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破产后的锦鲤生活在线阅读无硝烟的战场

作者:金金觐 来源:晋江文学城

手机微微发烫,萧帆如梦初醒。

“是真真吗?”她轻声问。

对面笑声依旧爽朗,“才多久没见,怎么连我的声音都认不出来了?还是……”她突然压低音量,“你现在不方便?”

“没有没有。”说话时,萧帆的手也跟着摆动。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又被抓去联谊了。”

萧帆笑了两声,用肩膀和脖子夹着电话,空出手记录赵真真回国的航班及时间。

“千万别忘了来接我哦!”通话结束前,赵真真再次提醒。

屏幕熄灭好一阵子,萧帆陡然喊了句糟糕,用力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很快又龇牙咧嘴地揉了揉,嘟囔:“忘记和她提信用卡账单的事了。算了,等她回来再说。”

她故作坦然地吃完饭,带着碗筷和平板进了厨房。

赵真真回国的日子定在三天后,即周六下午三点。

萧帆提前一个多小时到达,捧着杯温热的摩卡倚在国际航班到达口。机场里来往的人不多,望着惬意行走的旅客,她莫名想起自己前两年出差时恰巧遇上明星粉丝送机的场景,当天声势堪称浩大,乌泱泱的人群把路堵得水泄不通,险些害得他们赶不上飞机。

现在想想还真是可怕。她在心中感叹。

“这边,这边!”

萧帆下意识转头,只见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正冲着自己的方向招手。刚想向对方确认情况,就听后头发出回应,一个与他身高相似、长相接近的男孩绕过自己身边冲到男人面前,狠狠给了他一个拥抱。

“哥!”

她听到男孩这样大喊。

忽然间,她的大脑闪过一丝尖锐的疼痛,几个模糊的画面一掠而过。

在曾经的某个时刻,似乎也有这么一个人这样呼唤过另一个人,但她看不清他们的脸,更查不明背景。

“哥,你在看什么?”高嘉信的脸因为兴奋染上一大块红晕,衬着没擦干的汗珠,像个刚洗完的水蜜桃。

高嘉诚蹙眉,眼神锐利而深邃,这个女孩……

他很快在脑海里搜寻,目光蓦然一变,唇角朝上勾起,原来是她。

“嘉信,你先回车里坐着,我去找熟人说两句话。”交付钥匙后,高嘉诚信任地拍拍弟弟的肩膀,轻轻把他往前推了推。

高嘉信定定看了哥哥几秒,乖乖捏着钥匙去边上坐无障碍电梯去地下车库。

萧帆晃了晃手中的杯子,看样子是撑不到赵真真出现,于是饮下更大一口。

“小姐你好。”

在刚吞下咖啡时,身边有人这般说道。

她指指自己,对方轻点两下头。萧帆疑惑着快速打量他,自觉往后退了一步,让出个宽敞位置。

“不,我不等人。”高嘉诚说,“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高嘉诚,是简航的朋友。你可以喊我的英文名字,Daniel。”

萧帆朝他鞠躬,“高先生你好,我是萧帆。”

“萧帆?”疑问明显地浮在他的脸上,他小心翼翼地问,“那你有孪生姐妹吗?”

“我……”

“嘉诚。”

高嘉诚转身的瞬间,恰好暴露对面的萧帆。

来人诧异望来,不解道:“萧帆?你怎么在这?”

“帆宝!”

萧帆只觉肩头一重,一阵好闻的香水和化妆品味飘来。

“还给我买了咖啡?感谢我宝儿。”赵真真自顾自地接走萧帆手中温凉的拿铁,自她身后敌视简航。

“你要接的人是她?”简航问。

萧帆点头,笑着询问:“简总认识真真吗?”

“不认识。”二人异口同声。

不认识还这么默契?萧帆有些好笑。

赵真真拖着行李走到萧帆身边,对方拿过她的大书包背到自己身上,冲前头说:“我们接下来还有安排,就不多聊了。简总、高先生,再见。”

路过简航身边时,赵真真丢去一个极为不友好的眼神。

“那个,等出租车的队伍还挺长的。”高嘉诚边说边向简航使眼色,可简航的目光始终停留在萧帆身上,半分都未转移。

赵真真按下电梯按钮,“没关系,我们坐机场轻轨和地铁,反正又不是高峰期,对吧帆宝?”

