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在线阅读第10节

作者:唯人 来源:纵横中文网

九重宫阙,晨露微寒,十里楼台,落月点明。

天色微蒙,寒轩一身宫装,发上一顶流云惊凤冠,神色如霜,踏那幢幢灯影,入了这玉宇琼楼中。

侵晓风凉,秋虫阵阵,残星欲落。寒轩面色月白,了无波澜。偶有风动襟袖,脑中忽生一念:“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

念头方起,便转为苦笑,此刻并非中宵,何须缠绵思绪,宛转伤心。

虽是心中苦叹,却难免戚戚之怀:斯人终究是为了权欲山河,才将自己送入这似海深宫。晨雾迷离,山色见不分明。看那青霄晨雀,只不知长山阔水中,斯人人在何处,红笺尺素,自当休寄。

破晓前极是昏暗,四下寂静无人,唯前后四名宫人躬身掌灯,一路随行。

忽而一声异响,如投石入水,扰了这一片幽静。方过宇禁阁,远远见三五宫人,将另一宫人挟制其中。彼人似是为人蒙住口鼻,缚住手脚,唯点点残声,一路挣扎向角门行去。

寒轩一见,眉中自生愁云,便自持身份,欲扬声喝住。却不想身前有来者出言,生生将寒轩之语阻于喉中。

“臣下领宫司南掌事青叡,奉命前来接驾。”

迎面乃一个执灯少年,面色容寂,十分稳重,寒轩认得其乃昨日引车架送自己出宫之人,略生亲切之感。可寒轩悬心方才所见,不曾答语,只凝眸探入那夜色之中。

见那边人影愈发不得分明,而耳畔亦隐隐传来角门旋开之声。

“这……”

寒轩还未成句,复为青叡打断。

“大人。”青叡沉声道,“大人甫入内廷,公务繁杂,还是速去拜会老大人吧。”

寒轩心中大骇,不料这重重暗涌,已然漫及周身。便客气道:“多谢挂心。人家避人耳目,自有其道理,不论相识与否,我亦不该兀自拂了他人心意。”

言罢,便冷了面孔,继续前行。青叡亦会意,未有多言,复默然引路。

“大人当真不理?”枝雨心下殚骇,对寒轩耳语道。

寒轩容色如常:“这宫中,不遮掩只需一腔热血,遮掩靠的才是沉年气魄。”复又提声问青叡:“可是延贵妃宫里人?”

“夜里的凶神恶煞,是向来不问来路的。”

青叡微微颔首,寒轩二人亦是噤声。微露袭来,华庭肃穆,山如兽瘠,只将众人行藏深隐,再无波澜。

领宫司设于德池殿西苑。德池殿因是妃嫔旧居,不在中轴之上,亦不居高临下,藏于重重飞甍之后,倒有些柳暗花明之意。

斜光到晓穿朱户,将晨雾略略驱散。寒轩正冠敛容,愈发审慎,不敢稍露神色。

行至院中,见东间窗棂内有点点青灯,飘摇欲灭,便知乃旧领宫之所在。

四名举灯宫人无声而退,青叡欲领寒轩入内,踏上台阶时,不想其幽然一句:“大人才三十九岁而已。”

其中悲意,寒轩了然于胸。曾听溪见讲过,此间之人,青春日久,可保数十年不衰,而一旦白发始生,则时日无多。三十九岁,不过壮年,竟已日薄西山,实是可哀。

入了阁中,只见残烛之下,一双枯手,形如槁木,筋骨毕现。细看其面中,双目深陷,眸光浑浊,满面细纹。最是那一头枯发,教人不堪一顾。

寒轩第一次亲见何为行将就木,心中顿时飞雪,不觉自伤:不知有朝一日,自己可亦是不敢对镜自窥,只得苟延残喘,悄然谢世。

“行了甚久,路上可有枝节?”其语音尚算清晰,只是颓意甚浓。

寒轩闻言,便终止遐思,欠身行礼:“我初入宫禁,多有冒失,来日自会惯的。”

“你有此心便好,到底比我强些。”老者不过轻叹一声,“我一生韬光养晦,隐忍不发,终还是要早死。”

