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火影]双向拐带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邺雀 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在饮酒作乐的其他人,其实并没有忽略季鸾这边的动静,一听季鸾这话招揽之意昭然若揭,纷纷流露出艳羡之色,恨不得当场替尉珩应了。

只因众人皆知季鸾背靠大树好乘凉,眼下暂且做个小小的锦衣卫总旗不过是权宜之计,早晚是要青云直上的,到时少说也会是南北镇抚使之一、或是镇守一方的大员,更重要的是,若能投靠了他,自然不必再看东厂那些阉货的脸色,岂不是一件天大的美事?

可是季鸾挑人的眼光刁钻古怪,不仅能力差的不要、武功低的不要,就连生得丑些、老些,都要被他嫌弃的,因而此人空降北镇抚司大半个月,拢总也没有挑到半个人,只尉珩一个稍稍能入他眼的。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尉珩仍答:“属下不敢。”

这男子风骨伟岸,面容硬朗冷峻,眉间一道不深不浅的竖纹,配合一双薄薄的紧抿的唇,叫他看上去总有些挥之不去的郁气和肃杀。

季鸾气乐了,冷笑说:“既然你什么都不知不敢,那就滚出去!”

他想也不想就把手里的酒盏往门上一砸,顿时一室寂静,连那些正与人调笑的妓子也惊惧地噤了声,而尉珩一个人僵坐此间,一张坚毅的面孔越发显得疏离冷漠,黑袍之下的寸寸筋肉俱都绷紧了,仿佛随时都要暴起伤人。

旁观的有些沉不住气的人,手已下意识摸向佩刀,反而是首当其冲的季鸾本人,丝毫不以为意,更是变本加厉地直直盯着尉珩的眼睛,似是在静静等待对方的下一步动作。

尉珩却是硬生生将满腔怒火压制了下来。

即使对于他而言,季鸾的行为无疑令他感到了屈辱。

可他尉珩这些年来所受的屈辱还少么?若不是有大哥周照庭时时照拂,他早不知该如何穷困潦倒了,或许是否还有这条命在,也是一个无法深究的问题。

所以便是为了不牵连到周照庭,尉珩也不能将季鸾得罪死了。

因此这身形高瘦的汉子一抱拳,低下头:“属下告退。”

说完就径自起身,开了门走了,很是利落。

屋内不免有人偷眼去瞅季鸾脸色的,见他唇角含笑,似有欣赏之意,当下也不敢出言奚落不识趣的尉珩,又无事发生那般继续吃吃喝喝起来。

只有季鸾带来的小厮小声抱怨了一句:“二爷也太好性了,他算什么东西,也敢下您的脸子。”

嗓音轻软甜腻,竟是个女扮男装的娇客。

季鸾轻笑。

他本就生得好,今晚一袭白衣锦袍,更显少年意气风发、俊美风流,又因他唇角天生就带三分笑意,此时温温柔柔地笑了笑,竟如一缕春风拂过,更添一分情浓。

却听季鸾说:“琉璃,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扔去镇北军军营。”

琉璃纤弱的身子猛地一颤,到底咬着嘴唇不敢再说。

自家二爷喜怒无常的性子,再没有比她这些季家的家生子更清楚了,只是不知刚走的那个莽汉有什么值得看重的,竟叫二爷如此当面给她难堪,半点也不念老太太的体面。

思及此,琉璃不免有些怨怼,却是转眼间记恨上了不识好歹的尉珩。

尉珩刚走,就听外边有人轰然叫道:“阮姑娘来了!”

