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天纵神骄之逆天废材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黑鸦 来源:言情小说吧

一阵清脆的铃声在他耳边响起。

程予乐接起电话,另一头传来他熟悉的助理阮秋的声音。

“程哥,你要大火啦!”

那边年轻姑娘的音色里带着抑制不住的兴奋,还没等他接话,就接着激动地喊:“你怎么还没准备好?该出发了,这次金海棠奖,好几家媒体都预测今年的影帝非你莫属!”

程予乐握着手机的指尖微微缩紧,露出了一个自信而明朗的笑。

“方总说刚才刘导给他打电话了,说他这次的新片非要你来当男主角,方总给你推了。”

“刘永霆导演吗?为什么?”程予乐一下有些急了,刘永霆可是他一直渴望合作的大导,能演次男三他就满足了那种。

助理阮秋含着笑意道:“因为档期撞了呀,你忘了吗?上周Steve导演邀请你参演《星球碰撞》的第二部,专门给你打造了一个亚洲面孔的新角色,和Jacob并列男主,这将是你进军好莱坞的第一步!”

程予乐:“……”

这梦做的,有点儿过了。

他正在半梦半醒之间拉扯,场景却忽然一转,到了颁奖典礼的现场,他站在礼堂外的走廊上,看着前面的一个背影。

那个背影熟悉又陌生,他准备叫那人,却在开口的时候犹豫了。

就这一秒,那人的身影却彻底消失不见。

“丁零零————”

一阵清脆的铃声在他耳边响起。

程予乐虚着眼睛,往枕头边上摸了好几下,才抓起手机,屏幕的亮光一瞬间刺得他头痛欲裂,他迷迷糊糊地接起来。

“程哥,你要大火啦!”

“……”

这还是个梦中梦?无限循环?

正准备挂断,扯过被子接着睡,那边小姑娘的尖嗓门又响起来。

“你在听吗?我就知道你还没起,千万别睡着了!快听我说!”

阮秋的语气焦急又激动,声音都发颤了,和刚才好像有点不一样。

程予乐被嚎得鼓膜发痛,彻底醒了过来,确定自己还在卧室的床上,不是在梦里。

“喂,我听到了。”他清了清嗓子开口,声音像铁丝划过一样嘶哑,说完咽部一阵刺痛。

他昨天喝得是有些多了。

“你昨天新戏杀青以后是不是去喝酒了?”阮秋听到他回答,赶紧问道。

“去了。”

“你知不知道你喝醉了以后干了什么?”

程予乐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剧组几个年轻小男孩喝多了抱着他痛哭流涕,红着眼睛非得敬他酒的场面。

“你当然不知道了,”阮秋没听到他回应,语带绝望,“你要是知道的话,还能睡得这么香吗?”

这下程予乐也警惕了起来:“我干嘛了?”

“你居然说……说……哎,我说不出口,你自己去微博上看看吧。”

程予乐心里一凉,以他对阮秋的了解,她都说不出口的话,那得是什么惊世绝句。

他连忙开了免提,打开微博,问她:“搜什么?”

“什么也不用搜,热搜上面挂着呢……”阮秋悲凉地说。

程予乐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掉下去。她话音刚落的同时,他看到热搜了。

热搜第一【许珩程予乐】

热搜第二【许珩孟薇薇】

热搜第三【程予乐孟薇薇】

程予乐:???好规整的排列组合

他开始怀疑是不是其实他还在梦里,因为怎么都想不到,他和许珩的名字会并排上了热搜第一。

他皱着眉在他们俩的名字上点了一下,里面的一个视频开始自动播放。

画质不是很好,充满了嘶嘶的杂音,看样子像是偷拍。

但即使是偷拍,他也能一眼认出画面中央的身影是自己。他坐在灯光昏暗的酒吧包房里,旁边围着的几个人脸上都被打了码,只有他的没打。

程予乐看着视频里的自己手握一瓶嘉士伯,仰头就是一口气吹掉了半瓶,旁边小男生们起哄的兴奋声几欲把屋顶掀翻。

他把酒瓶放在桌上的动作有点晃,说话也大着舌头:“许珩啊……”

