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论坛体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暴风雪山庄模式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琥肜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空颜色一点点褪去,暮色逐渐染上夜色暗沉,夜空被烟雾般的乌云笼罩,星月光芒苍凉如水,隐隐约约洒在树木与屋檐边缘。风吹起地面,带起轻微的灰尘。

和室被橙色烛火点亮,人的影子若有似无的在纸窗上晃动。

万籁俱静。

一个拥有金黄色短发的少年趴在木质梁柱旁,探头探脑的偷看纸窗上黑色人影。

忽的。

一声清啸,一道剑气横空飞来,宛如雷电一般,疾飞向男子的后背!

卷残云吃了一惊,急忙向侧边躲开,闪过了那道凌厉的剑气。伸手虚空一握,配枪腾雷应声而动,从远处房间穿云破风而来,出现在他手上。

卷残云横枪在握,看向剑气飞来的地方,大声道:“何方宵小,竟从背后偷袭。”

轻笑一声,偷袭的人声音如雨水落地,清澈透亮:“贼喊捉贼,倒喊得响亮。”

“剑作歌,奏苦声,血溅衰草乱骨首。渐寒霜,拂衣去,临风从容裘带轻。”

如丝绸般的乌丝,飘飞的白色纱带。一把古朴的长剑从天而降,来人随着长剑一起落地,点不惊尘,剑风四散。如练的月华披在她身上,印亮她的容貌,清秀绝尘,没有半点瑕疵。

她披了一件极其宽大的白色袍子,随风烈烈而扬,眼尾一扬,鄙视道:“大半夜不睡觉在姑娘房外偷看,是欺那姑娘无人可帮吗?”

卷残云一愣,顿时明白对方误会了,急忙解释:“我、我没有。”

“有什么话,等到了官府再解释吧。”

司空凝指一挥,浊流铿然出鞘,向卷残云直刺而去。

卷残云匆忙后退,手上长/枪仓惶接招,“呛”的一声响,腾雷挡在浊流剑下,他只觉得对方剑气惊人,剑风略过脸颊,带起一丝疼痛。

司空眉尾一挑,“有点本事。”

说着手上剑一转,武器贴着对方,快剑连环。

“等等!”卷残云来不及开口,对方攻势却极快。

几道剑气纵横闪烁,寒锋在月光的映照下越发惊人,宛如天风海雨,无处不在,将卷残云包裹在其中。

卷残云不胜这剑气的厉芒,眼见下一秒就要被对方制于剑下。

这样大的动静自然吸引了别人的注意。

听见兵器交响的丹翡,以为是玄鬼宗来袭,执剑冲出房外,看见一个陌生女子和卷残云对打,剑气环身,若贸然**,必被剑气所伤。

司空手上剑将刺入卷残云体内,她惊骇出声。

“卷残云!”

“死门镜影。”

随着她声音响起的同时,几支箭挟着凌厉的气劲空射向司空后背。

前有敌手,后有埋伏。

“你还有帮手么……”该不会是拐卖女性的组织?

司空借着卷残云力道往上,一脚踩在腾雷枪身上,跃向半空躲开暗箭。却没想到箭如翻浪,看似凌乱无比,实则一环扣一环,如网密布,如影随形。

司空悬空盘旋,提剑而立,剑侧寒光滑过她的五官,“浩荡清淮天共流。”

剑气化为万千细流,震开环绕夜风。那一刹那,满天利箭宛如被无形的利刃斩断,余威波及四方,躲在房顶的狩云霄首当其冲,为躲避杀招从屋顶跃下,未想到司空已算入这一步,步伐踏风,一点锋芒袭向他的眉间。

“铛!”

就在杀伐一刻,剑尖和狩云霄额头中间,夹了一把精美的烟斗。

凛雪鸦姿态优美的插在两人中间,红色的眼眸一挑,轻声细语道:“稍等片刻,这位姑娘,可否听在下一言。”

“别打了别打了,都是误会。”卷残云提着枪跑过来,带着不明所以的丹翡,咋咋呼呼的解释道:“我不是什么坏人,呆在房外是为了保护她,这是丹翡,我们是朋友。”

丹翡虽不明白发生了何时,但还是顺着卷残云的话道:“确实,我们认识。”

从这短短的对话,凛雪鸦瞬间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大概就是卷残云又躲在丹翡的房外,想着如何搭讪,结果这位姑娘误会了他搭讪意图。

狩云霄想扶额。

“这位姑娘。”凛雪鸦刚对上司空的眼睛,声音一顿,觉得眼前的人莫名熟悉。

司空也一样。

白发马尾,手拿烟斗,面容俊美的男人。

……

“原来是你!”司空咬牙,害她体验澳大利亚昆士兰梦想世界恐怖之塔过山车的罪魁祸首!

