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君子若凌云之错抱

作者:墨色方方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定是这个女孩,给我抢!”领头的一声令下,卫兵立刻将赛迪围住,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女孩就到了卫兵的手里。脱离赛迪的怀抱,女孩哇哇大哭起来。

赛迪见状大叫起来,欲将女孩夺回,赫里齐以为是自己的女儿被抢,拼命似的朝卫兵冲了过去,被卫兵死死按住动弹不得。

“你们!”

“管家,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我们不方便插手!”姜夫人随行的卫队长打断姜英,低声嘱咐道。

“可是……”

“你们愣着干嘛呢?快点抢回来啊!她可是……”

“对不起,我们不能插手属国的内政……”

赛迪见这些中原人竟然无动于衷,急于澄清,话还没说完却被姜英给推脱了。

一瞬间,一个想法在她脑海中产生。这帮人如此见死不救,她何必为了别人的孩子拼死拼活。假意推搡了下卫兵,赛迪瘫坐在地上,只能眼睁睁看着卫兵把婴儿抱走。

而赛迪的孩子已经饿了大半天,再被外面的吵闹声惊扰,也大哭起来。

姜夫人被哭声惊醒,却没有力气起身,她伸手向旁边摸索着,碰到了赛迪的孩子。

“孩子……不哭……娘亲在这……”姜夫人将女孩抱起,奈何不是自己的娘,女孩哭的更厉害了。

赛迪听到哭声,连忙跑进屋,停顿了一下,说道:“夫人……给我吧……您刚生产完,兴许她是饿了,我……我有奶 水……我来喂……”

姜夫人见状也没多想,将孩子还给了赛迪。

赛迪如释重负,仅仅搂着女孩不撒手。幸亏屋子里光线暗,姜夫人并没有看到赛迪的紧张和委屈。果然,吃到奶,女孩不哭了。

“这孩子……跟你有缘啊……”姜夫人浅浅一笑,赛迪却无声的哭了。

院子里,赫里齐紧紧抓着篱笆,双眼通红,他没注意到姜英一行人的无动于衷,只是一个劲儿的责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女儿。他的女儿,还没有起名字,就被卫兵带走了。而那位高高在上的女王,为何要为难他一个农户?

天色渐暗,赛迪点了灯。姜夫人询问刚才外面为何事吵闹,侍女们面面相觑,却不敢隐瞒,一五一十道来。

“胡闹!”姜夫人听完侍女的讲述大发雷霆。

刚生产完就动气,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侍女慌忙上前搀扶,姜夫人却有意避开。

“你们做出这等下作之事,叫我们如何对得起人家的收留之心!”说罢,姜夫人强硬起身要给赛迪赔罪。

“夫人……别……”赛迪见这位夫人竟如此深明大义,对刚才的行为后悔不已,怎好受她这一拜,自己巴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这位姐姐……我看你年长,斗胆唤你一声‘姐姐’。你们夫妇二人好心收留我,又为我接生,谁知家丁恩将仇报,竟对你们的孩儿见死不救,这叫我如何是好!姐姐请收下我这一拜!”姜夫人握着赛迪的胳膊,硬是深深鞠了一躬,赛迪哪里承受的了这一拜,竟也跪在地上大哭起来。

“夫人……其实……”

赛迪这一哭不要紧,惹得怀里的小女孩也跟着哭起来,她话还没说完只能先哄女儿了。姜夫人见着婴孩被赛迪哄着哄着就安静了,以为她俩投缘,一个心思慢慢涌上心头。

“姐姐,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姐姐应允。”姜夫人让侍女将赛迪扶起,让她坐在床边。

“我看这孩子跟姐姐很投缘呢……”姜夫人轻轻抚摸着女孩的额头,“多好看啊……瞧我这做娘的,竟不知是男是女呢。”

