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超神:开局签到银河之力之宣王重谣,遍拿红衣女;忠臣力谏,(2)

作者:临九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二章 宣王重谣,遍拿红衣女;忠臣力谏,杜伯惨遭斩

自商朝殷纣王调戏女娲神像女娲派狐仙坏了商的江山之后,三界方才平息,神仙的打斗也告结束。姜子牙重新封神完毕,大周朝正式建立。

周武王伐纣建立周朝,经数代英明君主的打理,周朝一度强盛起来。王位传至第八代夷王时,由于夷王贪图享乐,荒废朝政,各地诸侯的势力渐渐强大起来。王位传至第九代厉王时,厉王十分暴虐,为激愤的国民所杀。周朝开始走向没落。

厉王死后,大臣周公、召公同心协力,立太子靖为王,即为周宣王。宣王虽说才干不高,但经历了周朝的动荡,危机意识还算强烈,有意力挽大厦于将倾,所以十分勤政。宣王大力任用方叔、召虎、尹吉甫、仲山甫等一班贤臣,周朝又一度出现了中兴的局面。

周宣王时,有个非常耿直的忠臣,叫杜伯。杜伯名字出自何处呢?传说出自祁姓,为杜氏后裔。舜时,封尧的儿子丹朱在唐,丹朱再传至尧裔孙刘累,后刘累迁居鲁县,称系韦氏,商末,迁于唐。周成王时,唐被灭。唐贵族迁到杜,为伯爵国,称唐杜氏。周宣王时,桓在朝中任上大夫,人称杜伯。

三十九年时,少数民族姜戎不服从周朝管辖,开始兴兵作乱。宣王闻讯,勃然大怒,心想我堂堂大周,岂能容得鼻头上有墨点!宣王御驾亲征,准备给予姜戎以致命一击。殊料,姜戎将士个个骁勇善战,周朝大军刚到,就被姜戎打得落花流水,败军千里。宣王带着一班残兵败将,退到了太原。

宣王哪里吃过如此败仗,心里十分窝火,决定在太原征兵扩员,以图与姜戎再决胜负。可是太原百姓厌恶战争,对征兵避之犹还不及。宣王便吩咐,挨家挨户统计户口,每户人家都必须出一名壮力,凡有不从者,给予军法处置。一时之间,太原百姓抱怨纷起。

杜伯深知民为贵,君为轻,百姓有怨言,朝政将不宁。于是便上谏宣王,请求放弃在太原征兵。宣王正在忿头上,不肯听从。 后太宰仲山甫也帮杜伯上谏宣王,宣王担心再向姜戎用兵胜算把握不大,于是听了他们的意见,决定暂回都城镐京。

大军进了镐京时,天色已近灰暝。忽然,宣王听到路边有十多个小儿正在有滋有味地唱一首令他面色大变的童谣:“月要升了,日要落了,桑弓箕袋,要亡周了!”宣王下令御者把这些小儿尽数拘来。

小儿们正在唱得欢快,突然发现一群兵士怒气冲冲地向他们走来,顿时吓得四散而逃。兵士们只捉住了其中一个稍大点的和一个稍小点的,然后把他俩执到了宣王马前。宣王问道:“你们刚才唱的童谣是何人所编?”

稍小点的小儿哪里敢答话,早已惊得浑身如筛糠了。稍大点的小儿便说道:“这童谣是三天前一个红衣小孩教的。这歌十分好学,很快就传遍了全城,很多人都在唱呢。”

宣王问道:“那红衣小孩在哪里?”

稍大点的小儿说:“他教过歌之后,就不知去向了。”

宣王沉思良久,便摆手放走了这两个小儿。宣王叫来司市官,下令道:“你马上传谕,城里小儿再有敢唱此歌者,全家抄斩!”吩咐完毕,宣王便回宫了。

第二天上朝,宣王想起昨日在京城听到的歌谣,便对三公六卿讲了一遍,问此谣作何解释。大宗伯虎说道:“桑可为弓,箕可作囊,依臣愚见,国家恐有弓矢之变。”

太宰仲山甫奏道:“弓矢,乃国家之武器。大王刚从太原征兵回来,思欲报姜戎之仇,百姓怨声不断,如果一直兵连不解,恐有亡国之患啊!”

