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星宿天机箓在线阅读第十章

作者:淇洵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里真的没有可以迅速查找条目的宝物吗?”这已经是猗苏第四次这么问了,绀青衣裳的青年仍旧耐心地回答:

“应该没有。”

猗苏有气无力地把又一本没有“向桐”二字的《溯世书》推回书架,眨了眨酸涩的双眼,长长叹了口气。对方仍然在认认真真地寻找,靠在书架底端的模样倒像是苦读的书生。

就在这时,换班的钟声响起,青年倏地起身,拍拍袍子下摆:“我要上工了,明天继续帮你找。”

语毕,他竟然凝聚起一片云,躺在上头,打着哈欠出了门。

真是个有趣的人。猗苏将书册整理好,记下阅读过的方位,揉着眼睛向外走去。天色渐暗,还下起了蒙蒙的小雨,浸润了上里的色调,令建筑的华美里头多出了几分难以言说的蕴藉。径直出了高墙,猗苏一路淋着雨回到三千桥,正见着黑无常和阿丹诡异地相对无言。

“告、告辞。”一见猗苏,黑无常就逃也似地离开了。

猗苏莫名其妙地看向阿丹,对方翻了个白眼,骂道:“没出息!”

“我其实早就想问了,阿丹你和黑无常……是怎么了?”

阿丹斜眼瞪猗苏:“别想歪了,我就是看他不顺眼!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丫头你啊!”她点点猗苏的额头,一脸嫌弃,“当初你作死,我没能拦住你,结果黑无常个王八蛋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就把你放进蒿里宫了,还好你从九魇回来了,不然我不知要怎么整他呢!”

“是我任性是我无理取闹,是我错了,姐姐你就别气了。”猗苏脸一红,死皮赖脸地贴上去,受了阿丹好几个青白眼。

“话说回来我还没好好罚你呢,来来来,吃我一记!”说着阿丹就来戳猗苏的腰。

猗苏最怕这招,一时东躲西闪,却还是被拿捏住这软肋,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这死丫头以后再敢乱来,有得是方法收拾你!”阿丹拍拍手掌,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你也别太拼命了,冥君的差事糊弄过去就得了。实在不行你直接逃到大荒去,难道他还追过去不成?”

猗苏喘着气反驳:“要不是怕他手段下作,威胁到你,我早就溜了!”

“哦哟,倒是我连累你了。该打!”说着阿丹又要来挠,“就别担心我了,我是什么人,还能被什么君上威胁到?倒是你啊,聪明面孔笨肚肠,别被他吃得死死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放心,我哪有那么没用。”猗苏笑呵呵地带过去,又问起今日那嗜睡青年,“说起来阿丹你知不知道这么个人,一身绀青袍子,长得挺秀气,整日睡不醒糊里糊涂。”

“诶?睡不醒?秀气?让我想想,倒真没见过、也没听说过这么一位啊……”阿丹露出她标志性的媚笑,“哟哟哟,那么快就有艳遇啦?真是不负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哦--”

猗苏嗤笑一声,很不以为然:“老想些不正经的事。他今天帮了我点忙,仅此而已。”

“男人帮女人,好比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阿丹麻利地下了定论。

猗苏摆摆手:“别说这个了,还是想想怎么向恶劣男交差吧……”

“这个……丫头你还是自求多福吧。”语毕阿丹就迅速消失在了水中。

啊喂!这和刚才说好的“姐才不怕冥君”不大一样啊!

带着忧愁又郁闷的思绪,猗苏也钻进水洞中休息。

循着记忆来到昨日阅览过的书架,猗苏化出光球,便见着嗜睡青年躺在同一个位置酣睡。她有些不好意思,便将光球调暗,径自先查找起来。

没过多久,只听衣裾窸窸窣窣之声,青年迷迷糊糊地出声:“啊……你是昨天那个……唔,对了,我说好要帮忙的……”他说着便起身,撑着书架的力道略大,竟让柜子晃了晃,灰尘四起间落下整整三四排的书册。

她急忙过去,却见对方笃定地取下落在头顶的册子,就势翻开一看,抬头冲她咧嘴笑了:“找到了诶……”

猗苏立即将册子接过,将那页快速读了一遍:

人,向桐,四百二十世界,邺城生,七年,饥饿、伤寒,死。

什么坑爹货啊!这一瞬她极想咆哮。搞了半天这上头只会写清死因,哪里有什么身家过去的交代!伏晏这厮摆明了是误导自己,乐得看她做无用功!