“女……女孩……”赛迪哽咽道。

“姐姐既然已经用自己的乳汁喂养过她,倒也省了我找乳母的麻烦……不知道姐姐愿不愿意做她的乳母?”姜夫人诚恳地问道。

赛迪听完就蒙了,她没反应过来,呆在原地张着嘴愣神。

“我家夫人的意思是想您入府做小姐的乳母,你可愿意?”侍女见她没有回应,提醒道。

赛迪陷入了沉思。这位夫人把她的女儿认作自己的了,方才她又没说出实情。想自己一生清苦,就算把女儿拉扯大,日后出嫁也顶多配个小厮。听闻尧周大户人家的小姐锦衣玉食,如果自己的女儿能过上好日子,那也算祖上积德了。更何况……

赛迪眼睛里闪着烛光,她对刚才一事终究无法释怀,既然已无法解释,倒不如将错就错!于是,咬着牙狠下心来点了点头。

姜夫人见她答应了,会心一笑,吩咐身边侍女去准备准备。

赛迪放心不下赫里齐,恳求姜夫人带他一起走,谁知赫里齐死活不肯离开此地,他表示赛迪离开也好,免得触景伤情,他坚持留下来,相信女儿会回来。

赛迪见状几次都想说出实情,但看着襁褓中的爱女,只得将这个秘密生生咽了下去。

第二天,姜夫人带着赛迪便离开了。她托人到罗淖尔告知自己已生产,不日将直接返回岐都。赛迪恋恋不舍地看着赫里齐,她一定会照顾好女儿,总有一天会带着女儿回来。

尧周都城岐都,毗邻青丘狐岐山,这里四季如春,风景秀丽。当日姬尧仓促建都时,还未收复青丘,青丘成为属国后,有大臣提议迁都,姬尧细细琢磨,有狐岐山这座天然屏障,岐都易守难攻,于是打消了迁都的念头。岐都整体为棋盘结构,东西南北共八座城门,中轴线朱雀大街直通皇城紫宸宫。而整座皇城效仿伏羲八卦所建,座城门均已卦名称呼。前朝和后宫按照太极阴阳对半划分,前朝统称为阳仪宫,是帝君朝会、起居场所,中轴线穿过乾门直通阳仪宫正殿朝阳殿,这里便是尧周帝君朝会之地。后宫统称为阴仪宫,为后妃女眷、宫人居住之地。

尧周康德十八年元月,国家昌盛,百姓富足,都城岐都更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姬源而立之年继位,如今年过五载,他勤恳有道,治国有方,就连逢节休沐之期,他都会在朝处理紧急事务,美誉响彻华夏大陆。康德二年,姬源减了青丘和九黎七成的朝贡,作为尧周五大属国中最强大的两个,减免他们的朝贡,就是希望这两个属国强大的军队更好地守护尧周的东海和西南。为此,青丘和九黎特意将公主作为谢礼谨献给姬源,姬源对她们也是礼遇有加,均已夫人之尊善待。按理说国泰民安,姬源又享尽齐人之福,应该高兴才对,可惜每次朝会,大臣们还是会说一些让他不高兴的话……

“帝君,皇子们均已成年,是时候确认太子人选了……”

在朝阳殿还能发出如此浑厚的嗓音,也只有司徒大将军慕容锦啬能做到。他年约四十,浓眉青目,身着黑红雕白虎奔腾图纹朝服,头顶龙雀展翅图纹朝冠,这是典型的一品武官侯爵衔装扮。

姬源不耐烦地侧卧在双龙攀云雕花龙椅上,眯着眼睛看着慕容锦啬。已过暮年,姬源眉目间略显疲惫,他轻抚额头,听着朝下滔滔不绝的奏疏。

“大司徒这是何意?觉得朕已经老了?”姬源言语平静,不怒自威,慕容锦啬直觉脊背发凉,慌忙跪下,连呼“不敢!”

