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八零学霸蜜恋攻略之第一章(1)

作者:依月夜歌 来源:言情小说吧

刘老汉举报了他的儿子,他想他是共产党员,党员的儿子不能干这种龌龊事。

儿子刘生民是因为贩黑油被父亲举报的。派出所的来逮人时他正蹲在门台子上吃西瓜,瓜籽吐了一地,几只鸡扑着过来争抢。

正是亮红晌午,一辆警车无声无息地开进了庄里。全村大多数的受苦人都敞开着门四仰八叉地躺在炕上休息。一只蝇子来来回回地在生民头上飞着聒噪着,不时还落在他的脸上、胳膊上,蝇子腿在他身上爬过来爬过去,还不时停下来用双前脚在嘴前互相抹着,生民就睡不着又着了气,起来转悠着在前后窑喷了打蝇子药。他嘟囔着嘴在案板上操起菜刀劈了一颗西瓜。婆姨小莲却还在呼呼大睡,全然没有被蝇子打搅醒。小莲并不叫小莲,她本姓张。父母第一胎生了她,第二胎想要个儿子,便给她起名改莲,后来一是为了方便二是叫着亲切,父母众人便一直唤她小莲。

生民掀开门帘蹲在院子的凉棚底下吃西瓜,几个穿着便衣的派出所干事就从硷畔下的毛路上直端端上来了。来人很陌生,上来以后只分散在四处说话。一个高胖后生走过来向他打听党员刘老汉家在哪,生民打消了多半的疑心,胳膊一指上窑。那人接着又问生民和刘老汉是什么关系,生民以为来人是乡上的新人,可能来给父亲交代什么东西的,中午刚刚睡起来也就一下没往心里去。

“我是刘生民,他是我爸爸。”,生民吐出一颗瓜籽,瓜籽溅在了水龙头底下的水滩里,落声竟然是“咕咚”地一下响。生民吃了一惊,低了头瞧水滩,水滩里是一张红脸,红脸“噢”地一声,转过头给两边的人挤眉弄眼。生民猛地感觉不对劲,指着几个人身后说,“爸爸,有人找你”,西瓜皮往地下一掼就连翻带滚地往后沟的小路上跑。“哪里跑?”,高胖汉子一声吼叫。几个保卫干事经验丰富,不慌不忙呈扇形分布开,三脚两手几下就把生民围住了。拉扯中间小莲出了门,小莲是哭喊着上去拉着生民的裤腿睡在地下耍脏皮的。小莲叫着吼着,“快来人呀,打人啦!”,她是希望自己能拖延些时间,一旦庄里人赶来,那生民就有救了。刘家沟的人能耍泼皮,前些年有人闹事碰上派出所来抓人,一个庄的妇女老少哭着闹着吼着叫着,硬生生地把一群派出所的人给赶走了。不走?不走就是脱成赤身子给你看,要不就是扎轮胎,背后用土疙瘩砸车砸玻璃。

但今天的保卫干事显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硬生生把她的手扯开,几个人推推搡搡着把生民拉进了警车。一群庄里人叫嚷着闻讯赶到院子里时警车早已飞驰而去,沟里一道黄尘在土路上扭动着。

从始至终刘老汉睡在上窑里没有答应一句。他是在睡觉,一双皱手却在打颤。照以往的经验看儿子最多要关一年禁闭。如果家里花上些钱,生民再在里面好好劳教表现,说不定用不了几个月就能把人捞出来。他想,到时候他会和儿子说实话的,他甚至可以掏出自己所有的钱给儿子做生意,老子挣下的钱不就是儿子的吗?但作为自己的儿子,尤其是一个党员的儿子,就要行的端走的正,他不想再听见庄里人说三道四,更不想每晚看着儿子开着三轮出去,一家人却提心吊胆,以为儿子是上了战场。他想,照这样弄下去,生民弄不好要吃共产党的枪子。再说,就是他不告,别人也会告的,有些人本事不行,背后作弄人这种事倒是做的顺手顺脚。

