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不是保镖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莫离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皇宫的御花园内。一个在前漫步,一个随后闲逛;一个威严端庄,一个清冷隽秀;一个黄袍玉冠,一个紫衫束发。

“玉箫,皇叔最近可安分了不少呢!”

“还是皇上厉害,一句话让阿玛进退两难。”楚玉箫苦笑道。

“怎么,生朕的气了?朕不过是想拿回权利,你也是知道的。只要皇叔肯,朕依旧可以让皇叔帮朕一同治理国家的。”年轻的皇帝说道。

“何必与我说这些,又不是不知道我讨厌官场上的东西。”楚玉箫听到皇帝说这些,立即打断了皇帝的话。

“还是一点都不该这性子,真和玉枫一模一样。你们两人若能有一分心思放在官场方面,必定能够更上一层楼了,也不会落此地步。”

“十年前的事,皇上总知道些吧?”楚玉箫突然问道。

“你是想问玉枫突然死亡的缘故吧?”

“你贵为皇帝,应该知道些内幕吧!”

“好在没人在。还你呀,我呀的,小心隔墙有耳。”

“皇上不介意就罢,何必管那么多呢!”

“真想知道也行,只是万不可动了杀念。要听需得静静听朕说完的。”

“玉箫遵命。”两人便静坐在了临水亭内,皇帝开始讲述十年之前的事。

当楚凡第一次在他面前提到天颜阁时,皇帝就知天颜阁绝对不同寻常,便派人查清底细。谁知不查还罢,一查才知这天颜阁阁主与楚凡结怨颇深,这是自己夺回政权的最好机会。

当皇帝娓娓道来,楚玉箫的表情异常难看,他万没想到十年前的事竟都是他阿玛的错,怎叫他不痛心呢?

“可别去找秋暗影!”皇帝突然说道。

“你怎知我会去找秋暗影?”

“看你那表情就都知道了。”

“看你们两个,还不改称呼,哪像皇帝和臣子呢?”一个声音笑着说道。

皇帝和楚玉箫同时转头,只见一个身着华服、珠环钗戴、形貌娇媚的女子走来。

“还说我们呢,那你呢,新悦?”

“皇妹参见皇兄。”刚说毕就忙问道,“刚才你们说什么呢?告诉我听听。”

“玉箫有事,先行告退,望皇上、公主见谅。”楚玉箫起身,没等皇帝回话就离开了。

“楚玉箫,你……”新悦公主撅着嘴,瞪着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气得脸涨得通红,半天说不出话来。

“玉箫无意于皇宫朝廷之事。新悦,莫要强求。”皇帝见新悦如此安慰道。

“是不是因为孟颜?”新悦公主的眼光闪烁。

“新悦,你从何得知?”皇帝看着新悦公主问道。

“皇兄当我还是那个小公主吗?那皇兄可比皇妹还愚蠢许多了,怪道皇叔到现在还一手遮天呢!”新悦公主说这番话时出奇地老练,与刚才的表情截然不同,“怎么说这皇宫中我还是有些地位的,眼线也会有几个的吧!那么大的事连我都知道了,想必皇叔也应该在采取行动了吧!我定要玉箫做我的驸马,倒也可以帮帮皇兄你的。”

新悦公主笑着自顾自地走了,只留下皇帝一人在水亭内。皇帝似笑非笑,想道:新悦那样喜形于色,心里藏不了半句话的人,还说什么帮他呢!只要不给他惹麻烦就好。现在他就在等一个时机,楚凡谋反的时机。

楚玉箫回到了在皇宫的卧房内,其实与皇帝的寝宫并不远,只是不想被新悦那个骄傲的小公主缠着罢了,才脱身而去的。

皇帝的话又在楚玉箫的耳边回荡,原来事情的真相竟然会是如此。他该怎么办?那一个是他的父亲,他的父亲想私揽大权,他可以置若罔闻,他与皇帝之间的纠纷恩怨,他也绝不插手。可是,这次是他害死了他的哥哥,他还竟然推托责任、污蔑他人,他怎能够如此?那是他的亲儿子,他难道都不顾及父子之情吗?