凛雪鸦也反应过来了,这不就是一年前被他坑到杀无生面前的盗贼吗?竟然还活着。

杀无生没有取走她的性命?

这倒是令人感到趣味了。

“原来是你。”凛雪鸦的声音平静许多,甚至一点愧疚都没有。

卷残云看看表情温和凛雪鸦,又看看咬牙切齿的司空,眯着眼睛怀疑的问:“你们认识?”

“实力高强的剑术高手。”

“感情骗子。”

狩云霄意味深长:“哦——”又一个被鬼鸟骗了的人。

卷残云一头雾水:“蛤?”

丹翡:已经彻底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了。

想起自己过去那些心酸,澳大利亚过山车、前后回旋360°落地、骨折加上发烧、回苦境的材料被水冲走导致不得不留在东离、穷的差点当剑吃饭……

“受死吧!”

一言不合再次开打,这次司空毫无保留,上手就是极招。

“栖鸦流水点秋光!”

声音落下,眼前乍现耀眼银光,如昙绽放,一开千层,层层皆是剑影,随着她一挥剑,全数袭向凛雪鸦。

“哎呀,这可麻烦了。”凛雪鸦不慌不忙,烟斗中挥出烟雾。眨眼间,他身后同样出现万千剑影,一一刺向司空。

两股强悍至极的剑气在空中一碰,宛如天崩地裂般,剑气向四周横掠。

利器交响的声音,迸裂的火花擦过眼角,司空不过几秒就发现不对,双眼一闭,清心凝神。

“玄天极·敕令神封,破。”

幻境瞬破,在身前不远处的,是凛雪鸦略为讶异的眼神:“这可是出乎我的意料了。”

接下来又是武器交锋。

凛雪鸦本想趁着幻境离开,没想到司空竟然能破幻术,看来她能在杀无生手下逃生并非运气,武功确实高深。

他内心闪过一丝念头,于是他彻底停下了手,任寒锋划向他的喉咙。

滴答。

血顺着刀刃滑落,留下长长的血迹。

“鬼鸟先生。”“鬼鸟!”

凛雪鸦充耳不闻,睁眼看向司空。果然,这人并不是滥杀之辈。

司空本来也没想杀他,只是想……嗯,略为教训一下,最好是套了麻袋揍一顿,丢进臭水沟,再往臭水沟里面倒洗不掉的颜料。

“现在,我们可以坐下来谈一谈了。”凛雪鸦用烟斗隔开司空的剑,继续道:“如何?”

司空瞥了凛雪鸦一眼,将剑插回剑鞘,“先从后面那个痴汉说起吧。”

卷残云抗议:“我不是痴汉!”

包厢内。

得知了前因后果的司空点点头:“玄鬼宗吗,我也曾听闻。”

毕竟在东离呆了一年,玄鬼宗这么出名的组织她还是听过的,至于神诲魔械,想都知道肯定是什么重要道具,大概类似佛乡五剑,用来拯救世界的吧。

卷残云对司空的来历非常好奇,这般身手,之前从未在东离听闻过:“你怎会认识鬼鸟?”

“哼!”说起这件事,司空就生气,一拍桌子:“这个家伙,一年前我向他问路,结果呢!他故意陷害我,害我差点赔命。”

“这可是冤枉我了。”凛雪鸦一挥烟斗:“你问我附近何处有地气清灵的高山,我不过是诚实的回答了你。”

“仙山单程票,你的诚实果真贵重。”司空一脸不爽的冷嘲热讽,想着干脆发信叫杀无生过来,一起套凛雪鸦的麻袋,揍一顿,丢进臭水沟好了。

“哈。”凛雪鸦不以为意:“那我向你说一声抱歉如何?”

