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老子是国宝之我将是你最可怕的噩梦(8)

作者:那年丶岁末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哥你别说了。”风朔旦捂着脸劝着凤朔望别说了。

“好了所有人按顺序在十个光圈前排队,放心,这里只会有时间记录不会记录你们怕什么东西。”荆师狂笑道。

很快百余个孩子们排好队开始测验。

大多孩子哭闹着从光圈中走去,而后背的刀的明文光走进光圈。

明文光走进光圈的瞬间一阵眩晕感出现,等到他恢复正常后眼前是一片烧焦的府邸。

嗯?这里是?!

“孩子,我好想你啊。”一个女子从阴暗中走出,她的身体随着她的步伐而逐渐扭曲,一根根锐利无比利刃破体而出,她柔美的脸蛋裂开一条带着恶心黏液的舌头伸长,想要舔舐明文光的脸。

明文光浑身颤抖,目光复杂地看着身前这个奇怪的女子。

明文光果断从身后抽出刀来,一刀斩断面前的舌头。

啪嗒!一段舌尖掉在地上,顷刻间化作脓水。

女子吃痛地后退了一步,不敢相信地道:“孩子,你为什么要伤我,我是你妈妈啊。”

明文光痛苦地吼道:“不,你不是!我的妈妈早就被你吃掉了!你这个恶魔!”

女子收回全身的异物,满身空洞,似乎是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只见她掩这嘴娇笑道:“看来你父亲没告诉你,不是恶魔吃掉了我。”

下一刻她的声音转变,似回响地狱引人堕落的声音:“那天晚上,我将你妹妹献祭给深渊,你知道吗,她一边喊着‘妈妈不要杀我,我做错什么了吗’一边哀嚎,我将她的血放尽才让她死去。”明母装作一个小女孩的语气滑稽地说了几句,疯狂地尖叫道:“你是不是一直以为是意外闯入我们家里的邪魔虐杀了你5岁的妹妹?让我告诉你吧,我吃了顺从召唤而来的邪魔,然后.....我变成了邪魔哈哈哈哈。”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她可是你最疼爱的孩子啊!”明文光难以抑制内心的恐惧,瘦小的身子不停地颤抖地。

“要怪就怪你父亲去吧。”明母喃喃道,“接下来让我来虐杀你吧,我亲爱的儿子。”说着浑身空洞中钻出尖刺、触须还有骇人的肢体冲向明文光。

明文光愤怒地吼道:“我要为妹妹报仇!!!”

明文光一剑砍断最前面的肢体,随后便被席卷而来的触须缠绕住身体,被慢慢地举高、拉回来。

女子抚摸着混身颤抖的小脸蛋,柔声说道:“孩子,你该恨的不是我,而是你父亲啊。”边说着无数尖刺穿过明文光的身体。

女子娇笑道:“到地狱去怨恨我吧,我亲爱的孩子。”

.........

明文光面目扭曲的走出光圈,满脸泪水倒在了地上。

在一旁的荆师连忙上前扶起明文光,神色一变突然道:“精神受创,他在里面面对了什么?”

“我一定要杀死你,杀死你......”明文光喃喃道。

荆师拍了拍明文光的肩膀,安慰地道:“好了,上午没其他训练了,特批你提前结束,回去好好休息会,下午再训练。”

明文光扭曲的面孔沉默地点了点头,向外走去。

........

红胖走了进去......

他发现他来到了一个世界上最恐怖的地方,他被限制在一个柱子上,一个带着兜帽的陌生人拿着一根炸鸡腿在他的面前啃着。

陌生人戏谑地道:“看这是什么?炸鸡腿!”另一只手掏出一条冰灵鱼大口啃到,吃完冰灵鱼又掏出一大碗凉面,随后是荒风鸟,各种散发香味美食都是风朔望吃过或没吃过的美食。

“你是魔鬼吧?”风朔望大声吼道。

“当然不是,我是你心中的梦魇啊。我就是你啊,小胖子。”眼前的陌生人缓缓掀开兜帽,一个熟悉的脸出现。

梦魇憨憨笑道:“这样吧,你只要挣脱开,咱哥俩就一起吃,我这里别的没有,吃的应有尽有。”

“那我要吃龙肉你有吗?”风朔望眼睛一亮,兴奋地说道。

“当然有啊,你看我这就吃给你看。”梦魇拿出一头巨龙,随手切下一块肉说道。

正在梦魇处理龙肉的时候,突然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他回头一看,愣住了。

风朔望兴奋地站在梦魇旁侧揽着梦魇的肩膀道:“有没有酒,今天咱哥俩不醉不归!”

