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道损之第五章(5)

作者:夜星垂 来源:纵横中文网

在廖氏的催促之下,纪彰很快就安排了大女儿与徐六公子的会面。

徐家那里好像也很满意纪玥。

在庭院里,徐三夫人拉着纪玥的手,嘘寒问暖,关怀非常,反倒是廖氏的一腔热血逐渐冷了下来。

纪瑶不知何故,她看那徐六公子好似还不错,性子比较温和,应该是体贴的丈夫。

“娘,六公子不好吗?”她试探。

廖氏低声道:“小姑娘问这作甚?”

“我也是关心姐姐。”纪瑶眨眨眼睛,“今天不就是为相看六公子吗?你以为我不知?”

“那六公子……”廖氏忍住了没往下说,她刚才叫周嬷嬷用银子贿赂徐家的婆子打听,原来六公子是有通房的,十七岁起就住在外间了。廖氏不喜欢,她的丈夫很自律,没有这种习惯,她觉得自家姑爷也不应该有。

这事儿,起了头,谁知道以后会不会纳妾呢?

他们家是没有这种传统的!

可不能让女儿受委屈。

纪彰蒙在鼓里,还当妻子满意,回来后笑眯眯道:“就差挑个吉日了。”

“挑什么吉日?”廖氏斜睨他一眼:“这事算了,我们玥儿不能嫁去他们家,下回再看看蒋公子,不,我先使人打听下再说,省得白费时间。”

“怎么了?”纪彰一头雾水。

“那六公子有通房!”

“通房?”纪彰会意过来,挠挠头道,“那些大家族,许多公子都有通房,好似也是平常事……”

这下捅了马蜂窝了,廖氏扬声道:“什么,平常事?这算平常事吗?弄不好可要生出庶子的!你是想让玥儿去做人家的嫡母是不是?到时候一家几个庶子庶女,可是热闹极了,”又盯着纪彰,追问,“你心里是不是也觉得该有个通房?”

纪彰急忙辩解:“没有,没有,秀儿,我从来没有这种心思……”

“谁知道你有没有,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虫。”廖氏对纪彰刚才的态度很失望,他怎么能容忍姑爷有通房呢?

纪彰看廖氏生气,很慌张,也很委屈。

他心里从来都只有廖秀一个人,别的女子,他一眼都不会多看的,只是自己比较粗心,没有想那么多。

结果被廖秀乱扣帽子。

“秀儿,我说那些人有通房是平常事,但并没有说让玥儿嫁给他,此事是我疏忽了!我没有问清楚!”他拉住廖氏的手,“娘子,我可以对天发誓,若我心里有半点背叛娘子之意,我愿意被……”

廖氏一把捂住他的嘴:“瞎说什么呢?谁让你发誓?”

生气归生气,可她的丈夫确实是个老实人,她见他这样急切,早就原谅了,怎么会逼他发誓?

“既然你知道自己疏忽,这桩婚事就不提了。”廖氏叹口气,“本来还以为可以把玥儿的终身大事定下来呢。”

“我会再替玥儿留意的。”纪彰安抚她,保证道,“这回一定不要有通房的了。”

可见还是很在意她的想法,廖氏笑了。

这一笑使得她很妩媚。

廖氏当年确实也是一个少见的美人,本来廖家是想让她去做高门大户的妾侍,或者嫁个富有的商人,但廖氏偏偏看上他,跟他过苦日子。

这份情谊,他一辈子都不会忘。

纪彰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这门婚事要黄。

纪瑶看出母亲的态度,就已经确定了。

因父亲虽然顶着一家之主的名头,然而却是个畏妻的,当然,这个评价并不是侮辱之词,只是很多时候,反而是母亲做主。

倒不知那六公子哪里不好?

纪瑶坐在竹摇椅上,晃来晃去,往嘴里扔了一颗李子。

纪玥正伏案画画。

纤细的手指握着画笔,动作似行云流水。

这样的姐姐,她以前从来没有仔细的观察过,总是觉得姐姐好温柔啊,从来不与人争执,从来不生出事端,从来不犯错。

如今想来,这岂是用“温柔”二字可以概括的?

