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组合解散后我爆红了之第五章(5)

作者:油盐不进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三个人游了大半个小时,出来的时候傅林才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脱光了。他上了岸,水顺着他的身体流,刘胖子在后头对季寒柏说:“好白啊。”

“再看,眼珠子给你抠了。”季寒柏说。

刘胖子伸出两根手指自戳双目。

同样是看帅哥,他跟季寒柏可不一样。他就是单纯觉得,我靠这身材比例真绝了,这皮肤真白,这小哥真帅,单纯的欣赏而已,没一点兴奋,不像季寒柏,眼睛能看直了。

他感觉他快要不认识季寒柏了。

季寒柏不缺人,都不说经常来汽修店找他的帅哥孟小乔,美女他都见过一堆,季寒柏面对她们的时候可不是现在这样,爱答不理,冷漠的很。

所以说这天底下没有真的不爱说话,天性冷漠的男人,只看他是不是上了心。

三个人在河岸边晾了一会就开始穿衣服,刘胖子看了看时间,十二点多了,他把衣服套上,笑着问季寒柏:“老板,裤衩湿不湿啊就这么穿上了,脱了多好,晒晒。”

季寒柏都没理他。

傅林穿好衣服看了下手机,才看到楚小浩已经安耐不住了,连发了好多条信息。他抿着唇,装作拍河面的时候,镜头偷偷往季寒柏那边一拐,季寒柏正在提裤子,好像有所察觉,朝他这边看了一眼,傅林手一抖,差点拍糊了。

好在他拍的是视频,不是照片。

不一会手机就接连震动了好几下,还是语音。

傅林咳了一声,将音量调到最低,放到耳边听了一下。

接着就听见了楚小浩的尖叫:“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救我救我。”

傅林:“……你别发语音,不方便听。”

“这面相一看就是器大活好多金好命啊,啊啊啊啊,我死了。这鼻子太好看了吧,一看就不简单。”

傅林:“……”

“啊啊啊啊,居然还是公狗腰。我是看到人鱼线了么?!”

傅林回:“好了,我准备回去了。”

“你别急啊,你们这是在哪,天哪,游泳去了?不会已经坦诚相见了吧。怎么样怎么样?!”

傅林没回,结果楚小浩一直问大不大,他就说:“没看见。”

“打个*怎么样,我猜他是哦哦叉叉。”楚小浩语不惊人死不休。

傅林本来被清凉的河水浸泡的全身淡淡的,都被楚小浩成功激起了一丝涟漪。

他把手机往兜里一塞,不再回他。

手机在兜里又震动了两下就消停了。傅林朝面包车走去,用眼睛的余光朝季寒柏看了一眼,眼光还没瞟到,他就把视线收回来了,

他绝不是这样的人!

他们开车回到城里,去吃饭。路上刘胖子问:“老板,咱们去哪吃?”

“随便你挑吧。”季寒柏很豪气地说。

说完扭头看向傅林:“傅林,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我都可以,老板拿主意吧。”傅林说。

“今天老板请客,咱们得狠狠宰他一顿。去悦宾楼吧,我哥们说那的川菜做的特地道。你们都能吃辣吧?”

傅林点头:“我能。”

季寒柏说:“那就去那。”

车子在悦宾楼跟前停了下来,是个仿古建筑,门口还有迎宾的小帅哥,也穿着明清的衣裳。三人刚进去,往包间走,路过一间包间,那包间门没关好,傅林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傅莹,正笑盈盈地端着酒杯说:“真不能喝了,再喝就出洋相了。”

“傅姐这是不给我们王老板面子啊,老秦,你看着办啊。”

“喝喝喝。”旁边一个腆着大肚子的秃头男拍傅莹。

傅林就停了下来,看了看前头走着的季寒柏和刘胖子,跟了上去。

三个人到了包间,傅林都还没有坐下,就说:“我去个洗手间。”