宣王沉思半晌,说道:“朕如果郝免姜戎作乱之罪,罢去在太原征兵,将武库内所有弓矢剑弩尽行焚弃,再下令全国不许造卖,是不是就能避免亡国之祸了?”

太史阳伯父说:“臣夜观天象,发现此兆已成,臣以为不关弓矢之事,似喻后世女人为乱。大家不妨想想,‘月要升了,日要落了’,日为阳,月为阴,阴盛日衰,这不正是暗示将有女人干预政事吗?”

宣王道:“朕赖姜后主统管六宫之政,她倒可称得上是一个有贤德的女人,后宫之人皆是千挑万选,不知女祸从何而起?”

阳伯父说:“歌谣说‘月要升了,日要落了’,‘要’就是将来的意思,并非是指目前。大王如果广布仁德,百姓归心,自然能够化凶为吉。至于弓矢剑弩,臣以为大可不必焚弃。”

宣王听了,半信半疑,闷闷不乐,便退朝回宫了。进了宫,宣王将朝上群臣之言,一一尽说与王后。姜后说:“宫中有一怪事,正欲禀明大王。”

宣王说:“说吧。”

姜后说:“先朝留下的一个老宫女,今年已经五十多了,她自先朝时怀孕,到今天已四十多年了,可现在才生下了一女。”

宣王想起阳伯父的话,惊问道:“老宫女所生的女儿何在?”

姜后说:“妾认为此乃不祥之女,已安排人用草席将她包裹,抛弃于二十里外的清河之中了。”

宣王即刻宣召老宫女进宫,问她是怎么怀孕的。

老宫女跪下说道:“老奴听说夏桀王末年,褒城有仙人变化为两条龙,降落在殿堂之上,口中流着唾液,张口对夏桀王说:‘我们是褒城的两个王!’夏桀王害怕,想把这两条龙杀了,于是就命太史占卜。太史经过占卜,认为杀之不吉。夏桀王想把它们驱逐出去,再命太史占卜。太史经过占卜,认为驱逐还是不祥。太史便奏道:‘仙人下凡,必主吉祥,大王何不收藏其唾液?唾液是龙的精气凝集而成,大王如果收藏了必然吉祥。’夏桀王心里高兴,让太史占卜如果收藏了龙的唾液又将如何。结果这次一占,果然主大吉之兆。夏桀王便在这两条龙前立起祭坛,在龙口下摆上金铸的盘子,接下龙的唾液,然后藏于红匣子之中。这一切刚刚做好,忽闻风雨大作,这两条龙驾云而去。夏桀王大喜过望,马上把这盘龙的唾液转到内库保存起来。自此传了二十八个王,就到了我大周,一直无人敢打开看。又过了三百年,到了先王末年时,匣内放出光芒,掌库官急忙奏知先王。先王问掌库官匣内为何物?掌库官取出史薄献上,这里面详细记载了来龙去脉。先王非常感兴趣,让人打开来一看。侍臣遵命打开金匣,用手托着呈给先王。先王伸手接了盘,不慎失了手,金匣摔在地上,里面所收藏的龙的唾液顿时流在大殿上。突然,唾液化成一只小龟,并在宫殿上四处爬动。内侍急忙上前驱撵。小龟向着内宫爬去,忽然不见了踪影。那时老奴年方一十二岁,不慎踩上小龟爬过的迹印,心里似乎生出一种异祥的感觉。自此之后,老奴肚腹渐渐变大,如怀孕了一般。先王责怪老奴无夫而孕,将老臣囚于暗室,至今已有四十年了。近日老奴腹中作痛,忽生一女,守宫侍者不敢隐瞒,奏知于娘娘。娘娘认为这定是一个怪物,不能留于宫中,命令侍者带去弃之于河畔。老奴罪该万死,请大王发落!”