“呃,没用吗?”青年显得很抱歉,“那再找?”

猗苏摇摇头:“算了,这两日麻烦你了,谢谢。你继续休息吧,我把这里整理好。”

“啊,不用了……躺在书上很舒服……”对方居然就真的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了,不久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猗苏迟疑片刻,最终还是离开了。到了溯世阁外头,她吐纳一番,发泄了心中的浊气,大步往书房的方向而去:最后的线索都断了,还被无良上峰耍着玩,不干了!

书房外仍旧没什么人,猗苏强忍住推门而入帅气登场、甩了狠话就走人的冲动,重重叩门。

“请进。”

伏晏今日换了件鸦青的袍子,外头搭了件月牙白披风,高贵冷艳地坐在几案后头,见猗苏进来一挑眉:“怎么?”

“你早知道溯世阁里头不会有什么线索,还任由我白用功?”

他不屑地嗤笑:“那是你蠢。我都好心提醒你当心别掉沟里去了,你一心一意要往除了陈年垃圾什么都没的臭水沟里钻,我有什么办法?”

“你那叫好心提醒?恕在下实在没能听出这言外之音。”

“嗯,本座就姑且免了你这罪过。啧,蠢到这地步都不忍心怪罪了。”这厮居然真的一脸居高临下的怜悯,琥珀色眼睛带着嘲讽的笑。

猗苏上前一步,直接喷回去:“君上除了逞口舌之快就没有别的爱好了吗?”

“把对你进行无意义的启蒙教育当作/爱好?谢姑娘未免太高估自己了。”伏晏从几案上拿起柄拂尘,冲她挥了两下,活像在驱赶什么微小生物。

“那就烦请君上高抬贵手,饶过小的吧,这任务实在是无从下手。”

“无、从、下、手?”伏晏似笑非笑地撩她一眼,“谢姑娘还真说得出口。”

猗苏学着他的模样从睫毛底下撩回去:“不知君上有何妙策,倒还请赐教。”说得好听,你行你上啊!

伏晏却神在在地往后一靠,手指捋着拂尘下端,笑而不语。

猗苏知道再多说也无济于事,便闷声说:“告辞。”

才拉开纸门,身后就悠悠然飘来一句:“你真的好好去见过向桐了吗?谢姑娘?”随后又是几声欠揍的轻笑。

他语带玄机,猗苏仍旧一头雾水,一路走一路仔细琢磨。

好好见过向桐?这到底什么意思?

次日,猗苏再次动身前往下里。

此番她只在远处观望:向桐和几个年岁大些的小鬼正在忘川中拍水嬉戏,水花四溅,笑闹声不绝。这般肆意欢笑的背后,竟然还有那样苦楚的过去。猗苏真心实意地希望向桐能转生重来,这心意与任务无关,可她不知该如何让向桐放下心结,真正笑起来。

猗苏又把伏晏的那句话在心里回味了一番,仍旧一头雾水。

向桐这时玩耍完毕,甩着手往岸边走去,一个妇人迎上去,笑着递给她汗巾。这个妇人……有点眼熟。猗苏努力回想,猛然记起来: 第一次到下里,就是向她询问向桐所在,被她以怀疑的目光打量。

“还不算无可救药嘛,总算注意到了。” 身后猛然传来伏晏的声音,猗苏骇得一跳,扭头便瞧见冥君大人一脸从容却也叫人恼火的哂笑。

这个妇人是问题的关键?难道……

“她是向桐的生母?”

伏晏背着手微笑: “秦凤,生前似乎是某某国公府嫡女,嫁作了官家妇,不知为何抛弃了那小鬼,自己却难以释怀,也跑来忘川。”

手里握着这样的机要线索,这厮却只对戏弄自己乐在其中。他那所谓想要革新冥府的决心,是否也只是说说而已?毕竟,他脾性之恶劣,实在令人难以将他与道义相联系。

勘破了猗苏的不满,伏晏悠哉地从袖中取出拂尘,轻轻一抬:“只会指望着别人施舍线索,谢姑娘也并非如表面这般有骨气嘛。”

猗苏送他一个白眼:“送佛送到西,还请君上指教接下来该当如何。”

伏晏理所当然道:“当然是问话了。”语毕,向后一招手,不知从哪就冒出个差役,恭恭敬敬地一躬身后,快步往秦凤那边走去。伏晏这时蓦地向前一错步,挡在了猗苏前头,将她的视线遮得严严实实。

哈?君上大人又要作甚?

