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晨烟第八章

作者:罐装可乐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姑娘才刚从浴室出来,身上仅靠着一条白色浴巾遮羞。

皮肤透着淡淡粉色,锁骨窝深深凹陷,双腿笔直纤细。

眸子湿漉漉的,带着几分慌乱,因惊讶而微张的红唇,透着几分润泽,晶莹诱人。

沈修远一进门就撞上这诱惑力至极的场面,黑眸渐深,喉结轻滚。

姜温温脸滚红,捂着胸口。

看着落在男人脚旁粉嫩柔软的布料,她蹲也不是,不蹲也不是。

啊啊啊啊啊要疯了!脑子都快炸了!!

沈修远敛眸,看向正趴在鞋柜上的罪魁祸首,轻斥一声:“汤圆”

“喵~”汤圆两耳折起,弱弱的叫了声。

他伸手过去,将猫抱了起来。

汤圆乖巧听话的窝在男人怀中,一点都看不出来刚刚的调皮捣蛋。

他食指轻轻抓着汤圆后颈,汤圆被他这么抓着很舒服,享受的眯起了双眼,轻轻喵了两声。

他开口,嗓音略低哑:“我带汤圆先进去。”

“嗯……”姜温温视线游移不定。

擦身而过的时候,她心脏都快跳停了。

身后门声轻响,代表他已经进了房间。

姜温温低下身将胸衣捡起来,迅速跑回房间锁上门,一气呵成。

她捂住脸,手里还拿着胸衣。

太丢人惹QAQ

姜温温换上了睡衣,长袖长裤将能露出来的地方都给紧紧包裹了起来。

在反复的自我心理暗示下,她努力将刚刚的事抛到脑后。

握着杯子,手搭上了冰凉的门把。

还是不行……

根本不敢出去。

姜温温哭丧着脸,额头抵着门。

简直要疯辽!住进来第一天就发生了这么丢人的事情!!

要不是条件不允许,她都想原地挖坟将自己埋了。

“笃笃——”

门板微微震动,姜温温下意识挺直身板。

随后,男人的声音便从门外传来:“温温,睡了吗?”

“没,还没有。”姜温温心急回了句。

她努力平复心情,将房门打开。

沈修远站在门外,手里还拿着一个蓝色锻锦盒子。

见她开门,他将盒子递过去:“看看喜不喜欢。”

姜温温眼眸一亮,从对方手中将礼物接过来,都还没拆开就开心地说:“喜欢!我很喜欢!”

说完,她又顿了下,觉得自己反应太过激,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解释说:“我的意思是……只要有礼物收,我就很开心很喜欢了。”

姜温温偷偷睨他一眼,带着点小心轻声问:“我现在可以拆开了吗?”

沈修远轻嗯一声,情绪不明。

得到了允许,姜温温迫不及待的将盒子拆开。

盒子里边是一条细细的项链,款式很简单大方,没有过多的坠饰点缀。

细细的银色链条下扣着小巧别致的小星星,在灯光照耀下,一闪一闪晃着光。

“好漂亮!”姜温温感叹。

“我帮你戴上。”

“好啊!诶……什…什么?”姜温温才刚刚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

沈修远从她手中拿走了项链,凑近一步。

脚尖对着脚尖,几乎没有了空隙,阴影随之笼罩而下,遮住了光。

他很高,站在一起,她额头刚刚好能碰到他的下巴。

姜温温也不敢抬头,呼吸轻屏,乌黑明亮的杏眸渐渐蓄上一层雾气,视线可见之处便是男人凸起的喉结,随着吞咽动作而起伏,**又诱人。

垂在身侧的手,食指与拇指揉搓了两下,有点痒痒,她控制不住想去碰他的喉咙。

他手也很凉,指尖撩开耳侧长发时,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脖子。

又凉又麻,像是有一股微妙的电流从他指尖弥漫开来,窜过全身。

她身子不自觉便软了,呼吸频率也变得紊乱。

他捏着项链两端,绕到后颈扣上。

薄薄的衣料不时会摩擦到*/露的肌肤,酥酥麻麻。

他的这个动作,就好像是在张开手拥抱她一样,姜温温心颤得厉害,身子险些瘫软滑落下去。

等他戴好项链,手缓慢抽离时。

姜温温都快哭出来了,杏眸水漾漾的,勾人得很。

沈修远微微侧眸,视线落在小姑娘圆润白皙的耳垂上。

小小的耳孔若隐若现,目光微顿。

指尖轻轻碰过她耳垂,嗓音喑哑:“你打耳洞了?”