她其实,一直都不知道姐姐在想什么,姐姐总在关心别人,却从不曾透露自己的需要,不像她,纪瑶心想,她的欲望总是明明白白的摆在台面上,被人一眼就给看穿了。

纪瑶叹了口气:真是傻啊!

她又吃了一颗李子。

不晓得这回,姐姐会嫁给谁,那六公子不成,母亲应该会想别的法子吧?

周嬷嬷这时派了红杏来传话,叫她们两姐妹去上房。

纪家一家子都住在一个小院里,正房一大间并两个侧间那是属于纪彰和廖氏的,两边两个耳房住了周嬷嬷与五个丫环。纪廷元在东厢,纪玥跟纪瑶在西厢,院子后面带个后罩房,搭着灶台,旁边住一个厨子与三个小厮。

算是很拥挤的,但非富贵家族,寻常官吏都是这般条件。

到的时候,廖氏正吩咐丫环:“今日晴好,多晒晒被褥,过几日便要下雨了。”瞧见两个女儿来,她一笑,“走,带你们去买几匹衣料,再看看首饰。”

她觉得要把纪玥顺利嫁出去,身上的打扮还是不能含糊,想想,也是一整年没添置新的衣物,马上都要清明了。

纪玥道:“我那儿够穿,娘,给妹妹买就好。”

“给姐姐买,我还小!”

姐妹情深,廖氏心里高兴,一手拉一个:“你们别操心钱物,若是不够,为娘也不会给你们买的,走吧。”

也不好拂她的意,看起来兴致勃勃的,姐妹俩便答应了。

三人坐着轿子出去。

等到巷口,只见有一人拉低了头上草帽,尾随而出。

京都最大的首饰铺叫玉满堂,掌柜很有本事,他们家的东西向来是又贵又好,还有许多稀奇之物。以前纪瑶是很喜欢来的,看见中意的东西流连忘返,只恨自己腰包不鼓,没投在富贵人家。

不过此时再见,仍是觉得这些宝玉耀眼,就是没有非要得到的心了,倒是见廖氏的目光在一个翠玉镯子上停留了好一会儿,硬生生挪了开去。

纪瑶未免心酸。

“玥儿,这镶红宝的簪子不错,你戴上看看。”廖氏给她**发髻。

宝石闪着莹润的光,将纪玥的脸庞衬得更透亮了,很是动人。

“就买这个吧。”

廖氏一眼相中了,手摸了摸荷包。

“娘,再看看。”纪玥拿起一支淡黄色的玉簪,“我看这也不错。”

“跟黄牙似的,显得污脏,不好。”廖氏道,“就买这,”又给纪瑶看,拿了一支粉色珠花,哎呀声,“瑶瑶戴这个可爱!来,试试!”

她完全没有给自个儿挑。

纪瑶挤出笑容道:“真漂亮,那娘给我买了吧。”

假使说不要,只会伤了娘的心,既然她会来买,想必是有这笔银子的,祖父不是才送来五十两吗?

纪玥也没有拒绝,只是在廖氏要去付钱的时候,给廖氏选了一对珍珠耳环,不贵,却非常合适。

廖氏连夸她眼光好,正要戴上,却听门外传来娇滴滴的声音:“表哥,要不再给表姨母买副翡翠镯,她老人家戴这个最合适,我是不要什么。要不是表姨母非得让我跟着一起来,我是不会打搅表哥的。”

那装腔作势的声音,纪瑶一听就知道是谁。

杨绍的表妹,太夫人的表外甥女俞素华,太夫人有意让她做杨绍侧室的。

果然,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俞素华还是老样子,偏爱红粉,穿着桃红色忍冬卷纹的春衫,上衣紧窄,显露出她的细腰。

与她并肩进来的,是杨绍。

那是十九岁的杨绍,纪瑶从来没有见过,她认识杨绍的时候,他已经二十一了,在云州平乱后才回京都,意气风发。那时,他们也是在玉满堂相遇的,太夫人很喜欢这家铺子,杨绍孝顺,时常陪同。

纪瑶想起往事,有些感慨,但很快就转过了头。

再见不相识,何必去看,反正这世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因为她原本就不喜欢杨绍,也不想再被毒死,纪瑶催促母亲:“娘,这耳环你快戴了试试。”