老汉这样想的时候,儿媳妇就披头散发拉着一张臭脸推开门进来了。他后悔自己听到儿子的叫喊没有出去,但事实上他更不忍心出去。因此当小莲进来时他只是一边闷着头抽着旱烟,一边听着儿媳妇的哭诉与埋怨。但小莲并不能理解公公的心情,她现在很痛恨他,她心想:我们在外面跟公家人拉拉扯扯你不管,生民叫死叫活你不管,你老汉不管自己儿子的死活,你把自己活成个独人哩!要你这号爸爸有个屁用!她的心里五味陈杂,看着老汉一句话不说就知道抽旱烟,她气的肝子发烧,小莲于是就恨恨地一句话不说摔上门出去了。她把牙咬的“咯嘣”响,她现在恨老人比恨派出所多一些。

现在刘老汉心里比儿媳妇更熬煎。

刘老汉难过的坐在墙角不住地拷问着自己。说实话儿子被抓时他确确实实悔恨的肝子疼。他那时候想,自己为什么非得采取这样极端的方式?自己可以再好好规劝儿子。然而事实上他几乎是隔三差五的就给儿子下警告,可儿子就是不听,他甚至还说这钱自己不赚人家油井上的照井人也会偷卖了的。唉!人家是人家,狗吃屎难道人也要跟着吃屎吗?但儿子再也没有听进去他的一句话。他的脑子继续盘算着,儿子进了板房肯定是要受人家拷打的,听说派出所的坏心眼们用三轮车上的三角带抽打犯人哩,要是娃娃吃不了这个苦再落下病根可咋办?

老汉悔恨的眼泪直淌,他把一颗干瘪的头在墙上碰,头上就雪一样铺了一层白灰。一直到喉咙眼发干时老汉才停下疯狂的自虐,他给自己倒了一碗水润了润喉咙,思想才稍微正常了一些。一旦他开始正常的思考问题,那颗老党员的心就又占据理性了。他想,老祖宗手里就没有做下亏人事,更何况是犯法的事?如果是这样,儿子进了板房反倒是好事,受点皮肉苦也算是娃娃这辈子的灾难吧。他希望儿子生民出来以后能够踏踏实实的走正路,再不要动歪心思。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儿媳妇小莲的安抚工作,他已经明显感觉到小莲对他的不作为痛恨到了极点。想到儿媳妇,老汉的心里就又揪成一团,脑子麻乱成一锅粥。

老汉思想的工夫,庄里人已经在小莲家里挤了一窑洞,地上的人从窑掌挤到门炕跟前,门外挤不进去的干脆就蹲在门台子上说话。有些人根本就不是来关心这个事的,只是因为今天这里红火才在这里说话,他们才不关心生民的死活。

门外哇哇哇地吵,窑里却沉闷的很。小莲已经从炕上下来坐在凳子上了,她低垂着头,凌乱的头发也没有再梳一下。

“生民这娃娃向来是个好娃娃,就是不知道这回让哪个眼红的孙子给告了,什么人能做下这种事了?心眼子让他妈的狼挖的吃了!”,一个白胡子老汉蹲在灶火圪崂连一口带一口的抽着旱烟。“就是,娃娃这下大概要受罪呀,禁闭里的人心眼可狠着哩。”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半天没有说到重点上,因此小莲的脸上就更黑了。她起身给众人拿了暖壶和杯子,倒水的间隙她打问谁家里有没有关系能把生民马上捞出来。

“唉呀!这个实在难哩,有些他肚子吃不饱还给你背地里下黑手哩!”。“这可咋办呀?”,小莲闻声手抖得把水倒了一锅台。灶火圪崂的五大叔劈手夺过暖壶说:“娃娃,心不敢慌,这事算起来也不是大事,你得想办法这几天去一趟城里看看生民哩。你爸爸就不要让去了,对了!”,他抬起头看了看人群,“你爸爸哩?出了这么大的事咋不见人,你爸爸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小莲冷笑了一声,脸上的皮不见动一丝毫:“他是个独人,我和生民在院子里和人家拉拉扯扯,他钻到上窑里屁都不敢放一个。”“大叔咋是个这?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娃娃么,娃娃的死活都不管?”,一个红脸男人说道。“大叔这人就是怪哩,有时候脾气犟的怕人,可做事一向是光明的很么,今天这事实在是做的让人想不到。”,众人关于这事实在说不到一块,也就没有再说。小莲见这么多人都在想办法出主意,就收拾起准备做饭,但大家一看她家里是这个情况,赶忙就三个五个的拉住小莲让她不要做饭。

