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将军一心求娶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南辛一成 来源:晋江文学城

子时的号角吹响半个山头,偌大一片营地的火光渐次熄灭,只有值班的士兵举着火把四下巡逻。

秦朝朝蹲在后山灌木丛里,拿着个小铲子挖坑,旁边地上放着的,正是她的月事带……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她做起来格外顺手。不像第一回,战战兢兢地探查地形,结果就找到了昏迷不醒的楚穆。

那时,他身上还穿着战时的银色盔甲,精良的做工一看就不是出自以勤俭著称的齐国之手。

身份昭然若揭。

楚穆,晋国永乐侯府嫡幼子,少年将军,战功赫赫,晋国国君破例封为异姓王爷,赐名孤光。

听说他十三岁就率领半百精兵血洗了一座城池,自此一战成名,步步高升。

与煊赫功绩共同为人所知的,就是他杀伐果敢阴晴不定的暴脾气了……

秦朝朝蹲在坑边,掰着指头数着传说中这位将军的暴行,早前的什么委屈啦气愤啦通通随风飘散,只一颗心拔凉拔凉的。

完了,她竟然以下犯上踹了这位将军一脚。也许直接把自己埋在这里还能死得痛快些呜呜呜!

她埋好坑,战战兢兢往回走。

楚穆正靠坐在床头看书,脸色发白,很是虚弱的模样。见她进来,懒懒掀了眼皮扫过一眼,复又垂眸看书。

秦朝朝小媳妇样地挪到床边,弱弱地问:“将军大人您冷么?”

楚穆拿书脊敲了敲火光微弱的火盆边,冷声:“你以为呢?”

嗷嗷嗷,这是冻到将军大人了。

秦朝朝颠颠把床底的行李箱拖出来,翻出唯一一件狐裘,抖索两下披到了他身上,摸到他腕骨的时候发觉真是冷冰冰的。

她为难道:“我这个冬天分到的柴火只这么多了……”

楚穆拥着狐裘坐起来,半张脸埋在雪白的绒毛里,衬得那张妖孽脸愈发精致。他偏头嗅了嗅,没有熏过宫里头独有的香薰,倒是浅浅的皂角味,洗得很是干净。

他端详着眼前这个瘦削的少年,真是好奇她怎么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军营里活过来的。

秦朝朝被他盯得不自在,挪了挪脚,说道:“今天,营里来了一位晋国的使臣大人……”

闻言,楚穆停了拨弄袖口片羽的动作,目光锐利:“来做什么?”

“好像是因将军失踪一事,请求暂时休战,一同搜救将军。”

楚穆冷冷勾了唇角:“一帮蠢货,丢人丢到齐国来了。”

秦朝朝没说话,她也觉得挺蠢的。哪有仗打到一半,忽然对敌军说:“哥们稍等,我们主帅丢了,帮忙一起找找呗!”人家管你主帅去死!

这般自爆其短,季桓不趁机开火才是脑子坏了。

这么一想,她又觉得楚穆挺不容易的。

晋国崇文,以往都是附庸诸国苟延残喘,直到永乐侯府这一脉崛起,才在兵力上有所长进。

但每回出征,身后总吊着一车文官挥毫呐喊:“将军风采卓然!将军旗开得胜!将军千秋万代!”

想想自个在前头杀敌,后边一堆糟心臣子磕着瓜子写狗屁不通的颂表文,也是实在有些心塞。

她心里吐槽正欢,一抬头就看见楚穆兴味的目光:“你可知道,你现在做的每一件事都属通敌卖国的罪名?”

秦朝朝点点头。

楚穆:“你一个小小的火头军也有胆子叛国?碰过剑么,杀过人么?”

秦朝朝低着头,半天嗫嚅:“杀过人的。”

楚穆颇为诧异地挑了挑眉,秦朝朝却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她从后腰摸出一把做工精良的匕首,递给楚穆,小眼睛真诚地眨巴眨巴。

楚穆自然认得它,正是自己随身携带的物件。只是瞥见刀鞘缝里脏脏的泥土渍,他的额角跳了两跳。

秦朝朝察觉,不好意思地拍了两下:“洗洗就好了。”

楚穆听见自己咬牙切齿的声音:“本将军的盔甲呢?”