声音自有一种甜味,却不腻,像清澈的水中撒了点糖。

杨绍侧头。

只见纪瑶梳着一个花苞髻,皮肤粉嫩,脸蛋圆圆的像沙果,能诱人咬一口。眼睛却还是那样,比杏眼长一些,翘起来的眼尾时时刻刻都在勾人。

像个小狐狸精。

他移开目光。

男人长身玉立,腰悬宝剑,满身的贵气,又有几分威仪,廖氏是商户出身,遇到这般富贵的,忍不住生出些拘束。想要搭话又不知从何说起,随意试了下耳环,急忙就付钱,领着两个女儿出去。

行到门口,纪瑶忍不住停步。

却见俞素华拿着一对温玉酒杯给杨绍看:“表哥,表舅父生辰,送这个可以吧?表舅父喜欢喝酒,冬日用肯定合心意。”

她紧紧挨着他,十四岁的身段倒也丰满的很了,纪瑶瞥到一眼,快步走了。

那俞素华以前是手下败将,见她嫁给杨绍,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而今,就让俞素华得意去吧,反正她是不会再嫁给杨绍的。

小姑娘离开了店铺,那道淡绿色的身影渐渐走远。

“表哥?”俞素华轻唤。

杨绍只觉香气扑鼻,转身走开,冷声道:“今天不买了。”

“什么?”俞素华拧眉,明明是他说要来给舅父挑选生辰礼,表姨母知道了让她一起过来,帮忙看看,结果……

她当然不明白。

杨绍挑眉,因为他是来看纪瑶的。

十三岁的纪瑶,他第一次看到,比那个长大了的坏心眼的女人,稚嫩可爱的多。她还偷看了自己两次,杨绍嘴角一勾,年轻小的纪瑶眼光还是不错的,不像后来……

想起宋昀,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阴沉。

这一世,他不会让纪瑶重蹈覆辙!

延伸阅读

童飞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x6iz.shtml
童飞玩具位于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中国工艺玩具城”荣誉称号的地区,也是中国国内的玩具

捷彪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ny13.shtml
捷彪手机壳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尚恒饰品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dv5l.shtml
尚恒饰品,主要产品包括欧美以及日韩流行项链、耳环、手链、吊坠、戒指等销量节节高产品,

缦安顿家纺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gwdm.shtml
企业简介上海缦安顿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缦安顿”品牌的专职家用纺织品制造企业

金炭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gpnk.shtml
洗衣液经销商如何快速崛起?选择比努力更重要!面对不同功能、不同定位、不同诉求的洗衣液

黛芙妮化妆品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nsdv.shtml
黛芙妮化妆品采用配方和纯净的植物原料结合出众生产工艺共同生产出来的,本品上市之前做过

利升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ykvv.shtml
利升灶具是广汉市利升红外线灶具厂的产品,其厂位于四川省广汉市新丰经济开发区,距省会成

福润王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n65w.shtml
福润王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自1996年成立至今已先后开发了“封切收缩系列”、“封口系列”

湖南瑞奇电取暖桌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ggdc.shtml
湖南瑞奇电器有限公司招商信息公司简介湖南瑞奇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电取暖桌研发、

天德辰白酒加盟  http://www.personality-development.com/aq5e.shtml
天德辰白酒公司是一家集代理销售、产品研发为一体的化酒水营销管理公司。公司先后代理经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侠之最强王者在线阅读第九节

    “谁?谁打我?有本事给我出来!”“啪!”又一个耳光,这下子刘彤彻底懵了,明明没有见到什么人对她出手,但自己脸上的手印却是实实在在的。刘彤的目光迅速的转了一圈,见王羽站在不远处,嘴角微咧有些玩味的看着自己。“是你,一定是你打得我!”刘彤一手恶狠狠地指着王羽,一手在自己被打的脸上摸来摸去。“对,没错,就

  • 仙域迷途第十章在线阅读

    云雀恭弥眸中满是寒意:“又是你,小婴儿。”莫名其妙带着那封“挑衅信”出现,让他与沢田纲吉那只讨厌的肉食动物对上的罪魁祸首,也是让他首次尝到失败滋味的存在。“看来你这次出师不利,怎么样,失败的滋味不好受吧。”“……”“嘛,那家伙确实很强,但只要肯努力,你一定可以打败他的,不然的话,你就只能多一个男朋友

