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给情敌牵红线(穿书)威逼

作者:漆灯墨雨 来源:晋江文学城

眼见着来人就要往侧殿里闯,杏儿终于反应过来,直接拦在了男子身前,低声道:“这位公子,侧殿内只有女眷,不方便进去。”

她低着头,不敢同这杀气凛然的男子对视,脚下却是寸步不让。

“你是习家的丫头?”

杏儿未料对方不是什么误入庵堂的登徒子,反而和习家也有渊源,气势更加萎了,低声应了声是,就听得对方道:“我正是来寻你家小姐的。”

“这位公子可是找我?”习若云见对方已经直接说了要找自己,那躲是躲不掉了,便施施然走了出来,看向这位不明来意的楚二公子。

男子生的一副好相貌,面孔的线条棱角分明,一双桃花眼线条却很柔和,左眼下有一颗泪痣,若是噙着笑意,定然是个极为风流多情的模样。

但楚二爷的笑脸,可是比六月飞雪还难得一见。

习若云上辈子同这位昌平侯府的二公子交集甚少,只知此人少时便入军营历练,屡立奇功,被人尊称为“冷面杀神”。偶尔在府中擦肩而过,也不过点头示意便罢,话都不说上一句。

按说他二人之间没什么过节,但此刻见了,习若云不知为何便直接回想起她上辈子死前烟熏火燎的呛人劲儿,就……有点要犯病。

“你……”一句“你到此是有何贵干”还没问出来,习若云便赶紧呼吸不畅,捂着心口喘息了片刻。再抬眼就看到楚凌越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

“习小姐原来还记得我?”

“……”哦对,这一世二人可是自六岁之后就没见过面,能认出来才是有鬼了。

杏儿一只手扶着自家小姐,另一只手在背后不住给她顺气。习若云缓了缓,随后镇定下来,垂眸轻声道:“小女子并不识得公子,这禅静庵从不接待男客,还请公子离开罢。”

“哼。”男子双目微眯,上下打量了习若云片刻后冷冷掷下一语:“方才我在门外路过,听说你已经定下了亲事?”

习若云抿了抿嘴唇不说话,一个大家闺秀的亲事,本就不该同外人多说。

楚凌越见她不答,目光就落在了杏儿身上。

杏儿没来由的一抖,虽然所谓亲事云云,自家小姐肯定是不认的,但是若能用来搪塞面前这个登徒子倒是正好。

“对……对,小姐已经定了亲了,待孝期过了就回去完婚。”

“哦?”楚凌越活动了一下方才一直背在身后的手腕,一只手便搭在了腰间的佩剑上。

“……”杏儿身子僵了僵,这是要动粗了还是怎么的。

哪知他只是冷哼一声道:“可是习小姐自幼便是定过亲的,如今一女许配二夫,又该如何?”

嘲讽之意分外明显。

习若云微微眯起眼睛,眼前的楚二公子,和她印象中的可太不一样了。

那时楚凌越虽然见谁都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但是沉默有礼,可不似眼前这人每句话都带着嘲讽,浑身带刺。

习若云也想不出其中的关节,于是决定甩锅,她假做沉吟了片刻,试探着道:“公子可说的是昌平侯府?”

“不错。”

她轻叹一声,“这婚约若是作得数,那为何……为何我爹娘过世,我被宗族亲眷欺凌之时无人来救,只有姨母一人送了信过来,说可给小女子提供一处容身之所。”

一旁的静安师太都默不作声。出家人不打诳语,但是不拆穿别人撒谎倒是无伤大雅。

习若云心里知道,昌平侯府可是很乐意将她接去的,只不过在侯府知道这消息的时候她人都已经上了大悲山。她隐约记得姨母曾收到过昌平侯府寄来的信,但是她也没特意和习若云提起过其中的内容,习若云此刻便直接假做不知情了。

习若云说着,目光艰难地落在了小顾氏的排位上,眼圈儿立刻红了,她一边用帕子拭泪一边哽咽着道:“况且小女子如今这样身份,又怎么能高攀的起堂堂侯府,小女子所愿不过是青灯古佛罢了。”

这大夏朝贵族男女崇尚早婚,若无意外那位世子也早就该妻妾俱全,当初因着双方长辈一见如故而口头定下的婚约,确实不能作数了。

一个身穿素缟的小娘子哭的这般可怜,就算是铁石心肠也该生出恻隐之意了。偏楚凌越却只是抱着手臂,将门堵了个严严实实,自侧面上下打量着习若云。

“既然如此,那确是侯府的不是。”他唇角上扬,语气似乎柔和了些,但目光仍是冰冷,“在下愿意替昌平侯府答应下来,今后定然会好生补偿习小姐,还请定下个启程的日子,在下好安排人来接。”

习若云用力拧了拧手中的帕子,心头火起。

这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的,我都说了想要青灯古佛了,怎么还要接人呢!