伏晏稍回首,睨着她道:“被小鬼头看见我同你在一处,只要一句话,秦凤就不会过来。”

这是正理,她无从反驳,便默默往后退了两步,干脆缩到了岸边的树后。

“不知君上寻妾所为何事?”秦凤死时仍是个美人,却因愁苦而损了本有的贵气,眉眼显得略有些阴沉,说话腔调轻缓而庄重。

“为向小娘子转生之事而来。”不知是否是错觉,总觉得伏晏同秦凤说话的语气,要柔和温文不少。

秦凤眼神一瞬冷冽,幽沉沉地定在伏晏身上,咬字似乎都喷吐着戾气:“向桐?君上的意思,妾不明白。”

这昔日的贵妇,转眼便如护子的母兽般警觉而凶狠。她身上浓烈的戾气,连猗苏都觉得有些骇人。

伏晏不为所动,甚至还转了个身,面朝猗苏露出招牌贱笑:“那我就只说了,我当然是为了同向小娘子的母亲商榷而来。”

然后,猗苏便见着秦凤仪态全无地冲伏晏背后扑过来。

延伸阅读

同人 花尽敛芳归来赤峰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yihao04.cn/ys40.shtml
“嗯?”“这里是?”梦晨睁开眼睛,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疑惑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嗡一

行之大道紫金阁中的老人(四更)  http://www.yihao04.cn/bfww.shtml
试验了一下自己的才能,苏寒离开了自己的chuang铺,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骨,闭上

刀斩神换衣风波  http://www.yihao04.cn/ntql.shtml
青鸾这丫头嗓音灵动又好听,曾一度想离开秋茗做一个歌姬。秋茗心善,她深知当歌姬的痛苦,

娇俏小傲凰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yihao04.cn/xrms.shtml
什么都在我的意料之中,吴克善大闹了一场之后也没能解脱我的困境,我依旧过着以前的生活。

战神联盟之光明的誓约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yihao04.cn/phkw.shtml
人族为何走向终点,也许贪婪要占很大一部分原因。虽然科学家在创造人造人之时尽量让他们的

SCI传媒集团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yihao04.cn/uoi6.shtml
秦封立在监视器前,他挥手,其他人后退着出去,门也关上了。监视器里暧昧的,放纵的声音在

神级校花别撩我之包饺子  http://www.yihao04.cn/dng9.shtml
第八章、包饺子眼见着都要中午了,她还要回去给那两只做饭呢,怎么还没有人来买?没有办法

韩剧:从德鲁纳酒店开始在线阅读更有趣的事情来了  http://www.yihao04.cn/dh8n.shtml
原著中将狗男主的大婚写的是相当盛大详细,他一次迎娶两位妃子,其中一位是这本书的女主苏

活人不医[剑三]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yihao04.cn/umhv.shtml
“额!?”张越看见了杨子闻身旁的白芸,明显楞了一下。“张越?”白芸也注意到了他,但听

神仙变歌手封印  http://www.yihao04.cn/bl6w.shtml
蛮荒是个什么样的地方?群妖横行,邪魔当道。千百年来出入蛮荒之地的人少之又少,只因极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的诉说之渣男实锤了!(2)

    意识沉入深渊,灰色的水珠自天空落在了失去生命力的落纯白发丝上,胸口的长剑再次往前推进了一分,执剑的长发青年看不出表情,模糊的眼帘只是依稀的看到他的身躯在颤抖着。他的周围是一片废土,曾经代表辉煌文明的建筑化为了废墟,到处都如同天空中落下的雨滴一般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色彩。所有存在于地面的生命力早已经被剥

  • 点化:我的手办活了之第三章(3)

    事实证明,上天是眷顾我的。因为打听八卦而被西塞利粗暴对待后的第三天,八卦的主角之一就出现在了我的店里。躲在店铺后面的隔间看见蛇院院长的头晃啊晃的,我很认真地观察了他一番。事实上西弗勒斯•斯内普先生真的不是帅哥,打理一番之后会不会有变化我不知道,但是面对面的时候我很严肃地觉得他比起网络上的Q版同人不可

