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特种兵之地狱使者在线阅读秦

作者:地狱使者 来源:飞卢小说网

“韩兄···什么侍中,已经不是了。”徐琰摇了摇头苦笑道。

韩世能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消息,皱眉问道:“秦国发生什么事了?”

徐琰说道:“秦国暂时无事,但再过不久就难说了。”

原来西秦是杂胡氐人的一支,因为天下大乱,趁机占据了长安、雍州、秦州与荆州一部。是雄踞北方的一个大国,现在的皇帝姜显,杀了上一任荒淫无道的皇帝姜戊,自立为帝。

姜显崇尚儒学,重用汉族大臣如王赟、徐琰之辈,国势蒸蒸日上,时人都称道姜显治国“关陇清晏,百姓丰乐”。但这给邻居魏国却造成了强大的压力。曹宏的父亲曹珪因此寤寐不宁,边境一旦有一点风吹草动,举国都要紧张很久。

而帮助苻坚治国的“能臣”徐琰,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曹宏怎么想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曹宏不解道:“徐先生,您刚才说秦国现在无事,但以后就说不定了是什么意思呢?”

徐琰叹了口气说道:“自从王赟去世之后,秦主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从谏如流、勤政爱民的大秦之主了。”

王猛是秦国的丞相,此人从小家中贫寒,早年晋国使人征召王赟为官,但王赟知道晋国已经日薄西山,不肯出山。后来遇到姜显,两人论废兴大事,十分投契。姜显即位,任中书侍郎,曾在一年中五次擢升王猛,官至丞相、中书监、尚书令,封平阳郡侯,成为姜显主要谋士。

见曹宏一脸疑惑,徐琰又叹了一口气,细细地给曹宏道出其中的原委。

秦国和魏国一样,国人贵族都有尾大不掉之势,不同的是魏国还在可控范围之内,当然这也跟魏国还很弱小有关,但秦国就不同了,秦国的国内的豪酋不断在国内闹事,按下葫芦浮起瓢,着实让姜显头痛不已。而丞相王赟正是在讨伐上郡豪酋叛乱时,在军中病死的。这次姜显南征,徐琰和生前的王赟都不赞成,他们都觉得要在安定内部之后,先统一北方,击败魏国,然后再南下击败刘宋。王赟生前,苻坚很信任王赟,虽然不认同王赟的战略,但是姜显还是尊重王赟,一心安定国内。

现在王赟死了,徐琰虽然百般劝阻姜显,但姜显不但不听,还对徐琰疑神疑鬼,觉得徐琰是收受了刘宋的贿赂才劝阻自己。徐琰见事已不济,不说此战结果如何,便是姜显已对他不再信任这一点,便能随时要了他的性命。于是趁姜显巡边之际,徐琰只身逃往魏国投奔了韩世能。

曹宏听罢疑惑的问韩世能道:“外公,您和徐先生之前认识吗?”

韩世能听完一愣,徐琰脸色也不自然。曹宏见状知道其中必有原因,便岔开话题,转而向徐琰请教关中的风土人情起来。

徐琰见曹宏心思剔透,也对曹宏这一个魏国的皇子顿生好感,详细的给曹宏讲起关中风物,不知不觉天色已经不早,曹宏因要回宫,便向二人告辞了出去。

回到宫里,天色已晚,见到母亲韩嫔正在等他吃饭,曹宏道:“阿娘,以后您别等我,不要饿坏了身子。”

韩嫔见儿子回来,赶忙让那粗使宫人去将饭菜端了上来,曹宏坐在下首,见母亲这些日子开朗很多,容光焕发,便问道:“最近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吗,阿娘。”

韩嫔脸上一红,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什么容光焕发,好好吃你的饭。”

曹宏见母亲不说,便也不再追问,只要母亲开心就好。

用完饭,曹宏问母亲:“阿娘,你认不认识徐琰这个人?”

韩嫔一怔,问道:“你为何问起徐琰?”