寒轩莞尔:“在这宫里,许是激流勇进更益保身。”

“我白发骤生,虽不知是何人为之,定是有人着意令我让贤。来日风云中人,便是你了。”老者停笔,举盏而饮,满室有点点香韵。

寒轩却生意气风发之势:“后生定尽心竭力,终要拨云见日,以正视听。”

老人摇摇头,苦笑一句:“你我不过棋子,并非弈者,休要痴心太甚。”

心弦微动,自己果真不过是天阙局上一子,亲时金屋阿娇,疏时陌路萧郎。

“人一老,便五味不知,茶还是旧物,滋味却不同往日。还以为下人玩忽职守,却不料味改那日,便见华发。”其合盏起身,老态龙钟,“我想是时日无多,趁无常未至,便将宫中琐事一一交代于你吧。”

老者取了印绶,推门而出。便见那一身枯骨,于晨光中缓缓挪步,寒轩尾随其后,见其伛偻蹒跚,自生秋寒于心。

“似是来时的路?”寒轩轻问。

二人都默不作声,行了良久,角门边有个院落,恢宏之至,金碧辉煌,院中遍植牡丹,魏紫姚黄,赤英流霞,仪态万千。

寒轩知是茂苑殿,终是耐不住问道:“大人心中其实明了,都是熙氏做下的吧。”

老者与青叡却未见诧异,只不紧不慢道:“从来写在脸上的,都不是胸中河山。”

寒轩晓悟,便噤声前行。行了片刻,穹汉门即在眼前,门边一座殿阁,上有“宇禁阁”三字。

“这领宫之职,尽在这宇禁阁中了。你执掌得这胸中烈火,便如握金戈铁马,万变人心。”

因是晨间,宫人交班,殿中昏晖,隐隐见数十人影,伴暗尘而立。见有来者,众人便俯身施礼。虽看不分明,寒轩却分明觉其与自己一般,面中多了几许红潮。

寒轩本还沐于殿中庄严之气,却不想面前宫人齐齐解开衣袍,褪去下裳。虽早有预料,但寒轩见那铜质枷锁,于幽光下凛凛有光,不免还是赧颜。身畔枝雨更是回身相避,耳根已是通红。

那老者察觉二人神色,只缓缓道:“宫人入宫,自然要有所束缚,此法不过略作约束,免去终身之憾,已为上上之策。”

寒轩点头会意,那老者继续道:“宫中侍从,三日为期,轮值侍奉。退则居于外廷,亦算是皇家宽宥御下。”

言辞间,青叡取来锁钥,一把把枷锁应声开启,寒轩余光中,似可看得宫人面上释然。置身其间,闻得点滴蛊惑气味,更是不可自处。

老者事毕,见寒轩如此,待宫人轻快而去,便将手中锁钥交于寒轩手中,微微笑道:“皮囊而已,都是寻常。天长日久,你便亦可心如止水。”

青叡复取一卷帙而来,对寒轩道:“大人新理内务,此乃内宫行录,即日起,便需大人日日验讫落款。”

寒轩懵懂间,便依前例,提笔署名。老者将那印绶递予寒轩,寒轩则落印为迹。

万事稍安,自宇禁阁而出,寒轩看岭头烟云,微有苦涩:钩戟长铩,自不可令这重重宫阙怯懦分毫。最当慎防,乃是这一具具柔弱肉身,与那肉身之中的心火情浓。

见老者与青叡行于几步之前,寒轩低声对枝雨道:“你且留心这几日内宫行录,看今日那被掳侍从,到底是何人。”

枝雨会意,只缄口随行。

寒轩快行几步,跟于二人之后,又开口问:“现下要去何处?”