  • 云在朝暮决第一章

    九月初的北方,已经开始冷了。张原一身运动长袖,左手拉着一个笨重劣质的旅行箱,右手拎着一个旅行包。复读了一年,今年虽算不上失利,却也只能搭上本科的末班车。无独有偶,今年录取张原的,是那个去年被录取未去报道的学校。今年依旧是堪堪上了二本线,对于张原来讲,有几分失意。如若不是到那个所谓的省重点学校复读,今

  • 御赐丑妻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六章

    转眼间就到了离开水镜府的日子。十里长亭,幽幽古道,春风徐徐碧连天。朝阳下,即将各奔东西的师兄弟述说着过往,怀揣着未来。“小师弟,你真的要跟六师弟出去游历吗?”郭嘉的眉头微微锁着,对于这个昨日还拿出十两黄金借与他的小师弟,他甚是担心。司马长寿自幼身受玄冥之毒,若非司马徽每日用高深的灵力吊着他的命,哪能

  • 当女配有了外挂[穿书]在线阅读第六章

    郊外的夏夜有连绵不断响着蛙鸣,王小妞正盘腿坐在床上听着杨凯旋刚发过来的语音消息。“小妞,南墅2号里的保姆下午被警察带走了。她居然杀了陆家那个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小女儿!啧啧~”王小妞随意的捶着大腿,回了条语音,“陆家人已经公开陆绿的死因了?”说完她停下手,疑惑道,“是你小叔拿走了我放你房间的半塑料袋东西

  • [综英美]一个脑洞一个坑第九章在线阅读

    “原来是莫师兄,我们初来乍到,以后还要靠师兄多多关照了”林轩见莫生并未有敌意,也是收起了心思,说了句场面话就从刚刚看来,林轩虽说实力不及莫生,但是这股对灵魂力的敏锐程度却丝毫不比莫生差,要知道,莫生修炼的功法叫做九煞匿心决,是一本灵魂力的伴生功法,所谓伴生功法,就是在提升实力的同时会锻炼自身另一方面

  • 玄幻:无上运朝之第五章

    功夫不负苦心人,张开放应聘成功,成为一名电脑销售人员。但是张开放并不开心,因为许嘉宁没有应聘上,试了好几家都说不招兼职人员。这在许嘉宁意料之中,当年她能兼职,是因为熟人介绍才破例。如今,她并没有兼职的打算,之前那么一说不过是为了张开放。“不要紧,我可以当家教,而且大学里多得是勤工俭学的机会。”许嘉宁

  • 全知全能之我在万界开直播在线阅读第八章

    一连几日,苏槿汐都没有再见到楚慕寒,倒是林管家忙里忙外,而木儿也早已被按排别处。当然,苏槿汐也知道了明月阁的别样。汗,自己居然霸占着他的寝宫,想起木儿苏槿汐心里泛起了嘀咕,这丫头得罪了那容妈妈,就算好好的从她这出去,也不能保证她以后会不会被刁难欺负,她能把木儿留在她身边吗?想到这,苏槿汐向外走去,向

  • [快穿]后妃记事簿在线阅读第3章

    一条宽阔无比的大江,汹涌的奔向东方。初升的旭日刚刚跳出厚密的云层,将江水染成一片潮红。花开花落,花落花开。距赵丑厮、郭菩萨起义已经过了八个春秋。泰定帝的历史已经过去,元顺帝登基称帝,在这期间历经了四世帝王的更替,都是短命王朝。轰轰烈烈的弥勒佛义军早在泰定帝五年就被朝廷覆灭,只因义军势力范围太小,未能

  • 生化危机6:终之篇章在线阅读第3章

    白宁网咖是坐落在W大学附近的一家高档网咖,在附近一带有着相当不错的人气,因为得到了时下最热门网游——《剑三》的官方授权,它成为一些民间电竞赛事的举办场地。许多忠实的玩家总喜欢来这里,期待能观摩到一些高手大神的操作。虽然已是深夜,但网咖内的客流量依然爆满。江凌凌坐在网咖包厢的一角,百无聊赖地看着手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