  • 网游三国之神级玩家第2章在线阅读

    阳光从窗帘缝泄进秦湛的卧室,窗台下一个小小的案几,古色古香的,上面摆着一副白瓷茶具。案几边放着两个蒲团,素雅简单。案几不远处的宽大实木矮床上,秦湛睡得正熟。一向梳得服帖的头发此刻有些凌乱,睫毛安静地翘着,呼吸均匀,睡姿板正。“叮咚叮咚……”门铃突然响起。秦湛的睫毛颤了一下,侧过脑袋,听到门铃又响了一

  • 非仙传2第1章在线阅读

    林飞在拳爆了洛基之后,手臂上忽然钻出了一根枪管。枪管的口子对着地面上的那些血水和肉沫、“噗噗噗……”一道道蓝色的火焰,从枪管里面喷she而出,覆盖在血水和肉沫上面。地面上洛基的那些血液和皮肉筋骨,纷纷被这蓝色的火焰吞灭。然后化成灰烬,消散在空中,仿佛从没有实现过一般。而且不仅如此,就连水泥地面也被蓝

  • 懿步峥嵘之第02章:急智改诗,对联骂人!!!

    众人顺着管事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墙壁上歪歪扭扭地写着两行字“这个女人不是人,生个儿子去作贼”待众人看完,围观群众大笑不已。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个意思,盖因这宅中主人平时为富不仁,多有欺压良善之举;这壮汉看不过去,或是在旁人的撺掇下,便趁其母大寿之日,来此出一口气;这壮汉也就粗通文墨而已。看众人大笑,管

  • 网游之剑锋王者在线阅读第8章

    羲和喝醉了……喝醉了也就罢了,还耍起了酒疯。望舒轻咬着下唇,眼尾处染上一抹殷红,因为羞恼,眼中有一丝水意,滋润了眼眸。望舒咬牙,忍耐的说道:“羲和……”她会法术,之前的一切都是假装的!而现在,她到底有没有醉,都是个问题。温柔娇俏的少女对于望舒的怒气一无所觉,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兴奋的盯着望舒不停

  • 武侠之我很帅之老而不死,初始之症(8)

    苏瑞本来就是带着这种目的来的,因为他知道演武堂的这位老祖宗就是那群“老不死”的其中一位。因为他从小在这生活,这里算半个家,所以这位也算他半个祖宗,更重要的是他跟这位老祖宗有一个约定。跟着丈八弯弯曲曲绕了很多地方终于到了这位老祖宗屋门口,还没等丈八开口,门内就传出来“丈八回去,苏瑞自己进来。”这位老祖

  • 重生于轮回在线阅读第七章

    “没见过这么花的花瓶,那也是你眼见短。”不用回头,初薇都知道是谁。她看着自己手指都在发抖,在心里直直骂着自己真是没出息!“这发票有什么问题,我怎么也看不出来呢?”蔚舒阳握着薄薄的纸,笑的畜生无害的看着小王同志。而就在这笑容里,小王同志的脸猛地通红,低着头连一句象征性的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发票自然没什

  • 神荒的御兽师之赴考(10)

    珍宝阁外,秋雨已歇,再无雨落,但杨一鸣仍张大着嘴巴,要将屋檐上落下的雨滴,连同蕴含在雨滴之中的天地灵气,全都吞咽入体内,一副不肯满足,贪恋不舍的饥渴模样。“这家伙真是疯了,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两名与刘勇同行的内门弟子看在眼里,心中更觉厌恶。如果他们知道,那雨滴中蕴含着世俗界不曾拥有的天地灵

  • 战神联盟之狐族战争请君入瓮

    日子过得简单也平淡,下午陪着李大一起去捞鱼,二人忙活了半天,也就逮了几条,二人平分了一下,各自美滋滋的回家去了,花木走到一家卖长香的铺子,捏了捏口袋里今天刚发的银钱,还是走进铺子买了一小把长香,一沓纸钱,只是走出铺子的时候,不由的颠了颠自己的口袋,没什么声音了。花木也没什么表情,慢慢往家走去。远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