程予乐心跳骤然加速,虽然知道木已成舟,他依然抑制不住紧张。

“你们别看他冷冷的不好接触,其实他和你们……没什么不一样的。”

屏幕中央的他像回想起了什么极有意思的事,垂下眼睛轻笑了一声,“逃课开黑这些你们干过的事儿,他当年也都干过……”

“真的啊?”旁边的男生问了一句,“我们一直都觉得他特别高冷,上次活动他从我们面前走过去,我居然下意识屏住呼吸,完全没敢跟他说话,靠,太丢人了。”

“队长,也不能怪你,”另一个男生应和着,“不是说许影帝之前拍戏,因为对戏的女演员一直ng,对他撒娇想缓和气氛,问他哪里演得不好,结果他直接沉着脸数出了七八条,把人怼哭了么?”

“哈哈哈哈这个我完全相信,不然绯闻绝缘体的称号咋来的,我们怕他主要是因为,影帝看起来完全没有弱点啊,像个完美的演戏机器。”

程予乐也被他们逗笑了,言语间全是醉意:“怎么可能……偷偷告诉你们,许珩他当年跳舞,同手同脚哈哈哈哈,还不能说……说了就要生气,简直是公主脾气……”

屏幕外的程予乐不忍直视地扶额。

可能是被他“公主”的形容戳中了笑点,酒吧包间里又闹起了一波,就在这时,视频全黑了,声音也随之消失,可能是录的人因为什么原因拍不下去了。

程予乐算是松了一口气,这种程度的话,估计被骂上几天就没事了。

“程哥!!”视频里忽然爆出声音,整耳欲聋。

“我舍不得你啊呜呜呜呜呜呜——”

“我也是,我不想收工呜呜呜呜呜呜——”

虽然没有画面,程予乐也能想象出小孩儿抱着他痛哭流涕的场景。

看来大家都醉得不轻了,昨天他拍的一部网剧杀青了,和他合作的艺人是新成立的男团PLT的成员,本来他进组的时候还在担心,能不能和一群十七八岁的男孩相处到一起。没想到私下教他们演了一次戏以后,一群人恨不得抱着他喊他亲哥,天天扯着他聊东聊西。

这个年纪的孩子,总是把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率直得可爱。

还没等他嘴角翘起来,他就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许珩……”

尾音有些喑哑,仿佛是带着醉意的呢喃。

一瞬间程予乐的冷汗都出来了,他心惊胆战地接着听。

“许珩,你有没有心?不!你没有!!”

他的声音越来越高,抑扬顿挫:“你为什么不说话?躲在那里算……算什么男人?”

“哥,你喝多了,许珩没来,我们只是点了一首他的歌……队长?迟昊!你愣着干嘛?快切歌啊!”

太好了,难得有个清醒人。

“许影帝他盯……盯着我,我…… 不敢切啊……”

真是完蛋。

程予乐听到他自己醉意迷蒙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许珩,你没有心!你就回答我一个问题……就一个,你和孟薇薇的传闻是不是真的?”

程予乐愣住了,感觉到热度从脖子直直地攀升到了头顶,他把手机一扔,鸵鸟似的埋进了被子里。

电话那头的阮秋半天没听到他这边一点声音,试探着问:“程哥……你还在吗?”

“在,不过可能很快就不在了。”程予乐有气无力道。

“唉,我能理解,怎么偏偏是许珩呢?”

阮秋当了程予乐的助理有4年多,在她印象里,程予乐一向谨言慎行,深谙什么场合应该说什么话,她从来没操过什么心。这次估计是难得放松,竟然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她程哥本人心里肯定是最难受的,但公司交给她的任务她也不得不做。

“程哥,你打算怎么处理啊?”她犹豫着开口。

“公司那边怎么说?有没有出什么公关策略?”