还没等她再重复一次,那人又道:“纵然是习小姐一心礼佛,那给你在侯府中修建佛堂也无不可,但家中长辈千叮咛万嘱咐,说不可让故人之女流落在外受人欺凌,若是师太不论如何不肯放人,那么就别怪在下禀告官府,来彻查这禅静庵中……究竟有没有不该留的人。”

“……”习若云一时连装哭都忘了。

这人可比方才在外头闹个不休的本家亲戚可恶多了,一针见血。

习若云本是想着若他劝不动,那大不了就也先答应下来,反正爽一个人的约和一群人的约也没什么大区别,总之是要今晚上脚底抹油。

可若是牵扯到了禅静庵就不同了。

静安师太素来慈悲为怀,历年来也曾经庇护过不少被虐待逼迫而逃家的女奴一类,若是直接点名了让官府来细细查究,后果不堪设想。

这事寻常百姓去告,官府未必来管,可如今在朝堂上炙手可热的昌平侯府的公子开了口,那没有不尽心去办的。

真真儿的仗势欺人。

习若云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低声道:“公子这样说,可是叫小女子盛情难却了,恭敬不如从命,便明日罢。”

既然要走,那就干净利落,她倒是要看看这昌平侯府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见她松了口,楚凌越似乎极为满意,他点了点头道:“习小姐性子还是这般爽快,既如此,我就不再叨扰了。”

说罢,他也不拖泥带水,一拱手后拂袖而去,浅青色的衣摆自大殿门口一晃而过,只留下斜阳自半开的大门照进来。

佛堂内一片寂静,仿若方才不过是幻觉。

“小姐……刚才那位是怎么回事儿啊?”杏儿惊魂未定。

难道真要跟着那玉面阎王一般的人物走吗?

习若云点了点头,秀眉微蹙,实在想不通这昌平侯府是又抽了哪门子风,非得将她接过去。

上辈子侯府需要她这么一块遮羞布来掩盖堂堂世子是个断袖的丑事。她越是病弱,旁人越会以为他们夫妻无所出都是她这个做妻子的有问题,反倒会称赞世子是个情深义重有担当的好男儿。

可如今她也是早就听说那位世子爷已经成婚了,那还非要把她弄过去做什么?

总不至于这位二公子也……

不不,上辈子的时候,这楚凌越身边娇妻美妾俱全,她那便宜妯娌字里行间还总是能带出些,虽然二人相聚时日不多但却分外恩爱的意思来。他定然不会是个断袖。

思来想去,头都疼了也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习若云叹了口气,干脆不想了。

管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不论怎么说都是帮她挡了本家那些亲戚一回,而且自己这边算是有了“靠山”,那些把她将孤女欺凌的地痞无赖也总该收敛些。

用一桩麻烦事解决了之前的两桩,说起来也不算亏,习若云这样安慰着自己,叹了口气。

延伸阅读

凌度车载用品加盟  http://www.ccomputr.com/gx4d.shtml
凌度车载用品总部是集经销、批发、招商、代理于一体的汽车产品贸易商。上海坦川公司长期专

提香加盟  http://www.ccomputr.com/nb3z.shtml
提香橱柜拥有出众生产线和一支强大的生产、技术队伍,出品的各类厨柜均采用上乘材料及精益

谋面化妆品加盟  http://www.ccomputr.com/btzq.shtml
谋面化妆品加盟详情苏州万妆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批发、销售为一体的化

海特奈德加盟  http://www.ccomputr.com/a1ga.shtml
海特奈德面光源加盟总店是一家开发、制造、销售及服务为一体的企业,由几个多年从事紫外固

金乖阳母婴生活馆加盟  http://www.ccomputr.com/bqpi.shtml
金乖阳母婴生活馆创建于2003年,是重庆金乖阳母婴用品有限公司旗下的知名品牌,经营的

奥米茄陶瓷加盟  http://www.ccomputr.com/xjii.shtml
,秉承意大利文艺复兴的设计理念,铸造典雅高贵的品牌文化内涵。多年来,公司一直在加强研

爱麦思加盟  http://www.ccomputr.com/s1sf.shtml
爱麦思将冰淇淋料理,清淡不腻,入口丝滑,外型艺术精致,内在营养丰富,并且着重视觉、味

好乐星KTV加盟  http://www.ccomputr.com/62zc.shtml
好乐星KTV隶属于青岛好乐星娱乐管理有限公司,于2006年创办,历时八年,公司斥资近

高米易购加盟  http://www.ccomputr.com/gsgg.shtml
暂无

木各省市加盟  http://www.ccomputr.com/ah8w.shtml
木各省市饰品是小叶紫檀、手串、檀香、木雕、血龙木、花奇楠、金丝楠木、花梨、沉香、鸡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路漫漫:男神是我哒在线阅读第十节