曹宏将今日之事一一向韩嫔道来,韩嫔听罢半晌不语。过了很久,韩嫔这才说道:“徐先生和我们韩家有一段渊源,准确的说,徐先生是你的长辈。”

原来徐琰是冀州人士,徐家是长乐郡的望族,他从小就有神童之名,长大后更是是冀州的名士,如此好的条件,徐家定然是早早为徐琰定下一门亲事,正是清河望族崔家的嫡长女,也就是如今大魏重臣太常卿崔诰的妹妹。也许一个人一辈子不可能永远顺风顺水吧。徐琰在与崔家嫡女定亲之后,遇到了命中的缘分,徐琰有一次拜会韩家,认识了韩家的嫡女,韩世能的小妹,两人私定终身。在这之后徐琰闹着要退婚。崔家自然不允,徐琰之父后来见徐琰固执,便将徐琰逐出徐家。韩家老太爷也早早将嫡女嫁人。从此徐琰心灰意冷,远走秦国,再无婚配。而得知倾心爱慕的韩小妹在嫁人之后郁郁而终,更是不再与故人联系。一心为秦国效力了。

曹宏听罢才知道,原来这风度翩翩的徐先生还和自己家有这么一段渊源。

韩嫔叹道:“可怜徐先生与小姑本应有一段美好的姻缘,但世事无常,只能怪他们相遇的太晚吧。”

曹宏见母亲有些伤感,插科打诨道:“阿娘,徐先生与姑祖母有缘无份,只能怪徐家给徐先生早早定了亲,如若不然,也不会发生这种大家都伤心的事来。所以说,我的婚事,我自己要做主!”

韩嫔见曹宏说起自己的婚事,便笑了:“你呀,且得等两年呢,不过你的事,我可管不了,那要问你父皇。娘倒是可以帮你物色物色,当然最后还是要你父皇决定。”

这次换曹宏苦瓜脸了。

崔诰巡边不会那么快回来,但是皇子们的课业不能耽误,皇帝在朝中找了一个饱学宿儒来教授皇子,临时顶替崔诰,来的这个师傅是个老头子,耳聋眼花,每日就是子曰子曰的照本宣科,皇子们问他问题,他也不闻不问,只是对皇子们说道:“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搞得皇子们烦不甚烦,以前崔诰教授他们读书,读完之后,还会释义,然后由此阐发、引申。皇子们学的是津津有味。再加上崔诰严于律己,对皇子们的课业要求更是严苛。皇子们从不敢在课堂上有什么小动作,但今日这位老先生来了之后,先是几个年纪小的皇子坐不住,开始交头接耳,见老先生没啥反应,他们甚至在下面打闹了起来。

三皇子还在养伤,言后那里只是每日帮着曹藩向师傅告假,但是太子虽然还是鼻青脸肿,但还是坚持来上课了。自从那日之后,太子更加沉默寡言,只是见到曹宏时,才勉强给点笑容。

曹宏听说朝廷上因为六镇之事闹开了锅,汉人与匈奴国人争论不休,皇帝曹珪每日既要处理朝政,也要忙着召见安抚大臣。忙得不可开交。当然,这与曹宏无关。每日里曹宏只管着自己读书,练习骑射。日子过得倒也充实。如果非要找出什么问题来,那就是曹宏发现了母亲开心的秘密。

父皇隔三差五的会到淑仪阁。有时天色还早,曹宏还能碰到父皇,曹珪偶尔也考校一番曹宏,或问所学何经,或问所习何史。每每都挑出其中一两篇,让曹宏阐发。又偶尔指点一番,说说自己对此的理解。韩嫔见此,心里更是开心。

一日曹珪早到淑仪阁,见曹宏正在读汉书,于是笑着对曹宏道:“渤海废乱,朕甚忧之。君欲何以息其盗贼,以称朕意?”

曹宏一愣,知道这是父皇出题考他。

于是回答道:“海濒遐远,不沾圣化,其民困于饥寒而吏不恤,故使陛下赤子盗弄陛下之兵于潢池中耳。今欲使臣胜之邪,将安之也?”

曹珪见自己的儿子博闻强记,很是高兴。兴致更高,就继续考校道:“选用贤良,固欲安之也。”

这段话出自《汉书·龚遂传》,说的是汉宣帝时因渤海发生了饥荒,盗贼并起,汉宣帝欲启用龚遂平乱,龚遂见到皇帝问道:“渤海郡地处偏远,没有沾沐圣上的恩惠教化,那里的百姓为饥寒所困,而官吏不知加以救济,致使陛下的子民偷盗陛下的兵器在渤海岸边耍弄耍弄罢了。现在您打算让我去剿灭他们,还是去安抚他们?”