“帝君息怒!大司徒并无此意!”姜晏闻此立刻上前替慕容锦啬求情,“圣明太祖八十终年驾鹤,帝君不过五十,正值盛年,万寿遥遥,只是……东宫稳固乃国之幸也,诸皇子均已成年,东宫空虚,难免引得小人窥探……望帝君三……”

“本以为有何要紧之事,非得年下休沐之日禀报。不要以为朕勤恳,众卿就不顾场合,不必多言,退朝!”姬桓一听到“东宫”二字就头大,他索性打断姜晏的话,径直离开了朝堂。

“退朝!”内廷司大监杨玉提声高喊,众大臣无奈退出了大殿。

姜晏身为丞相,承继一品文官侯爵,身着朱雀雕花图纹朝服,头顶仙鹤仰天图纹朝冠,此时正上前安抚着慕容锦啬,他俩身为两朝元老,彼此熟悉,也知晓对方心思。

“姜兄啊……锦啬无能啊……”慕容锦啬一脸苦闷。

“贤弟无须自责,为兄知道。五年前,帝太后病榻之上嘱咐你我,务必劝解帝君早日立储,帝君总是以‘先帝和帝太后福寿延延,后嗣同享福泽’为由,迟迟不肯立储,可这满朝文武都能看的出来,帝君日益俱下,精神大不如前啊!”姜晏说到此处,无奈之意尽显。

“听闻帝君从南越请了祭祀,三五日的吟游跳唱,惹得司神宫的普增大司命怨声载道,夜间都不好观星了!”

二人并肩离去,对于帝君近日的所作多为,他们既不解又无奈,根本不知从何下手。

“对了,瑶儿该回来了吧……”慕容锦啬突然问道。

姜瑶,幼年离家,不日就是她的笈礼之期,姜丞相已定好“念卿”为其字,这位姜丞相的独女就要回来了,每想到此事,姜晏郁闷的心就会有些许轻松。

延伸阅读

雷宇圣者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bl114.cn/xtgy.shtml
“放心吧,大姐,这事儿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做了”“而且你对我们这么好,给我们找了这么好看

一路遇见最好的你们公司辞职  http://www.bl114.cn/a5vi.shtml
办公室内老板坐在那里正在看阅着办公桌上面的文件,看到我进来就问道:“小王你来有事吗?

魔域逆乾坤第六章  http://www.bl114.cn/x47a.shtml
没想到《天路》这首歌,乐队表现还不错,虽然没有原唱的那种高音和辽阔感,但是也唱出了年

伪面人生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bl114.cn/xon5.shtml
做完这一切之后,老人头也不回的,就这样离开了这个地方。等到老人走远之后一旁的叶凡轻轻

末日战记之魅力初现(6)  http://www.bl114.cn/6xfe.shtml
王正阳看着系统商城里的3000神气值犹豫着该换什么,肯定不能全部换完,谁知道下次预警

徒弟个个想造反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bl114.cn/s7mj.shtml
第八章树下精灵“安,快跑!”冰兰一边喊一边飞奔过去,将安拽过来一起奔跑,小素和鸢晴向

银手指修尸手册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bl114.cn/x8mg.shtml
启铭国女皇的寝殿内,镂空的雕花窗敞开迎来微风绡动,帐上遍绣洒珠银线凤尾花,如坠云山巅

进化吧,赖皮蛇!在线阅读纹身  http://www.bl114.cn/yrzs.shtml
星语**传媒。赵念良觉得,他肯定是今天出门的时候没有看黄历,不然也不会碰上这么倒霉的

合簪记GL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bl114.cn/g8v7.shtml
“怎么回事?军方的人过来了?奥巴代亚不是说要替我们拖住他们的吗?”突然发生这种事情,

玄学少女的大佬日常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bl114.cn/nk20.shtml
“老大也已二十有二,是该娶妻了,但是乌日更达丨赖会这么轻易答应吗?”楚河面露难色的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钻石王牌]空山新雨后第5章在线阅读

    边境战局如预料一样,整个冬天一直对峙着,没办法,动员能力差,打仗前还有训练,良莠不齐。双方都在练兵,兰顿帝国的巨大攻城武器,就地打造起来,军队也训练的非常顺利,这给金狮帝国很大压力。二师顺利镇压小国,金狮帝国彻底断粮了。战局非常明朗,果然举国耕地成了问题,妇孺老人都下地干活,食不果腹。约克的铁匠队伍

  • 梦境穿梭者[快穿]在线阅读第一节

    越市,无名观。破败的道观已经有两三百年的历史了,横梁上甚至常年住着一家燕子,每到春天就飞回来筑巢,生下一窝又一窝小燕子。今年也不例外。刚开春,横梁上就响起了小燕子叽叽喳喳的声音,也不是吵,尤其是对于听习惯的玄荆来说,这就像是他生命中最常见不过的一段乐曲而已。“又到了这个时候,正好该去买点新的符纸了。