“……埋得太深,挖不到了。”

楚穆:“……”

其后几日,果然没有人指派秦朝朝做事了。

而春风帐的姑娘知道她在屋里豢养了一个神秘男人后,也渐渐识趣,不往她住所来了,给她免去不少麻烦。

她每日就窝在自己的帐子里吃吃睡睡伺候将军,晚饭后出去溜达一圈“揽客”,继续回去洗洗睡睡伺候将军,生活好不惬意。

值得一提的是,楚大将军最近伤势好转,已经能下床溜达了,秦朝朝观察了两日,也就大发慈悲地准许他在后山附近转悠了……

好吧,是她迫于将军淫威,每天胆战心惊在后山放风。

总之生活过于顺遂,以至于秦朝朝幸福地发现自己的小脸圆润了许多。

这日饭后,趁着天色将暗未暗,楚穆又拉了秦朝朝出来散步。

他腿上因为坠马有些骨节错位,而秦朝朝对医术一知半解,只随便给他绑了两块木板固定。他醒来后,自己拿了木棍咬着,眼也不眨地打断又重新接了回来。

秦朝朝蹲在边上看他疼得直冒冷汗,只觉得自己的双腿也钝钝地发疼:“将军,会疼死的。”

楚穆脸色发白,没有做声。

等着那股劲缓过去,松开木棍,哑声笑笑:“瘸着腿回晋国也是一条死路,还不若死在自己手上。”

秦朝朝帮他上药,眉心皱紧。

“被自己疼死,这种死法也太不英武了。”

“……”呵,他竟然指望这个蠢货说些窝心话。

秦朝朝坐在一块岩石上头丈量自己的小蛮腰,欣喜地发现自己果然长了圈软肉。她捏了又捏,手感柔软,舒服极了,忍不住抬头对楚穆道:“将军,我真的……”

偌大个山坡,哪里还有那道颀长挺拔的背影。

她咦了一声,拨开灌木往里头走了几步。

远远就看见他和另一个黑衣人站在林子深处密谋什么。手边树叶一颤,两人皆是机警地转过头来,目光凌厉。

秦朝朝连忙抬起手,识趣地退了出去。

#

西夷看着秦朝朝猫着背谨慎地退出去,不由眉头一皱:“将军,他知道的会不会太多了?”

楚穆把玩着手里的面具,抽空瞥他一眼:“有你多?”

西夷:“……他易容了。”

“哦?”楚穆来了点兴趣,“怎么,竟有人的面具能做得比你逼真?”

要知道,西夷在他一众部下中,最擅长的便是这易容术了。凡是经他手里的假面,除了楚穆没人能看出端倪来。

而今他和秦朝朝同室而居许久,竟从不曾发觉异样!

西夷抿唇,眉心紧锁:“属下所用皆是猪皮,而他的……”

楚穆微愣,旋即明白过来他没说完的话:“呵,这倒是有趣了。”

他略想了想,心中有了计较,对他道:“行了,你回去吧。齐国不日必会大举进攻,你和南霖再去确保部署无误。”

西夷点头应下,一本正经道:“五日后属下前来接应将军回营。”

楚穆转身之前狠狠踹了他一脚,啧啧摇头:“别,让南霖来,你这张木脸看久了闹心。赶紧走吧!”

西夷:“……”

……

楚穆不甚利索地扶着树干往帐篷走,默默思索相识以来秦朝朝的举止。

一个普普通通的伙头兵,却一个人独享一顶帐篷。每日看着东奔西跑,但真正要紧的事情似乎就是晚膳后那一个时辰。另外,齐国似乎随军带着女人,而这群女人很听秦朝朝的话……

如此想来,他的身份确实很可疑。

楚穆习惯性地叠起食指和中指在腿边敲了敲,眼里满是兴味。

正走到山脚,忽然听见前面一个男人激动的声音:“你收了钱就不认账了?是不是嫌钱少?”

楚穆环着手就要绕路走,接下来的一个声音成功让他停下脚步。

“王大哥,十三娘只是个小小军妓,大人何时要她,她就得何时过去。你的钱能保她两天,保得了一辈子吗?”

