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穿越成了反派*奔

作者:不死的火鸟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从大公子的一方院出来,穿过一个花园,便是四公子谢青杉的软玉居。

温香软玉……据说为了这个名字他还被老侯爷狠狠地揍了一顿,可他硬挺着就是不改名,老侯爷到底还是倔不过小泼皮。也是,小儿子当然会宠着的了。

还没进软玉居的院子,就听到婢女悲惨的哭泣声。

我擦嘞……难道是谢青杉又在耍混?

莲舟的脚在地上磨来磨去,就是不想进那扇门。

“我都还没死呢!你们哭什么丧!谁再哭我就揍死谁!”谢青杉一声怒吼,院子里顿时鸦雀无声。

莲舟艰难地咽了一口吐沫,小心翼翼地捧着盒子走了进去。

只见谢青杉赤条条地单裹着水红色的锦绣被单,一脚踏在栏杆上,指着倒在地上的几个婢女叫嚣道:“一群丑八怪还敢管爷爷我的事儿,我今天就让你们知道谁才是软玉居的主人!”

一群花似的婢女东倒西歪,瑟瑟发抖,哀求道:“公子息怒!公子息怒!”

谢青杉的动作稍微大一些,甚至可以让人看到里面的肉色风景。

真是要长了针眼哟……

“莲舟给公子请安。”她恭敬道。

谢青杉斜眼睨着她道:“你又是哪里来的?来我软玉居干什么!”

果然不记得我了……

莲舟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轻声道:“大公子吩咐我给公子送手串来。”

谢青杉双手抱胸点头道:“还是大哥记得我。”接着手朝莲舟一伸,道:“给我吧!”

莲舟打开锦盒,展示给他看,说道:“请公子选一个。”

一听这话,他的眼睛立刻瞪着她道:“选什么选,都给我好了!”说着,身子便往前倾,想将她手中的锦盒抢过来。

哎呦!你这人也太贪了吧!

莲舟惊恐地后退一步,躲过他的手,口中道:“这里还有二公子三公子的,可不能都给公子你啊!”

“嘿!你居然还敢躲!”谢青杉气得剑眉倒竖,披着被单,向着她张牙舞爪地冲了过去。

莲舟一闪身,求道:“公子别这样,还是穿件衣裳吧,小心着凉……”

院子里的婢女也哀求道:“公子穿件衣裳吧,您要是病了夫人定饶不了奴婢们!”

“不穿不穿我不穿!你们越是求我,我就越是不穿,哼,怕夫人惩罚你们,难道就不怕我惩罚你们吗!”谢青杉叉着腰倔强道。

这样的熊孩子到底是怎么养出来的啊,真糟心。

莲舟真是不想吐槽了,离他远了些,柔声道:“公子喜欢红色吧?这串赤红色的手串很适合公子呢,公子要是带上定越发显得丰神俊朗。”

谢青杉皱着的眉头一松,挑挑眉毛道:“真的吗?”

对这头倔强的小牛儿就要顺毛捋,莲舟笑嘻嘻道:“当然了,公子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不知道有多少婢女在背后偷偷喜欢公子呢!”

院子里所有的婢女都目瞪口呆地盯着莲舟,若是这个年代能够刷屏,现在应该充满了这样的字幕——

“卧槽,这样也行?”

“简直不能忍!”

“睁着眼睛说瞎话,你亏心不亏心!”

“我竟无言以对……”

谢青杉抿了抿嘴,终于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莲舟发现这么恐怖的四公子居然还长着一对可爱的小虎牙。

“嗯,你长得好看,说的话也好,我这就向大哥讨你来!”

求不要!我一点也不想照顾你这样的熊孩子。

“对了,你叫什么来着?”谢青杉一副我问你名字是抬举你的大爷样。

原来你不单记不住脸,居然连名字都记不住。

莲舟呵呵一笑,将那串赤红色的手串捡出递给他,道:“公子快试试吧,您带上一定好看。”

谢青杉接过手串撸到手腕上,点点头道:“还不错,替我谢谢大哥啦。”

“那奴婢就先告退了。”莲舟忙道,可不能让他想起刚才的事情。

他不在意地点点头,对着阳光仔细瞧着手串。

Perfect!