宣王说:“这并非是你的错,你且下去吧。”

老宫女退下后,宣王唤来侍者,让他去往清水河畔察看女婴的下落。不长时间,侍者回来报道:“女婴已随流水漂走!”宣王没有怀疑。

翌日早朝,宣王召来太史伯阳父,把龙的唾液的事告诉了他,并说:“老宫女产下的女婴已死于河中,你再试着占卜看看。”

伯阳父占卦完毕,献上卜辞:哭了又笑,笑了又哭。羊被鬼吞,马遭猪逐。谨啊慎啊,桑弓箕袋!

宣王问:“不知这又作何解释?”

伯阳父奏道:“以十二天干地支推算,羊为未,马为午。哭和笑,是悲喜的意思。这应当出现在未午年。推臣猜测,妖气虽已出宫,但并未根除。”

宣王听了怏怏不乐,遂下令:“城内城外,挨家挨户查问女婴的下落。不管是死是活,只要有人捞出来献上的,重赏锦帛各三百匹。如果收养女婴隐瞒不报,一经查实,全家问斩!”并令上大夫杜伯专管这事。

因卜辞中又有“桑弓箕袋”,宣王又安排下大夫左儒,督令司市官在全城巡察,凡有再造卖山桑木弓、箕草箭袋者,给予处死。司市官哪敢怠慢,带上一班小官吏一边到各处下发谕令,一边巡察是否有人敢违令不从。

大夫左儒从宣王那里出来立即去找上大夫杜伯商量。杜伯说,卜卦的事怎么可以轻信呢?如果按大王的命令去做,必然有两个结果,或者搅得城民鸡犬不宁,或者错抓了人滥杀无辜。大王不该轻信卜数,何况自伏羲先皇的八卦流传以来,多有断章取意之嫌,  伯阳父占卜,也有不准之处。你也知道,《周易》中《易经》与《经传》两部乃是伏羲、文王、周公三人合著,其中高深莫测,难以参透。再者,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要靠占卜来解决的,特别是国家大事,人命大事,你说是吗?左儒听了暗暗点头,但又面露难色说:“台兄高见,只是这君命如山,叫我如何是好?”杜伯说:“你可内松外紧,表面全城巡查,但不可认真,即使有卖山桑木弓、箕草箭袋者也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敷衍了事罢了。”左儒说:“台兄说得对,你我至交,因此说话也不藏奸,这个事情如果没有个结果,恐怕大王会怪罪我们渎职。大王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我们上忠言他不听,我们再不执行,恐怕会引来杀身之祸。”杜伯说:“不是不执行,而是策略的执行。”左儒说:“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我自会妥善处理。”杜伯说:“也好,你要见机行事,切记民重君轻的道理。”左儒想再解释几句,看杜伯已端起了茶杯,于是告辞不提。

左儒回后立即下令,满城多贴海报,告之百姓,使之不要明知故犯往枪口上撞。然而,外面的乡民却有不知道的。一次,巡察官看到有一妇女抱着几个箭袋,正是箕草织成的。其后还跟了一个背着十来把山桑木弓的男子,他们可能是想进城去贩卖吧。司市官当即喝道:“把这俩人给我拿下!”手下的小官吏上前擒住了这个妇女。男子见不对头,抛了桑弓拔腿就跑了。

司市官将这个妇女锁押起来,连同桑弓箕袋一同押解到大夫左儒处。左儒想:所获的这个女人和桑弓箕袋,正应了谣言所说,况且太史说将有女人为祸,现已拿到女人,可以回复王旨了。于是便不再追究那个逃脱的男子,单把这个妇女违规造卖桑弓箕袋,上奏了宣王。宣王下令将此妇处斩,她的桑弓箕袋也在集市上尽皆焚掉,以儆效尤。

