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二世祖她今天消停了吗云华寻道

作者:辛垣辞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迷迷糊糊中,还在睡梦中的顾南云只觉身边有什么人在靠近他,让他一时便没了睡意。

当他睁开眼的恍惚间,只看到宋北落就在他身前蹲着,在静静地望着他......

当顾南云用手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时,他这才感觉到脖子处,下巴骨骼处有些疼痛,大概是靠在凳子上睡久了的缘故吧!

“师父!”

顾南云看着宋北落叫了一声。

宋北落伸出双手,把他的身体扶起来,待他站起身便牵着他走向元虚真人与几位掌座的那处。

这时,宋北落对着顾南云说道:“来!云儿,快些见过掌门师尊和几位掌座!”

顾南云抬起头,打量着他前面的这几位看似神仙的老爷爷......

而元虚真人与几位掌座也不动声色的望着他!

顾南云眼见这位一身紫色道袍的神仙老爷爷,看他一脸祥和与平易近人,心中倒也对元虚真人有了几分亲近之感。

此刻他跪在地上,一双眼睛看看元虚真人旁边的几位掌座,尔后又望向元虚真人,学着大人的模样向元虚真人叩拜道:“拜见师尊老爷爷!”

他话刚说完,元虚真人及旁边的几位掌座轻轻点了下头,都看这孩子倒还懂些礼数,但是听他这话......

“哈哈......哈哈......”

元虚真人与几位掌座都同时笑出了声......

要说他们为何会发笑,大概的原因应该是,元虚真人乃一派宗师,威望何等之高,向来门中弟子一般都尊呼为师尊,而他们前面的这个少年娃娃,一开口就称呼起爷爷来了,难怪他们也会笑出声来。

元虚真人微微点头,看他神态很是满意,这孩子倒是有趣。

他走上前,伸出一双布满沟壑,饱经风霜的手把顾南云扶了起来,随后用手摸上了他的额头,轻声道:“孩子,你今年多大啦?”

顾南云点头道:“回老爷爷的话,云儿今年已满十三岁!”

元虚真人听后,一副慈爱的神色看着顾南云,微笑了起来......

这时,宋北落开口道:“启禀师尊!云儿是北落下山在中州乱葬岗救下的孤儿,他自打小就失去了爹娘,身世孤苦!”

他继续禀报接着道:“我见云儿他无依无靠,今后又不知该何处安置,欲想把他带回剑宗,也好让他有个好的安生之所。这事还未及禀报师尊,便擅作主张将他带了回来,还请师尊责罚!”

宋北落向元虚真人道明了其中原委,并弯下腰等待着元虚真人的发话。

“师父......”

顾南云在宋北落说完话后,他一脸紧张的神情,小手不自觉地抓紧了宋北落衣角。

只见元虚真人旁边一位身着蓝色衣袍的老者,这时开口道:“我云华剑宗向来以斩妖除魔为己任,锄强扶弱,守护天下为之根本,北落你做得很对,何罪之有!”

他顿了一下,继续道:“何况这孩子刚刚都唤你一声师父了,我等有何理由不接纳与他呀!”

这蓝袍老者不是谁,原来是云华剑宗凌云峰的掌座陆君崖。

元虚真人眼见顾南云根骨资质俱佳,是一棵好苗子,往后若加以细心栽培,日后必定成就一番造化也说不一定!

只听他朗声开口,道:“孩子,你可愿入我云华剑宗,拜入我门下?”

顾南云听到元虚真人这么一说,刚刚之前担心怕师父责罚的害怕心情逐渐消失,而随之取代的是一股愉悦心情涌上心头。

他立即跪倒在地,抬起头一脸虔诚地望向他面前的元虚真人与几位掌座,又扭头望向宋北落。

但见宋北落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点头笑容......

随后顾南云道:云儿愿意拜入云华剑宗,跟随师父他老人家修真练道,以报答师父的救命之恩!”