竟是秦朝朝的声音。可是沉静干脆,一点都不像在他面前的奴颜婢膝的模样。

他一挑眉,索性靠在石头边光明正大听起了墙角。

王进咬着牙:“能保一时是一时。”

秦朝朝点点头:“所以这一时已经过去了。”

“你!”

想起他许给十三娘的那些空头承诺,秦朝朝一点都不想同他理论,索性放了狠话:“你这些日子没少瞒着十三娘进春风帐吧。我要是你,舒坦过了就提裤子利索走人。”

王进涨红了脸,恼羞成怒。前几日十三娘不方便,他就偷偷找了另几个姑娘泄火……

见秦朝朝转身要走,他一时头脑发热,上前抓住她的胳膊,狠狠挥了一拳。

“你他娘的放屁!”

秦朝朝脸颊一痛,就被他放倒在地上,着实懵了一下。一回神,就揪着他的领子和他扭打在一起了。

她从小性子就野,十岁前打架斗殴不在话下,人送外号洛城一霸。后来母亲觉得这么下去得嫁不出去了,这才请了先生教化,并放出传言秦氏幼女如何如何娴静淑良,委实蒙蔽了不少纯情少男。

而王进只是个小小的举旗兵,应征之前连个米袋都不一定能扛起来。不消片刻,秦朝朝已经牢牢压制住了他。

王进挣扎无果,羞恼地骂她:“秦鸨鸨你个小人!平时不是装可怜装得挺好的么,现在怎么不装了?真他娘恶心!”

秦朝朝手臂横在他脖子前,用力一按,他登时翻着白眼说不出话了。

秦朝朝恶狠狠道:“以后再进我的春风帐,见一次打一次!懂么?”

延伸阅读

锦红人参加盟  http://www.computadorasxp.com/nrs8.shtml
2013年2月厦门旭庄进出口有限公司与韩国锦山郡政府正式签署中国总代理合作协议,成为

纯柔内衣加盟  http://www.computadorasxp.com/6w4m.shtml
公司简介广东宏杰内衣实业,是一家专业从事女士内衣面料开发、内衣设计和制造的新型现代化

诚慎堂加盟  http://www.computadorasxp.com/ga5w.shtml
本公司经营各类保健食品,无需支持金,投资小,回收快,利润大!提供支持:1.广告企划支

雅利源加盟  http://www.computadorasxp.com/aqc0.shtml
雅利源液体墙纸秉承“诚信为本,客户至上”的经营理念,坚持“创意、质量、服务”的核心价

泰尼星加盟  http://www.computadorasxp.com/dkf6.shtml
代理流程*代理商填写代理申请表上传公司;*公司总部对申请代理商资格进行审查与对当地市

哎趴屋IP集合店加盟  http://www.computadorasxp.com/y1r.shtml
人们对新奇物品都有着一种格外的喜欢,因此这一块的市场需求也非常的大,哎趴屋IP集合店

金祥源加盟  http://www.computadorasxp.com/ntw1.shtml
金祥源加盟信息:金祥源总部成立于2000年。注册名为天和精品,经过多年的不断发展壮大

朱大金珠宝加盟  http://www.computadorasxp.com/syoj.shtml
朱大金珠宝是一家以研发、生产、销售、促销礼品钻饰的个性化设计定制公司。凭借其在业内的

汉禾戒烟坊加盟  http://www.computadorasxp.com/y667.shtml
汉禾戒烟坊百合饮品,为各省市发明产品(号:ZL201110005598.X),作为国

邦宸服饰加盟  http://www.computadorasxp.com/xdbi.shtml
邦宸国内外有限公司2005年于香港成立,是一家以时装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品牌服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锦绣未央同人]男友力max的人生之装b才能变强?!