金阙楼的大厅视野开阔,当中一处三四丈宽的高台,无论是在大厅吃酒的,还是雅间里饮宴的,都能轻易将高台上的景象尽收眼底。高台铺了毡毯,又悬了六角薄如蝉翼的绫纱,暖风拂动,便有几处的桃花随之蔌蔌而下,颇有些“柳摇台榭东风软”的意境。

一名盛装丽人由主楼款款行来,身段纤纤、姿容妍丽,捧了琵琶坐在那高台上轻轻一拨,楼下的大厅便安静了,就连楼上雅间里的,也纷纷开了窗,要一睹这位阮姑娘的仙姿佚貌。

季鸾独自占了一面窗,并未走近,远远地望了一眼,见心中就不免有些失望,皆因他这人本有些怪癖,只喜女子可怜楚楚的,若再有些面娇心狠,那就更妙了。

而今夜的阮姑娘美则美矣,却是艳极过盛,远不如白日里一个不经意的蹙眉乱人心弦,倒叫季鸾没了请她一见的兴致,也瞬间打消了带其回府的念头。

又有尉珩之事,总归使季鸾心中不渝,当下冷了脸,对琉璃道:“回罢。”

琉璃顿时一喜,狠松了口气,忙跟在了后头。

那边尉珩才下了楼,就见出门的必经之路上,已是站了那位金阙楼的阮姑娘,轻易便将楼中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一处,令尉珩有些为难是否该在众目睽睽之下从正门离开。

偏偏面对女人时,尉珩还是一个面冷心善、怜香惜玉的软性子,就想仗着武功高强从后花园墙边走便是了,既不打扰那位阮姑娘演乐,亦不用将他自己暴露在旁人视线中。

于是调转方向,快步走到后头,刚刚提气跃上了墙,就听见水阁那面传来一串铮铮的乐声,如竹林新雨,羽觞随波,竟不闻悲声。

尉珩身形微滞,不禁伸长了脖子侧耳去听,隐约辨认出阮姑娘弹的是一阙极妙的定风波,便蹲在了墙头,不忍立刻离去。

“莫听穿林打叶声……”

曲是好曲,词亦是好词。

阮姑娘一开口,尉珩就听出来她唱的是苏眉山的名篇。

既是名篇,自然脍炙人口,也少了新意,可偏偏阮姑娘嗓音清越动人,不见伤情哀怨,却是婉丽自然,别有韵味。

待他稍稍回过神来,已是蹲在墙头不自觉地以手和着拍子,竟是忘了走。

他平生所好甚少,一为花鸟,二为词曲,只是到底出身于底层的锦衣卫世家,成丁不久后就子承父职入了户所,虽还能养活孤家寡人一个,余钱却总是不多,偶尔听雪阁那位孟姑娘愿意一拨瑶琴与他听,但从不唱词,不过是面对他时实在难以打发时间罢了。

此时尉珩微微一笑,干脆一撩袍角,抱着佩刀就在金阙楼的那堵墙上坐了下来,远远望去,像是一只融入了夜色的黑猫。

后花园有尉珩自得其乐,楼内内同样其乐融融。

推杯换盏的豪客早停了动作,酒仍是一杯一杯地喝,却是放慢了速度,悉数浇入了愁肠;至于悲春伤秋的文人墨客,有的如尉珩那样轻轻合着拍子,胸中顿生旷达,有的则被勾起了忧思,默默感怀自身。

但没有任何一个人,出声干扰大厅中的乐声,即使是季鸾,也是驻足于原地,抬手制止了身后的琉璃,急匆匆开口询问的意图。

或许是曼歌悠扬,令今晚的月色多了几分柔情;又或许是月色朦胧,令此间的乐声少了几分尘俗。

轻纱微动,灯火辉映,越发衬得那高台上的女子不似凡人,一轮明月正高悬于天穹,从窗外洒进寸寸亘古不变的清幽。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二楼雅间内,一名灰发文士抚须感慨道:“月旬未见,阮姑娘如今的技艺越发精湛了,单论歌喉已有当年金玉眠金大家的七八分功力,假以时日必能青出于蓝。”

与他相对而座的是素衣的穆之薇,一袭青丝挽了单螺髻,只用一柄碧色的玉钗做为装饰,甚是清雅。

两人面前摆了一盘棋局,穆之薇执黑守白,当下露出一丝稍纵即逝的浅笑:“我亦觉得此曲洗净铅华,疏朗通透,与她从前大有不同,想来今年的中秋盛会,她或能拔得一筹。”

“昔矣说好,那自然是一等一的好。”文士笑道,“不过今夜过后,丹青怕是要见一见阮姑娘的。”

穆之薇指间未停,淡然说:“若香浮得上美人图,是她之幸事,亦是谢先生之幸事——丁先生,该你了!”