“啊?对。”萧帆心里还在计算简航的出差时间,怎么比计划还早回来了?是竞标失败了吗?

赵真真一连说了几句,见萧帆没有反应,便伸手去戳萧帆的脸。对方一个激灵,转头问道:“简总,项目……嗯,出师不利了吗?”

简航一愣,很快摇头。

“成功了吗?”

“有点复杂。”简航咂摸几秒,踌躇回应。

高嘉诚道:“还不是因为那个……”意识到什么,他忽然又捂住嘴,“我答应航哥不能说的。”

“电梯到了,帆宝,我们走吧。”

萧帆点头,满腹狐疑地踏入。

简航看着半透明的轿厢下落,冷声道:“因为哪个?你别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高嘉诚瞪大眼,“不是,我这可是关心你。”

“我谢谢你的关心,但不需要。走吧,嘉信该等急了。”

二人抵达地下车库时,只见三人站在高嘉诚车前面面相觑。高嘉信察觉到两个哥哥的存在,赶忙小跑过来,说她们两人想偷车。

“偷车?拜托你搞搞清楚,就这破车,本小姐还看不上眼呢。”

“真真,别胡闹。”萧帆有些窘迫地解释,“抱歉,我还是有点想知道‘复杂’和‘那个’究竟代表了什么。”

高嘉诚问:“那你怎么知道我的车位?”

“你的车钥匙。”

按照机场的规定,每辆车在进入车库后,都会得到临时的塑料手牌。手牌正面贴着新打印出来的车牌号贴纸,反面则刻着车位。

萧帆在兄弟俩聊天时扫到背面的字母和其中一个数字,再加上高嘉信因烦闷下车出来透气,她这才顺利找到高嘉诚的车位。

“这姐姐,果然有点本事。”高嘉诚小声对简航说。

简航道:“文科班稳前五的水平,你觉得呢?”

“厉害。”

高嘉诚从弟弟手里拿过钥匙,刚准备按下解锁键,就见高嘉信泥鳅一样滑进副驾驶座,他好气又好笑地吼了一句,“高嘉信,你又不锁车!”

话音刚落,车里已是满满当当。

“哥,你别傻站着了,小心我踩油门。”

“钥匙都没在里头,你踩个鬼脑袋!”

高嘉诚无语望天,快步过去驱动车子,在调整后视镜时说道:“你们后面的系不系安全带随意,但别打架。我这车刚开过光,见不得血。嘉信,你笑什么?把带子给我系紧点。我说的是你自己的!”

“你朋友还挺有意思。”萧帆轻笑道。

简航回她一个笑容,触及身旁赵真真的脸,笑意顿时退去。

车子驶上机场高速不久,萧帆征得允许,开了一小缝的窗。赵真真关切道:“你晕车么?”

“没,就是觉得有点闷。”

“要是觉得不舒服就跟我说,我让家里派车来。”

高嘉诚搭言:“人都晕车了,你还让她坐车?以毒攻毒吗?”

“我家的车比你的舒服多了。还有,上高速的时候不要跟乘客聊天,小心被拍。”

高嘉诚咽了口唾沫,默默闭嘴。

“我有晕车药,如有需要,及时开口。”简航说。

萧帆愕然,笑问:“你是小叮当吗?为什么连这个都有?”

“给嘉信准备的。”

高嘉信:“……”

“航哥,我真的不晕车。那都是年轻不懂事,呕……哥,你能不能不要急刹车?”

“堵车了。”

萧帆闻言,伸头瞧前方不见头的长队,而后对赵真真道:“照这么个堵法,可能会错过预约时间。”

“那就换家餐厅。”

“可你不是喜欢吃那家的烤鱼么?”

赵真真蹙眉,“我什么时候喜欢吃烤鱼了?帆宝,你是不是把别人的喜好跟我记混了?”她故作凶恶地靠近,“说,是不是找了别的小姐妹了?”