杜伯听说后,马上打道左儒府,一见左儒就指着左儒的鼻子大骂他是小人。左儒让左右退下后说:“你错解我了,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啊!这事总要给大王一个交代,何况此妇一死,一了百了,你捉拿妖女的事也就了了,否则,我们还会无休止地去扰民。与其舍弃一个乡间贫民,保护了全城百姓,不也是件好事吗?”杜伯听后勃然大怒说:“狗屁好事,一个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贫民的命就不是命了吗?作为父母官,把儿女生命当作儿戏,还算什么父母官!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卑微小人!”“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啊!更何况……”左儒辩解道。“我不用你操心,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从今以后,我与你割袍断义,你没有我这个兄长,我也没有你这个兄弟!”杜伯说罢,愤然而去。左儒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

次日早晨,卖弓的男子来到了镐京城,便听到有人说及此事:“昨天北门有个妇女违令造卖桑弓箕袋,被官府捉拿并处决了!”

男子听了悲痛万分,幸喜自己得以脱身,不然也随同妻子去了。男子慌忙逃出城去。他来到了清水河畔时,看见了几百只鸟儿在飞鸣。男子趋近前来,看到河里有一个草席包着的婴儿,正漂浮在水面上。那些鸟儿纷纷用喙叼住婴儿的衣角,企图把她拖到河畔。

男子更是惊奇了,于是赶走众鸟,从水中捞出婴儿,到山坡上解开一看,原来是一个女婴。男子便想道:这女婴不知是何人所弃,有这么多的水鸟想把她拖出来,想必是个大贵人。我不如把她抱回去养育,等她长大**,也好有个盼头。男子想到这儿,便脱下布衫,下水将女婴裹好,抱在了怀中。男子四处张望一番,便向着褒城投奔故人去了。

处决了卖桑弓箕袋的妇女后,周宣王认为歌谣的预言已破,心里便坦然了,也不再想着讨伐姜戎的事。此后一直无事。四十三年时,正是国家大祭之日,宣王遵照习俗,沐浴后留宿在斋宫。半夜时分,宣王忽见一美貌女子,从西边袅袅而来,一直走到斋宫。斋宫里是不能随意进女人的,宣王当即大声呵斥,并唤左右将她拿下。那女子并无惧色,转身走进太庙之中,大笑三声,又大哭三声,不慌不忙,就将七庙先王牌位捆作一束,携着向东而去。宣王起身追赶,忽被惊醒,才发觉是一个梦。

斋祭后,宣王私唤太史伯阳父进殿,讲了梦中所见。伯阳父奏道:“三年前歌谣之语,不知大王是否还记得?臣曾说,大王有女祸,妖气没有根除。卜辞中还有哭笑之语,大王今日做的梦正好与之吻合。”

宣王说:“那次处决的妇女,难道不足以消解‘桑弓箕袋’的谶语吗?”

伯阳父说:“天机玄奥,只有到了时候方能应验,一个村妇又怎能改变国家气数呢?”

宣王沉思片刻,忽然忆起三年前曾命令上大夫杜伯带领司市官查访妖女,全无下落。宣王当即升朝,召杜伯上前问道:“让你查找妖女,为何至今不见回话?”

杜伯说:“臣以为妖妇已处决,歌谣已应验,如若搜查个不休,必然惊扰百姓,所以才中止了。”

宣王大怒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早日向朕禀明?你这分明是不拿本王的命令放在心上!如此不忠之臣,留有何用?”于是喝教武士:“押出朝门,斩首示众!”

杜伯跪地答曰:“回大王,臣觉得这女婴没什么特别,更不会影响到我国的国运,如果今天大王杀了杜伯,臣恐怕关于妖女的谣言将在外广泛传播,导致民心不稳。

宣王骤然大怒道:“本王用着你来教导吗?都是你办事不力坏了我的大事,你还狡辩,押出朝门,立刻斩首!”文武百官面如土色。突然,文官中走出一个官员,将杜伯拉住,连声说道:“不可,不可!”