曹宏因龚遂这老头很有趣,当时崔诰教授《汉书》之时,曹宏曾经认真背诵过。于是背道:“臣闻治乱民犹治乱绳,不可急也;唯缓之,然后可治。臣愿丞相御史且无拘臣以文法,得一切便宜从事。”

曹珪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能对答如流,可见是下了功夫的。但学而不思则罔,如今之世,西有苻秦,南有刘宋,朕虽日理万机,不敢斯须自逸,诚思天下大业以艰难得之,必当以艰难守之。朕何尝不是汉宣帝,固欲安之也。”

曹宏听罢跪下道:“儿臣虽年齿尚幼,但也有为父分忧之心。”

曹珪笑道:“好,见你说话很有条理,做事也极有章法,缺乏的是历练,过段时间,朕安排你去朝中观政,你可愿意?”

曹宏听到可以出宫观政,一想到不用终日闷在这皇宫之中,高兴的险些跳了起来,连忙答道:“愿为父皇分忧。”

曹珪听完摆摆手道:“我可不要你分忧,只要你在外面多听多看少说话。懂了吗?”

曹宏心中一盘算:“也行,总比每日早起读书强。”

谁知曹珪又道:“课业不能丢了,每日还需早起和崔师傅读书。”

曹宏脸上一垮,讷讷说道:“是,父皇。”

曹珪和韩嫔见了,“哈哈”笑了起来。

这时岳乐匆匆进来,对曹珪说:“陛下,沈良玉回来了。”

曹珪听罢,面色一肃,站起身来对岳乐说道:“召他进来。”说完便离开了淑仪阁。

延伸阅读

[综英美]Lifeline生命线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tsftmp.cn/g39k.shtml
“人找到了吗?”看见从外面回来的秦伍,殷小北连忙迎了上去。秦伍担心地看了他家掌柜的一

宇道之殇九华血案  http://www.tsftmp.cn/aec7.shtml
幽夜惊雷,寒沁孤道。道上一行三骑骏马疾驰,为首一人玄色大氅在疾风中上下翻飞,偶尔露出

今天也要溜老婆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tsftmp.cn/uhch.shtml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鹅毛大雪整夜没停,整个世界银白一片。这里,是通天帝国的南部最

文案集中地之第六章  http://www.tsftmp.cn/arej.shtml
镇山还是很大的,远远望去像一个龙头,山林很密,稍不注意就很容易划伤。她穿着长袖长裤,

在异界开客栈之第十章(10)  http://www.tsftmp.cn/xjyv.shtml
既然是旅行她绝对不会亏待自己,能吃饭绝对不啃面包,现在食材有了,空间道具也备好了,调

天官赐福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tsftmp.cn/afo.shtml
“呃~~~~”黎君摘下头盔伸了个懒腰。“已经是凌晨了啊,该好好休息一下了。”黎君拍了

[综武侠]凤凰栖叶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tsftmp.cn/y0bg.shtml
“板……板砖?!”白秋眨了眨眼,冷不丁的抬头看向雪儿,似乎在问,这是神器?“你不要小

重生学神进阶记818那个单纯好奇的短刀  http://www.tsftmp.cn/d4mj.shtml
头顶MVP的魔煌,仔细看了看敌人的尸体嘀咕“敌人全长这个样子吗?”不一会,尸体立刻化

逆徒一点点听话(捉虫)  http://www.tsftmp.cn/aslv.shtml
第四章胡奶奶睡着了以后,两只手依旧牢牢地抱着那个手机,仿佛那就是她最重要的东西。金燊

四个男神大佬争着给我打钱[穿书]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tsftmp.cn/ud4h.shtml
就这样子,我暂时寄住在馨儿她们家,觉得这世道不管多乱,还是好人多啊!馨儿的父亲是本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柯南同人]酒意微醺杨斯亮的美人计

    “傻!真是傻啊!”林峰扶额,他为这些人智商感到担忧,情况已经很明显了,怎么全都没反应过来。戴淼看着众人,哭笑不得,解释道:“他没事,他的身体现在比你们任何人都还要好呢。”杨斯亮反应过来,问道:“戴医生,到底怎么回事?”“首长,R4F9病毒对人类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传染性,还有百分之零点一的人,对R4

  • 清风绝之认错(3)