“不是你么?”萧帆抿唇想了想,“‘丰轩记’的烤鱼。”

“我不爱吃鱼。”

她想到什么,转头去看简航,却见简航同样疑惑,甚至有些冷酷,悄然松出口气。

不是他就行。

“丰轩记?那家我吃过,烤鱼真的是一绝,还有他家的花雕鸡和猪肚鸭汤,真的很棒。”高嘉诚踩下油门时说道。

高嘉信一听,缠着哥哥要他请客。

“过两天再说,这家没这么好预约。”

离预约失效还有三分钟时,高嘉诚的车稳当停在丰轩记门口。萧帆冲他比了个大拇指,下车就要去拿赵真真的行李。

“你们吃饭不方便,我们送去她家好了。赵小姐,方便把您家地址告诉我们吗?”

赵真真飞快地报出个长串,趁萧帆跑去前台确认座位的时候,敲了敲简航处的车窗,对露出的半张脸道:“简航,请你记住我当初跟你说的话。”

“我知道。”

赵真真冷哼一声,踩着她定制的马丁靴入店。

高嘉信显然对这场大人们的战争很感兴趣,转头问简航他们三人的关系,结果被自己哥哥赏了个重重的脑瓜崩。

“小孩子家家的,耳朵伸这么长干什么?小心我跟妈告状。”

“别别别,我可不想吃宫爆螺丝钉。”

高嘉诚冷笑一声,发动车子,路过一批自行车时道:“航哥,晚上我妈做你的饭,务必赏光。”

“好。”

萧帆点好菜,饮下一口热腾腾的大麦茶,好奇地盯着还在发呆的赵真真,抬手在她眼前摇了摇,“想什么呢?眼神这么可怕?”

“你跟那个男人,就是姓简的。你们认识?”

“认识。问这个做什么?”

“有多熟?”

萧帆的脸皱成小笼包,“不是很熟,说过几句话。你真的不认识他吗?不然问这么多干什么?而且,我感觉你们之间的气氛不对劲,不会是你前男友吧?”

“怎么可能?”赵真真大吼。

附近的客人发觉动静,纷纷转来探看。两人慌忙低头,萧帆拍拍她的手背,“不是就不是,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我,我就是担心。对,我担心你啊,那个男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还有他那个朋友,嬉皮笑脸的,看着就像个爱玩女人,会始乱终弃的二世祖。”

‘二世祖’高嘉诚忽觉后背冷飕飕,伸手调高车载空调的温度。

“你跟那个赵小姐是怎么回事?看上去她好像很想把你生吞活剥了。”

延伸阅读

硬腿子佛跳墙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sjok.shtml
硬腿子佛跳墙捞饭创建于2016年,一盅佛跳墙+三种特色卤味+一叠小菜+一份蔬菜+一碗

八品道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6due.shtml
八品道将火锅和烤肉融合在一起,不仅凸显大陆和台湾的美食文化,而且还将两者完美的汇聚到

艾莱妮洗衣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gw8s.shtml
现在加盟“艾莱妮”http://www.086ganxi.com,即使自己没有开干洗

缤果送水果超市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gk6f.shtml
缤果送是厦门中健网农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新品牌,创立于2015年,同是“美缤果”的

亲子智慧家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ggdx.shtml
公司简介亲子智慧家”是亲子悠悠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益智玩具主导品牌,以互动式经营模式

绿色农场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y697.shtml
绿色农场养生保健品不仅拥有自己的植物学家、药理学家、美容学家、医生、化学工程师等,还

大脚丫修脚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gsy4.shtml
※享有康豫大脚丫品牌使用权※享有康豫大脚丫技师培训及优先输送支持※驻店经理实地考察,

铭川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ywqk.shtml
铭川小饰品是东莞市铭川五金饰品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流行饰品、时尚饰品、项链、

双科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glmg.shtml
双科汽车用品行成立于2003年,生产和出口led日行灯,长排警示灯,频闪及爆闪警示灯

柔莱可家纺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sppr.shtml
柔莱可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奥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始创于2004年,是一家中港合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因果命运良机不取仙女离

    张轩看到小蛮好像不乐意理睬自己了,知道自己做的有点过头了,也不好意思在呆着了。感到自己身上的湿衣服粘着难受,就退到另一个房间里去,准备换身干净的衣裳。“姐姐,你看这小子真是可恶,竟然看不起我们家老爷。要说我们家老爷的大名可是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是听到了都要崇敬几分的,这个小子居然敢那么说话。