看程予乐反倒很快冷静下来,主动问她,阮秋的心放下了一些。

“呃,方总现在觉得公关也没用了,”她有点为难地说,“这个证据它实在是太硬了。而且你知道的……咱们公司一共就五个艺人,你是里面最红的,所以咱们公司……其实也没有公关部门哈哈哈哈哈哈。”

“……”

“好吧,一点也不好笑,”阮秋收起了缓和气氛的念头,“程哥,不如换个角度看问题,你看你平常发一条微博,转发加评论顶多也就十几条。而现在,营销号发的这条爆料的视频,已经被转发出几万条了,点赞也有20多万。”

听着她的语气越来越像一个传销组织头目,程予乐心理有种不详的预感。

“所以呢?”

电话那边的阮秋深吸一口气:“你今年六月就要27岁了,再不红真的没机会了,**圈长江后浪推前浪,最不缺的就是一茬一茬长出来的小鲜肉,现在你凭长得年轻还有戏拍,再过些年就只能去演别人的爹了。”

“这么老成的话是谁教你的?”程予乐的语气依然风轻云淡,甚至带着一丝笑意。

阮秋愣了一下,她程哥果然不管什么时候都清醒又明白。

“你的经纪人兼老板,方总。其实在你醒之前,公司已经叫我去开了一上午的会,他们的意思是,这个事件我们就不管它了,不但不管,甚至还可以适时再给它加两把火……”

阮秋的声音越来越小:“反正你现在已经和许珩捆绑在一起了,这都是流量,流量就是钱,公司现在打算让你走黑红路线,先让你全网黑,等黑着黑着黑出感情了,你就红了。上面的都是方总原话。”

这是变魔术吧,程予乐心想,更有可能是他黑着黑着就从头黑到脚,成了圈里的一个笑话。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阮秋忽然带着哭腔骂了起来。

“去他妈的!太欺负人了,咱们不干了!在这行呆的越久我就越不明白,凭什么靠绯闻炒作的能火?凭什么靠潜规则上位的能火?不干了!你长得这么帅,又这么拼,在哪行哪业都能发挥光芒。”

她抽噎了两声:“你要是解约金不够的话,我这几年也攒了一点钱,如果需要的话,千万别不好意思……”

程予乐知道她是想安慰他,就是这效果,衬得他更加凄凉了。

他几次张口,想跟她解释出现这种情况,公司没直接起诉他已经很不欺负人了,也想告诉她靠炒作和潜规则的人也付出了她看不见的代价。

但最后,他只是说:“好了好了,我还没穷到跟你借钱的地步,你现在就去放两天假,敷敷面膜,告诉方总,我会尽快考虑好给他答复的。”

等阮秋抽抽嗒嗒地挂掉电话,程予乐才失力般的躺倒在床上,愣直地盯着天花板。

他其实并没有那么潇洒。

他有一个秘密,他喜欢许珩。

许珩比他迟一年考进中影表演系,算是他的学弟。那时候关于许珩和他谁是系草的争论刷爆了学校论坛,许珩本人也莫名地和他不对付,对别人虽然冷了点,起码能当同学相处,只有对他脾气大得不行。

程予乐把这总结为,年轻雄性动物的胜负欲。因为许珩跟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你等着看,五年之内我会把影帝的奖杯拿过来。”

现如今,许珩做到了,24岁的他拿下了最新一届的金海棠奖最佳男主演,顶级流量,风光无限。

而他,出道第一部戏角色就被别人截胡,长期混迹在各种电视剧的男三男四,好不容易接到一个小说改编的网剧男主角,就出了这场意外,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播出。

如果说男人面对喜欢的人难免会自卑的话,那他就是卑中卑中卑。

---

夜色低垂,城市的另一侧,慈善酒会刚刚开场。

衣香鬓影间,独自在露台抽烟的男人反倒更引人瞩目,不少女星和社交名媛都在路过时多看了几眼,并为他心思不在这里而感到遗憾。

吴越在场子里找了两圈,都没找到自家艺人,这会儿却突然看到对方就在露台外面抽烟。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暗纹西装,身上只有蓝宝石胸针以及同系列的袖扣做点缀,却难掩逼人的气场。