宣王定睛一看,原来是杜伯的好友,下大夫左儒。左儒叩头奏道:“微臣听说尧时有九年水灾,可尧不失为帝;汤时有七年旱灾,可汤不失为王。天变尚且无妨,人妖岂可尽信?大王如果杀了杜伯,微臣但恐边外少数民族闻知,会对大王产生轻慢之心,故尔望大王能恕杜伯无罪!”

宣王正在盛怒当头,哪里肯听左儒的话,斥道:“朕杀杜伯,如折一根稻草,何须多费口舌,速斩!”武士领命,便将杜伯推出朝门斩决了。

左儒未能劝阻,念及昔日杜伯举荐之恩,自谓无颜苟活于人世,便也当场刎颈而死。

宣王见状惊得站起,然后一屁股坐下,摇了摇头,命令厚葬。

延伸阅读

萬国vuncolo加盟  http://www.jigou123.com/uatv.shtml
万国是世界闻名的彩色宝石轻奢品牌,是布局全球的彩色宝石连锁机构,三年内在中国大陆达到

美帝门窗加盟  http://www.jigou123.com/dwx4.shtml
美帝门窗,我们凭借着雄厚的实力、的技术管理团队,不断推出各种好产品。美帝门业以质量求

民信加盟  http://www.jigou123.com/ah89.shtml
民信面粉由临沂民信食品有限公司运营,属小麦粉系列产品其品质优良,酿造工艺,口味醇正,

心意达加盟  http://www.jigou123.com/dwlt.shtml
礼品行业商机更胜一筹!---“心意达”礼品帮您实现轻松创业,独霸一方礼品市场!今天就

斯凯弗加盟  http://www.jigou123.com/ngul.shtml
斯凯弗精工机电是一家多年从事机械配件进出口贸易的中外合资股份制企业。公司是英国STC

HelloCode青少儿学科编程加盟  http://www.jigou123.com/qjt.shtml
作为学科编程领域的佼佼者,HelloCode的课程种类丰富,学科连接紧密,旨在为4-

阿涅斯加盟  http://www.jigou123.com/ndjs.shtml
发饰是女性朋友除了饰之外常用来扮靓自己的物品了。AGNESB.(阿涅斯)带给您美丽。

爱你单词加盟  http://www.jigou123.com/dmtr.shtml
项目优势:1、市场优势:市场庞大,客户集中。爱尼特公司的全线产品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教

琪特工艺品加盟  http://www.jigou123.com/den.shtml
琪特工艺品颇有实力,它的公司总部一直都在为该品牌的发展做努力。据悉,“琪特”品牌为上

奥瑞斯加盟  http://www.jigou123.com/agxj.shtml
奥瑞斯充气乐园总部是充气城堡、钢架水池、充气滑梯、趣味冲关、水上乐园、钢架蹦很、充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争霸帝国第十章在线阅读

    一酒楼小二,腋下夹着刚上完菜的托盘,扭头便瞥见靠窗的那人,简朴的衣裳,简单的发束,以手支腮,静默的坐着俯瞰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街道。就小二的记忆,此人来酒楼不下六次,每次都是付下一笔钱后,一人静坐于此,从不与人打招呼,也不见其贵友出现,既不点菜,又不喝酒,着实令人费解。小二不解其意的下楼后不久,就发

  • 大唐:阻我咸鱼者非死即伤第一章在线阅读

    早晨,阳光非常温暖,透过窗户的缝隙照到心里,使人感觉到全身暖暖的。空气中弥漫着甜蜜的情歌,痴笑着向那些所谓的忧伤潇洒告别。床上一位女孩微微动了动睫毛,紧接着又没了动静,过,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勉强得睁开慵懒的眼睛,透过窗户进来的阳光让她很不习惯,下意识地又闭上了眼睛,然后才慢慢的尝试睁开眼睛女子洗漱好

  • 离个婚怎么这么难现在知道我是男人了吗?