“好娃娃哩!千万不敢,今天你就到我们家里吃饭去,把你爸爸叫上,让你婶婶给咱们做的吃碗面,面吃了咱顺顺气,再不要愁苦。哎,就是苦了生民这娃娃。”,五大叔垂头丧气地说。众人也纷纷劝告小莲不要再苦恼急躁了,说事情总会有办法的。小莲想着家里现在冰锅冷灶的,也就同意了五大叔的话,但黄昏里吃饭时却只有小莲一个人去了五大叔家。

从这以后小莲就开始单独做饭吃饭了,以前吃饭从来是生民去叫爸爸。如今生民走了,刘老汉当然也没有再去儿媳妇家里吃过饭。但这正合了小莲的心思,她想:“你老汉几十年没有做过饭了,面片子擀的有糕片子厚,米饭硬的像是砂子,我不给你做饭,就是要看看你老汉有几两本事。”,她越是这么想,心里就越发恨刘老汉。尽管她知道自己要以生民的事为主,可她就是控制不住地恨自己的公公。

然而自从生民出了事,刘老汉就几乎没有出过门。小莲有时就稍稍疑惑了,她想老汉可能也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所以怕出了门众人嫌弃他哩?说实话就是老汉出来帮忙估计生民还是要被抓走。想到这里她就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开水泡了的冷馍馍,虚了一些。可她再一想到生民,脑子里就又难受的像是虫子在咬。哼!挡不住人你就不出来了吗?两旁世人都能听个声来支援的,你老汉看着儿子要出事就装的睡的死死的了?那就把你饿到底,自己心狠就不要怪别人对他不尊重。她越发痛恨起自己的公公。

延伸阅读

愿你千年后仍旧是少年之打你是因为,为什么比我帅(为江彦辰独更)  http://www.1179x.cn/6p13.shtml
“住手,我服,我服还不行吗”萧炎急忙喊道,生怕晚了没命了。“二狗子够了,放了他吧”叶

差点没了蛋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1179x.cn/6ivw.shtml
陈亦叹道:“现在对他们说,估计他们不会相信,他们肯定不会回来的。”“现在只能打电话,

亲爱的傲娇先森在线阅读肉身道现  http://www.1179x.cn/6sl7.shtml
黄路刚到局里手机便响了,他看了看号码,不认识,也没多想便接通了电话,此时电话里突然传

熊孩子之十万个为什么之第一章(1)  http://www.1179x.cn/udzh.shtml
一篇算是原著向魔改,写写从羡羡失踪三个月起到射日之征结束,外人眼中所谓的蓝忘机和魏无

染江山(都市异能)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1179x.cn/a7qk.shtml
“怎么可能,敖霸将军竟然被一拳轰飞了?”“该不是幻觉吧,那道人实力竟然如此强横?”“

悠哉二次元尊重  http://www.1179x.cn/opc.shtml
男人却不听她的话,执意现在就要泡,叶净也拗不过他,在洗手间搭了个凳子。看他自己放水,

拥有巨额分手费以后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1179x.cn/grar.shtml
在云星仙界外的那一道身影便是星慧,他经过几个小时的赶路终于来到了云星仙界。而他刚来到

港片世界:开局卧底东星!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1179x.cn/ap0u.shtml
看见我手里的刀没:开始???纪年年的好友林雨馨整个人都荡漾起来。但求一稿过:……林雨

位面守护者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1179x.cn/x81f.shtml
这边父女俩已经安静的睡着了。可是飞常动听音乐论坛里面,因为唐萧的一首《父亲》,整个论

丈夫死了情人黑化了肿么办之迷阵(7)  http://www.1179x.cn/x7kl.shtml
第二天,顾顺早早便来了药堂接人,三人一同去了城西山腰的抛尸地。沿着头天找到布料的地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曹操原配不好当(三国)之命运的相逢(9)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一个星期就过去了。对于中学校选择的话,赤司征十郎选择了帝光中学校。再回过头去想起,赤司和柳零共用一个身体也有两年了。说是两年,但其实严格来讲他们相处的时间一年都没有,毕竟柳零因为使用【地狱之界:黑暗】的副作用实在是太大了。但是这对两人来说但也不是坏事,至少赤司变得直视自己的懦