  • 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在线阅读姐妹

    翌日,郁宛琪乖巧地担起家庭里碎琐的劳务,仔细地去收拾郁宛西绫乱的床畔。郁宛西抢过郁宛琪手里自己污渍的衣物,嗫啜着说道:“我自己来洗。”虽然郁宛西心里清楚郁宛琪之所以没跟母亲走,是因为在郁宛琪的心里还惦记着她这个妹妹,原本应该感激涕零,从此姐妹更应该相依为命,不离不弃,心无介蒂才对。却不知为何,在郁宛

  • 我在异界活得像条狗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九章浴室中,迷雾缭绕。玄风正睡在灌满特殊药材的池水中,如果仔细的去看的话,就会发现,玄风竟然没有丝毫晃动的浮在水面上,用一个词解释的话,那就是不合常理。池中的疗养,已经一个晚上了,早上的阳光渐渐地从浴室的那扇换气窗透了进来,因为雾气凝结成的水珠,附在天花板上,落地镜子上,还有玄风那健康的身体上。一

  • 蜜桃味的你在线阅读悲剧

    当梁宇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医院了,这里是河下游的一个小城市,所幸医疗设备还算完善,只是胖子的身上完完全全长满了尸斑,已经被隔离了起来,皮肤专家什么的正在从市里赶过来。强子就坐在旁边的另一张病床上,他想打电话告诉自己老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但是一直都是关机的状态。要是这么突然的就拿走了家里的那唯一一滴

  • 爱君如梦——魔幻手机同人之毓色在线阅读第10章

    “不过话说……”小路上,一位棕发少女面带怒意,“你家到底在哪?你打算跟我到哪?!”一个少年略有所思地说:“嗯……你就先旅行吧,等到了我会告诉你的。如果你要去挑战石英联盟的话,那里是必经之地。”少女闻言白了他一眼,快步向前走去,但很快就被追上了。这少年与少女,便是樱井渊寒和观月雨澜。“你的伊布……为什

  • 全班为敌找冰敷脸

    众人开始议论个不完,而殷辰却是一脸复杂地看着蓝莓儿,心里却在吐槽:拜托!总得让我说完吧!蓝莓儿不管殷辰是怎么想的,对着吵杂的众人说道:“凶手是我,是我杀了我的父亲。”“啊?什么!”“我没听错吧!”“你没有听错,什么,她说是她杀的?”“喂,两位仁兄,离这里不远有家医院。”“等等等等!”何弘骤然打断大家

  • 鬼夫,你好猛在线阅读第一章

    当诸小宝醒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到浑身上下都是火辣辣的疼痛,自己是趴在一张木板床上,下面仅仅是垫了一张席子!但是这些都不重要,诸小宝现在迷惑的是自己在什么地方?想了很久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是经历了一场爆炸,被炸飞了!难道没死?诸小宝感觉到应该是没死,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疼痛感!趴在那里勉强抬起头看了

  • 为爱原地守候之鸡飞狗跳

    太子乃是中宫皇后所出,刚出生那年便被献庆帝封了储君之位,这些年倒也算勤勉。这宫中皇嗣单薄,除了娴贵妃所出的德平公主,宸妃所出的二皇子,再也没别人了。德平公主正和薛亭晚两人说这话,便有宫人通传说“太子殿下驾到”。太子一身明黄色衮服,笑着入了内殿,“方才听闻赏樱宴上起了争执,德平无事吧?县主可安好?”德

  • 地球最后的癫狂之天降美女(8)

    陈叶欣喜地看着自己召唤出来的初级丧尸,随即意念一动,指着旁边的路灯说:“撞电杆!”砰!5!砰!5!“我的天啊!叫你撞你还真撞啊!”陈叶惊叫着赶忙制止道,初级丧尸每次撞击造成的伤害让他心痛不已,总计300点的气血还没有杀怪就少了20点。不过,陈叶的心里还是十分满意的,有了这么一只随自己意念而动的强力丧

  • 我欲灭天平静的夜晚不平静的心

    杨宇轩的家坐落在松口古镇边的一条运河旁,门口有个小院,院门外是一条乡村小路,比一般的小路要宽阔很多;在八九十年代,南方开发,他们镇上凭借水路之便,涌现出一批批出售水泥砂石的小码头,如今国家大搞环保,镇上许多的有污染的厂矿也都相序关闭,小码头也渐渐失去了生命力;到如今,也只剩下一座座腐朽的起重机械,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