梦魇也兴奋起来,但不忘问道:“你是怎么出来的,按理来说你是不可能出来的啊?”

“啊?我也不知道,突然全身就燃烧起来了然后那根柱子就没了。”风朔望憨憨笑道。

“........”梦魇无奈,随后兴奋道:“来来来吃,不吃就是你给我面子。”

相同的场景出现在风朔数和风朔旦的幻境中。

“突然这柱子就变细了,锁链就掉地上了,来兄弟我们不醉不归。”风朔数兴奋地道。

“突然我就陷入地面里了,再出来就在你旁边了,来兄弟我们不醉不归。”风朔旦兴奋地道。

........

“这三胖子怎么还没出来?”荆师疑惑道。

.........

雪剑竹走进光圈。

他来到了那晚的森林,环顾四周看见四周被冰冻的狼雕。

雪琴仍然晕倒在树下。

要来了吗?

感受着脸颊旁的丝丝寒意,雪剑竹想到。

那天早上跑步时的幻觉重新出现了,这头狼人又站了起来,拔出锐利的骨剑,骑上双头魔狼。

“呦~,没想到吧我又活过来了,来尽情的战斗吧。”狼人竟然口吐人言,随后他嚎叫招来同伴。

此起彼伏的狼嚎声回应着,狼群慢慢汇聚围绕着树林空地,一头又一头从草丛中冒出。

“我能杀你一次,自然能杀你第二次。”雪剑竹看着这只狼人冷静地道。

“不要装了雪剑竹,我将是你最可怕的梦魇。”狼人咧咧嘴伸出舌头舔了舔狼嘴道。

“少说废话,赶紧上吧。”雪剑竹回应道。

“那么严肃干嘛?”狼人嬉笑道,“你就那么急着去死吗?”

“那我就成全你。”狼人笑地渐渐残忍,“我会让你看着自己活生生被群狼吞噬,然后我会亲手掏出你鲜活的心脏。”狼人长嚎一声,狼群顿时躁动,纷纷冲上前去。

雪剑竹没有坐以待毙,他右手朝着胸膛,精准地抓住了那个肋骨,用力一抽。

他面目狰狞地拔出匕首,奔向奔跑在最前面的野狼。

野狼扑向雪剑竹,只见雪剑竹敏捷的闪过,来到这只野狼的侧面,右手握住肋骨闪电般**野狼的心脏,随后在喷涌而出的鲜血中拔出。

野狼无力地倒在地上,鲜血浸染了身下的草地。

但雪剑竹的处境也不容乐观,杀死一只野狼后他就被群狼围住,此时正有一只狼挂在他的身上撕咬着血肉。

雪剑竹嘶吼中将身上的野狼用力甩出,用肋骨匕首不停地劈砍着。

每当有狼受伤时,立刻就会有狼替补上,除了第一头野狼外,雪剑竹没能再杀死任何一头狼。雪剑竹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密,越来越深最终终于无力地倒下。

狼群突然停下,让开一条道,狼人提着骨剑缓缓走开,戏谑地道:“之前杀我的时候不是很疯狂吗?瞧瞧你这惨样,啧啧啧。”

狼人走到雪剑竹面前,毫不留情挥剑的削断雪剑竹的手臂,在雪剑竹眼皮底下一点一点将手臂上的血肉全部刮下来,拿着锋锐的骨剑打磨着。

雪剑竹看着心中怀着无尽的喷怒,但他只能无力地嘶吼着,他没有丝毫力气从地上爬起,尽管很多伤口已经结疤了。

“想不到吧,是不是越来越疲惫,越来越虚弱?”狼人咧着嘴笑道,“一会你就可以去地狱里慢慢想了,别急很快就打磨好了。”

狼人拿着雪剑竹的手臂作成的骨剑削断了雪剑竹的另一只手臂,残忍地笑道:“怎么样,体会到我死之前的感受了吗?”