  • 吾为主神之逆乱异世第7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天才刚刚漏出鱼肚白,鸡才叫过第一遍的时候,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的声音,敲了没一会没人来给开门,于是传来了哐哐的砸门的声音。这下把这些孩子都吵醒了,凌弃揉着自己还没睡醒的眼就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没多大会功夫就全都在门口站着了,虽然是夏天了但是早上露水还是很重,微风一吹还是有一股凉意袭来,凌弃只

  • 祖道传说之渡我不渡她第五章

    秦越一时有些懵逼。无论是周遭往来的行人也好、来往叫卖的小贩也好,都在告诉他——这里不是现代,毋庸置疑。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颇有些茫然的站在原地,四下环视。——不是吧,难道那魔物的力量竟真的能够破开虚空?“真人算卦、不灵不收金呐~”一人吆喝着,一面长长的幌旗突然招摇到秦越面前,他一抬头,正看到那幌子上

  • 日暮倚修竹在线阅读第9章

    樊渊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顾炀这才反应过来,转身用屁股贴着鱼缸冰冷的玻璃,尴尬的扯扯嘴角:“没有啊,什么都没说。”樊渊的视线微微下移,落到了顾炀的屁股上。顾炀双手也背到身后去捂着屁股,试图转移话题:“我有几道题不会,你教教我?”樊渊收回视线:“来吧。”书房的桌子又宽又大,顾炀坐在樊渊对面,把

  • 我夺舍了妹妹的系统第2章在线阅读

    我得手了,有种解脱的感觉,但这还不够,正要打道回府,不巧在路上遇到一个少年,有十四五岁的光景。那少年光着脚,头发乱蓬蓬而发灰,身躯干瘦却穿着宽大的病号服。我有意避开他,走近一看,原来是瑟灰。我同他的父亲是棋友,也见过他许多次。我有些在意他,因为他每次都兀自待在阳台看书,好像很怕生,从来不说一句话。“

  • 水舞帝泪第10章在线阅读

    “前…前辈?“宁小乙见黄泉老人沉默不语,当下试探性地轻声呼喊道。“肉身枯竭,神魂凋零,可以说和死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吧”黄泉老人缓缓开口说道,沙哑的声音当中透露着无尽的悲凉。“可是......”也就在这个时候,黄泉老人的声音陡然变得凄厉起来,仿佛一代绝世老魔即将走到人生的终点,无尽的杀意几乎快要实质化,

  • 我在水浒做大王梦话

    “好吃好吃。”纱姬老师无视了我们,满脸享受的吃着。“老师!”鹤田大喊了起来。“三文鱼最棒了!”纱姬老师说道。“对吧对吧!三文鱼最棒了!”鹤田的怒火一下子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马上符合了起来。“老师……给我留一块……”我在旁边捂着肚子说道。“姑妈。”“来来来,侄女,张嘴。”说着纱姬老师就拿起一块寿司蘸

  • 重生之毒女世子妃第十章

    果然,两天之后,进组通知就发到了Catherine手里,电影《恒温》将于一周后正式开拍。这期间Catherine帮莫菲接了一个杂志内页的采访和拍摄,不再是以往那种类似于群杂的感觉,而是真真正正地自己做主角占用了一页半的版面,虽然不是头条也不算太好的位置,甚至这杂志虽然有一定的影响力但也远不及真正的一

  • 在洪荒世界穿越玄幻副本在线阅读第5章

    渴,好渴,昏迷的顾九口中不断念叨着一个“渴”字,神情十分痛苦。沈律从顾九怀中冒出,看到顾九这幅模样,不禁有些动容与心疼。虽然沈律现在因为涅槃后遗症的缘故还不能化作人形,可人形时该有的神通他现在一样不缺,在顾九昏迷的一瞬,沈律下意识的就去查看了顾九体内的情况。他就在藏在顾九身上,自然看到了顾九使用的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