他说完就从包间出来了,径直走到傅莹所在的包间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他一进去,就有人看到他了。傅林直接拉了傅莹的胳膊:“我跟你说让你不要再喝不要再喝,你怎么还喝。”

傅莹有些醉醺醺的,看见他还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

“谁啊这是?”老秦问。

“我侄子。”傅莹笑着说。

“别喝了。”傅林脸色有些难看,拉着她往外头走。席上就有点乱,傅莹忙说:“老板们多海涵,我出去跟孩子聊两句哈。”

傅林把傅莹拽了出去,傅莹一边踉踉跄跄地走,一边挣扎说:“哎呀,你干什么呀,拽疼我啦。”

傅林松开她胳膊,在太阳底下瞪着傅莹:“你怎么答应我的?说了不喝酒不喝酒的。说好的事,你怎么变卦了呢?”

“做生意哪能不喝酒,我要真一滴不沾,老秦还要我呀,他要我干嘛的,光陪他睡啊。”傅莹说:“哎呀你别管了,我酒量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不是说好的,我去钓季寒柏,你就不再喝酒了的。”傅林说:“你就是不听,早晚有一天喝死你。”

傅莹说:“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咱们不能把宝全押在他身上呀。”傅莹见迎宾在看,就小声说:“你别生气了,我知道了,会注意的。你以为我白喝的,等会出来老秦就得给我钱呢。”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喝。”傅林态度非常强势:“你相信我,我肯定成功。”

傅莹见他这样,抚了一下耳边的头发:“你最近怎么了,怎么老这样,至于这么激动么,又不是头一回见我这样。”

傅林不说话,胸膛起伏的厉害,眼圈红红的,板着脸。傅莹说:“行了行了,最后一次,我还不知道呢,你怎么在这?”

“跟季寒柏一起来的,来吃饭。”

“那赶紧进去啊,别露馅了。”傅莹说:“你要真心疼我,赶紧把他拿下!看我陪个酒你就受不了啦,那你以后还能成什么大事,咱们这种……好了好了,不说了,我进去了啊。今晚上别回家,我那催债鬼弟弟又上门来了,晾他一天,他就自己回去了。”

傅莹说完就踩着高跟鞋蹬蹬蹬地跑进去了,傅林在日头底下站了一会,长吁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进去。

刘胖子说:“我们都点好了,你看你想吃什么。”

季寒柏说:“随便点。”

傅林就点了个凉拌黄花。

因为他看已经点好的菜里头,有两道是不辣的,这两道菜并不算特别,在主打麻辣的川菜馆里点这俩菜,季寒柏和刘胖子,肯定有一个人不喜欢吃辣,刘胖子说他是能吃辣的,那不喜欢吃辣的,大概率是季寒柏。

果不其然,吃菜的时候他发现季寒柏几乎不怎么吃辣的,刘胖子点的那几道招牌菜,他几乎都没怎么动筷子,就这还吃的满头大汗,空调调了又调。

傅林要了一瓶啤酒,对着吹。

“呦呵,”刘胖子说:“一看就是能喝的。我还以为你不喝酒呢。”

季寒柏也有点意外。

傅林说:“我只能喝啤的,白的一喝就醉。”

天热,服务员拎了一箱啤酒,他们开了六瓶,谁知道季寒柏和刘胖子一瓶没喝完,傅林两瓶就下肚了。

跟喝白开水一样。

事实证明他酒量也就那样,因为他喝多了,筷子都拿不住。

刘胖子笑:“小年轻,不逞能了吧?”