“你的道歉和你的人一样,毫无价值。”司空吐了一口气,突然打开门:“头家,上店里最贵的一套吃食和酒水,账记在这位白发的先生身上。”

凛雪鸦被她完全不走套路的行为给震了一下,无奈道:“哎呀哎呀,这可是破财了。”

司空拢了拢衣领:“破财生灾,你阅历还太少了。”

凛雪鸦并不在意,他本意只是留下这位剑客。能在杀无生手下逃生,留下会是一大助力。况且,杀无生此人,对剑术高强的人向来有兴趣,她能逃生,想来杀无生对她会有印象,她能转移杀无生注意力。

为了以防万一,他方才就将司空的底摸了个透,包括她出自哪个城镇,家里开的书店叫什么名字。

“尚未请教姑娘姓名。”

“绝来音·司空。”司空说着还不忘记补一句:“叫我司空就可以。”

她本就没有姓氏,司空这两个字可以说是名字,也可以当成姓氏。

凛雪鸦仔细想了想,武林上确实未曾听闻过这号人物,便应承道:“唤我鬼鸟便可。”

“我是锻剑祠之护印师,名唤丹翡。”

“人称长/枪寒赫——卷残云。”

“锐眼穿杨·狩云霄。”

司空倒水的手一顿,看向凛雪鸦,一下就看穿了他的目的,无语道:“你们为何做出这副跟队友自我介绍的姿态,我可没说要和你们一道行动吧。”

凛雪鸦挑起眉尾,微微一笑:“耶——想必你不会对此危害苍生之事视而不见。”

“少用这种自来熟的姿态给我找事,麻烦精。”司空挥了挥手,一副完全不想趟浑水的表情。

凛雪鸦:“在下可是真心希望你能帮忙。”

司空:“呵,抱歉,我只会帮倒忙。”

凛雪鸦:“哎呀,你这是答应了?”

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中凛雪鸦设的圈套,司空往嘴里塞了块梅干:“你会后悔的。”

等会她就给杀无生寄信。

丹翡看两人不冷不热的斗嘴,偷偷笑了一声。

倒是卷残云看着两人达成交易,低低嘀咕一声:“还真要她加入啊。”这人好看是好看,就是太凶了,比起她,丹翡便可爱许多。

可惜她出现的太晚,要是之前遇见,或许还能从杀无生手上抢走回灵笛。

可恶,要不是那个殇不患阻止,他们或许早就拿到了回灵笛。卷残云下意识就想嘲讽殇不患,却发现他并不在,开口道:“那个大叔呢?”

凛雪鸦这才一副发现殇不患不在的表情,轻飘飘的说了一声:“哎呀,这可糟了。”

他站起身:“我有事离开一会,你们请自便。”

“鬼鸟先生。”丹翡方叫了一声,就看见凛雪鸦挥挥手,径直离开了。

司空剥了两颗花生:“随他去吧,他早就想离开了。”像是他这种人,什么事情都是计划好的,就算和他多说两句话又怎么样,不过白费力气。

丹翡回过头,想要问对方怎么知道的,却又不知从何问起。这人看起来似乎很熟悉鬼鸟先生,可从鬼鸟先生的话语来说,两人应该是第二次见面。

狩云霄自然也疑心,凛雪鸦不是能够轻易相信别人的性格,他做这件事必定有他的目的,是什么?他们果真如话语中说的那样,只是第二次见面吗?

卷残云没有其他两人想那么多,开口好奇问道:“你和鬼鸟先生真的是第二次见面吗?可刚才你分明叫他感情骗子,他骗你什么了?你们怎么认识的?”

