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延禧攻略之纯妃重生第一章

作者:江羊大盗 来源:晋江文学城

英国公统共就两个女儿,十分宝贝。只可惜嫡次女太晚出生,差点就要胎死腹中。也不知是不是上天可怜英国公老来得女,竟是一胎双生。

据当年替英国公夫人接生的嬷嬷碎语,当时长女已呱呱落地哭泣,可另一婴儿却迟迟不肯降生。等那胎儿好不容易落地时,小脸都铁青毫无血气了,也几乎闻不见呼吸,已算是个死胎。

哪成想硬是被英国公夫人哭活过来,但那婴孩哭声中微微带咳,一听日后恐是个病秧子。可好赖是成活了,故此自小汤药不断,也鲜少露面见人。

张桂芬披着水儿的外衣倚躺在软塌上,拿着团扇勉强将自己的脸庞虚虚遮掩住,又冲身边侍候的婢子使眼色。

“二姑娘还躺着呢。”张孟氏身旁的杨嬷嬷往里屋探了探头,看见软塌上二姑娘侧躺着休息。“夫人都叫人来传三回了。再长的回笼觉这会儿子工夫也该睡舒服了吧。”杨嬷嬷作势就要走进来。

张桂芬心慌地手心出汗,情急之下便用腿脚用力地顶了顶一边的小惠。

小惠猝不及防就往前冲,她脸色纠结硬着头皮迎下杨嬷嬷。“杨嬷嬷,二姑娘的身子还不爽呢。早些天的伤寒才好一些,先前服了药睡下才半晌呢。”

“您,您要不再和夫人说说?”

杨嬷嬷被小惠半途拦下,只能越过她半个身子瞧着软塌并无动静,面上不免急色起来。“这府里上下谁不知道二姑娘装病是装的一把好手呀。可现今这宴席推脱不得,更耽误不得。”

张桂芬身子发虚,呼吸难免急促起来。

又听见杨嬷嬷开口。“罢了罢了。我先去回了夫人,二姑娘可莫要再贻误了。”

小惠连连应着送走杨嬷嬷,整个人才松了下来。这时张桂芬已丢开手中团扇,坐起身质问着她。

“你家姑娘到底做什么去了。”方才张桂芬正在屋中理饰,打算去席上。不想水儿的丫鬟火急火燎地来寻她,说是出了大事。

这不,才发生了刚刚如此惊险一幕。

“姑,姑娘她说,顾二公子今日从扬州回来,”小惠磕磕巴巴,一句话恨不得分成三句说来。“她同他一道去打猎去了。”

张桂芬噔时气得脸都绿了。“这不是胡闹么!”

“顾二,公子?”她这才抓住话里的重点。难不成是顾廷烨!?瞪大眼睛急忙追问。“她怎么能出去的。府里上下这么多人,门外还有守卫。”

小惠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姑,姑娘她,她偷换了小,小六子的衣服,”她抹着眼泪,害怕极了。“翻,翻墙出去的。”

“顾二在外接应是吗!”张桂芬不由得提高了音调,吓得小惠哭得更惨。

张桂芬怒地叉腰,满屋子乱转。

这臭丫头!早不去晚不去,偏挑了这时候偷跑出去!真是气死人了!她反复徘徊,小惠的哭声反而惹得她脑袋更疼。

今日宴席之上皆是宗亲贵胄。若是平日里那些普通宴席,母亲倒还能找些理由搪塞过去。现在可好,难不成让那些宗亲看自家笑话不成。

城郊猎场,顾廷烨夹紧马腹,马前腿高高抬起。他坐在其上,支弓射箭着实快活。张凝水拉拉衣领,衣服有些不太合身,也骑在马上拉着弓寻找猎物。

“实在尽兴啊。”顾廷烨射中好几只猎物,都在他的猎筐里。张凝水也不赖,可同他相比倒还是稍逊一筹。

她撇嘴。“你去了趟扬州,箭术进步许多嘛。”

顾廷烨想起在扬州的一番惊心动魄之险,颇有感慨。“单靠这箭术还不足以行走江湖。”

张凝水顿时好奇心起。“就下了趟扬州而已,你还真打算要行走江湖啦。”她扯扯马缰,靠近他。“哎,同我说说,你这次出游都碰见什么有趣的事啦。”

“我啊,碰见了有趣的人。”

“男的女的?”张凝水追问他。

顾廷烨只哈哈大笑,挥动马鞭往猎场深处而行。

“哎,跟我说说呗。”她也驾马赶紧追去。她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郊外的寺院,自然对那遥远的扬州十分感兴趣了。

张凝水和顾廷烨是在军营里熟识的。她幼时体弱多病,吃再多的汤药也于事无补。父亲虽心疼,但自7岁起,她就在军营里学骑马射箭。慢慢地,病痛越来越少,手脚工夫也越来越好。