姜温温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捂着耳朵躲闪不及:“嗯…打…打了。”

可不可以不要靠这么近!

她都快不能呼吸了!

沈修远轻笑:“下次给你买对耳环。”

无论他说什么,姜温温都说好。

她红着脸,默默往后退了两步,离他远了些,她才能顺畅呼吸。

沈修远眉眼温淡,单手插兜,矜贵又清寒:“不早了,你睡吧”

姜温温声线微颤的嗯了一声,软软开口:“晚安。”

她关上门,心脏还起伏不定。

呜呜呜真的快死了,她还以为她得了心脏病!

姜温温扑在床上,紧紧抱着枕头。

满脑子都是刚刚他靠过来的时候,他身上的味道、他的呼吸、他的手……

那种若有若无的暧昧撩人得很,像有只小猫爪子在心上抓挠。

她差一点就没忍住将人扑倒。

美色太害人了……

夜里,姜温温做了个十分应景的梦。

灯光昏暗的房间内,隐约有微弱撩人的喘息声响起。

她跨坐在男人身上,衣衫凌乱。

男人一手护着她腰身,一手托着她后颈。

绵密的吻落下,湿热粗重的呼吸掠过肌/肤。

……

“唔……”

姜温温感觉脖子很痒,痒到不可忍受,她才从梦中惊醒。

眼前一晃一晃的白色尾巴悠闲自在,毛絮扫过脖子,更痒了。

微微仰起身看,汤圆安然闲适地睡在她身旁。

姜温温哭笑不得:“你究竟是从哪里钻进来的?”

她躺回去,脑海里那点黄色废料又慢慢迸现出来。

脸很红,又热又燥,口还有些渴。

静静躺着许久,实在口渴难耐,她才掀开被子起床。

客厅还亮着灯,姜温温握着马克杯出来。

沈修远正靠着沙发,单手支着脑袋闭眸休息。

昏黄的灯光落在他身上,柔和而温暖。

姜温温返身回了房里,翻翻找找才找出了一条毛毯。

水也顾不上了,双手搂抱着毛毯靠近。

轻轻抖落开,倾身过去,将毛毯盖在了他身上。

凑近了看,他眼睫很长,覆在眼下像一把小扇子。

皮肤也很好,一点都不见毛孔。

鼻挺唇薄,唇……

姜温温凝着男人微抿的唇,他的嘴唇唇色胭红,在灯下还泛着莹莹光泽,像初摘的草莓,诱人至极。

她突然就想起在梦中,他的唇落在她脖子上,轻轻的啃咬,酥麻又惑人。

姜温温咽了下唾沫,小心思蠢蠢欲动。

亲一下也没关系吧?

他睡着了,也不会有太多感觉的……

受了蛊惑,姜温温恶向胆边生。

慢慢的、不断靠近。

在即将碰上时,姜温温骤然醒悟。

身子往后退,捂着嘴巴,一脸惶恐失措。

她懊恼地捶了下额头,谴责自己的无良行为。

她在干什么啊?!

她怎么能趁着对方睡觉的时候,偷偷占人便宜?!!

姜温温愣了几秒,立刻便直起身要走。

视线掠过,茶几上有摊开的纸本跟一只黑色钢笔。

本上标注了很多的细节,比如人物的心理活动跟神态反应。

剧本?

姜温温目光微顿,蹲下身仔仔细细看了一页。

这剧本……

怎么这么眼熟?

她看得入神,没有注意到身后人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只是靠着微眯小憩了一会儿,没有真的睡着。

小姑娘一靠近,他便察觉到了。

沈修远抚唇,眉心微蹙。

继而一丝极其隐晦的笑意从眸中掠过,她胆子倒是大。

比平常面对他的时候,还要大胆。

可惜……

她胆子还是有限,到最后一步又退缩了。

若不是怕吓到她,他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她。

沈修远轻咳一声,状似刚从睡梦中醒来。

姜温温抬头见他醒了,想到刚刚差点吃人豆腐的事,顿时心虚起来:“你怎么不去房里睡啊?睡在这里会感冒的。”

还会惹来采花女贼……

姜温温自知自制力不强,她怕哪一天就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什么逾矩过界的事来。

她说着又低下了头,视线落在剧本上。

主动挑起话题:“这个是你新要接的剧吗?”