傅林趴在桌子上,喝的太多太猛,他有点难受。

其实不该这么喝的,喝酒跟钓人一样,猛了都不行,得循序渐进。这个度他本来是很会拿捏的。

吃完饭以后,季寒柏扶着他上了车,刘胖子说:“机会机会。”

“滚。”季寒柏说。

傅林还有点失望,他倒希望季寒柏畜生不如趁机搞他,在车里摇晃了两下,就倒在了季寒柏的肩膀上。

车里空调吹着,出过汗的皮肤微凉。季寒柏心中狂跳,抑制不住的卑鄙邪恶念头。幸亏有刘胖子在,不然就他们两个,他觉得自己未必能抵抗雄性恶劣本能。

傅林的皮肤真好啊,白,感觉全身都干净。从河里出来,傅林就没再穿T恤,只穿了件灰白色的衬衫,松软潮湿,开了领口几颗扣子,露着锁骨。

刘胖子转了一下后视镜,透过镜子看到后头的季寒柏,两只手的手指头敲着膝盖,头微微转向窗外,一副天人交战的样子。

怂逼。二十三四岁正当年的小狼狗,定力怎么这么强。

他有必要教一教季寒柏什么叫男人了。

他见路上没车,就来了个急转弯,傅林身体一晃,头就要从他肩膀上倒下去,季寒柏赶紧用手去扶,温热粗糙的手掌不像是富家公子的手,抵在傅林的脖子上,傅林怕人碰,何况脖子,浑身一个激灵,只觉得电流传进五脏六腑,麻了。

他根本控制不住那种酥痒的感觉,只希望季寒柏赶紧松手,谁知道季寒柏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怕他再跌倒,大手再没松开。

傅林难耐地想:我死了。

延伸阅读

兴进隆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a3re.shtml
兴进隆手机壳总部是一家以配件为主导,各种数码产品配件/手机配件/苹果配件/电脑周边配

益康1+1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pzdm.shtml
益康1+1理疗产品座落在我们伟大祖国的都——北京市是一家集科研、开发、生产、销售为一

顺亨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p8a5.shtml
顺亨布艺是佛山市南海区西樵顺亨布艺的产品,其公司位于中国广东省佛山市西樵轻纺城,经过

衡水老白干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u0e9.shtml
衡水老**隶属于衡水老**酿酒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是河北省衡水市大型骨干国有企业,组

虎豪服饰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b3vt.shtml
虎豪服饰加盟详情“虎豪”牌皮衣是中国皮衣行业的著名品牌,曾被中国轻工总会授予中国真皮

宝至尊和田玉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6agu.shtml
宝至尊和田玉buzzon以缅甸、新疆的优质矿业为基础,结合一流的工艺雕刻师、设计师,

思创焊锡制品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pusc.shtml
思创焊锡制品是一家研制、生产、销售、锡制品及有关化工制品的厂家,拥有十多年焊锡产品开

鹿可儿童摄影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64sh.shtml
鹿可儿童摄影加盟。鹿可儿童摄影是专业从事儿童摄影服务及相关产品的机构。我们的团队本着

广普妮维雅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ygdx.shtml
广普化妆品由陈国出众生创立于1995年的富华电器延续至今,位于上海市宝山区沪太路39

艾可迪诺沙发加盟  http://www.hostaldefederman.com/yite.shtml
北京艾可迪诺家具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的客厅沙发,休闲沙发,布艺沙发等产品的生产厂家,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圣帝长生诀第一章

    新世界大厦,十二层。办公室内,一个女人正低着头看桌上的财务报表,她的头发很黑,直及腰间的大波浪被随意的扎在背后,脸上是精致的妆容。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看着很正式,但是宽大的裤子显得休闲了几分。四周的装饰都呈现出一种暗色调,显得庄重、严肃,雾蓝色的窗帘拉开了一半,还有一半将阳光遮住了,她正巧在那阴影

  • 再续陈情在线阅读第2节

    恭亲王王府。“咚--咚,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更夫的梆子声远远传遍大街小巷,亲王府院墙旁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朝着灵堂摸去。此时灵堂内仍有几人在烧着纸钱,替中间停放的尸体守灵。死亡之人乃恭亲王嫡长子晏朝(zhao)粟,于20岁生辰前一晚离奇死亡。今天是停尸的第七天,最后一夜,守灵的仆人有些放松,几个