“早朝将散,你且去德驰殿拜会陛下。”

行了多时,经偏门入德驰殿内院,见一粉黛,袅袅婷婷,自寝殿而出。寒轩认得,那是修嫔,见其眉目面相,便知乃飞扬跋扈之人。

这边依制行礼,修嫔却不道起身,停了许久,才幽幽道:“磊氏入宫了啊。”

寒轩如临大敌,只垂首道:“臣下初入宫闱,望娘娘多提点庇佑。”

“既得入宫,便自求多福吧。” 修嫔轻笑一声,又转而对老领宫道,“本宫昨夜侍寝,《起居注》上,你休要怠忽疏漏。”

那老者却微露难色:“老臣记得,昨夜陛下传的昀媛娘娘……”

修嫔秀眉一挑,哂道:“昀媛诡诈,为争圣宠,瞒报疾患,私用猛药,不想弄巧成拙,不堪药力,吐了一地,脏了龙床,败了陛下兴致。陛下只得连夜通传,劳动本宫,来补那蹄子的错漏。”

老者自是明白其中关窍,只不动声色,持身答道:“臣下即刻去办。”

见修嫔自得而去,老领宫轻叹一声,对寒轩道:“此处来了差使,你自己进去吧。”

寒轩点头,却是心有悸悸,蹑足上了殿阶。深吸一口气,静待门边宫人,将那绣户轻启。

三重雕门,镶金缀玉。穿堂过室,才见那金云翠雾后,玉屏锦绣前,皇帝正斜倚案上,慵懒走笔。

皇帝面目隆准,无甚过人之处,倒是一柄剑眉,英气十足。寒轩明白,此间之人,自面目而观,是难分年岁的。看眼前皇帝仍是龙虎之态,而其走笔之势,已见积年霜尘。

“臣下新任领宫磊氏寒轩参见陛下,恭请圣安。”寒轩大礼相待,俯身于前。

皇帝未曾抬眼,眉中微颦:“初日入职,一切可还妥当?”

“臣下定鞠躬尽瘁,不负皇恩。”寒轩一时慌神,口中不过表忠。

皇帝不以为意,淡淡问,“魏穰逐轻你可知道?”

“曾有耳闻,乃少年英将。”寒轩不意皇帝竟问及此人,“陛下曾于殿选时提及,其大胜雎骊,正凯旋回朝,只待拜相封侯。”

“所以啊,可惜了。”皇帝轻叹,“捷报方到,又有急情。他父亲魏穰闻道密谋造反,大抵因众议难平,部将倒戈相残,将其刺于府中,又夺其兵符,引兵为祸。魏穰逐轻尚未得还朝,一得此信,直率众军杀回燊州,平了府宅之乱。如今上表请罪,愿以功抵过,群臣沸议不下,朕亦是头疼。此事,你怎么看?”

“臣下不懂这些。”寒轩恐犯忌讳,便托词相避。

“你身为领宫,朝中之事亦要上心。”皇帝此句语气略重,听得寒轩背脊生凉。

“请陛下赎罪。”

“不打紧,你方得入宫,不稔政务,亦是自然。你只将心中所想,直抒胸臆便是。”

寒轩沉吟一刻,怯怯道:“臣下想,魏穰将军平定雎骊,出生入死,本是大功,春风得意之时能心思清醒,审时度势,大义灭亲,亲平家中祸乱,更显忠义。且其羁旅营寨多时,其父谋逆之事,未见魏穰逐轻就定然瓜葛其中,此事还应细细查明,再做定论。”

“朕亦作此想,功过且都不论,先拘于京中,缓缓再议。只是其父心有反意,罪属滔天,便是罢官削爵,于他而言,亦是格外开恩。”皇帝徐徐道,“你所言种种,朕心中有数,只觉得此事太巧,魏穰氏三代将才,手握兵权,为肱骨之臣。其家中延祸,更引朝中不稳,朕心之所虑,怕是别有隐情,有人深谋远虑,意在玉阙。”

寒轩只答了一个是,便讷然不敢再言,良久皇帝才一句:“无事了,你且跪安吧。”

自始至终,皇帝都未看寒轩一眼,只锁眉看手中卷帙。寒轩微有不解,轻言一句:“臣下告退。”

退出殿外,寒轩长舒一口气,才惊觉自己已是汗湿重衣,神色苍白。

枝雨、青叡与那老者候于阶下,见寒轩走来,那老者道:“见过了陛下,今日功夫便不剩什么。只是这重重宫阙中,有一处你不可不去。”