可是孰是孰非有意义吗?事情已然成了定居,楚王府的惨案已经发生,他虽然保护了他的父亲,也并未让孟颜受伤,但是他们之间的恩怨并未了断。孟颜在何时会再来杀他的父亲,而他的父亲又会如何对付孟颜,他楚玉箫都不得而知,更不知他能否再次阻止他们之间的厮杀。

踌躇满怀,犹豫未决,楚玉箫不知如何是好,思绪万千,未有所决。

想毕,楚玉箫决定再去一趟天颜阁。

翌日清早,楚玉箫便离开了皇宫直奔天颜阁。

在暗杀组织秋的总部,秋暗影派出了他的得力助手弥雅去一趟天颜阁,打探孟颜最近的行动。

十日之后,楚玉箫来到了天颜阁。

“阁主,有人闯入天颜阁。”青衣回道。

“是何人?”孟颜问道,“哦,不必了。我已猜到是谁了,都先退下吧!”

“是,阁主。”

待所有人都推下去之后,孟颜淡淡问道:“你这次来是为何故?”

“不为什么。”楚玉箫侧身来到孟颜面前。

“不为什么?是为楚凡而来吧?”

“你既已知晓又何必多问?”

“你想要我放弃报仇那是你痴心妄想,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所以你不必再多费唇舌了。”孟颜冷冷地说道。

接着,便是一阵沉默。

“枫哥哥是个很温柔的人,他不该死。你知道他死的时候脸上还挂着笑容呢!”孟颜淡淡说道。

“大哥他很仁慈的,小时候他就喜欢侍弄花草,蛇虫鼠蚁他都不愿伤到它们。阿玛也怕我太仁慈,才把我送到了西域去,也是有心将王爷之位交由我继承。”

“莫要提及楚凡,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如果他不再继续追杀我,如果枫哥哥还活着的话,或许我会放弃报仇。可是他太绝情了,半点余地都没有留给我。难道他就如此狠心吗?”

“如果大哥还在,见你如此,定然痛心疾首,他生平最讨厌江湖恩怨、报仇雪恨之类的话了。”

“就算枫哥哥不喜欢,我也要这么做。即使枫哥哥会恨小颜,小颜也绝不会放过楚凡的。”

“可是……”

“我知道,他是你父亲,我要杀他除非先杀了你,而我却无法杀你。”

“那你为何还不放弃呢?”

“我为何要放弃?我杀不了你不代表其他人也不行,我不会武功,但是我的护法会,我想以一敌七,你的胜算该不会太大吧!”

“那你刚才又为何让他们退下呢?”

“因为看到你让我觉得枫哥哥还在。反正他们都在门外,只要我叫他们,他们会立马出现的。”

“果真如此,那我真不该来此一趟了!”楚玉箫说道,“就此告辞!”

“等等。”孟颜从卧椅上走下来说道,“你留下来怎样?”

楚玉箫回头望着孟颜,眼眸中满是忧伤,让他忍不住想要保护这个稚气未脱的女子。

“我不想做别人的替代品。”楚玉箫清楚地知道在孟颜的眼中,她看到的永远是楚玉枫,而不是他。

孟颜愣了一下,然后转身平静地说道:“我本想让你去陪陪沈幽兰的,既然你不愿意就罢了。”

“幽兰她怎么样了?”