顾廷烨是同他父亲顾侯一起来的。将门之后若没有些功夫傍身可是要叫人笑掉大牙的。于是,二人一起学艺直到至今。而今年顾廷烨他刚满18,再过两年便是弱冠。时间可过得真快。

“水丫头,再过两年你便要及笄了吧。”顾廷烨行在回路,拉着缰绳扭头问她。

张凝水嗯了一声。“怎么了么。”

“我这次在扬州遇着了一个特别好的人。我瞧你们年纪也相仿,不如干脆就定下了呗。”顾廷烨也不知是认真还是说笑,点起鸳鸯谱来了。

她咧开嘴一笑。“我可轮不上,我总不可能比我姐姐先嫁出去吧。你若是真觉着对方不错,可以和我姐姐提啊。”

顾廷烨慌忙摆摆手中马鞭,“那还是算了,给你姐姐介绍,你姐姐她还不得一箭射死我啊。”

两人正说笑着,远远却听见吵杂声。

“小公爷,我们还是莫要惹事了。”不为站在齐衡身后,看了眼那些小混混,拽拽他的衣袖。

齐衡已束发,男子气概也渐渐长成。他今日和母亲一道外出去寺院上香,此时正是回去途中,马车还候在一边,马车夫瑟瑟地躲在车后不敢出来。而母亲的车队已前行许久,只见车辙印。

他当时坐在车中看见一群半大的孩子欺负一老妪,心有不忍。下车讲理谁知对方就不是讲理的人,如今气势汹汹横在他们面前,成了麻烦。

齐衡却摇摇头,并不退却。

“吼,以多欺少,那公子得吃亏呀。”张凝水远远瞧着,被人群围住的一华服少年面色硬气,绝不退让的气势倒让她佩服。

顾廷烨却觉得那少年有些熟悉,只是还没等他反应,水丫头已加鞭而去。他哭笑不得地只能牢牢跟上。

张凝水也机灵,不知哪里扯来的帕子蒙住自己的半张脸。骏马悠悠地在他们面前停下,马鸣声惊得一两个混混后退几步。

“此树是我栽,此地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她轻搭着马背,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带着笑意的嗓音根本不具备欺骗性。

顾廷烨也不知道她是从哪看来的话本子,什么都生往上套。他摇头无奈地笑着。

马儿似乎被她搭得难受,不安分地晃动着脖子。张凝水下意识勒紧缰绳,引得马头上扬,不太舒服。

那些混混哪里见过这样阵仗,还没等她下马人早就跑远了。

张凝水才安抚下马儿,一抬眼却只剩下那位华服公子和他的小厮还留在原地。她忙举着马鞭冲那些跑得飞快的混混大喊。“喂,我还没打呢,你们跑什么呀。”

顾廷烨着实忍不住,在后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翻身下马,只露出一双眼睛的脸,一身不合体的长袍逼近那公子和小厮。

齐衡被不为护在身后,他紧张地吞咽口水,眼睛却四处查看有没有什么物件能防身。但对方已慢慢迫近自己。

不为突然大喊一声,“公子,快跑!”话音刚落,他则冲向张凝水。

顾廷烨见势不妙,忙驾马靠近。

只见张凝水身体轻巧一闪,不为扑了个空,磕在满是细碎石子儿的地上,手被磕破了几道血痕。

齐衡怎么可能自己先逃,他听见不为的惨叫声一扭头却对上一双滴溜溜转着的眼睛。澄澈干净,奇怪疑惑。齐衡一晃神的工夫,肩膀就被对方摁住,动弹不得。

“你跑什么,我是来救你的。”

声音婉转动听,他看见那双眼睛的主人歪着头古怪地看着自己。齐衡心一怔。

延伸阅读

欧尚宜家加盟  http://www.jesustheradicalpastor.com/6d5k.shtml
企业简介欧尚·宜家由欧洲著名商业家族--TONO家族创办,隶属于意大利喜芙浓国际控股

优力克汉堡加盟  http://www.jesustheradicalpastor.com/6pdh.shtml
优力克汉堡创立于2002年,经过3年的经验积累并于2005年正式进入中西式快餐连锁经

秦步加盟  http://www.jesustheradicalpastor.com/a8y4.shtml
秦步拖鞋总部是从事棉拖鞋开发、生产、销售的一条龙企业,本厂生产的棉拖鞋远销海内外,深

贪吃小站休闲食品加盟  http://www.jesustheradicalpastor.com/sak1.shtml
贪吃小站隶属于上海贪吃小站食品有限公司,贪吃小站自2008年成立以来,致力于打造休闲