见那老者面目深沉,不可轻测,寒轩哪敢有半分异议,随其穿花过木,上下漫行,终是行到一处,唯见一条幽狭甬道,直通绝壁,甬道尽头,乃青空浮云,了无遮碍。

行入甬道,见其一侧有数级石阶,才见一座临崖小楼,藏于此处。匾额之上,写有“不关阁”三字,笔力雄健,想是用心所书。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寒轩脱口而出。环视四下,只见这一座不关阁,起于万仞绝崖,迎风而立,安然耸峙。登阁远眺,可将脚下城郭尽收眼底,那炊烟袅袅,亦不过如尘粒聚散;而面前天穹,无山色相蔽,可饱览寰宇,渺远无极。

“这不关阁,乃陛下为源妃所建。当年源妃白发始生,依照宫规,不可再面圣,当归家待死。陛下不忍,漏夜私探,岂知惊动太后,翌日便以祸水为由,鸩杀源妃。陛下悲痛欲绝,建此不关阁,以志此情不渝,更是搬离禁宫主殿灼曜宫,偏居源妃生前寝宫德池殿。”老人语速极慢,绝壁风劲,更吹得银丝纷乱,“太后乔氏本为北派世家,源妃琼氏为南派微族,向来南北不和,太后如何能忍得一南来女子,得享万千荣宠,又怎可放任一微末小族,凭一小小女子而炙手可热。只是不料自还政于皇帝,太后便被幽闭宫中,郁郁而终。几家欢喜几家愁,延贵妃竟凭此事飞上枝头,盛宠不衰。”

寒轩不解,问道:“延贵妃如何涉足其中?”

“当日延贵妃尚为延嫔,乃其先察觉源妃华发,隐而不报,私禀陛下,迁延离宫时日。连陛下夜探,亦是其上下遮掩,暗自疏通,又亲于太后宫中拖延掩饰,陛下才得以避开重重耳目,见得源妃最后一面。奈何好景不长,源妃半鬓成雪,终是为太后知晓,熙氏受其牵连,降为延媛。源妃去后,太后严旨,不得加封,陛下为表愤懑,即刻晋了为其处处周全的熙氏为贵妃。”

寒轩面上虽波澜不惊,却早已明晰其中奥义:万事本无真假,只有成败,此事便是如此。

众人本沉于思虑,而耳畔微风之中,却添几许伤情。循声望去,不关阁下,一条临崖的回廊,有佳人婉立。其一身素色,不饰珠玉,满面落雨梨花。身侧侍女面带焦灼,欲言又止,想是为难。

寒轩记得那眼眸,殿选当日,其美目流光,直摄人心魄。忆及枝雨所言,兼之修嫔讥语,便已知其辛酸。不关阁上,众人一时凭栏侧耳,细听分明。

“庭无玉辇,芳草成窠,雨露不及草木多。我本韬光养晦,不染是非,隐忍多年,还是难逃横祸,受此折辱。苟活宫中,尚有何滋味……”

“娘娘三思,一息尚存,便有成败翻覆之时,一旦撒手人寰,便再无可望了。”侍女芝鸢面目清秀,肤白胜雪,光洁如瓷,亦是夺目之姿。

“寒春入骨,独卧空房,君恩疏远,妾意彷徨,长门数载,不见君王,只恨此生无羽翼,难出此高墙。”其语意愈发凄怆。

侍女芝鸢扑倒在地,切切道:“若娘娘心意已决,婢子亦随娘娘去了。”

“你又是何必。”昀媛一时踯躅,一味垂泪。

不关阁上,寒轩浅叹:“纵是毅然就地死,唯有魂魄归冥乡。若是我,总要熬到云破日出,飞上枝头,才来的此生不负。”

“他亦是可怜人。”老者沉声道,“数月来,我反复思量,到底是何缘故,才令人必取我性命,斩草除根。许是圣心游移,熙氏自危,恐我道出当年原委。抑或圣上有心整肃,再不耐我这庸人。思来想去,深宫多年,为自保求荣,不知有多少次为虎作伥。蓝氏失宠,岂非我助人打压之故。我今行将就木,时日无多,孽债深重,若能以一命,点醒斯人,亦不算亏。”

其面容中有清浅笑意,如山风舒展。而一旁青叡,却一把跪下,顷时泣不成声。

寒轩眉中亦有愁云,只一句:“这是何必?”