“她是人质,我不关着她还能怎样?时间长了,她也就没日没夜地混闹。我因为太忙也就没理论,只要不死便罢了!她在天香楼住着呢!”孟颜说道。

楚玉箫立即往天香楼的方向而去了。随即橙鸢等人走了进来。

“这样没关系吗?”橙鸢问道。

“其他人都先退下吧!我想和橙鸢单独谈谈。”

“阁主,属下告退。”

天颜阁内只剩下孟颜和橙鸢两人。

“橙儿,将天香楼腾出一间房间给楚玉箫住着去。让他陪着沈幽兰,也不至于让她太闹了。”

“那楚玉箫是不是……”

“他是楚凡的儿子,也是玉枫的弟弟,留他在我身边,对我有用,这样我才有机会派人去杀楚凡。而且他百毒不侵,我的蛊毒对他毫无用处,我也奈何不了他。”

“他是不是当日阁主要我查的楚怀?”

“橙儿已经猜到了。”孟颜笑着说道。

“阁主难道不想对付他吗?”

“秋暗影对我的蛊毒也有抵抗力,要杀他需得了解楚玉箫为何会百毒不侵的。”孟颜突然岔开话题说道,“舞依最近怎么样了?”

“飞天之舞哪那么容易学啊,每天练到深夜不算,天未亮又要起来练武功,根本没有多少休息的时间。她还小,何况性子又倔,好几次我到天舞楼,都看到她在偷偷的哭呢!灭门之仇,她怎能轻易放弃呢?”

“明天你带她来我这儿吧!要报仇她还缺点智谋呢!”

“阁主留她何用?舞依她才十三岁啊,学武也有些晚了点吧?”

“十三岁的时候我不就在集合你们了吗?习武只是让她能够保护自己罢了,我要的是她学会飞天之舞,这样我才有机会对付秋暗影。否则单凭我的一己之力,即使有你们的帮助,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能杀得了秋暗影。”

“就凭舞依吗?”橙鸢有点难以置信。

“如果她能在一年之内学成飞天之舞的话,也许还有可能吧!橙儿不必担心,我有计划,只是现在不方便告知于你们。”

“既然阁主这么说了,橙鸢不敢再多问,就先退下了。”

“去吧!”

橙鸢掩门而出,来到了天香楼。

天香楼内,沈幽兰一直在向楚玉箫抱怨要离开天颜阁。

“沈小姐还是别白费心机了,阁主是不会放你走的。”橙鸢推门而入说道,“楚公子,隔壁的房间我已命人打扫干净了,你先住下吧!”

“这位是……”

“我叫橙鸢,是天颜阁的护法,除我之外还有六人,我们都是为了保护阁主的安全的。楚公子可否到天海阁去,我有话想与你聊聊。”橙鸢转身又说道,“来人,去通知六位护法到天海阁去。”

“是。”只听外面的人回答。

“不行,玉箫不能去,他要留下来陪我!”沈幽兰说道。

“沈小姐还没吃够苦头吗?”橙鸢笑着问道。

沈幽兰低头不敢再多言。

“幽兰,别害怕,我马上就回来。”楚玉箫说道,“那就走吧!”

一路来到天海阁,青衣他们已经都到了。红袖倚在榻上,青衣坐在榻侧;绿纱坐在椅上,蓝落靠在桌旁;紫陌、黄泉站在纱帘两旁。

“来了就混坐,像个什么样子啊?”橙鸢笑着说道。

“你还见外啊?”蓝落说道。

“不是有客吗?”橙鸢说道,“楚公子别见外,请坐。”

“橙鸢,叫我们有事吗?”红袖问道。

“我想说说阁主的事,特别是楚公子的道来着实让我们吃了一惊,想请楚公子单独向我们七人说说,不知可否?”

“恕在下无话可说。”

“楚公子难道想让我们动手吗?”黄泉说道。

“你们想要知道的事,即便我不说也定有办法去了解的,何必来问我呢?”楚玉箫暗想,他们一个个如此紧张孟颜,真真是难得之人,看来孟颜为难之时,他们定然会舍身相救的。

“如若我们真想知道的确难不倒我们,只是我们不想惊动了阁主才特来问你。如果楚公子执意不说,当然我们拿你也没有办法,可是打扰了阁主,楚公子认为阁主还会将你留在天颜阁吗?或者沈小姐的命运也会难以预料了吧?”橙鸢说道。

“各位好像并非是来和楚某和谈的吧?”楚玉箫站起了身,他并不想多说什么,如果他们要套他父亲的行踪,那他就不知要如何应付了!