“呵。”司空冷笑了一声,刚好这个时候酒菜都上来了,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我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把我骗到杀无生面前,害我差点没命。”

要不是她运气好……或者衰,阴差阳错和杀无生变成朋友,又从朋友变成情人的话,现在被到处追着跑的恐怕就是她了。

狩云霄、卷残云:……简直是天来横祸。

说起这件事就生气,司空冷着脸:“我真心诚意的问路,他竟然坑我,还让杀无生误以为我和他认识,这不是骗我感情是什么。”

丹翡不太相信,开口为凛雪鸦解释:“这也许是误会。”

呵呵哒,打死她都不相信这是误会。

司空也不想解释什么,实际上她留下来未必没有自己的私心。

这次出门,她是抱着世界那么大,总要出来看一看的想法。听杀无生的故事是顺便的,谁让他从来都不谈自己的事情,包括他为什么这么厌恶凛雪鸦这件事。

嗯……这是对外说法就是了。

司空拿起筷子吃宵夜,刚才打了两场,累也是真的累了。

几人各怀心事,一起吃起宵夜。

几盏酒下去,卷残云开始自来熟的聊天,说起了他们这段路的风光冒险。刨掉大部分自我夸奖的话语,这人讲故事的能力还是不错的,可以考虑去写故事。

从遇见殇不患到和妖魔刑亥组队,然后到回灵笛的事情,听到杀无生的时候,司空噗的一声,被酒呛到了。

“咳咳咳咳……”她接过丹翡递过来的手帕,捂住嘴巴。

“喂喂,你有那么害怕这个人吗?”卷残云看司空咳个不停的模样,误以为她是害怕对方,不以为然的说道:“以你的实力,应能轻易战胜他才对,方才交手,你分明不在他之下。”

司空眼神死:……是什么给了你这种错觉。

“我们今日方才与他交过手,不过如此。”看司空没说话,卷残云继续道:“话说,杀无生技艺也退步了吧,杀手界中之顶尖,已成过去传说。”

……这是她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她应该给面子的‘哈哈哈’一声吗?

司空头痛的扶额,对旁边据说是他大哥的男人道:“我说,你不管管吗?”明明连她都打不过,还在这里大放什么厥词。

同样的话狩云霄回答了今晚的第二次:“他一旦变成这样,就什么都听不进去。”

“……”司空抽了抽嘴角,什么中二少年,这个旅团爬山组真的能成功吗?她总觉得不太可靠,虽然她的确介意神诲魔械的事情。

毕竟如果神诲魔械关乎天下大事,东离出现灾难,她怕是也会陷入其中。

唇亡齿寒,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所以说来什么仙侠世界啊,到处都是灾难,没完没了。

可是——

“杀无生啊……”司空烦躁的挠了挠头发,她好不容易才能一个人出来玩,这不是又撞到了他手上吗,这和计划不一样啊:“你们怎么会惹上这个麻烦,算了当我没问,想都知道又是鬼鸟的锅。”

“嗯。”丹翡忍不住安慰:“请勿如此担心,我们有这般多的同伴,只要合作,未必不能阻止他。”

“是啊,我会保护你的。”卷残云趁机对丹翡表白。

司空揉揉额头,目前情势不明,她并没有打算和这群人说自己与杀无生的关系:“你们还是担心自己吧。”

看着气氛有些凝重,卷残云为了活跃气氛,又说起了其他有趣的事情:“对了,我今天下午看到有一直宠物羊,不知道是谁养的。说实话,不知为何,那只羊总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啊,你说的是阿煌吧。”司空漫不经心的接了一句:“那是我养的。”

“……竟然养羊当宠物,你的兴趣让我无法理解。”

“嘛,也很可爱啊。”司空想起自家爱羊,兴致冲冲的说道:“和我的情人一模一样呢。”

……

几人吃至半夜才回房休息。司空第二天一早被丹翡拉起床,想着不好带羊去爬山,就寄放在客栈,约定回来取羊。

一大早,司空就看见凛雪鸦脸色发黑的站在客栈门口。

“怎么了?”司空随口问。

他难得没回答,是站在旁边的,面容平凡的男子回答,语气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他的衣服被羊咬破了。”

“什么?”仿佛听到了什么荒谬的事情,司空没忍住又问了一遍:“羊?”