莲舟在心里默默为自己点了一个赞,不曾停顿地蹿出了软玉居的院子。

经过一道月亮门,再绕过一个湖,拐进山边的竹林小路,不远处便是庶子三公子的三千小筑,三千小筑的红墙在翠竹的映衬下格外显眼。

到了门口莲舟发现三千小筑门扉半掩,院子里静谧的很,简直跟软玉居是两个极端。听说三公子谢青檀自幼体弱多病,放在庙中寄养,小小年纪颇得佛心,简直让庙里的主持当宝贝似的供着,等他被接回府中,主持还直喊可惜可惜。

而他回府过得日子也像个和尚似的,深居简出,吃斋念佛,还没有传出过一星半点绯闻,真真是清心寡欲。

莲舟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等了许久也没有人应答,莲舟便自己推门进去了,院子里空无一人,甚至连走动的下人都看不见,花瓣竹叶堆积在地面上一层一层的,似乎好久都没有人扫过了,这座侯府小院简直像一座深山古寺。

她站在房门口喊了几声还是没有人回答,看来房中也没有人,那么人都到哪里去了,难道三公子不在家?宅男谢青檀居然出门了!

莲舟绕过屋子朝着后院走去,隐隐约约似乎听到敲击木鱼的声音,便加快了脚步。

果然!

后院有一座小小的八角凉亭,四周围着竹帘,谢青檀一身青衣坐于蒲团之上,三千青丝逶地,一手拨弄佛珠,一手敲击木鱼。

虽然只见他模糊的轮廓,莲舟仍是觉得此时隐隐有一种神圣的气氛弥漫开来,使她不敢造次。

“公子,大公子派奴婢给您送东西来。”

谢青檀的木鱼声没有停,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声音,莲舟只得提高声音唤道:“奴婢见过三公子!”

他的手这才停了下来,虽然疏离却十分空灵好听的声音从亭子中传来:“你有何事?”

莲舟轻声恭敬道:“奴婢替大公子给您送东西来。”

谢青檀似乎一点也不在意道:“放在一旁吧……”

这种冷漠疏离实在让莲舟不太舒服,却也只得笑道:“是手串,请三公子选一个。”

“万物本无相,哪一个不都是一样的,你随便挑一串。”说罢,他便接着敲起木鱼来,口中念念有词。

莲舟无奈,自作主张选了一串可有佛像的手串放在亭子的台阶上,又轻声道:“那奴婢告退了。”

见他没有别的吩咐,便转身离开了。

真不知道此人真的是沉迷佛事,还是在装相……

暗自诽谤的莲舟却一不小心在转角撞上一个人,她忙捧住自己的盒子,那人也护住手上的茶壶。

“你是何人!知不知道这可是三公子要喝的茶!”那个白衣绿裙婢女怒道。

莲舟忙低下头道歉。

那婢女不耐地撇着她道:“你是哪个院里的人,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莲舟心中委屈,却也知道是自己的过错,低声道:“奴婢是一方院的,来给三公子送东西。”

“大公子的人?”那婢女脸色稍稍好转,却严厉教训道:“那以后做事也要小心些!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莲舟。”她抿抿唇难堪道。

谁知那婢女听到这个名字突然发出一声冷笑,道:“也不知道现在这个莲字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用了,啧啧,真是世风日下啊!”说罢,不屑地瞥了她一眼,朝着后院凉亭走去。

待她走掉,莲舟方才记起刚才那个婢女是谁,她可是谢青檀身边唯一的大婢女,取名莲心。据说她十分护主,手臂甚至为保护三公子受过伤,谢青檀的母亲如夫人王氏还曾经表扬过她,想把她提拔成儿子的小妾。可惜,据婢女们八卦,谢青檀至今就没有动过她。

我说她怎么这么暴躁,原来是阴阳不调啊!

莲舟地位低下,只能在心里调侃着,以减轻自己的愤怒之感。

清风吹来送来淡淡水汽,她便知道自己离二公子的乘风居近了些,乘风居旁有个莲池,莲池上有个观荷台,夏天这里堪称是侯府中最漂亮的景色之一,可惜府中谁都不敢来这里,谁让旁边住了个阎王爷呢?

莲舟扫了一眼莲池,却突然发现中间的观荷台上竟有一个黑衣男子在舞剑,不,应该是练剑,他举手投足间挟裹着一种莫名的气势,即使隔着莲池望去,莲舟好像也能感觉到那森然的剑气。

武功这么高强,难道还要给我开个武林副本?

莲舟越想越惊恐,又不自觉地绕着莲池凑近了些。

“谁!”一声厉喝,银色剑光飞至眼前,就在莲舟以为此命休矣的时候,持剑人与她打了一个照面,他突然一个转身,硬生生地将刺向她的剑扭转了方向,而他也在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转身,而后潇洒落地。

“你怎么在这里?”他黑着脸问道。

不好意思打扰你练剑了,可我也没有想到你的剑会那么凶残啊……

莲舟的嘴抖了几下,才勉强道:“我是替大公子送东西来。”

快说不要!快说不要!我好抱着我的精神损失费离开。

他疑惑地看了看莲舟怀里的锦盒,问道:“里面是什么?”