“还没确定。”沈修远按了按酸胀的眼角,疲累不堪。

他知道姜温温今天搬过来,所以才将一周的行程压缩到一天,又连夜赶回来。

太久没正经休息过,刚刚才会坐在沙发上打起了瞌睡。

……

“咕咕——”

不合时宜的叫声打破了宁静,气氛有一瞬的凝滞。

姜温温捂着肚子,懊丧不已。

她忙了一天,原本是打算要跟江晓米去吃顿大餐的,可惜江晓米临时有事,她只得打消这个念头,她一个人又懒得出门,下午肚子饿了就从冰箱里随便找了点东西填填肚子,一直到现在,她还没正经吃过东西。

沈修远嘴角滑过笑,温声道:“点个外卖吧,我也饿了。”

“好……”姜温温低着头鼓捣手机,心慌意乱的点了餐。

等了二十分钟左右,门铃响了。

姜温温起身去开门,穿着黄色马甲的外卖小哥亲切友好的朝她笑笑,询问道:“请问是沈太太吗?您点的餐已送到,麻烦您签收一下。”

延伸阅读

银饰居加盟  http://www.traversenewmedia.com/djrv.shtml
银饰居批发商城是一家专职从事饰品设计、饰品开发、饰品生产、饰品销售为一体的大型饰品批

澳美琪加盟  http://www.traversenewmedia.com/nb89.shtml
澳美琪加湿器自成立以来一直秉承“诚信经营,质量为本,客户至上,共同互利“的经营理念,

尚品蓝妮加盟  http://www.traversenewmedia.com/g1cd.shtml
尚品蓝妮服装是连衣裙、雪纺、短袖、碎花裙、打底裤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SUMAX饰品加盟  http://www.traversenewmedia.com/n2py.shtml
[SIZE=2]跳高法国制造

哥拜耳加盟  http://www.traversenewmedia.com/bl2n.shtml
哥拜耳涂料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究、生产与施工为一体化的生产型涂料企业。作为中国早期

星海加盟  http://www.traversenewmedia.com/g58b.shtml
星海礼品箱总部成立于2003年,是生产纸质品加工企业,主要经营各种纸箱、纸盒、彩纸、

富路电动车加盟  http://www.traversenewmedia.com/savi.shtml
德州富路车业有限公司坐落于德州市陵城区经济开发区迎宾街北首路东,注册资金1.86亿元

博韵工艺品加盟  http://www.traversenewmedia.com/du77.shtml
博韵工艺品主营产品:云南手工艺品,民族工艺品,工艺品批发,藏饰品,民族小饰品,民族包

晶崴酒店加盟  http://www.traversenewmedia.com/uf0j.shtml
晶崴酒店加盟晶崴国际大酒店是浙江晶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2005年投资3亿多元兴建的集

皓尔丝洗衣加盟  http://www.traversenewmedia.com/6lpa.shtml
长春皓尔丝企业管理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是集洗涤设备,洗衣连锁加盟拓展为一体的现代化新型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旧忆在线阅读第九章

    入秋之后,一场大雨不期而至,乌云很快地从远方飘来覆盖整个天空,闪电也赶在工作人员开灯之前在云间爆发照亮图书馆。啪嗒啪嗒的雨声刚入耳,许卓琳的头疼便开始犯了。疼痛来袭的一瞬间,她不自觉地皱了眉头,随即便舒展开来,尽管痛感还在持续着,她早已学会与它和平共处。雨势渐猛,随着“呼呼”的风,雨点“劈劈啪啪”地

  • 不归西第一章在线阅读

    东华帝君定仙神律法、掌六界生死,其身着一袭紫衫、皓皓银发、目光清冷、无情无欲。他避世数十万载,一直生活在三清幻境的菩提净土。然大众认可东华在仙界地位尊贵,却鲜少听闻东岳帝君名号,东华是东岳帝君兄长,两人却长得不像,一身白衣,常年束起的黑发,双目空洞,没有丝毫感情,看起来像是一个白面小生。东岳帝君作为

  • 红颜千机在线阅读我拒绝!