  • 快穿之炮灰他哥哥在线阅读胖子的鸿门宴

    第二天一早,吴晓的电话就响起,打他电话的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他之前的老板--贾胖子。自己还没有找他算账,这家伙居然还敢打电话给自己?他有些奇怪,但是还是接通了电话。“喂,吴晓,今天有空来领一下你那半年的工资吧!”电话一接通就传来了贾胖子开门见山的话语。接着就被挂断了,好像就是为了不让吴晓拒绝。这就很

  • 穿越之夜未央第8章在线阅读

    经过这件事情以后,蔡雅的心情舒缓了许多,这样的人真的太少见了,真的让蔡雅莞尔。她的郁闷一扫而光,原来生活中也是充满阳光的,也是充满欢笑的,这样的事情如果多遇到一点也是非常不错的,可是只要自己不丢人就行了。以后丢人出丑的事情真的不能在干了,蔡雅在心中暗暗的想道,如果在公众面前丢人哪以后真的无颜在这个世

  • 洪荒:开局吞了帝俊在线阅读遇险,早有预谋

    慕然扭头去看,一左一右两个男人身材魁梧,凶神恶煞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并非什么善类,从他们的话中,她也大致了解到了一些讯息。这两个人很明显,目标就是她!到底是谁?她素来不跟他人结怨,会有谁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对付她?慕然扭头去看,一左一右两个男人身材魁梧,凶神恶煞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并非什么善类,从他们的话中

  • 求生直播间觉醒

    深邃的宇宙中,万千星系流光溢彩,神秘而美丽,看似近在咫尺,实则遥不可及。一道黑色闪电却无视了这令人望而生畏的距离,自由穿梭其间,瞬息便已是光年距离。当这道黑色闪电掠过银河系时,不知为何停了下来,身形显露,竟是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人形生物!巨大的斗篷完全遮住了他的脸部,使人不知其貌,甚至不知道这斗篷下到

  • 和穿越者抢师兄在线阅读章我去,这是啥地方

    “小枫,剑圣在中路草丛,别上头啊。”“怕啥,一波勾引,一波走位,嗯,回手掏,鬼刀一开看不见....”只见叶枫用劫故意进入冰女的施法范围,利用走位躲开了冰女的技能,此时剑圣在草丛里按耐不住走了出来,对着劫一个阿尔法突袭。只见劫分身加闪现将剑圣带到塔下,再利用分身回到原来的位置,平A两下冰女闪现拉开身位

  • 女中诸葛之一等医妃师父有毒

    第十章*上完药后没多久,池玉带着言恒进来了。言恒甚少上天,这次要不是担心凤凉凉,也不会在南天门苦守多日,直到池玉出来接他才进来。“这就是师父在天上的寝宫啊?如此气派,比夜澜华贵多了!”言恒两眼放光打量着太曦宫的陈设,东摸摸西敲敲,脑子里飞快盘算要是把这些都搬回夜澜去得走几趟。正兴奋不已的算着,一个转

  • 无限之最强王者寻真凶(一)

    向问天高声道:“如今真凶未明,大阵已启,还望委屈诸位暂留几日如何?”事关一位皇域皇子的死,即使大家想走也是不敢轻举妄动,一旦离开就会背上杀人的嫌疑,所以大家表示对向问天的理解。有人开玩笑道:“陆家有好酒好菜招待,很真舍不得离开呢。”向问天看向水东流道:“听闻魔琴海水皇子有过几件神断的案子,还望水皇子

  • 木叶jo影挥剑间,战舰灰飞烟灭

    “坑爹的系统,坑爹的任务!”林旭阴沉着脸说道,星空可是有着数百战舰,他一个人哪能对付得了那么多?“哼,再次强调一遍,本系统是封神系统,如果你再故意叫错名字,我会把任务难度增加一百倍!”系统说道,毫不掩饰对林旭的恶意。“好吧,封神系统,我认栽了!”林旭没好气的说道,就算知道系统是在坑他又能怎么样,他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