“是手串。”莲舟乖乖地回答道。

谢青栋反手将剑背在身后,用眼神示意她拿给自己看。

莲舟缓了几口气,才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他小麦色的宽大手掌伸进盒子里随意翻了翻,神色严肃,显然其中并没有让他特别喜欢的。

既然没有喜欢的,你就不要好了……

他抿了抿嘴,有棱角的下巴越发显得坚硬起来。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眼睛,他的神色愈发不耐起来,最终用两根手指夹着一串黑色木珠子,道:“就这个了。”

莲舟眼瞅着自己的外快就这样飞走了,简直欲哭无泪,脸上却还得露出笑容道:“公子喜欢就好。”

谢青栋瞧了他一眼,轻哼道:“勉勉强强……”

你嫌勉强就留给我啊,我不嫌弃啊!

他看着她脸上努力抑制的不舒服的神色,心尖揪起,冷冷问道:“你……”迟疑了好久,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最终转而问道:“你刚刚去了哪里?”

啊哩?

莲舟简直被他这副丈夫询问妻子的态度弄得一头雾水,却还是回答道:“刚刚去了软玉居和三千小筑。”

听到软玉居,他明显不爽地哼了一声;而听到三千小筑,他的眼中则流露出一丝莲舟看不懂的神色。

“你觉得……我的三弟怎么样?”他艰难地说出这样一句话,莲舟暗暗揣摩着他的心思,难道因为大公子说他们两个都是在寺庙待过的,却性格不同,所以他有心比比?

“奴婢也不知道,三公子坐在亭子里,周围还有竹帘,实在是看不清面容。”莲舟看着他的脸色迟疑道。

谢青栋侧过脸,没有说话。

“不过,三公子的声音倒是挺好听的!”莲舟笑着随意加上一句,谁知道他竟忽然转过脸来,死死地瞪着她,再配上他那张不怒自威的脸,简直要把莲舟吓死!

怎,怎么了?这,这又怎么惹他生气了?

“你说什么?”他黑色眸子向她逼近,几乎一字一顿道。

她被他的气势压迫着,腰不自觉地朝后弯曲,突然脑中灵光一现。

“不过,公子的声音更好听呢!长得也特别有男人味!”

她看着他的眼睛,努力用自己最认真的神情说。

原来,凶神恶煞的二公子也需要有人崇拜的。莲舟这样以为。

延伸阅读

古佰年红木家具加盟  http://www.eventail-publicitaire.com/6ih1.shtml
古佰年红木家具加盟古佰年红木家具隶属于浙江王斌装饰材料有限公司,公司在浙江义乌、福建

尚贝叶品加盟  http://www.eventail-publicitaire.com/nmjr.shtml
尚贝叶品家纺布艺总部是一家集毛巾产品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大型民营企业。公司定

人人乐超市加盟  http://www.eventail-publicitaire.com/b1zd.shtml
人人乐连锁商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为002336)前身为深圳市人人乐连锁商业有

义乌利和加盟  http://www.eventail-publicitaire.com/p3xk.shtml
本厂主营:弹力球、珠,吸盘球、飞盘、积木等各类注塑玩具;来样来图订做各类动漫、影视主

海漫饰品加盟  http://www.eventail-publicitaire.com/nc5u.shtml
海漫饰品旗下品牌,目前在各地各大城市拥有370家终端连锁店。作为主流品牌,CTG周大

五斗柴火锅加盟  http://www.eventail-publicitaire.com/hak.shtml
五斗柴火锅作为火锅行业知名品牌,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老火锅系列产品,市场知名度极高。而

简爱床上用品加盟  http://www.eventail-publicitaire.com/xth8.shtml
简爱床上用品总部在纺织行业摸爬滚打十几年,有着丰富的经验以及诚信负责的良好口碑。市场

samload加盟  http://www.eventail-publicitaire.com/dm3e.shtml
samload手机壳总部是一个设计驱动、融入多元文化的3C数码配件类品牌。我们一直致

总裁汇加盟  http://www.eventail-publicitaire.com/gdaj.shtml
总裁汇项目路演平台中国出众O2O股权投融资项目路演平台,通过(线上+线下)双轨服务模

迎家加盟  http://www.eventail-publicitaire.com/dk7k.shtml
迎家毛绒玩具总部是一家经营毛绒玩具、娃娃、礼品、公司礼品、活动礼品、展会礼品、活动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农门科举之赚钱,考试,养家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5章

    “呵呵,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瞎了么,不妨事的。”大汉似乎早就知道唐飞会这样,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对不起大哥,我不是故意的。”唐飞急忙道歉,心中更是暗暗吃惊,既然这个大汉眼睛看不见东西,那么墙上的大弓他能用么?唐飞这时才发现门边上放着一只狼尸,大汉说道:“是不是觉得奇怪,为什么我眼睛看不见还能去