烟雾缭绕在他的侧脸前,衬得他难得有些孤寂。

吴越早看出他今天不对劲,许珩没有烟瘾,他印象里上一次看到他抽烟是两年前了,今天在这种场合都忍不住抽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他首先想到今天热搜爆红的那条消息,随即自己否认了,这种造谣的黑料每年都要来上一两次,许珩向来看都不看。

可能是什么私事,吴越想,他只是他的经纪人,有些事还是不要过问的太多。

“影帝怎么在这自己吹风呢?”

许珩偏过头,烟雾从他脸前散开,他食指中指夹着烟头,懒散地冲吴越扬了下眉:“有事?”

吴越早习惯了,走近他:“我还以为你戒了。”

许珩唇角不易察觉地勾了一下:“戒不掉。”

看吴越还是目光炯炯地瞪着他的手,许珩才“切”了一声,低头把烟掐了。

“苏总找你,你心情不好等会儿也收着点。”吴越叮嘱。

“谁说我心情不好?”许珩反问道,“我抽烟是在抑制自己的冲动。”

吴越没能理解:“冲动?什么冲动?”

“如果你在一片荒凉的冰原里走了很久,严寒而且看不到尽头,忽然前面出现一把篝火,你会怎样?”

吴越心想,影帝就是影帝,说出的话他越来越听不懂了,他试探着开口:“我会以为是海市蜃楼吧。”

许珩的视线似乎散漫在很远处,没有焦点,轻轻地笑了一声。

他怕又是做梦,也怕冲上去一把火把自己烧死。

延伸阅读

伍歌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boi5.shtml
伍歌加盟详情深圳伍歌电器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从创立伊始,公司致力于研发生产汽车

赫菲利遮阳篷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az3k.shtml
赫菲利遮阳篷特点:1、新产品,该产品将精湛的纯绘画与赫菲利遮阳篷工艺出众结合,弥补绘

钻石快线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swna.shtml
钻石快线珠宝网隶属于深圳市钻石快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钻石快线),是中国视频网购

驴皮匠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g9wr.shtml
阿胶的好坏直接决定阿胶糕的质量,“驴皮匠”阿胶糕所用的阿胶正是阿胶的“娘家”山东东阿

MilkFamily进口母婴连锁品牌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gcmb.shtml
暂无

迈外迪wifi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gp4z.shtml
迈外迪(WiWide),中国出众的商用Wi-Fi网络架构及媒体服务提供商,以共赢的理

贝乐在线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uoew.shtml
贝乐在线是国内K12在线教育品牌,隶属于贝乐教育集团(即北京倍乐优学教育咨询股份公司

无锡银楼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6pna.shtml
多年来,无锡银楼走专卖店的特色之路,并拥有自己的首饰品牌——“情源”和“金阿福”两大

鑫威二手工程机械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yimj.shtml
上海鑫威二手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占地面积2.7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35万平方米,拥有各

鑫盛泰加盟  http://www.psychicportraits.com/nr06.shtml
鑫盛泰手机壳总部是手机贴膜、手机壳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我有大虚面板在线阅读第2章

    修炼体系跟科技体系总的来说是两个概念。但是殊途同归。最终的目的是强大自己,修炼是红光的,比如说如何利用能量来强大自身就像古代神话里面,人能够排山倒海。改天换日。但是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人利用科技同样也能做得到。但是科技是微观的利用科技来强大自己的时候,对物质的认识。更加的微观。比如原子。电子。质子,

  • 世间若大在线阅读第9章

    84.虽然很多人说起迪亚波罗,印象都是……『你不要过来啊——』.JPG,但是(还没被黄镇的)老板,真的是个很可怕的角色。不论是他的替身能力,还是他的战斗智商。和队长对决时对纳兰迦的利用就可见一斑。这不是个能轻易取胜的对手。这可不是时停腹交拳就完事儿了的事情。众所周知,子弹没射出去的时候,威力才最大。