丁先生“哎哟”了一声,急道:“错了错了,且容我再悔一手……”

说着就要去取局中的棋子,而穆之薇早防备了他耍诈,当即以手中扇柄轻击丁先生手背,冷着脸说:“事不过三。”

“欸,欸。”丁先生面露苦色,只得执子苦思。

另一边,阮香浮弹唱了一曲,注意到季鸾已提早悄然离去,就下了高台托病不肯再唱。

倩儿安静地跟在阮香浮身后,手里捧着对方的琵琶,这丫头也不知道从前经历了什么,说呆不呆,说憨不憨,看上去木得很,偏偏手脚麻利、性格沉稳,只这半晚相处,阮香浮就觉得倩儿无处不妥帖的。

就好比此时,她们正提着灯往后头的小楼去,黑暗中突然传来重物坠地的声响,阮香浮尚未看清那从墙头掉下来的是个什么,倩儿已先一步挡在她身前,右手往下探入袖中,隐隐作护卫状。

阮香浮眼底眸光微闪,露出了些若有所思。

延伸阅读

优乐自动餐厅加盟  http://www.articles-webmarketing.com/6qkh.shtml
优乐自动餐厅是以公司董事长赵志勇先生为科技带头人的众多科技人员耗时多年,自主研发的,

冲关作文加盟  http://www.articles-webmarketing.com/b2kx.shtml
冲关作文是由佳鑫诺教育集团旗下北京圆点智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于2003年创办。融合全国

艺嘉化妆品加盟  http://www.articles-webmarketing.com/xpji.shtml
艺嘉化妆品位于的经济城市广州,凭借的资源信息优势,发展成为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

盛辉物流加盟  http://www.articles-webmarketing.com/b1hk.shtml
盛辉物流集团,诞生于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的改革大潮中,历经二十四年发展,已成为集供应链

贝果立奶茶加盟  http://www.articles-webmarketing.com/et5.shtml
过去在宁波,饮料和冰淇淋都只是在某个小店里附带的小规模商业活动,李荷香女士首先把自己

同心牌加盟  http://www.articles-webmarketing.com/y36t.shtml
珠宝饰行业的“黄埔军校”佛山市工艺总厂地处广东省第三大城市——佛山市禅城区,园林式建

绿馨凯音洗衣加盟  http://www.articles-webmarketing.com/68tv.shtml
绿馨凯音洗衣是绿馨凯音·德国KN&G公司(香港)旗下的品牌。来自德国的洗衣品牌,以全

飞天王子加盟  http://www.articles-webmarketing.com/p86c.shtml
飞天王子酒依赖的气候条件,很益与微生物群聚,从而发酵酿酒,造就了酱香型白酒的特有酒质

依锦妈咪加盟  http://www.articles-webmarketing.com/npl5.shtml
依锦妈咪孕妇装主要经营依锦妈咪孕妇装,自产自销。依锦妈咪是生产和销售与一体的孕妇服装

普兰德干洗加盟  http://www.articles-webmarketing.com/sn62.shtml
普兰德干洗加盟_公司简介普兰德1927年始建于上海,是国内第一家机器干洗衣物的洗染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在冥界警局当咸鱼在线阅读第7节

    “我王筝敢对所有人说,如果我红杏出墙,行为不轨,那就让我不得好死,断子绝孙!你既然那么肯定我有了别人家的孩子,不如你也来发个誓?”王筝真的有些累,都不知道那几年,自己是怎么过下来的!是了,前世的这个时候,李浩然他们家还没露出这副嘴脸。李浩然因为自己流产的事情,跑到她娘家又是哭又是求的,王筝也就心软原

  • 洪荒:开局成了负债圣人在线阅读第7节

    说起来,南斗一直有些不太理解,在这个强者为尊的忍者世界里,为何会出现大名与忍村双重治国这一普遍现象。按理来说,这是绝对不应该的事情啊!大名把握着一个国家的财政大权;忍村把握着一个国家大部分的军事力量。在这种前提下,无论是大名还是忍村,都应该十分想要将对方手里的东西抢夺过来才对!这才符合人类的本性。可

