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重生六零小甜丫初见

作者:幺宝 来源:晋江文学城

沈谣走出房门后,便有下人抬着她的嫁妆箱子跟在后面。

过往丫鬟见状纷纷议论:“听说二姑娘要出嫁了,对方可是王府里的世子爷啊!这三十二抬妆奁,虽比不上大姑娘嫡出尊贵,也算体面了。”

另一个低笑:“你懂什么,这嫁妆他们备下的时候我看见了,里边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徒有其表罢了,什么都不是。”

这些讥讽调侃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在沈谣耳里,她袖下的手攥紧了帕子,眼眶通红,却愣是不掉下一滴泪来。

最伤她心的父亲能说出那样的话,如今,她还在乎几个嫁妆箱子么?呵……

*

黄昏时分,斜阳余晖透着金黄的薄云飘洒而下。

没有酒席,没有迎亲的红轿,沈谣带着嫁妆箱子坐上了沈府的马车。

街道上行人看客瞧见马车上“沈”字徽记,顿时纷纷议论。

“这沈大人真不是个东西,世子爷好歹也算是平定北关的大将,官家那头暂且不说,他们沈府竟然也如此慢待,就一辆马车,这哪是成亲啊?”

另一嗑瓜子的人摇头:“许是官家授意的,世子从前那么多春风得意,如今就要给他死死踩到尘埃里,姓顾又如何,又不是官家亲生的皇子,不过是个王爷的孩子罢了,什么功臣不功臣的。”

“诶……这算什么事儿啊都!”

马车内,沈谣听见这些议论声,她觉得眼睛有些刺痛,酸涩的紧。不知是为了世子,还是为了自己。

不过自从以后她便不在是沈家人了,这样也很好,没了小娘就是没了爹,这些年她在这群冷漠自私的人手底下讨生活也够了。如今能有机会光明正大离开未尝不是件好事。

反而沈谣觉得如今身心很轻松畅快,她很早就想自己生活了,有一间避雨的屋,再配上一个小院子,闲暇时间种种菜自给自足,等攒了些银钱便去街上开个铺子,凡事自己做主,恣意舒坦。

这么想着,沈谣方才那一抹戚戚也淡了许多。

来人世就这么一遭,她要好好的活下去。

平亲王府在花溪街道上,离皇宫很近,越近的地方街道就越宽敞,皆是青石板铺就的路。因着这种街巷住着的人家不是皇亲国戚就是朝中大员,都是钟鸣鼎食的贵戚人家,人声也小了许多。

路上来往的行人衣着也都比罗琦巷里那些人穿的精致贵气,沈谣掀开帘子,偶尔能看见衣着俏丽的丫鬟和体面的管家婆子上街采买。

虽说那平亲王府上下暴毙诏狱,可那宅子官家还许顾宴住着,只是留了后门那很小一间房,其余的地方都上了锁贴了封条。

沈谣对这位世子也有所耳闻,曾经汴京城里最威赫闪耀的存在,顾宴。

明明平亲王的生母只是个贵太嫔,位分不算高,可这位世子爷却极得官家宠爱,十四岁便统帅三军去了塞北,打起仗来就是七年,连护国将军都搞不定的夷族,被他逼出大墨边界五百里,再不敢犯。

归京后官家赏赐无数,又赐了三司使统领的位置,仅次于中书和枢密院。偏那顾宴的容貌生的极好,身姿高大挺拔,眉眼如画带着一丝塞北的冷冽,世人皆赞如此郎艳独绝的男子,唯有公主才堪匹配。