“今日,我们回来的时候,发现鬼鸟房门有被人入侵过的痕迹,里面的衣服全部破破烂烂的,根据脚印来看,应该是一头山羊。”殇不患从凛雪鸦口中听闻过司空,看到她明显奇怪的表情,问了一句:“你这副神情,那只羊……”

“啊。”司空镇定的撇开目光,应道:“如果是阿煌下的嘴,基本没救了。”

阿煌破坏力一流,只要下了嘴,没有什么是咬不坏的。

她看似虔诚,实则幸灾乐祸的对凛雪鸦道:“看开点,阿煌还小,不懂事,请不要跟他计较。”

阿煌干得好,回家给你加餐。

凛雪鸦:“……”他开始觉得找司空不是一个好主意了。

大概是难得让凛雪鸦吃瘪,站在他身边的男子对司空自我介绍道:“殇不患。”

“司空。”

人数凑齐了,几人往码头走去。一路上,司空都站在最后面听卷残云讲他的冒险故事。

当然,表面是说给她听的,实际上根本就是大声的讲给隔壁丹翡听,她只是顺带的听众。

走至半途,她听见一道笛声,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周边看了一眼,也就殇不患给人的感觉好一点,她靠过去,低声问:“这趟旅程,除了在场几个人,应该没有其他人了吧?”

殇不患挠了挠头:“还有一个人。”

凛雪鸦抽着烟,唇角弧度一如既往那般慵懒,却给人一种将谁都玩弄于股掌之中的错觉。

“鸣凤决杀·杀无生。”

“……”司空怜悯的看了凛雪鸦一眼,有些人,要找死真的是谁都拦不住:“你会后悔的。”她意味深长的说。

“是么。”凛雪鸦淡淡的应。

司空自然知道凛雪鸦留下她,无非是想要分散杀无生注意力,无生就是那种性格,一遇上强劲的对手,便忍不住向其挑战。

再加上自己曾经在杀无生手下逃生,光是这一点,对凛雪鸦而言,就是强力的T,吸引仇恨值的那种。

码头近在眼前,丹翡和刑亥率先进入挑选房间,司空落后一步,跟在队伍最末。

笛声越来越近,司空和杀无生有数十天未见,心情有些雀跃,甚至跟着笛声哼起歌来。

卷残云看见杀无生,迫不及待的挑衅:“心情很好嘛,让你捡回一条命。”

凛雪鸦看到队伍最末的司空,说道:“你不先进入挑选房间吗?”

“哪件房间都可以,我不挑。”司空定定看了凛雪鸦一眼,思考片刻,忽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情:“在开阔的空间无所谓,但在船上的时候,我希望你能保持戒烟状态,毕竟——”

她拉开了一个笑容:“我和我的情人都不喜欢二手烟,对孩子不太好。”

凛雪鸦挑起眉尾,开始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是态度,司空的态度不像是见到仇人。

只见司空整整头发和衣服,确保自己依旧风采如初,挑衅看了凛雪鸦一眼,才往前走到杀无生面前,招了招手:“阿娜达~”

凛雪鸦、卷残云、狩云霄、殇不患:!!!

杀无生看到司空,多少有些惊讶,皱了皱眉道:“你怎么来了?”

“嘛……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司空笑:“你这副样子,我会以为你不想看到我,还在生气我离家出走的事?”

“说起这件事我不得不说,你留下一张纸条就出来,并且对出行的理由避而不谈,到底发生了何事?是之前那件事?”

说起司空离家出走的原因,并没有什么不可说的,讲到底,还是代沟问题。

有一日,司空趴在美人榻上一边看书,一边和杀无生闲聊,不知怎么的,突然说到了孩子上。

“我说啊,以后的孩子还是像我比较好,像你的话,会很操心呢。”司空难得放下小说,情绪却还没从小说剧情中走出,感叹道:“我感觉不会有第二个笨蛋了。”

她可不就是笨蛋吗?还是从天而降的笨蛋。

只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闲聊,杀无生却误会了,思考片刻得出了一个惊悚的结论:“你想要孩子么?”

也不是排斥,仔细想想,他并不适合有孩子,可若是像司空那般的活泼,似乎也不错。

司空一愣,完全没明白杀无生是怎么想到这里,连忙否认:“我只是在假设啊!”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杀无生完全当她是害羞,并且表示如果有了孩子,他会很期待云云……的按住了她。

所以说代沟!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司空终于发现,只要两个人身体没问题,孩子,是迟早的事!