“你还不知么?自我银丝始生,便是有人要我让位。勿论其是否为助你入局,我皆是难逃一死的。熬了大半年,我早已看开,自裁,比圣裁体面。你只需报我不堪病痛,绝望自尽,上殿便不会多问。今日正撞上蓝氏,我正好出人不意,激一池浊水,不至步步落人筹谋,无半点用处。磊氏,往后沉浮起落,皆是你的命数,今日带你来不关阁,便是要你明白,源妃也罢,我也罢,皆是薄命弃子,要图来日,你定要站定局中。”

老者言罢,看向那满面泪痕的青叡,眼角亦有晶莹:“青叡之母去得早,如今我也不在,只得托付于你。若得良机,务必送他出宫,再不入这是非之地。”

言毕,寒轩亦再难静如止水,闭目强忍泪意,却无可奈何,只见那一身锦袍,如蝶翼高展,满鬓银丝,随风肆动,逝于那绝壁乱石之中。

方此事,不关阁下,那回廊之中,亦传来一声惊呼。

青叡哭得昏天黑地,寒轩难再相顾,只携大惊失色的枝雨,缓缓向那廊中行去。

延伸阅读

LOL:先手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wwccb.cn/ak72.shtml
少女愣愣的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杯子,沉默良久,最后抬起头,擦干眼泪,似想通了一样,对着

书名:开局造个天气控制仪在线阅读东港事发  http://www.wwccb.cn/9ha.shtml
感觉脑子有些昏沉,饶归于换了鞋,便往床上直直一躺,软而舒适的床垫,轻轻往下陷进一个身

抢救婚姻遭遇良心“小三”序章  http://www.wwccb.cn/g43x.shtml
“亦升……”冥冥中有个声音鼓噪着亦升的耳膜,隐约听来,是谁在叫她的名字。她感觉眼皮很

在末世做最霸气的女人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wwccb.cn/sbq2.shtml
“夫君,这里如何?”某女妩媚勾人的声音中夹杂着戏谑在赫连玄逸的耳边响起。“很好,这里

白切黑男主培养计划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wwccb.cn/p94y.shtml
冉琼牵着牛走在后面,原本牵牛的喽啰跟在后面,看守着着他。那头牛认得冉琼,还“哞!”的

大梦庄园主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wwccb.cn/auvh.shtml
单遥北抽出手眼眶不自觉的湿润了,她慌忙的转过头理了理自己的刘海,待眼泪不再泛滥时她转

穿越之谋天下在线阅读离别  http://www.wwccb.cn/du9p.shtml
阳光迟到操场白衬衫背影偷瞄食堂小卖部夏天下课对视躲闪心动暗恋打球黄昏高考这是学生时代

剑仙花无缺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wwccb.cn/dbx.shtml
很多人都看过关于苗疆的电影或者小说,其中关于养蛊的事情,最普遍的介绍是说:把各种毒虫

宋朝的故事之对战名单  http://www.wwccb.cn/fum.shtml
立海大一直信奉强者至上,有实力的新手生会被纳入到每月一次的校内排名赛之中,而这次校内

明天就要反攻仙界了转校生! 求收藏!求评论!  http://www.wwccb.cn/gi1l.shtml
而我呢!趁这个点快速的去洗漱了一番,毕竟今天第一天去学校,我可不想再被人说成邋里邋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超次元帝国围场

    马蹄徐徐,一场声势浩大的秋狩之行拉开序幕。而此次随行的妃嫔,无疑才是这场秋狩最大的看头,人人都在观望,盛清玥被钦点陪同皇帝随行一事,似乎是意料之外,又是清理之中的事。除此之外,随行的还有嘉贵妃李芙与魏贵妃魏紫仪,当然,这自然是太后的意思。说来也是有趣,太后和皇帝这对母子,明明是血脉相连的至亲,却不知

  • 光照人间第一章在线阅读

    身后,是一声清脆中带着愤怒,愤怒中带着盛气凌人的呵斥声。“杨可薇,我下次一定可以赢你的!”声音中还透着笃定。这声音杨可薇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从自己重新回到学校,从第一次考试到如今,大大小小,也已经有十多次的考试,每次考试后必听。没想到,临近毕业了,这句话,居然还是同样的。杨可薇内心一笑,转头:“这台