哪想一朝龙心骤变,天之骄子也跌落凡尘。

沈谣眨了眨眼睛,水润晶亮的眸子闪着忐忑,若不是顾宴落魄如此,她这辈子都不会跟他有交集,更别提成为他的妻子。

这么想着,很快马车就停到了王府后门。

沈谣自己下了车,车夫替她把嫁妆箱子抱了下来,随后便走了。

她抚了抚皱了的裙摆,想着就算以后日子不好过也要体面一些,这一弯身再抬头,眸子满是讶异。

这王府的后门都快赶上沈家正门威风了。

朱墙黛瓦,两侧墙壁上雕刻着水兽,飞云等图案,铁门两边伫立着两个高大威耸的石柱,柱上浮雕着五爪金龙,低调又泛着威严,似是在诉说着这家主人的荣耀与尊贵。

沈谣心里忐忑不安,站在门前犹豫了好久,几次抬起了手又放下去。

她咬唇,眸子里满是惶恐,她害怕去敲门,更害怕门里等待她的。

渐渐的,周遭过往行人时不时的朝门这边看,指指点点的目光落在沈谣身上,她更是不好受。半晌,她咬紧银牙,轻轻敲了敲门。

——没反应。

沈谣轻吐气,积攒了好久的勇气就仿佛泻出去了一样,整个人像一块松软的棉花,无力又彷徨。

半晌,她硬着头皮又敲了敲。

——仍然没反应,仿佛这府邸里无人一样。

她眼睛一闭,力道加重了些,门竟是被她推开了。

她微讶,这门竟然没锁?

沈谣弯下腰费力的提起那个大箱子,晃晃悠悠的朝里边走。她身体单薄,没多少力气,才抬过了门槛额头便出了薄汗。

沈谣转过神身,这院子不大,但方方正正的,脚下是小青砖铺就的路,想来以前也就是下人采买才会走这里,院子里只有一间房,类似于农户家的平长房,中间是个小厅,东边一间厢房,西边一间。

院子里一个下人都没有,沈谣很满意,这样就很清净。

她站在原地,眸光凝了凝,顾宴此刻应该在东厢,她脚步轻缓朝里走,以后一起生活,总要去打个招呼的。

沈谣敲了敲门,里头仍然没回应,她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走过厅子来到顾宴的房间。

还未走近,便闻到一股酒气,沈谣皱了皱眉,这人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可又想想,遭受了灭门之灾,一下子从天上掉在地上,换做是个普通人怕是要疯了,他借酒浇愁也是正常。

对于顾宴,她还是有些害怕的,虽然他如今落魄,可曾经那些事迹听着就渗人。传闻他曾在勾栏瓦舍里打死过人,官家气得打了他板子也没舍得重罚。天子脚下杀了人还能不了了之,足以说明顾宴的势头有多大。

她正想着,里头传来一声爆喝。

“出去。”

夹杂着淬人的冷意,明明是三月里,却好似带着塞北的雪那样森寒。

沈谣吓得退了几步,险些站不稳。

她有些无措的站在原地,艰难的垂下眼睫,只能看见自己淡粉色的鞋面和一面地。

她要怎么打招呼呢?

——你好,我是你的妻子沈谣?

——世子,那个今日是我们成亲的日子?

沈谣手指绞在一起,不安惶恐将她笼罩,这是一个全新的陌生地方,人也是陌生的。她不禁想起了从小长大的沈府,那里的一草一木她都是那么的熟悉,可如今……

沈谣就快哭了。

其实她心里也明白,如今顾宴失势,官家是为了羞辱他才会把自己赐婚过来,不然堂堂亲王世子,皇室宗嗣,怎么会娶一个小官家的庶女呢。

她的存在就是在戳顾宴的伤口,提醒着他是一个被厌弃的人,所以他不待见自己也是正常的。

屋里头,顾宴在床上躺着,地下躺着几个空了的酒坛子。

暮色彻底暗下来,他那张俊朗的脸隐没于黑暗中,良久,顾宴抬眼,薄唇勾起一抹冷笑,泛着冰凉的弧度。

他想起了,那日官家跟他说要给他娶妻,他那会儿满心沉浸在痛苦中,后边的自是什么都没听。

看如今,这新娘子自己上门了。

呵,官家这无情无义之辈倒是有心,如今送来的女人怕是为了监视自己吧。那么他何不成全了官家的一番美意呢。

这么锲而不舍,不就是想爬上他的床么,成全她便是。

门外,沈谣站了良久,手臂抱在一起,身子微微抖着,厅内没炭火盆,她有些冷了。

正当她想再说话时里边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进来。”

沈谣见他终于肯和自己说话了,眼里一喜,轻轻推开门,脚迈了进去。

屋里漆黑一片,陈设简单,霜白的月华照在窗棂上的薄纸上,泛着微弱的光,借着这点光,琬宁看清了床上靠着的男子。

容貌是极盛的,只是脸色苍白,像是病了一样,眼尾挑着,许是喝了酒,下边有淡淡的红晕,鼻梁提拔,一腿屈着,胳膊搭在上边,漆黑的眸锁着自己,和画里的神仙公子哥一般无二。

