍被子。被子的人抖了抖,几秒后,惠里奈的脑袋慢慢伸了出来。“什

  • [黑篮]殊方绝域在线阅读评委的诱|惑

    池青仁心里突然就有点不爽了。那是一种你把他当**生中的头号敌人,结果对方压根没把你当回事的不爽。不爽不爽不爽!非常不爽!池青仁冷冰冰地咳嗽一声,果然成功将付新寒的眼神吸引了回来。他已经打定主意,无论今天勺子兄弟发挥的如何,他都将会摒弃自己的职业操守,打出0分,并且要狠狠地羞辱对方。这么多天,他进出小

  • 栗万里的顾晴空在线阅读第七章

    徐立成努力地维持着自己脸上的表情,在十几个盯着自己的人面前,不敢露出一点点惊恐的表情,眼看就要和胡宁生他们擦肩而过,就听到胡宁生的声音淡淡响起,“小徐,你这是准备去哪呢?”徐立成站在胡宁生斜对面,扫了一眼人群,想象着旧时代看过的武侠片,模仿着说,“胡老大有什么指教吗?”“指教不敢,只是听说你最近发了

  • 空间之重生六零年代在线阅读第4节

    入夜,地处皇子府中。灯火通明的书房中,正坐着三人在闲聊。“二皇兄,这次太子信心十足呢?”穿着花哨的男人,俊美的脸庞,带着玩味的口气。“五弟不必担心,太子能不能成功还不一定呢?老六你看呢?”正在把玩手中玉石的男人在被兄长问及时候,并未做出回答,而是继续玩着,沉默之后,抿嘴,“就太子那样子,能有何作为。

  • 截脉在线阅读第十节

    林翰听到老丈人这样一说,不禁有些迟疑起来。说真的,他此时对杨若梦还是有很深感情的。所以在微微迟疑过后,也就顺势点了点头,“那好吧,那我就再住段时间再说。”“爸?”杨若梦不满的叫了一声,刚要说话,杨万富朝她一瞪眼,“你别说了,这事我做主了。你也不想想,如果小翰真的在三个月内给你赚了一千万,这样有能力的

  • 我能吸收无尽伤害在线阅读第7节

    夜已深,四周寂静,两人在魔土外,不过多逗留便迈步离开。“目前要做的,得去百花圣地的驻地,让她们退出断魂崖,不在参与这件事,还有嘛便是和卿儿好好的聚一聚,毕竟和她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见过面了。唉,仔细想想,这一次如果真的是那口棺材的话,那么这十三洲或许也就不会在平静了,未来的格局究竟会怎样呢?我倒是有

  • [法医秦明]围城之遇之全息头盔(3)

    听了颜雪儿的话后吴风才望了望四周才发现,原来就在他刚刚回家往事的时候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公路中才会发生前面的不愉快。吴风不好意思的说到刚刚真的、真的不好意思不知道我刚刚有没把你的小手弄伤,对不起。就在吴风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一阵阵凌乱的喇叭声打断了他说话。吴风和颜雪儿才向后面望去一条长长的车龙就在她的新款

  • 大唐:举报就能有奖励第一章在线阅读

    在某座城市里.大学生颜非雪与母亲还有哥哥生活在一起.21岁的颜非雪,长得小巧玲珑,美丽动人,性格开朗,喜欢各式的笑,这可不是说她开朗过度了,她的笑可是有不同的含义的呢.话说,美人笑,欲哭无泪啊!她总是与自己的哥哥颜夕争吵.颜夕也总是捉弄她,可是谁会知道,他是从骨子里疼这个宝贝妹妹的啊.他们的父亲,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