  • 飞景悬鸣第七章在线阅读

    冷空气踩着国庆假期的尾巴来了,一场秋雨带走了前几日的温暖,空气中透着凉意,一阵风掠过,惊动一地落叶。路上的行人都裹紧了外套,行色匆匆,想要尽快回到温暖的地方。季风抱紧双臂走在回教室的路上,脑海里还重复着假期里和陆川一起郊游学习的场景,他觉得这是他十七年来最幸福的假期了。而今天是开学的日子。“喂,季风

  • 弱牙方舟第九章在线阅读

    怎么会是他?当看到叶辰的这一刻开始,王少辉的大脑瞬间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他的目光呆泄着。今天他停职的始作俑者,不就是眼前的青年吗?“叶辰!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王组长,对不起,是我们管教无方。”“王组长,对不起,我女婿年轻不懂事,我在这里给你赔罪了。”看到王少辉此时的模样,张岚等人生怕他掀桌子,然后他

  • 引起共鸣之第六章(6)

    帕特洛平静的度过了她在哥潭的第一天。然后她下楼的时候——鸡飞狗跳。达米安试图将他不想吃的东西通过某些迅速而有效的手段扔到提姆或迪克的盘子里,而提姆怏怏的拿起刀或叉子飞速阻挡着这些“意外之财”。而迪克灵敏的带着盘子挪了个座位,远离达米安能碰到的地方。提姆似乎是因为睡眠不够而持续低压,尝试将牛奶倒进达米

  • 双生异世界第4章在线阅读

    时光悠悠过,转眼好几个月的日子远去。小家伙的十三岁过得满满当当的。“任脉穴行二十四,会阴潜伏两阴间。曲骨之前中级在,关元石门气海边。”可是作为修行关键,小家伙的窍穴似乎极难彻底贯通。能存储的灵气自然少得可怜,就更不要说大量地聚气纳气了。并且灵气的稀薄对于小家伙研习四人之道都有大小不同的影响。炎正青有

  • 蛮妻来袭:腹黑总裁请克制第七章在线阅读

    不过看着看着,绣玉瞧出了一点不一样。这册子里的男人,好像都少了一个玩意儿?这.....这跟她想的那个好像不太一样......绣玉两眼睁得圆圆的,看着册子不说话,好像发了呆,连邸凉钰的话也不回。邸凉钰看得好笑,拿手指扣了一下绣玉的额头。“怎么,丫头,这么入迷啊?”绣玉问得坑坑的,一句话都说得不完整,“

  • 网王之绝对力量第六章在线阅读

    杜天明这几天很忙,除了工作,还有寻找顾向晚的事情,以前杜天明也找过,可是那是杜天明才大一,没钱没势,只知道顾向晚家的地址,所以找了一圈没有找到。而且那时候杜天明还很年轻,第一次接触爱情,有些患得患失,还有些骄傲,所以一边担心顾向晚,一边又不想太主动,所以就错过了寻找顾向晚的最佳机会。之后杜天明不知道

  • 两个霸总的修罗场第六章在线阅读

    江时以为自己刚才已经逛完了,没想到别墅后面还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除了边缘一角挂着的那两个摇篮秋千,只有一片绿色大草坪。江时靠着摇椅躺下,在阳光下舒服地眯了眯眼:“秦神秦神,快过来坐。”值得高兴的是,自从中午签了那份合约以后,江时终于有了一点即将与秦隐结婚的实感,没那么怕他了,胆子也大了许多。秦隐

  • 围观大唐很路人在线阅读第4节

    方唐赶走了蟒蛇群后,陈天宇和邱余一下子瘫在了地上。“哎呦我滴个老天爷……吓死我了。”陈天宇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背后的冷汗依旧不停的流下来。“你可拉倒吧,赶快减减肥行吗,你压到我了。”邱余在一旁幽怨地说道。“哎?压到你了嘛,真不好意思,小邱,我错了,我下次还敢。”陈天宇面不改色,一本正经地说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