沈谣被他看的发毛,局促的站在桌前,两个小指不断的绞着,害怕的偏过头,垂下了。

顾宴见她一脸羞赧,睫毛轻颤,水眸湿漉漉的,夹杂着惊惶无措,露出雪白鹅颈,看着身材纤细娇弱的很,不禁冷笑了声,那腰身瘦的,他用力就能掐断的样子。

都到了如今这份上,还在这装什么纯情,惺惺作态的,既然做好了献身的准备,还扭捏个什么劲,觉得这样会更讨人喜欢?

幼稚,卑劣。

可不知怎的,许是酒气上头,顾宴瞧着沈谣几缕青丝垂落在颈间,白皙的锁骨上平添几分媚态,娇羞的侧颜看得他眼神一紧。

顾宴声音有些哑,冲沈谣招手:“过来。”

沈谣在那站着,冷不丁听见他唤自己,不明所以的走上前,还未来得及问他便觉周遭天旋地转一般,随后整个人便被他桎梏在床下,顾宴攥着她一截细嫩的腕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沈谣眼眸湿了一圈,像是要哭,娇嫩的唇瓣微微张着,声音软糯:“世子?”

延伸阅读

洪荒之老子是纣王之愚蠢的女人啊,憎恨我吧!(3)  http://www.jianzhan51.cn/jiv.shtml
京中有头有脸的人都知道,陈氏夫人柳安茹是一个手段强硬,才情双绝的女人,年轻时更是京都

异界之吾为帝王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jianzhan51.cn/grqz.shtml
星静悠菲:英国皇族,身价万亿,也是皇甫家的大小姐,当年星静家被人诬陷,怕伤害她们把星

[火影]夜风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anzhan51.cn/nibx.shtml
状元府的人追来了?禹世然发现赤玉被盗了?呵——想找回赤玉,没那么简单。当吵杂的脚步声

长歌行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jianzhan51.cn/db92.shtml
随着车门打开,殷寒也好,小刘也好,全都瞪圆了眼睛。黑色的直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精致的

北凉长歌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jianzhan51.cn/sdit.shtml
武魂殿教皇比比冬,不同于叶潇潇认知中的那位,这次进群的她,修为是百级真神!而且,她也

我和系统的灵异事件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anzhan51.cn/u4hb.shtml
算账,算什么账?“找谁?”靳枫来了精神,兴奋地搓了搓手,“哪个不识好歹的惹了我段哥,

我只喜欢纸片人的你之第三章  http://www.jianzhan51.cn/buzj.shtml
Chapter003黑户苏白不知道系统是什么,但是他明白自己的身份瞒不住了。不过苏白

火影之月落年华(天藏BG)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anzhan51.cn/g80z.shtml
完成了极致之冰武魂的蜕变后,霍雨浩并没有在邪魔森林过多逗留。毕竟前线战事吃紧,说不准

跑男之纯情巨星魔女  http://www.jianzhan51.cn/yo5u.shtml
我的整个童年以及少女时代,都是在月光之塔度过的;在那里生活,学习,作为一名魔女,我处

长安流云书(GL)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anzhan51.cn/dwmo.shtml
两人重新上了车,我送她回到学校门口。我心里面很难受,可也想通了,顾琳不属于我,她是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花太香(霜花店、馨荣堂日记)第1章在线阅读

    “克里斯蒂安!醒醒!”“医生!该死的医生!出来!”“都给我滚开!克里斯蒂安!撑住!”“医生!快!救救他!他中弹了!”克里斯蒂安感受到有人在撕扯着他的衣服,眼前一片模糊,四处传来的枪炮声屡屡不止,硝烟的味道弥漫在鼻尖,眼前一片的模糊,他只感觉到有几个黑影在自己的眼前晃动,随后,握住自己双手的那个人松开