“想走?没那么容易。”青衣快速移到门口挡住了去路。

“各位非要楚某动手吗?”说毕,楚玉箫抽出了他的玉笛挥向青衣。

红袖见状立即从榻上跃身而起,长袖绕住了楚玉箫的玉笛。楚玉箫的手滑向玉笛的末端,突然从玉笛中抽出了一把利剑。

“笛中剑!”橙鸢惊呼。

黄泉、紫陌见楚玉箫动手,立即围在了他的左右两侧。

绿纱本欲动手,蓝落止住说道:“橙鸢说过楚玉箫百毒不侵,不要贸然动手。”

“大家都别动手。”橙鸢说道,“我让楚公子来只想问些事情,大家犯不着动手,小心惊动了阁主。”

听到阁主二字,他们这才平静了下来。楚玉箫见状说道:“各位不必如此,等玉箫想明白了,自会和各位交代清楚的,玉箫告辞。”

楚玉箫出门离开了。

“就这样让他走吗?”青衣问道。

“难道还逼他不成?”橙鸢说道。

“算了,橙鸢。你找我们不该只为此事吧?”紫陌说道。

“那是自然,大家先坐。”橙鸢继续说道,“最重要的一件就是阁主的身体状况。薛神医说阁主的病情恶化了,想必是与上次出行有关,劳累过度导致的,再加上最近阁主总是郁郁寡欢的,还多次与我提起十年前的事,我觉得阁主深沉了许多,心中的想法也不再对我说了,这让我很是担心。”

“薛百草难道都不能治愈吗?”黄泉问道。

“阁主的病情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薛神医说过,只能缓解病情,却是无法治愈的。”绿纱说道。

“那说其他的事吧!”紫陌说道。

“第二件便是阁主要我查清楚玉箫为何百毒不侵的,因为秋暗影也对阁主的蛊毒有抵抗力。我想让绿纱来研究一种新型□□。绿纱,你觉得如何?”橙鸢道。

“橙鸢,绿纱身体还未痊愈呢,你就编排她做事了啊?”蓝落说道。

“也不见你以前这么袒护绿纱啊?”红袖笑道。

“阁主的事我自不会推脱的,何况我也无甚大碍了,蓝落,你不必担心。我只怕是研究不出来辜负了阁主的希望。”绿纱说道。

“那也无碍的。好了,第三件事就拜托黄泉和紫陌了,阁主需要你们监视楚玉箫。”

“那是自然。”黄泉说道。紫陌点头示意。

“大概也就这些事了……”

橙鸢还未说完红袖便说道:“怎么又让我和青衣落得如此清闲啊?就因为我和青衣的武功低吗?”

“你们武功还低呢?青衣的内力是我们七人之中最深厚的,红袖你的防御能力又是我们之中最好的,就这样阁主还怕你受伤,又白白送了你一件百花红袍。你这会子又抱怨些什么呢”橙鸢笑着说道。

“就数你会说话,我们也是关心阁主啊!”红袖说道。

“阁主身体虚弱,需要你们的内力支撑,而且……”

“怎么总是让我们做这些苦力活呢!青衣,我们还是走吧,才不干这些累活呢!”