元虚真人听后“哈哈”一笑,却并没有说些什么,如此也算是接纳于他了。

清华殿外。

宋北落带着顾南云走出大殿,此时天色已暗淡了下来,远处的景象模糊不清,天际,一轮悬月早已倒挂。

大殿门口下方的白玉广场,在微弱光线的照射下,泛白透亮,好似一只巨大的玉盘在这深山中静静的漂浮着。

广场之上,众弟子皆已尽数散去,他两人一路走来,漫步于广场,偶尔遇着几个同门弟子,相互寒暄问候了几句。

越过了白玉广场后,他们步上了云海上架空的白玉栈道,那正是通向东边的一座奇峰,此峰乃云华五峰之一的——凌云峰。

遥遥望向凌云峰,山腰处是朦胧不清的楼台水榭,竹影婆娑。

靠里山阴处有几座大小楼宇依山而建,看规模稍小于青云峰的宫殿建筑。

楼宇前面是两排长亭,上面的琉璃瓦片在月光的映衬下,发出了柔和的淡淡金光,在长亭两侧,则是云华弟子们居住的厢房。

那长亭相互对立,末尾处连接至白玉楼梯。楼梯口的不远处,有一湾碧水清潭,潭边多处长满了灌木,苍翠成荫。几处翠竹沿着潭水边上,翠竹轻晃摇动,仿佛是亭亭玉立的美丽女子在潭水边嬉戏打闹。早已溢满出来的潭水从悬崖边处飞泄直下,哗哗直流......

顾南云望向那东边的凌云峰,虽然近在眼前,两人一走了好一会儿,却还未靠近......

走在架空的白玉栈道上,有丝丝的凉风袭来,顾南云下意识地抱住了他那瘦小的身子,眼看快要离凌云峰不远了。

这时,有两位云华弟子已在凌云峰长亭那处缓慢走了过来,与宋北落和顾南云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再靠近些,原来是一男一女,年龄大概十七有八。只见那男的一身云华弟子服,利落干练,看面相也是英挺不凡。而女的则一身绯红纱衣,模样看起来清秀淡雅。

这时后,那对面的女弟子一个劲儿地朝着顾南云他们挥舞着手,只听口中大喊道:“师父,你回来啦,徒儿可想念你了......”

这声音娇俏动听,顾南云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听这声音对面应该是个美丽的大姐姐吧!

而反观宋北落,但见他神色没太多变化,相比之前面色更为冷了些,他随后微微摇头,倒像是对那女弟子有些失望那般!

宋北落与顾南云走下了白玉栈道,那两名弟子也都同时走到了他们的跟前。

但见那男弟子恭恭敬敬,弯腰对着宋北落行了一礼,他开口道:“拜见师父!”

随后他旁边的那女弟子“嘻嘻”一笑,虽然天色暗淡,却是无法遮盖住她那如桃花盛开般的笑容......她也跟着行了一礼。

宋北落眼见他这两名弟子,他面向那男弟子之时,之前冷峻的神情变为欣喜,随后又淡淡看了一眼那女弟子,对着他俩开口道:“嗯,为师出行这些时日,你们可有勤加修炼,可有偷懒拖沓?”

但见那男弟子干咳几声,又向对宋北落行礼说道:“还请师父明示,对于修炼一事弟子不敢松懈半分!”

这时候,他旁边那女弟子却昂头翘起嘴角,有些不满地道:“师父可真会说笑啊!徒儿与大师兄每日潜心修炼,师父若是不信啊,可自行查看我们!”

宋北落面对着她,无奈地轻声笑道:“你啊,好好学学你大师兄,整天没个正经样!”

听到宋北落说后,那女弟子只得“嘿嘿”一笑,赶忙附和道:“是是是是......”

话又说回来,宋北落深知他这俩弟子的习性,晓知他们定会不敢松懈,勤加修炼。

他此番说这些话也不过是个形式而已,大概是因为身边带回来了个小弟子吧,所以这才有意无意地这样说着,无非是树立起他作为当师长的威信。

宋北落把目光移动到了别处,他环视了一下四周,淡淡开口道:“很好!看来你们没有让为师失望啊!”