  • 其实我是白莲花指导性学习

    柳红和金锁虽然是在忙着练习针线活,可是听着肖燕紫薇和曹沾谈论着红楼梦,不知不觉的他们也就听了起来。这是年代没什么**的东西,女孩子的消遣更是少之又少,红楼梦虽然是本文学性很强的书籍,可是简单的聊起来便也没了什么艰涩的地方,她们听得都很投入,虽然前十回的故事有不少内容比较晦涩的官场情节,可是单单林黛玉

  • 英雄联盟之创战记第3章在线阅读

    徐甜甜这几天病得昏昏沉沉,躺在床上除了吃就是睡,张翠红也不让其他人去打扰她养病,因此徐甜甜到现在竟还不知道徐卫业一家已经分出去的事实。刘翠花咽下口中的窝窝头,有些头疼这件事该怎么讲才好。这徐卫业再怎么不像话,也是徐甜甜的爹。她要是把徐卫业和林芳说的那些话告诉这孩子,这孩子不得难过死。徐甜甜看着刘翠花

  • 培育大师[种田]在线阅读初次约会

    [09]宋筱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前的景色似乎不太熟悉。她眯了眯眼,强压下仍旧很强烈的睡意,翻身下床。转了个圈,把整个房间看了一遍还是没有任何印象,她心想什么鬼为什么这地方她完全不认识她究竟在哪。她呆呆地愣了一会儿神,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了昨天晚上自己靠在赵一新的背上那句爽快的“好”。这么说,这应该是赵一

  • 千锋啸狂刀在线阅读第1章

    到了一楼并没有看到电视情节里面那些大富翁豪宅,房子的构造也是很简单却是让人很是舒适,整体大概125平米,因一楼只用于餐厅客厅,还有一个阳台观看外面的景色。一眼看去,客厅空间十分敞亮,除了基本的软皮白色立体沙发,沙发上左右各放着同款正方形抱枕,旁边还特别放着一只天蓝色的软沙发,玻璃长方形茶几等家具,已

  • 永恒世纪在线阅读第9章

    重叶忍不住又细细地打量了他一番,好奇的目光看的德特里侧脸发热。他不自觉地偏了一下头,下颌不由自主地绷紧了。――他为什么一直盯着我?――他好像没有传闻中那么可怕。同一时间,两人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两个念头。重叶想起之前“大猫”的言论,它说德特里大公很讨厌柔弱的生物,看来也不尽如此。他还是很有自知

  • 重生之水果霸业在线阅读第7章

    罗毅坐在北部湾网咖里面的无烟区座位上,扭头看了一下左右屏幕上的英雄联盟**和吃鸡**,就缓缓闭上了眼睛。“客人,给!”罗毅刚眯上眼睛,就见一位眼睛超大,犹如动漫里面走出来的网咖女服务员,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泡面走了过来。“我没有点泡面。”罗毅笑着摇了摇手,他早已辟谷,一年不吃饭也不会饿。所以就算身无分

  • 刚好有点甜在线阅读第七章

    没有一个爷儿们管家的道理,也没有在嫡妻进门之前,就将管家权交给庶福晋的道理。弘历就是再不懂事儿,这两条至少是明白的,所以目前的西二所,是分着管的。高怀书拿着的是库房的钥匙,弘历的奶嬷嬷拿着的是西二所的账本和宫人名册。水仙来问过之后,高怀书就闻弦知雅意,先指明了方向,然后就找了弘历问这事儿。弘历正在书

  • 万界时空狂游记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回虚空之战张皓望着虚空之中,那青袍老者对抗三人的震撼场面,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惊呆在那里,对青袍老者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看着三人使出最强的杀招,安在天当下便丝毫不敢大意,双手快速结印。“破!”随着安在天一声大喝,他的气息也增强了许多,而后安在天双手再次结印,一拳轰出,一条由紫金色火焰凝聚的长达十数

  • 漫威之我的超能力女儿之我叫苏乞儿

    第一章我叫苏乞儿在一个巷尾处,到处都堆放在各色各的垃圾,在垃圾上面,不停有苍蝇和一些不知名的小虫在不停的飞舞,随着一阵微风拂过,一股恶臭从垃圾堆里面飘了出来。然而,就这样一个人人敬而远之的地方,却有一个小男孩蹲在角落里,他的年龄大约十七八岁,脸色苍白,嘴唇发青,看样子,至少有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