    江凡通过刚才的装B已经获得了大量的装币,足以撑起自己施展哔哔弹了,一种由真气组成的强大武器,施展出来便可以炸天炸地。现在江凡才觉得这个西游师徒系统不简单啊,简直就像是一个**,除了主线还有副本任务,有商城还有史上最强之无限装B神功这样的道具,或者说技能,简直是精良不已的高级系统。就在江凡酝酿着自己的

  • 五个故事第七章在线阅读

    第七章“嗯,这会儿瞧着,便十足像是咱们家姑娘了!”福安堂内,吴母笑呵呵拉着苏弦坐到了自个身边,又叫了一旁的大丫头端果子上来,话中是一派的慈爱:“就是身子太单薄了,多吃点,这红枣养人呢。”苏弦似有些无措,再三推辞不过,才在春眉的劝说下小心翼翼的低着头,脊背挺直的坐了小半个身子。既是已经成功让白鹭站到了

  • 南来北往续约合同(求鲜花点评)

    两天前晚上,201寝室。罗伟毅躺在上铺,消化晚饭“方便面”的滋味。脑海里金光一闪,出现一本书。一本神奇的书,记录很多企业发展史的书。企业发展史有什么可看的?在他仔细翻看后,越看越惊诧,越看越不安。这本书,分成几大部分,目前他能看到的就是目录表。目录表上,列出各种各样的公司,什么时候成立的,什么时候被

  • 长歌行在线阅读第三节

    “好说,也没什么,你小学应该学过物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我的手打你也会疼,都疼伤了,你看……是不是给我点医药费,弥补一下我这幼小的心灵。”龚亦尘一脸笑眯眯,看起来异常和善。但这幅笑容在元虎和他的手下眼中,却是比恶魔还要恐怖。“嗯?你是不给了?”在元虎迟疑时,龚亦尘笑眯眯又拾起了砖头,不停在手掌上颠来

  • 寻找胭脂还少一纸协议

    罗瑞雪自然是看不见的,所以罗莺儿把玉佩塞到了罗瑞雪的手里。罗瑞雪哪里知道这个玉佩是什么东西,不过她也不想知道,只要能帮她达到目的就成了。她握着玉佩,故作失魂落魄的样子,踉跄着扶着桌子坐下,说:“你……你们,你们竟然……昨日,那小厮说的是真的?!枉我还……”滕翰哲急了,两步跑过去,拉住罗瑞雪的手,说:

  • 江山王策在线阅读第四节

    “你醒了!”柳风揉了揉自己还有些发的脑袋,看来自己的确是不胜酒力,昨天晚上才喝了有半斤就已经不省人事。“不好意思让师傅您见笑了!”柳风害羞的摸了摸自己的头。“柳风,你真的确定要跟我修仙吗?”道源语重心长的问到。“师傅,我答应过你的,只要你能治好我父亲的腿伤,我就拜您为师的,您不用担心我一定会遵守诺言

  • 觅苍天第四章在线阅读

    至于他们是什么样的心理?除了那七个人之外,苏天笑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有的时候有的事情不知道或许比知道要好得多。就在苏天笑一击迫退七个人之后,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后面的十三人也是蜂拥而至,将苏天笑围得水泄不通。当一个人受到环境的限制上,他的很多真正实力都会发挥不出来。就如兵法上所云:“路狭道险,名山大塞

  • 此生若梦-非安在线阅读第3章

    “放开我,放开我!”挣扎间,只觉得有人用什么东西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瞬间,一股冰凉感袭遍全身,紧接着,便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当夏若重新睁开的双眼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很黑了,她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静静地摆放床头柜上的时钟。“天呐,都已经凌晨三点啦!”她想要掀开被子下床,却不料身下传来的一阵刺痛感让她

  • 月幻又变英雄

    审讯室的门打开了,还是那两人进来,刑天见到来人,也坐回原处。“刑天,暂时没办法核对,因为另一个人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我们没办法单方面的,核对你所说的话。”陈远,深表歉意的说道。刑天回道:“那我刚刚给你的号码,你打过去询问了吗?她可以给我证明!”“刚刚已经拨号过去,但是到现在还没有接听电话,电话里显示

  • 安可摘星辰之第四章(4)

    回到卢家,天已经黑了。卢父和何氏在正屋等了卢云一下午。卢父还是被何氏说服了,认为卢云是中了邪。二人商量好了,准备明日便去城外道观请两个道士来做法,好将卢云身上的邪祟祛除。卢云带着梁景,乘夜色而归。到了卢家,卢云才开始头疼怎么安置梁景。这时见卢父和何氏听到动静出来,眼睛忽然一下子亮了。“卢老爷,卢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