    知青点里,大家围着老树根砍出的木桌吃饭唠嗑,其中一个叫孙涛的男知青羡慕林冉,“离开林家你就不用上工了,比我们还是强点的。”知青们的粮食关系都转到乡下,和村民一样下地赚工分吃饭。而林冉的关系还在城里,所以吃的是发的粮食。这话虽然说的有些酸,却也是实在情况,原主原先顶替林家人的名头去上工,现在分了家,总

  • 生者孤岛之苍白少女(7)

    景倩薇后退几步,离“乌鸦鬼”几步远。随即,她冷冷地说。“西门靖,听好了,我的父亲是将军。你别惹我,否则,吃不了兜着走。”西门靖淡淡道:“美女,刚才不是我,你还能站在这里讲话吗?”景倩薇一怔,这倒是事实。如果按刚才的事件,对方的确没有任何恶意。但这个世界是复杂与疯狂的,万一这家伙在演戏,演什么“英雄救

  • 努力赚钱好好学习折腾

    沈煜回头看许依,微笑说道:“程暮?算起来好几年没见了。”许依想了想,确实挺久未见了,连当初她快要死了程暮都没来见过她。“要避开吗?。”许依奇怪地望了眼沈煜,无冤无仇,为什么要避开?沈煜似乎看透了许依的想法,凑近她耳边说:“下午才说我的桃花难挡,这才过了几个小时,你就想挑一棵草?”许依无奈:“人家盯着

  • 直男竹马不配有青梅!第三章

    侯夫人憋得脸色涨红,愣了半天,指着江晚的鼻子骂道:“狐狸精!”小小年纪就能让男人这样为她出头,活该去做以色侍人的妾室,纵然是送去青/楼都不为过。江晚瞪了瞪眼,刚反应过来宁暮是想护着她,下意识的想报复回去,却听到了宁暮骤然冷下来的语气:“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你,你们……你个小兔崽子!没用的废人,

  • 青楼赎回个圣上(穿书)之工作室成立

    李白最受不了这个了,正人君子也是有底线的,太考验人了。这位姐姐一定是故意的,包里指不定藏着什么秘密武器。简单商量了一下,姐姐留在李白这,妹妹去biby那。等以后忙起来,再帮biby找两个助理。现在就前呼后拥的,影响不好。至于李白是不是有私心,反正他是不会承认的。biby晚上吃饭的时候故意打扮了一下,

  • 五域封魔第八章

    审神者好像真的很不能吃味道刺激的东西,尤其是类似芥末这种味道呛人的配料,鹤丸国永的恶作剧着实做的很绝,不大的雪媚娘里被塞满了芥末,审神者吃了一整个下去,被刺激的几乎说不出话。甚至到后来被呛得咳嗽起来,脸呛得通红。虽然审神者脸颊红润眼角泛红的样子超美味(划掉)可怜,但药研也没法过多的安慰,毕竟被芥末这

  • 小学鸡已上线在线阅读第7节

    落照山庄。此时慕容摇正在书房内看书,门外一阵喧闹,景阳郡主走进书房。“听闻哥哥要搬走?”景阳一进门就大声问道。征尘后面跟着进来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站在原地微低着头。慕容摇没有抬头,自顾自的看着书,没有看景阳一眼。征尘见状也识趣地退到门外,继续值守。“郡主来我这里可有什么要紧的事?”“你还没回答我呢

  • 我是学渣不骄傲在线阅读第1章

    天气日渐炎热,盛夏之期即将到来。今天,风音在打扫完店铺后,踩着小板凳往屋檐下挂了一个风铃。风铃是她昨天趁百元店促销买的,家里挂了几个,余下的一个带到了这里,毕竟也是每天打工的地方,让自己拥有些好心情,没什么不好。悦耳的清脆声响与翠绿的四叶草花纹似乎减轻了夏日的燥热。风音满意地拍了拍手,收好小板凳,坐

  • 恶魔校草:丫头,有点甜在线阅读第十章

    片刻后,慕朗清笑得肚子痛:“哈哈哈哈哈这就是你的调戏……笑死我了哈哈哈……”顾长弦沉着脸,恼羞成怒地将人捏着扔了出去。慕朗清靠着房门笑得停不下来。顾长弦打开门。慕朗清立马止住笑,鼓着腮帮子,脸憋得通红。“……,”顾长弦面无表情地将衣服塞给慕朗清怀里,“别笑了。”慕朗清肩膀抖动:“好。”……顾长弦从不

  • 女主播不容易在线阅读第4节

    虽然已经非常接近真实,可是只蝙蝠确实还是一只蝙蝠的虚影。接着白发中年男人利用那蝙蝠类战纹发出一阵人听不到的超声波(幻音蝙蝠战纹)。白发中年男人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就已经因为刚刚利用翅膀进行强烈震动,所产生的向后的惯力而飞出去十来米远了。紧接着白发中年男人头顶的蝙蝠再次消失不见,接着就是身上再次浮现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