“我说正紧呢!你们这是做什么?”橙鸢哭笑不得。

“和你开玩笑的啊!橙鸢莫生气,只要是阁主的事,让我们死都愿意。我们怎么会不答应呢!”红袖笑着说道。

“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回去吧!”橙鸢说道,其余六人各自回去了。

楚玉箫走了之后并未回到天香楼,而是独自走在天颜阁门外。在见过橙鸢他们七人之后,他被他们七人的衷心震惊不已,心绪无法平静。

夕阳渐渐拉下序幕,月亮缓缓上升,远处飘来了几片落叶,秋天了……

楚玉箫徘徊了许久,都不知是否该叩门。里面的这个女子是那么弱小,而远方的父亲又是如此强大,他该帮谁其实一早就知道了,在他决定来到天颜阁是就明了了。

其实在他的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也早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只是他少了一点决心。在该做抉择的时候犹豫不决,而他的大哥没有,这个女子能让大哥甘心为她而死,也足见她并非十恶不赦之人。如果没有他父亲的搅局,也许她永远都只会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

举棋不定犯两难。

楚玉箫来到了天颜阁的内殿,再也不会举棋不定了,他毅然叩响了大门……

延伸阅读

王者荣耀之颠峰无双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shoujob.cn/saw8.shtml
闲云居。苏易坐在窗边的榻上,看着院中的玉兰树。庭中的玉兰树高大挺拔,一朵朵白色的玉兰

所有人当我是娇花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shoujob.cn/66m5.shtml
“这个别墅不错。”言风点点头:“不知道能不能蹭着住几夜。”青叶瞥了他一眼:“天马上要

破天至尊在线阅读张三丰?!(上)  http://www.shoujob.cn/ybfp.shtml
嗯!睡得真饱!那该千杀的臭老板,让老子连加三天班,嘿嘿,把老子弄病了不得不放老子回家

宝可梦世界的平凡人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oujob.cn/clt.shtml
大花的爹是个暴脾气,家里仅丢个瓜,他从发现的那天起,噼里啪啦连续骂了三天,欺负了一群

末世纪造神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oujob.cn/smqn.shtml
杨景湘没有理会吐槽系统的调侃。为了确定接下来的行动路线,杨景湘很认真捋了一遍吐槽系统

我对象竟然是个bug在线阅读算计 第二次交易  http://www.shoujob.cn/bg2c.shtml
“嗯”?“赤羽大人,又见面了”。赤羽拿着手中的灵属之兵“赤羽扇”轻轻敲打着。“墨千寒

一天到晚找不着人之所谓身份(2)  http://www.shoujob.cn/b8nk.shtml
猎人X杀手X通缉犯一个人,如果拥有两重身分,就基本上会被打上麻烦的印章,如果拥有三重

化神练火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shoujob.cn/ah0b.shtml
望着满眼的“2”,秦铮有点想笑。难道真的是二?其实很多事情原本并没有那么复杂,往往都

都市最强捉妖人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shoujob.cn/daxc.shtml
楚生下水后才知道四师兄所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水势不仅仅和岸上看到的不一样,河床还

宝福公主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shoujob.cn/ggwv.shtml
将臣把鬼王吸食了后,没有了继续待下去的念头,走到赵吏的吉普车上说道:“撤了。”“兄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斋剑士第10章在线阅读

    “你是说,让李飞接受怖拉修的试炼么?”萨亚问道冥炎之卡洛。“现在,让李飞召唤怖拉修是唯一能打败阿加雷斯的办法,阿加雷斯是不灭的只能让怖拉修把他拖入无尽的深渊中。”卡洛说道。“既然这是唯一的办法。我愿意尝试一下。”李飞坚定的说道。“李飞,你可想好了。一旦你跟怖拉修达成了协定。你可就成为真正的弑魂了。”

  • 网游之法神天下在线阅读第10节

    每一天,早上学习文理,下午进行体能训练,晚上练习自己的光剑。看似枯燥的生活,但由于每天都可以感觉到自己控制能力的增强,离果也是兴致满满。和学习一样,如果你的付出有了回报,那么即使不是那么有趣的事情也会让人感到快乐。每天下午的体能训练是最困难的,即使是对现在的离果来说也感到难顶。这还是在那天晚上身体发