当宋北落在说话之余,他的两名弟子同时都注意到了他们师父身旁的一个小少年,只见这少年也是睁大了眼,抬头望向他们,一直听着他们与宋北落的对话。

那女弟子看到顾南云之后,眼见他模样长得俊俏可爱,她笑颜逐开,对宋北落说道:“师父,这是您带回来的小师弟嘛,好可爱呀!”

“嗯!”

宋北落应了一声,接着道:“以后你们就多了个小师弟,你们可要多多帮助于他,照顾好他!”

待说完后,他低头看向顾南云,说道:“云儿,这就是为师给你说起过师兄师姐了!”

顾南云默默点点头,他看着眼前这两个气质不凡的一男一女,也就是他的师兄师姐。当他眼睛对上他师姐的眼神后,心中一慌,脑海中闪现了一个念头,他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师姐,他的小脸在不知不觉间滚烫了起来......

最后,他走上前一小步,对着他的师兄师姐行了一个礼,并说道:“我叫顾南云,见过师兄师姐!”

在他的对面,身着云华弟子服的男弟子,脸上露出了笑意,只觉眼前他这个小师弟还真是懂礼貌,心下便对他产生了喜爱之感!

他彬彬有礼的也向着顾南云回了一礼,道:“你好!小师弟,欢迎加入云华剑宗,我叫江尧,以后就叫我江师兄吧!”

当江尧的话刚说完后,那女弟子走到顾南云身前,蹲下身子,很自然的掏出双手在顾南云的脸蛋上轻轻捏了一下,这一举动,反倒吓得顾南云有些猝不及防,赶紧躲了开去,一张小脸还带着些惊恐地望着她。

延伸阅读

盛得康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p60c.shtml
盛得康餐具总部是餐具、不锈钢碗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公

爱威洁斯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6x8z.shtml
重庆干洗品牌、重庆干洗设备品牌——爱威洁斯干洗设备,专注于干洗行业的发展,爱威洁斯人

汇港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ysf4.shtml
汇港玩具总部在广州创立是国内较早成立的从事卡通精品批发的企业,随着中国加入WTO,总

妈妈贝佳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ght9.shtml
招商项目介绍:随着妈妈贝佳营养米粉品牌的发展,以及妈妈贝佳营养米粉对产品质量的不懈追

思比英语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65qu.shtml
随着经济高速发展,我国许多地方不断与外国接轨,因此涌进了大量的外国人,这个时候学好英

全锅时代火锅食材超市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s0l.shtml
事实上,餐饮行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民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

早成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ysuo.shtml
早成丝绸制品生产各类时尚丝巾围巾,数码喷绘方巾,真丝长巾披肩,真丝手绘围巾,礼仪职业

御蒙川火锅食材超市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dux.shtml
御蒙川火锅食材超市以火锅和烧烤食材为主要经营产品,涵盖休闲零食、生鲜、净菜、饮食、小

鸿凯丰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x5sk.shtml
深圳市鸿凯丰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广东省深圳市,同时在亚洲金融中心之称的香港注

庭润加盟  http://www.bkvtrack.com/n1yi.shtml
庭润床上用品主营的是四件套、蚊帐、法莱绒毯子、凉席、枕芯、床单、枕套、床垫、被芯、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世界的风云第6章在线阅读

    第6章旧疾花容厝看着暮云微拧着的眉头缓缓松缓开,方才舒了一口气。他以为如郡主这般生来便是金枝玉叶的存在,本不该有什么烦恼的事使她皱眉,如若是有,他愿意替她将事情一一摆平。“郡主可是要回府?”“正是,不过方才我和微霜正念着要顺道去一趟飘香铺。”飘香铺,取十里飘香之名,甜而不腻,松软可口,这铺里的糕点可

  • 三国:气运系统之甜蜜陷阱(6)

    晓光和梁晓欢回到了宴会厅里,坐回了座位上。“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国王问道。“国王请放心,我们两个已经将外面的怪物都消灭了。”梁晓光说“实在是太感谢了。”王后说“你们两个没受伤吧?”凯特琳问道。“放心吧,都是一些小喽啰,不值一提。”梁晓光说。“那就好。”凯特琳说。“只不过领头的人说他们是奉了某位大