她第一时间去看医生,确定自己没怀上的时候,收拾东西决定去看世界。

至于杀无生,她留了一张纸条,表示自己要去看世界。为了避免对方多想,她还时不时给杀无生寄信,保证自己没有分手的意思。

“不是,你别想太多。”她真的怕了杀无生喜欢多想的性格,“我就是单纯想出来走走,刚好遇见这件事,就过来了。当然,你要是想让我离开,我不会听的。”

如果杀无生不在这里,她还有可能半路偷溜,可杀无生在这,她就必须一起。

“哈。”杀无生轻笑了一声,那认真而稍微有些凌厉的眼神,看起来分外自信和镇定:“我的剑是天下无双的,我有這份自信。”

——无人能到达我的身后。

“我相信你。”司空抬起眼直视他,眉梢里都是信任和笑意:“虽然还有很多话想和你说,不过这些话还是私下再说吧,这里太多人了,我在里面等你。”

杀无生冷淡的脸上起了一阵细微的变化,锐利的五官都有些柔和起来:“嗯。”

司空回头看了一眼下巴都要掉下来的四人……当然这只是夸张的形容词,实际上凛雪鸦和狩云霄勉强还能维持镇定,而卷残云与殇不患,面上就差没写上震惊两个字了。

她幸灾乐祸的朝他们挥手,然后回过身,雀跃的微微蹦着上船。

哈哈哈哈刚才凛雪鸦的脸色,笑死她了。

延伸阅读

[综]中二晚期治愈路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shi-jue.cn/sks0.shtml
蔚蓝星2036年6月13日。受台风影响,大雨连下好几天,雨水乒乒乓乓拍打在窗户上,卧

香蜜之凤求凰神秘先生中  http://www.shi-jue.cn/a8lm.shtml
1.一个从小受得万千人尊敬和无尽宠爱的大小姐,忽然之间所有拥有的东西都将烟消云散,是

快穿之虐渣计划白府吸血虫  http://www.shi-jue.cn/uuu4.shtml
震惊过度的结果就是她不小心撞到了桌案旁边的画缸,咚的一声之后,就是画缸嗡嗡打转,要倒

会撩的牧医生你踩到我的充电线了  http://www.shi-jue.cn/dij3.shtml
“姑奶奶,脚下留情,你踩到我的充电线了!”吴平躺在床上,有气无力,一副生无可恋、0-

花瓶男,你好启程!向未来!  http://www.shi-jue.cn/yaz4.shtml
(二)家中张和收到消息的张和立马赶往值班室,这次意外的发生可以说是让他这些年的心血白

[综英美]超级玛丽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i-jue.cn/6ki3.shtml
“谢谢老师。”姜晨说话还有一点颤音,蹦蹦乱跳的心脏,忍不住的紧张。狭小的医务室迎来了

[综武侠]今天跟我回苗疆吗?之开始你的表演  http://www.shi-jue.cn/sxii.shtml
疼痛渐渐平息。凤宣修长白皙的手指缓缓摩挲着脖颈。这是那个叛徒给他留下的礼物。从最开始

[复联+hp]复活者之技能环(求收藏!)  http://www.shi-jue.cn/b171.shtml
突袭回来,左寒回到第一个双头狼的面前,他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微微一动先一个闪身,躲开

鱼玄姬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shi-jue.cn/xxhn.shtml
9蓝色,晶莹无比,在眼眸之上有着四道金色纹路,如同藤蔓一般分别位于眼珠的上、下、左、

他欲为帝之目标  http://www.shi-jue.cn/bfzy.shtml
在迅猛虫孵化的时间里又是450的能量,继续让虫巢孵化了2只工蜂和一只迅猛虫出来,待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雪山有兔在线阅读第10章

    上午就陪着北辰月和林逸萱上课了,但书笙感觉这课程有些简单了,这也难怪,书笙训练时采用了一种魔鬼训练法,给你几本书,丢到森山老林里去,派人随时监视,只有通过测试才能出来,其中,衣食住行自己解决,也是这样,让我的学习兴趣提高不少,实在没办法呐。老师在上面讲得津津有味,我们偶尔也举起手回答几个问题,看来,

  • 随风起舞穷矮丑的故事

    穷矮丑其实不算穷矮丑。穷矮丑不高,但是却也真的不能算矮,175cm,至少也够得着S市这个南方大城市男人的平均高度。穷矮丑长得轮廓分明,颇有些北地汉子味道,跟帅气或是英俊之类大概不搭边,但是够硬朗够性格,反正是绝对不算丑。穷矮丑之所以会被叫做穷矮丑,全都是因为他那坑爹的名字。穷矮丑其实是个孤儿,没人知