  • [猎人同人]听说这叫乙女向A/V/G(库洛洛)在线阅读第8节

    却说孙悟空打败了混世魔王之后,花果山的名气现在附近渐渐传来,得来的却是其他妖怪的取笑。“花果山出了一个美猴王,就如此得瑟,早晚会死在他的冲动之中。”“不错,谁不知道那混世魔王,实力低微,败在那个美猴王的手中,也是不冤。”“这个猴子光芒太耀眼,要是一直这样下去,整个花果山,都会毁在他的手中。”各自山头

  • 守护甜心:蝴蝶的泪第二章在线阅读

    “少爷...这车为什么不用马和牛拉就就可以自己走呀?”“哇...少爷,那是什么,怎么可以将我的脸都给照的这么清楚?”“少爷...这里好像是一个家哦...!”......................开着房车,带着一个十万为什么的小侍女茜茜,李安终于来到了自己在大唐的家,位置在小树林深处,离里桥村大

  • 迷失之魂不堪的吕布【求收藏!】

    由于王允今天把貂蝉进献给了董卓之后,就一直派人在密切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尤其是得知吕布已经和董卓在寝宫门口打起来之后,王允更是激动不已,以为自己的计划,获得了彻底的成功。只要离间了董卓和吕布,让他们俩自相残杀,元气大伤之后,再辅助吕布,便能共治朝政。所以,当吕布和董卓打起来之后,王允已经等着坐收渔翁之

  • 末世里的精彩大冒险在线阅读跟我一起回来是不是有点急促了

    入秋。暗黄的灯光只有一盏亮在偌大的客厅。挑高两层屋顶,成片落地窗敞开着其中一扇,清贵的男人在洗手间洗完手后走出光线被晕染得飘幻的通道,拐弯进入客厅,一眼就瞥见了已经换上睡裙披着丝质披肩的女人高挑冷淡的背影。眉头微微一皱,男人没有停下脚步,经过的时候顺手拎起了茶几上已经开了的红酒,轻步走进阳台,来到女

  • 我是涂山雅雅的守护灵在线阅读第九节

    “对呀对呀,该走了!”众人看了看时间,然后结伴往机体515—2出发,毕竟不能第一次开会就迟到不是?到了班级,黄南山早已等在那里,他示意众人赶快入座,班会马上开始。众人纷纷入座,畅风环顾四周,顿时大失所望,黑压压的一片大汉。女生寥寥无几。“完了完了,选了一个女生比熊猫还稀有的专业,现在走还来的急么?”

  • [肖战]繁星下的相见在线阅读第五章

    军训已经过去,接下来便开始了正常的学习生活,现在每天林叶都会靠着玉坠进入那种奇妙的境界,好像并没有什么困难。之前有过一次的体验,林叶想着是怎么触发玉佩的,他知道好像是因为某种契机才引起了玉坠的反应。林叶回忆着当时的情境,自己就是摸着玉坠,感受着玉佩的质地,之后便有了不一样的变化。对,感觉。林叶的手握

  • 箭魂第三章在线阅读

    从旁边纸窗户里透进来的明亮的光线都尽数打在了原珩身上。她忍不住眯起了眼,挺直腰杆骄傲满满,心道:这是身为英雄的光。这是她的成就感,如果再给她披一件红色斗风,她还能飞天遁地拯救世界。原珩真的是开心坏了,特别是听到外面有她混混爹的声音后,更是兴奋到想要原地转两个圈圈。她想:她爸爸还是她爸爸,是爱她的。但

  • 灵气复苏:无限天赋第四章在线阅读

    婚礼如期而至。今天的皇城格外的热闹,敲锣打鼓声阵阵入耳,看不到尾的红色将整条街道贯穿,迎亲队伍中最惹眼的便是那神态高傲的骏马上的英俊潇洒之人。宁轻远一身红,脸上挂笑,高兴之态尽显。他旁边还有一匹同样高大健硕的马。“原以为是谣言,闹着玩玩也就过去了,今儿亲眼所见,必将终身难忘。”路人甲道。路人乙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