  • 我在大佬文里养系统之夫君,你好坏(求收藏!)(5)

    小芸看到罗通仅仅几句话,就让这些居民如此激动。不禁佩服道:“驸马爷好厉害!”兕儿在一旁听到罗通的发言,心中若有所思。她本就聪明伶俐,饱读诗书,又出身于皇家,自然知道这三条影响有多大。她越是细想心中越是惊讶,这几条自古以来就没有哪个当政者敢这样做。因为这些是维持管理必不可缺的,然而罗通就敢这么做!兕儿

  • 一祭山河之敦煌决在线阅读第十章

    “爸,你是不是被他蛊惑了,我认为还是考验他一下比较好。”苏慕雪想到了什么可以教训刘乐的事。“胡闹!”苏耀怎么不知道女儿在想什么,塔就是想难为刘乐。“没事,苏小姐想怎么考验。”刘乐微笑着好像很大度一样。苏慕雪看着刘乐感觉他简直就是个影帝,在自己面前和在自己父亲面前简直就不是一个人。在自己面前就是一个地

  • 雀水楼之天赋型选手

    第八章天赋型选手到了上路之后,Theshy剑魔直接开大先手,开启W,直接开干。金贡赶紧呼叫打野,刚好小天的盲僧正在刷石头人,看见自家上单惨遭敌方两人围殴,怒上心头,赶紧往塔下赶去。不过还是太晚了。剑魔的发育是真的吓人,现在时间才十分钟不到,刘子浪只放了一个Q,theshy的剑魔直接三段Q加一个平A,

  • (张云雷)疑是玉人来在线阅读第6章

    这些天易天忙到飞起。先到隔壁买了个最便宜的大盆,把打来的井水都装进去后,摆了个聚灵阵法,这样以后等这大盆的水形成气候了,就可以不用去喜福山了。然后配药磨粉,还要准备蜂蜜面粉等,还好找了个帮工,可以供他驱使。……尽管驱使起来有点费力,还喜欢泼冷水,但干起活来还是不含糊的,所以易天工作进度飞涨,开业前两

  • 斗罗大陆之烨然心障初碎

    翼驼展开两三丈长的羽翼,扑腾几下就在此飞上了天空。耳畔的风不断的呼啸,欧阳临天感到那是在嘲笑自己一般。眼睛一刻不离那个死去的中年人,他的浑身上下已经浸透了自己的鲜血,欧阳临天竟然没有厌血的干呕。他用生命来求我为他做一件事,我竟然没有勇气为他说一句公道话。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啊,欧阳临天感到自己的心都

  • 嫁给外星大佬以后[星际]第六章

    待天色变得有些昏暗,闻乐才将传送门再次打开。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将原本披散着的长发向后扎成了马尾,鬓角的碎发用一个小小的枝叶型发卡扣住,枝叶顶端镶嵌着的碎晶闪烁着点点微芒。准备就绪。闻乐点了点头,觉得经过一天的休整身体都送快了一些。暮色四合的天空挂上了几颗疏星——是个下海捞宝贝的好天气。她刚拐出周绵

  • 积淀人生在线阅读你好,我叫林然。

    女孩把男孩带到了院子里的小角落,那里是一个小公园。这个公园好像是得到了老师的夸奖,爷爷一时心情好,赏赐给我的。“这里是这个宅子最好玩的地方,你就在这里玩吧。”说着就坐上了荡秋千自己玩了起来。“你好,我叫林然。”看着女孩伸出来自己的手。“我知道你,昨天晚上的那个小男孩嘛。”女孩停下了荡秋千,站了起来,

  • 末世生存系统在线阅读第一节

    事情已经过去得太久,我不大记得清楚了,时间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恍惚的概念,你说未来也好过去也罢,其实都没有什么分别,过去和现在本来也许就是一体,好了我只是说也许。如果因为我的讲述而让任何人产生了任何不愉快的联想,我深表歉意,但是对于一个回忆往昔岁月的老人来说,我只能保证我所陈述皆为事实。故事还是从这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