  • 盖世第一神帝在线阅读高级东西林泽渊

    光暗,不远处,林泽渊神色全压在长睫毛影里,语气戾气又不屑,“别把我和那种低级东西混为一谈。”东西?我微微一愣,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我刚才说的“遇到吸血鬼”,我低头没理他,说实话,第一次做这等亏心“恩将仇报”的事,我心虚的厉害,脑子里有些乱,心也慌。爆炸声没的,墓室里,耳朵里半天都没听到林泽渊倒下的声,

  • 一觉醒来我变成了仙二代进修北影

    繁华的都市,灯红酒绿的夜晚,狂欢不止的人群。站在这久违土地上的感觉,仿若是新生一般,如若不是泰坦之心的到来,他的生活,应当与这些狂欢的人群一样吧。这种久违的陌生的熟悉感,都让他有种恍若隔世的错位感。行走在这灯火通明的道路上,李尘不觉有什么隔膜感,虽然算是与世隔绝了数年,但对这繁华的都市,他有一种莫名

  • 新月江湖之美人如玉之差距(7)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林浩源还在睡觉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林浩源醒了没,醒了的话王者走起我带你飞。”这是他一好哥们儿叫叶枫。“等一下,我洗个脸吃点东西再来”“那行,你快点儿啊!”…………露娜?”“马的,我寻思着你是在野区采野菜吗?还是说野区太大你迷路了,团都不用打?”“露娜,你马晚上买菜超级加倍。

  • 听说影后暗恋我在线阅读第六章

    “卡特先生,您不要误会,我对您不抱有丝毫敌意。恰恰相反,我觉得我们有些想法是一致的。”夜风拂过这片园林,带起一片轻轻的沙沙声“年轻人,有些规则是大家这么多年来默默遵守的,只要没人提起它,它就会一直存在下去。可是,一旦有人将它端到了台面上,它就注定了要被打破。”显然,卡特所指的规则,就是政界与资本集团

  • 武尽天荒之下载盘古大神的修为(求鲜花,评价票!)(1)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秦天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看着四周一片苍茫的天地疑惑道。他记得自己不是在家里玩撸啊撸的吗?怎么好好的突然一下子就出现在此地了?轰隆隆!!突然秦天疑惑自己身处何方的时候,不远处的天地间,出现一个无比庞大的巨人。“窝草!!”“这是什么情况?”“……”秦天看见那不知道有多高的

  • 逆武傲苍穹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门被推开,一个鬼魅般的身影移进了屋。舒长妤躺在床上苟延残喘,那惨白枯萎的脸色已是日薄西山之景。听到声响,她发出一声虚弱的声音,“水。”苏沁荷倒了一杯水,不待舒长妤接住便松手,只听啪的一声响,那水杯碎得四分五裂,水也洒了一床的锦被。舒长妤幽幽睁开眼,见是苏沁荷,登时一口气喘不过来,咳得只剩出的气而没有

  • 求道之仙路第10章在线阅读

    项羽的大军行至垓下,彼时的他,手下士兵锐减,粮草将尽。虞姬静静地坐在床边,心疼地看着在营长中小憩的项羽,为他擦去脸上的汗渍。为了这场战事,项羽已经好些天没能睡一个囫囵觉了。忽然,一阵歌声从敌方军营中传来。那熟悉的声音越来越响,终于惊动了休憩中的项羽。项羽睁开眼,迅速地爬了起来:“这是什么声音?”虞姬

  • 神级电影贩卖系统第2章在线阅读

    沉浸在与奈奈重逢的喜悦中的竹本枝子,敏锐的感受到了旁边传来的浓浓怨气,她的视线扫了过去,就看见了一个表情奇怪的少年,竹本枝子细细的端详着沢田纲吉的容貌,身材瘦弱的少年眼神温柔清澈,五官和奈奈有几分相像,竹本枝子眯了眯眼睛:“呐,奈奈,这个和你有几分像的小鬼是谁?亲戚家的小孩吗?”沢田奈奈的身体僵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