  • 龙吻第一章在线阅读

    *小吾君/文初夏。聒噪的蝉在榕树上撕心裂肺的唱着求偶曲,光线直射在枝叶之间,投下细碎的光影。银笙在巷道里七扭八拐,到达了目的地。她到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个少年。墨色短发,黑色T恤,看起来有些凶,透着股桀骜不驯。“老哥,怎么了,什么很紧急的事儿,我课上一半直接请假跑出来了。”银笙擦了擦额头的汗,一屁股

  • 漫威:我有超能力列表旧识

    “雪师姐,好久不见。”端起桌上那杯三炮台,用茶盖将桂圆推至一边,将甜味还未散开的茶水轻抿,“没想到八年前我们三人的一聚,竟成了永别。从此,师父的得意三弟子,只剩下你与我,永不相见。”长长的睫毛,将眼底的悲痛遮掩,“可师姐破了自己的誓言,为何?”“师妹莫明知故问。”随意寻得一位,不待主人开口,便自行落

  • 祇姬物语第一章在线阅读

    江南宋府,富贾一方。可宋府的富可敌国却威胁到了皇族的地位,皇族军队蠢蠢欲动。宋家祖辈为解除危机,主动向帝王承诺,家族嫡女都会进宫许配给皇族血脉,宋家永远忠于临氏王朝。由于血缘之间的牵扯,几百年来,临氏王朝与宋家始终屹立不倒。直至顺治二十五年,宋家根基被彻底摧毁。可是令世人不可思议的是,势力庞大的宋府

  • 瓦罗兰最强晓组织之问心

    三个月后,云涯有些无聊地练了一趟拳法,然后坐在院里的石凳上出神。龙虎拳只是基础武学,主要是为了练习身体柔韧性和步伐的灵活度。如果硬说要有神奇之处,就是练的久了,力气能有些增加,平衡能好点,离自己想象中的武侠有些出入。惊心剑,叫的好听,也就是要求速度快,快到惊心动魄的地步,便可称之谓惊心。唯一的特别之

  • 七星之下有汉唐成功,收集到第一张阶级卡片。

    以上是晓音早餐的样子,好美有木有?早上的阳光照在了夜羽的脸上,夜羽慢慢的睁开眼睛,伸了一下懒腰,拿起闹钟看了一下,七点半了,想着昨晚说要帮助凛和露维娅收集齐七张阶级卡片,然后今天早上十点在露维娅家会合。夜羽刚想起来,却发现身上好重,掀开被子,只见夜晓音只穿着他的一条衬衫,趴在夜羽的怀里睡的正香。这让

  • 执掌云霄在线阅读第5章

    下午的课程是英雄基础学,也就是实打实的战斗训练了。从来没有过这具身体的战斗经验的枝夕很虚,她换好系统给她准备好的战斗服,和其他同学一起来到了α操场,在那里,午夜老师正等着他们。战斗训练的安排是将所有人分为英雄与敌人两方,一组有两个英雄与两个敌人,一共五组。英雄要负责在敌人的阻挠下成功拿到大楼里的“核

  • 我!主宰黑暗!在线阅读第1节

    偌大的马林梵多广场上,只能靠着路飞支撑着身体的艾斯,气若游丝地说:“我的出生真的是件好事吗?”屏幕前的万丝丝一边擦着泪,一边骂道:“该死的红狗,去你娘的正义,去死去死……”屏幕里,气息奄奄的少年还在说:“老爹,各位,还有路飞,一直以来对如此无可救药的我,对继承了魔鬼血统的我,如此厚爱,真是感激不尽…

  • 我,爆豪勇己,最强在线阅读第八章

    方菲菲虽然对陈可稀有了各种的想法,也对接电话的女生另有猜疑。她的心开始安分不下来,她任然期盼着陈可稀能回她消息,然后和她解释接电话的女生是谁。那天晚上,当餐馆忙完了所有的收拾后,崔小美于往常一样要回家了,她家就在不远的小区里,她来餐馆打工只是为了体验生活的,可与往常不同的是那晚她偏偏要陈可稀送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