  • 被虐主文主角捡回家第八章

    有些明悟的孙波半搂住妻子,“我知道了,我听你的,这几天你身体不好,就别生气了。”“这钱你不借了?”孙夫人问道。“不借了,我不欠她的。”孙波说道。他这话一出来,孙夫人就哭出声了。“哭什么呀,不哭不哭。”孙波给孙夫人擦了擦眼泪。“行了,不哭了,你一哭我都不知道怎么哄你,我们家大钱小钱都是你管着的,当然你

  • 血脉纪元兰博基尼

    “恭喜宿主,当前羡慕值达到了一千,主线任务完成。“任务奖励:经验值30点”。抽奖机会一次。大神豪消费等级完成升级。宿主:王一轩。年龄:19岁。性别:男。力量:17。(正常数值为10。)智力:15。(正常数值为10。)体力:20。(正常数值为10。)速度:18。(正常数值为10。)身体:健康20(正常

  • 最强唤兽师在线阅读第1节

    “装好了。”安装师傅从洗手间里出来,对程静迟道。程静迟探头往里瞅了一眼,对师傅的工作挺满意的。话不多,活儿做得利索,这么一转眼的功夫,不仅把马桶装好了,连地上的垃圾都收拾得干干净净。爽快地付了工钱,程静迟送安装师傅出门,初一摇头晃尾地跟在他后面一起送客。“师傅有名片吗?以后如果再有什么事儿,我好直接

  • 我是被系统胁迫的小可怜第三章在线阅读

    德妃很久没被临幸,可是养成习惯了。“德妃娘娘,萧逸求见。”门关着,萧逸站在门口道。德妃洗澡,他不是第一次见,可并没近距离看过,今天有事,寻思招呼一声,自己好找个没人地方修炼。谁知屋内传来软绵绵的声音:“小逸啊,进来。”“啊?不是有宫女么?”萧逸心中一跳,又惊又喜。惊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让自己进去,喜的是

  • 萱草粲粲在线阅读第一节

    第一章江陵从荣国府老太太的小厨房闻味出来后,便晃晃荡荡地继续每天的日常活动。江陵每天都会按着三餐去小厨房闻闻饭菜的味,就算不能吃,可是闻一闻也能让她觉得好受一些。虽然她其实什么都闻不到。江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一本书里的,不过时间长了,这个问题也就被淡化了。江陵是个现代姑娘,现代生活压力山大,所以江

  • 无时无刻不在升级在线阅读第3节

    远处矮山连绵不断,一条河流从北向南,青山绿水,白云漂浮,青草地葱郁茂盛,树木繁茂,枝丫不断向上,树根紧抓土地。池晏在这样的环境里深吸一口气。——臭不可闻。他们经过半个月的颠簸,总算来到了目的地,然而脚一沾地,池晏还来不及说话,就被扑面而来的臭味打倒了,他茫然地问艾伯特和卡尔:“这里……怎么这么臭?”

  • 腹黑有道在线阅读第6节

    依旧是上一次来的那个集市,他们在凌晨出发,这一次到的时候,恰好刚刚出太阳。集市的早上人是最多的。周围村里的村民大多都是凌晨赶早过来,把手里的东西卖掉之后,换成家里所需的,然后赶回家干活。随着时间往后推移,人则会越来越少。叶芷清也正是因为考虑到这种情况,所以才决定凌晨出发,就为了能趁着人多尽快把东西卖

  • 影刹灭天在线阅读黑狐狸

    荒芜山内,一片林中隐隐约约传来声响,是一个女子的抽泣声……近看,只见一位黑衣男子,用剑尖指着地上一个衣裳不整的女子。那女子生的极美,皓唇清齿,眉似清风,肌白如雪。好一个让人我见犹怜的女子!不过,当把目光落在那男子身上之时,顿时,失了魂,丢了魄……梦朝阳侧躺在一树枝之上,目光落在那男子身上,不由的感叹

  • 回到宋朝当个官在线阅读第二章

    2在香港她能随时接到中意又赚钱的自由工作吗?不能。毫无疑问,茵佛诺才是最适合她生存的城市。得出结论的北暄连理由都没有问,就干脆地拒绝了丽香的提议。“当然,如果是有需要出差的工作,就另当别论了。”北暄语调轻扬,笑嘻嘻地朝丽香微微颌首,潜台词十分明确:给钱就一切好说。“……好吧。”虽然对北暄的回答早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