  • 犬夜叉之重生的千年之恋第10章在线阅读

    “这是尿吧?怎么这么难喝?”陈天不让它们喝啤酒,它们非要喝,觉得啤酒是好东西,陈天不让它们喝,是不想把好东西给它们分享。拗不过它们的陈天把啤酒给它们开了一瓶……然后……一群神龙都醉了!“小陈啊,这玩意虽然不好喝,但是好像有什么能力,我喝了之后,感觉自己快要成仙了!”火龙摇晃着身子,刚说完,就直接趴在

  • 开局召唤埼玉在线阅读姐姐的守护者

    十岁的安娜趴在自己的床上,手里拿着自己的储蓄罐,从口袋中掏出一张五美元,两个一美元,这是今天帮着史密斯先生刷车得到的报酬,将这些小心的放入早就满是零钱的被自己当做储蓄罐的饼干盒子里,开心的将所有的纸币按照面额大小排列,底下是满满的钢镚,安娜清楚知道自己有多少前,九百三十七美元,这可是是个大数字,对于

  • 三碗螺蛳粉第七章

    不管何时何地,不论心情如何。都觉得他长得太好看了。——《苏在在小仙女的日记本》隔天便是周五。放学后,苏在在磨磨蹭蹭的收拾好东西,跟姜佳一起走出校门。Z中虽然是Z市最好的高中,但地理位置却偏僻的很。它坐落在一片绿源之中,空气清新,景色宜人,宁静又舒适。缺点就是,从校门口走到车站都要走半个小时。所以一般

  • [庆余年]范家小姐说大话?

    “你说什么?”林允儿听到了萧凡的话,整个人都是吃了一惊,这个家伙之前明明说那个画是赝品,而且也被专家甚至自己奶奶都鉴定了,的确是赝品,怎么他又说不是赝品了?萧凡重复道:“我说那幅画不是赝品,是吴道子的真迹。”“怎么可能呢?那幅画上出现了那样的字迹,而且还出现了一只大王八,这件事情又怎么解释呢?难不成

  • 和亲之祸水无根在线阅读第8章

    “我只是路过,你们请继续,我现在就走。”沈妄凉退后,但是后路却被两个厉鬼堵住了,他们看自己的眼神可是不怎么友好啊。“你想去哪儿?我还没搞明白你是怎么进来的,等我找到了原因,你自然就能离开了。”唐余一直坐在座位上,连动作都没有换一个,对于沈妄凉是半点都没有在意,婴娃鬼不是什么高级鬼,能被追成这样,说明

  • 穿成校草的初恋白月光在线阅读第四节

    两人静静站了一会,木化息第一次觉得梦生小舍如此不自在,他打算走,毕竟情伤是需要一个人消化的,他不想曲时白内心伤害消散不去,回身刺他一刀出气,“回去了。”“好。”曲时白说,看也不看他一眼。由远及近一阵嘎嘎声,应该是乌鸦回来了,乌鸦不会这么快回来,许是遇见什么人了,曲时白探身去望,最先看到的却不是乌鸦,

  • 韩绍洋探险笔记离开

    生物仓外面是一个盒子,盒子外面是一个更大的盒子——如果真的是这样,罗拉就要怒而退出了。盒子外面是个正常的房间,有门有窗,不过门和窗都是锁起来的。房间里很黯淡,然而又有光线在空气中飘荡,这种矛盾的视觉很奇妙,像是色盲的人忽然被治好了,过去记忆中混合在一起的色块变成了绝佳的画作。而且这种光让罗拉很愉快。

  • [综英美]超烦小绿魔在线阅读第8节

    杂草堆被风吹得晃动。陆茗在远处看到了这个画面,手机不由自主地打开相机,拍下了这张照片。相片中,皮肤略黑的姑娘半跪在地上,眼神专注,亲吻着另一个女人的脚踝,那个女人侧脸闭眼靠在树上,有树影落下,在两人的脸上投下斑驳光线。这张照片太过唯美,陆茗看了许久,将这张图截掉人脸后设为手机背景,同时储存到了云备份

  • 从校墓处开始的诅咒生活第五章在线阅读

    冬日的阳光通过落地窗洒了进来,雪白的地毯铺满了整个房间,几个不同花色的抱枕挤在沙发上,好像在得意地俯视地下散落的各种玩偶。书柜里分门别类摆的整整齐齐的书,旁边架子上按时间和种类整理的CD,拥挤却不凌乱的奖杯展示柜,以及地上堆得到处都是的毛绒玩偶,还有凌乱的大床形成一种极其鲜明的落差。让人不得不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