    暴怒的韩默生指着常言怒吼一声:“你给我出去!”面对着暴怒的韩默生,常言很平静的将因为掉落在地而与随身听分离的耳机收进了裤袋。然后将随身听放在桌洞内,慢慢的走了出去。“这节课改成自习,同学们自己看书预习课文!”韩默生强压着怒气,对着众多同学说了一句,而后便是拿起课本和备课本走了出去,直接将常言带进了办

  • 网游三国之召唤神将之紫幽城(9)

    昏暗的暮色中,星若尘背着上官嫣儿,一路飞奔,跑的飞快。“嫣儿,…你说你这嘴,是开过光的吧!说什么来什么。”星若尘一边奔走一边气喘吁吁的说道此刻的星若尘显得有些狼狈,身后一头丈许长的玄阴葵蛇紧随其后,吞没的蛇信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很是恐惧。“妈的,你跑出来一头二阶妖兽也就算了,还特么是个有毒的,还让不让

  • 侠客长安张磕巴和汤三儿

    铁拐李大号叫李明启,可是由于腿被打折了,所以被安了个外号铁拐李。可是但可是捏,时间长了,本名没人叫,这个铁拐李的外号却越叫越响亮。铁拐李这小子虽说没有可倚仗的哥哥,可是他的六个几个姐姐却会嫁人,公、检、法、司嫁了个遍,只六姐嫁了个解放军叔叔,退伍后以正营职分到大动脉上也是个官儿,大连襟又是大动脉上的

  • 至尊丹心在线阅读第8节

    经过户外活动的乌龙,导致现在全都认为黄飞和何艳已经一起了,不止班上的同学这样想,就连其他班的也是这样认为的。虽然黄飞也解释过多次,但是架不住人多嘴杂,黄飞也就此不在解释了,但是,黄飞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和许琳儿的距离又变得远了。“本来就没有近过,哪里又有远了呢,也许是我自己的想法罢了”黄飞自嘲道插

  • 重生后我成了红颜祸水在线阅读第1节

    恢宏的大堂寂静无声,唯有中央两旁映着的日月纹章高高悬挂,沉默地凝视着下方的众生。面貌苍老的白袍老者神色威严,他看着下方端正跪坐的一群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肃穆的气氛下,他缓缓道出了斟酌许久的决定。“老夫宣布,忍宗的继承人是——”“阿修罗。”满座哗然。大筒木因陀罗跪坐在大筒木羽衣面前,容色古艳,风神

  • [古剑]命途(苏恭)之初出桃林(1)(2)

    妖儿在桃林入定了一天后,很快便适应了化为人形的生活。到了第二天,妖儿再也呆不住了。就到小溪边散步。“唉!真是太没意思了,从我有意识以来就一直在这里生活,虽然这满目桃花甚是好看,但也困不住我的好奇心,好想出去走走啊!”妖儿叹息道。“算了吧,你才刚刚化为人形,什么都不懂,且不说桃林这么大,你连路都不识,

  • 虹猫蓝兔:神级提取在线阅读第九章

    韩阳原本是想回去用耳鼠换金币的,但是顾九天已经将耳鼠身上最宝贵的风翼取走,就算是能够完成任务,得到的金币数目也会大打折扣,再加上韩阳实在是好奇迦南一个魔战士,是怎么在人族中生活这么长时间的,毕竟魔战士和人类战士之间的差距十分明显,而迦南的外形在人族中显得十分高大,在魔战士群体中却是最弱小的存在,这中

  • 云与月武器店

    夜笙没理他们几个,向城西走去,这也是城主府的方向。铁甲城整体呈正方形,全城约有八百多人,北面和西面被山环绕,南面和东面是一片平原。西北是城主府所在区域,也是城主大部分手下所在位置,汇聚一城大部分强者。西南是免租区,这部分都是不愿归入城主势力,且本身有一定实力的。最后就是东面的区域,这里有占全城七成的

  • 从急诊科开始神医之路在线阅读第五节

    TouShi这福利真不赖!李豪看着浴^室的方向,内心由衷的感叹道。虽然xiong小,但是小也有小的好处嘛!嗯嗯!就这肤色,这曲线,再加上她精致的脸蛋跟好听的声音,能有九十五分。浴^室流水的哗啦声停止,没一会儿缇莫就开门出来了。李豪撇开视线,假装自己正在看电视。然而这一看,他的视线却是移不开了。“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