    第二章:我拒绝!“我拒绝!”布莱恩直接道。态度毫不犹豫。“你拒绝?”空气中的黑暗气雾中传来的沙哑刺耳的声音,很是诧异,感觉不可思议,以至于,那破风鼓般的难闻音调,都拉上提升了几分。“是的,我拒绝。”布莱恩点了点头,态度依旧毫不犹豫。“桀桀桀……”“有趣。”空气中的黑暗雾气不禁地翻腾地比起之前快速了几

  • 从石传在线阅读第八章

    现在,是顾时在这个异星球的第三天了。在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顾时在一处浅坑里发现了水流存在过的痕迹,这让他由此通过这一个线索找到了一条存在于此的活水。这已属实是幸运。要知道,在这之前,顾时还在努力靠着自己衣服上的金属来冷凝露水活着。那一点点水,每时每刻都在打击着顾时的生存信心。他必须要努力地提醒自己

  • [综漫]莱特在线阅读姐妹撑腰

    闲趣阁“哎呦,啊”夙清惨不忍睹的**声惹得正在替夙清上药的翡翠红了眼眶,眼泪直在框里打转。“翡翠,你莫被骗了去。”苏菱没好气的将手中剥好的橘子塞到夙清嘴里,含笑看着翡翠一脸的泪水汪汪。“可娘娘疼得厉害啊”翡翠眨了眨眼睛,极力想要把泪水吞回去。“亏你还是学药理的,你家娘娘的伤看着重,血痕累累的,这实则

  • 都市之浪漫大师在线阅读第8章

    有了法师的帮助就是不一样,一qun小怪很快就解决了。小白也在两个道士和法师的齐心协力下成功解决了。我们想帮忙都只能帮刘石轩这边了,可是也没有多久小白就挂了。这两只小白爆了一个骑士手镯出来。照样也是由我捡了起来。等到这几只小白打完,整个石墓七层就没有什么怪物了。零零散散的几只随便一个人就能轻易的消灭了

  • 末日之我有无限技能点第1章在线阅读

    首先跟大家说下抱歉,因为这篇是因为我操作失误而出现的,因为系统不能删除章节,所以我只好改成写作感言了。《风华天下之医妃萌萌哒》,这篇小说是我是我构思了好几年的一篇小说,之前其实也只不过是在自己的脑海里幻想着各种剧情,但其实主要基本都是男女主的爱情故事。不过我这个人比较喜欢甜甜的恋爱情节,不喜欢太虐的

  • 末世小日子[重生]在线阅读第1章

    一抹红色的晚霞照射在一座巍峨壮阔的建筑之上,天上仙鹤纷飞,仿若一派人间仙境。“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哎。。。。。”在这座巨大的建筑物之下,一个看起来十分平凡,穿着杂役服装的青年唉声叹气。“明天就是外门弟子的测试了,你们都做好准备没有?”“真希望能够摆脱这里,天天打杂,连修行都落下了!”“还不给我认

  • 网游之我能修改技能第1章在线阅读

    烟溪山巅,云气氤氲,偶见飞鸟,胜似仙境。山中有一殿堂,阴冷寂静,邪气四溢。在这大殿外,原本质朴又不失高雅的宫墙已成垝垣,血迹斑斑,残破不堪。门前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修士的白衣浸染鲜红,如雷击般面若黑炭,死状极惨。大殿之上,一位黑色长袍加身,俊郎淡漠,眼角微红,墨发恣意散乱的披在肩上,侧脸上还有一条不

  • 大唐:我写诗就变强平乐也曾有梦想

    平乐也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只不过后来因为太胖而取消了计划,他现在已成了人们口中的死胖子。他听说人长大了都会变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所以他从小就发誓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有钱人。此刻,他正站在安南城自己经营了半年的饭馆门口,他不仅是这家饭馆的老板,也是大厨。饭馆的门口挂着平乐的人生格言,上联写着:做人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