雪剑竹红色的眼眸中好似染着火焰,死死盯着狼人,但他已经说不出话了。

“别那么严肃嘛,来笑一笑。”狼人用两把骨剑划着雪剑竹的嘴角,疯狂地笑道:“你看笑起来多好看啊,那么严肃干嘛?”

“不要着急,我再磨锋利一点,保证让你感受不到痛苦就死去。”狼人伸出舌头舔了舔骨剑道:“我跟你说,我这骨剑上可是附带着虚弱诅咒的,不过对我没有。”

狼人突然一剑将雪剑竹拦腰截断,雪剑竹痛的睁大眼睛。大股大股的鲜血不停着涌出,狼人惊讶道:“你怎么还没死,看来我能当着你的面把你的心脏挖出来了哈哈哈。”

...........

雪剑竹双眼无神地走出光圈,啪的一声摔倒在地。

秃顶魔鬼连忙扶起雪剑竹,一道柔和的光团从荆师身上的纹路凝聚而出,汇入雪剑竹体内。

“真不知道你们一个个都在里面接触了什么东西?”荆师无奈叹道,“怎么那么多人一出来就双目无神地倒在地上。”

“精神受创了,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荆师拍着雪剑竹的肩膀说道。

“好的.......谢谢老师。”雪剑竹沙哑的声音回应道。

“真是奇了怪了,这玩意是不是,出问题了,天赋好的一个个跟撞了邪似的,天赋最差的却一直没有出来。”荆师看着三胖所在的三个光圈,纳闷道。

“好了好了,你们先回去休息,这里随时欢迎你们来面对恐惧。”荆师看着这些孩子们一甩先去的郁闷烦躁,开心地道。

.........

中午。

这三个胖子怎么还不出来?荆师纳闷地想道。

幻境内。

风朔望满嘴的油光,双颊鼓的满满的。

他眼前巨大的红龙已经快完全变成骨架了,他想起了什么看着同样满嘴油光的梦魇道:“兄弟,我进来多久了?”

延伸阅读

Luxurycare奢品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6i12.shtml
Luxurycare奢品皮具护理是隶属于广东Luxurycare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

天控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aofc.shtml
天控三菱模块拥有一支高素质、效果率的销售和工程技术团队,为用户提供出众、可靠,实用的

新悦家居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scgs.shtml
新悦德式定制家具隶属于新红阳集团控股,是一家集研发、制造、销售于一体的全屋数码定制家

雅刻丽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y7ph.shtml
雅刻丽钟表总部是墙贴、钟表、家装饰品、工艺品、摆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俱进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gic6.shtml
俱进毛绒玩具总部是毛绒玩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仪征市

冲关作文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b2en.shtml
冲关作文是由佳鑫诺教育集团旗下北京圆点智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于2003年创办。融合全国

雅芳婷家纺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dj7d.shtml
雅芳婷布艺实业(深圳)有限公司隶属香港雅芳婷集团,是专职从事床上用品研发、生产、销售

绿洲干洗设备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ume8.shtml
绿洲干洗设备以强大经济实力、高素质的专业人才队伍、丰富的管理经验、独特的洗涤技术、高

成芳花花世界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6tn6.shtml
广州市成芳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成人用品批发和网店一件代发的综合性企业。公司所

友谊加盟  http://www.exclusivebeautyboutique.com/ao7g.shtml
友谊制冷空调维修位于北京市北京市海淀区。主营空调维修、空调移机、空调加氟、空调安装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国之器在线阅读第10章

    三天后黑色的夜,黑色的马,黑色的人。一身黑色皮甲的任平生带着long族大军,静悄悄的往维克多城堡前进,根据卢西安传来的情报,现在维克多城堡里除了狼人之外,就只有一千五百多的吸血鬼士兵,原本城堡只有六百多,去光耀损失了一百左右,剩下的便是马库斯与艾米莉亚带来的士兵。在维克多战败那天,他们便来到了维克多

  • 无限之最终恶魔在线阅读第5章

    难道她,——穿越了?轰隆一声,她只听见自己的心房似乎裂了一块儿,受不了这样沉重的打击,她两眼一翻,实实的晕了过去。岑洛瑾见这姑娘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大堆,而后昏了过去,心想:这女人也许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了。遂转身吩咐道:“你们两个照顾好这女人,等她醒了再通知我。”一甩衣袖,大气凌然的离开了,这女人来历不