    被叶天歌这么一怼,周斌也是直接站了起来,用手指着门口对叶天歌吼道:“好,既然你不想干了,那我就成员你,你现在被开除了,你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呵呵!我可不会滚,要不周扒皮你示范一下,还有想开除我可以,但是你特么的把老子的工资给我结了先再说。”叶天歌开始说话的时候还带着笑脸,最后也是直接吼了出来。既

  • (全职)我男票是大佬在线阅读第1章

    逼仄的房间里充斥着浓重的中药味,给本就昏暗无光的屋子又添了些让人不舒服的阴沉气。屋顶已经漏了,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落在一个破木盆里,泛起阵阵涟漪。穆琼躺在床上,看着屋子上方发了霉的横梁有点茫然。他本是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普通青年。其实也不能说普通,他跟常人多少有点不同——他出生后不久,就被诊断出

  • 宴宴于飞在线阅读第二章

    哎,都说是佛祖慈悲,不就是饭量大点吗......”江小米扯了扯身上的僧袍,摸了摸已然空空的肚子,有些难受。“好不容易找到一处吃饭的地方,现在又没了......”江小米叹息着,寺庙内的饭菜虽然清淡了些,但胜在可以吃饱。为此,他甚至饭量还大了些。“咕——”肚子饿的响起,江小米蹲了下来,难受着四处张望,想

  • 总裁很忙重生

    七月的天气,十分炎热,太阳正在热情的舒展,它的情怀。树上的知了,已经受不了,不停的叫着好热……好热。一个青年正向着河边走去,这青年正是楚宇。楚宇自从高中毕业,就到市里打工,现在二十七,还是一事无成。这些年,楚宇在酒店打过杂,在工地上做过小工,粉过墙,做过木工。这些工作,不是工资底,养活不了自己,就是

  • 熊稳健的称霸之旅第2章在线阅读

    初夏的夜透着一丝凉意,楚门街是酒吧一条街,街边车很多,人更多,街边有一排香樟树,尽数被缠绕上了花灯,像无数彩色的眼,在夜色里热闹地眨着。车流停停走走,像慢慢蠕动的毛毛虫,过了十多分钟,还不到街口。黑色的辉腾里,孙助理在前面开车,突然听到后座闭目养神的男人说了句:“其实,我的反驳有漏洞。”孙助理没有多

  • 囚犯医生同人|玻璃玫瑰第三章在线阅读

    晓君跑出咖啡店之后,便往人少的小巷跑去,直到跑不动了,才放慢脚步,疲惫充斥全身。从俊基说分手的那天开始,她便强迫自己不要去想那伤心的事,她不要让身边关心她的人担心,可是,当在被问及的时候她便无法控制自己不去伤心。原来心是那么难控制的啊?晓君捂着心口,顺着墙向前走着,思绪全都陷进那黑色的漩涡里,周围的

  • 豪门痞少[重生]之无关爱情

    洛影抚着左耳的坠饰,难得的一时怔愣。背叛的记忆还深深地扎跟于心底最深处,鸡尾酒慢慢流过喉咙的感觉,是冷彻心扉。她不会不知道这杯鸡尾酒中究竟被加了什么,美丽的外表下往往是诱人通向死亡的陷阱。她和他终究是走到了这一步,并不是没有预感,只是到如今,她也并不想再去追究孰是孰非了,但心中的疼痛却不会因此而减少

  • 最强实习生在线阅读第五节

    属于炼体镜第三重天的强大力量在身体当中不断汹涌着。安逸感觉自己现在强大的,似乎能把一座山打碎。当然,这仅仅只是一种错觉而已。但这也能够从侧面说明。他体内到底蕴含着多么恐怖的强大力量。接下来三天时间,安逸就带着安昕在这片山林当中生活,渴了喝山泉,累了住山洞,饿了做烤肉。虽然日子过得比较艰苦,但两个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