  • 失业后我回家种田了在线阅读第9节

    太主动了不行,会引起戒心。太疏远了也不行,京墨的性格太闷,自己不主动他怕是永远都不会想起靠近自己。难啊难——轻了不行重了不行。说白了,这般顾虑重重,还是青黛心中没底罢了。不过,京墨会喜欢上自己一次,应该会再喜欢上自己的吧。心里安慰自己,青黛却还是睡不着了,一夜无眠,睁眼到天亮。时间辗转,拒绝了和涂家

  • 追溯第十章在线阅读

    派来处理齐新荣案子的刑警都是新人,有了齐思远的证词,加上齐思远满身都是常年遭受虐待的证据,气得他们差点当场就将案件定了性——“尸体的切口太古怪了,但又没有有空的法医能现在赶过来……对了,你那边怎么样了?”“除了被害人的儿子,没有其他目击者。”新人刑警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不夸张的说,这几天东绍市就跟中了

  • 滚过来!抱老子[哨向]在线阅读第四章

    “额……”朝颜看了看司仪,又悄悄地瞥了眼黄少天,而后者更是一副屏息等待她开口的模样。“朝晴玖。”朝晴玖的目光不漏声色地移回,面露羞涩和局促,她的双手在背后绞着衣角,仿佛暴露了她的紧张。“那叫你晴玖好吗?”司仪试图让她放松些,“晴玖不用那么紧张噢,大家一起玩嘛,本来就是大家一起放松放松的时刻!而且你的

  • 末世备忘录第一章

    已近黄昏,少许余晖洒落古宅院落,不少人搬着东西进进出出,一角落的白发老者与少年坐于老树底下棋,有些悠闲却又不显突兀。“明天就是你的加冠礼,行加冠礼取字后便成年了。”白发老者手执一子落于一处,慢悠悠开口道。“我知道,爷爷。”微生延手一顿,没多加思考便落下白子,面色如常,声音依旧清冷。“人还没找到吗?已

  • 诸天垂钓系统之功夫之神成长系统!

    “这是什么东西?”林立微微的错愕了一下,随后,在自己的眼前就多出了一个操作界面。姓名:林立年龄:17技能:八极拳(精通,明劲层次,冬练三九,夏练三伏,锻炼全身力量,然后使其集中,一拳激打出去,空气炸响,威势惊人,也就是所谓的“千金难买一声响”,此为明劲之境。)咏春拳(入门)可学习技能:歌唱,演技,吉

  • 木之叶传之第一章(1)

    清晨阳光柔和,空气里隐约可见细小的颗粒在悠悠浮动。在浅金的光线中有种说不出的静谧感。顺着太阳初升的地方往圣罗帝国东边方向一直走,可以看到一片辽阔无垠的森林。那是王城附近唯一的一片精灵故里,几百年来都被葱茏青绿给覆盖。风一吹便是绿浪碧海。精灵居住的地方远离王城,属于城外。贵族一般都在王城中,不屑也不愿

  • 旬旬不忆往昔之落魄船长(1)

    倒霉,真的是一种永远不会缺少的运气。比如李川。走夜路掉到被偷了盖子的下水道里也就算了,可穿越到这么一个落魄少年船长的身上,就有点悲哀了。此时的李川坐在船舱的一角,一面捧着块发臭的肉干有一搭没一搭地费劲撕咬着,一面打量着昏暗的船舱。这艘船从外表看来,只是普通的木船,但悬挂在舱顶的一盏昏黄的灯,却引起了

  • 渔家调在线阅读第9章

    如果这病被有心人发现并加以利用,难以想象,会对我造成什么恶劣的后果。那时我也就十一岁,换成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或许也想不了那么深。可俗话说的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没爹娘的孩子更是早熟。当时我左思右想,越想越觉得危机重重,越想越觉得周围有人对我不怀好意,可人小势薄,肩弱难挑,最后只能跑去求助院长。“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