  • LOL之最强剑豪就是皮一下的楔子

    黑暗星是一颗很孤独的星星。因为它太聪明了。刚降生时,它是大星辰海的王储,被父皇寄以厚望,希望他长大后可以治理好这一方星系,而不是像它那个憨傻的长兄一样,成天只晓得睡觉和旋转,连离家出走都走不远。一点王族霸气都没有。然而它的第二个子嗣黑暗星,却太有王族霸气了。刚刚成年,小黑暗星就跑来对自己说,大星辰海

  • [盗墓笔记同人 瓶邪]归途在线阅读第5章

    “少爷,这是二小姐送来的蛋花羹。”丫鬟将一碗黄灿灿的蛋花羹放在桌上。窗子边的梨木榻上,季羡川半躺在榻上。秋细雨把嘴里的水吐出来,本以为衣服会湿透,但她全身上下除了嘴里喝了水之外,其它地方完全没有浸湿。季羡川眯眼盯着那块草丛,待看清那人是谁后才从榻上猛地起身冲出去。听到脚步声,秋细雨抬头,两人双目相视

  • 陛下重生养锦鲤在线阅读第九节

    “卧槽!!!!碧蓝幼龙!!!!没想到文哥还有这一张卡!”“就是说啊!这可是稀有卡里几乎顶尖的卡啊!”“楼上的是新来的吧,我文哥可是有两张碧蓝幼龙哦!可是被人称之为蓝龙贼的男人!”“我昨天在战网上查过碧蓝幼龙的价格,那可是足足12万华夏币一张!”...........其实,张文乐在抽到碧蓝幼龙的也有点

  • 幻剑仙徊第八章在线阅读

    8章白发女鬼?陆陵陆雨晴两人从密门出来后,湛真深呼一口气,迈着疲惫的步伐,在最近的一颗树下坐着。“距离死亡线还有[00:00:30]”一声刺耳的警报声响了起来。“这玩意还真是吓人呢!”湛真看了看浮空栏上的倒计时,继续自言自语道:“看来要快点开印了!”湛真快速将袖口卷起,露出看似与他年龄不符强壮的手臂

  • 十个神经病之招工(10)

    “哎~哎~赵四,你说的是真的吗?”一个精瘦的男子急切的问着站在人群中心的人。“我知道你在说什么,县衙招工的事情,是不是?”旁边的小伙子立马抢话。“你小子,果然消息灵通啊!我今天去镇上,城门口竖了个牌子,有好几个县衙的大人在那里记名字呢!据说可以报名去修路,一天150文,包吃,还给发一身衣裳呢!”人群

  • 神之猎人叶朗不是叶朗

    那天之后,我和张佩佩在华星大厦蹲了好多天,却一直没再见过叶朗了。我才发现,我们没有留过任何联系方式。张佩佩那人做事三分钟热度,蹲了几天没人就没再去了。我妈六号大早上接了个电话,说叶朗他妈妈来接我,我说不用,我自己去吧。来接我,这一路上的,想想都尴尬。我就纳闷了,叶朗摆明了就不上心,他妈那么想见我干嘛

  • 一凡弑仙传进化突破

    有工作人员领着陈一穿过长廊,来到了主楼。一栋现代风格的建筑,四四方方的没有什么奇特之处。进电梯,下到了地下室中,眼前就豁然开朗了起来。近千平米的试验大厅里,十几个工作人员正等着陈一到来。看着他们平静而又显得有些兴奋的神情,陈一心里也不禁多了些焦躁,自己连医院都没进过,这是要怎么配合啊。有助理拿着一套

  • 我只是个土豪[综武侠]知情人是谁?

    洛依依坐在副驾驶上,小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脸颊上的热久久未退。耳边还回响着顾君绝的话:“你喝醉了我收留你还有错了?把我捆起来不让走,哭得像被强暴了似的,被折腾到大半夜不小心睡过去了,也是我的错了?”他一字一句,不急不躁,却说得她羞愧欲死。“若你还有质疑,一会我陪你去医院,做个检查,开张处女膜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