奇迹加盟  http://www.jesustheradicalpastor.com/pg3e.shtml
奇迹蚕丝面膜是兴化市国琴化妆品经营部的产品,其经营部是一家以经营化妆品、厨具、其他综

奥雅化妆品加盟  http://www.jesustheradicalpastor.com/pokw.shtml
衡阳县台源镇美依纯化装品店经销批发的电视购产品、化妆品、精油系列、瘦身产品、丰胸产品

垂缘加盟  http://www.jesustheradicalpastor.com/y63v.shtml
垂缘渔具经销批发的鱼线、鱼钩、鱼饵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乔晶加盟  http://www.jesustheradicalpastor.com/a797.shtml
乔晶美甲工具总部经销批发的美甲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

伟晴加盟  http://www.jesustheradicalpastor.com/n0vn.shtml
伟晴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床上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林卡尔加盟  http://www.jesustheradicalpastor.com/ammj.shtml
林卡尔地板一贯秉承“用心创造、诚信经营”的理念,把研发和自主创新视为企业发展的源泉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史上最强反派在线阅读第9节

    人言,修真无日月。少年身体刚刚抽长,还显得有些纤瘦,与一身青色道袍不甚相合。但他浑不在意,穿梭在主峰密林的石阶中,步履匆忙,神色却很沉静。正是今日来参加宗门大比的林作尘。若非深刻到灵魂中的印象,过个三年两载,印象也就淡了。更何况林作尘对无极宗原本就不算太熟悉,甚至因为沈卿将他直接收入门下的缘故,连矗

  • 火影之完美瞳术之真香!

    钱到了父母手里,他们很可能就只是存在银行。如果他们实在舍不得花,也只能由得他们。叶凌可以在下次回老家时,先斩后奏,把房子、车、衣服首饰什么的,都给他们买好了交到他们手中。到那时,买都买了,他们也不可能再卖掉。拥有房子对一个人的意义的确不同,叶凌躺在新房子中,辗转一夜,比他刚刚得到金手指时还要激动。第

  • 青春公遇洗月谭边倩影舞

    华玉正想在洗月谭边好好洗漱一番,却被洗月谭另一边的风景完全吸引住了。只见一个如同精灵般的女孩正在谭边载歌载舞,少女身穿一套白色衣裙,将身材衬托的十分迷人;脸上带着一个面巾看不清面容,但能看到一双大大的眼睛,如同一把小刷子般的睫毛以及一双漂亮的眉毛;齐腰的长发随意的披着,一条搭在肩上缠在手臂间的紫色披

  • 星月潭在线阅读仙蟒山3

    大蟒蛇又没有开启灵智,完全不知道苏千影在说什么!更何况,它刚刚是被她打的头痛呢,又追了一路,此时见她站在那里不动,自然速度不减的冲了上去,它要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人给吃了!它的嘴张着,冲着苏千影咬去。等它的蛇首到了那个位置,却发现失去了她的踪影,而自己脊椎骨的位置,却遭受到了一记重击!是她!那个小女孩,

  • 悄然攻陷在线阅读第二章

    待众女出去后林小阳打量了一下房间,我了个去啊?怎么的…闹老半天我就住广场上了?房间很大就跟以前小区广场有的一拼,仿佛都能看到无数个大妈扭着喜庆的小身板,高大上好吧。在看看这床,不禁怀疑这个身体的主人是不是经常搞大被同眠夜御七女的盛况,好吧房间确实豪华。以前都没见过的各种家具电器,本以为以前的小康生活

  • 百世安在线阅读第一章

    “你的目的?”琴酒看着眼前那犹自眼带笑意的少女,颇不耐烦地开口问道。“我刚才说过的呀,我要保护你,琴酒先生。”少女冲着他灿烂一笑,声音清脆,就像是夏天挂在屋檐下的风铃,在暖风中叮叮当当地响。“我不需要保护。”琴酒说。他的眼神傲慢地将少女从头扫到尾:柔弱无力的四肢,细瘦纤薄的身体——毫无疑问的,一个没

  • 毒哥种田有点儿难第二章

    师哥这个词,起源于粟烈初一,他数学特差劲,每回考试都垫底。虽然他爸爸是化学老师,也可以帮忙辅导,但粟烈受不了他唠叨,天天捧着作业往余敬之家跑。起初余敬之友好亲切地帮忙,时间一久,对他每天放学背着书包往他家奔的行为很不解。他问:“你这是把我家当免费的辅导机构了?”“辅导机构哪有你这么年轻帅气还考年级第

  • 末世求虐第六章在线阅读

    一日后,三月十五。酒舍才刚开门,就见一名丫鬟打扮的小姑娘站在酒舍门前好奇地向开门的旺生问道:“小哥,打听个事,请问你们这儿是不是有位月七姑娘?”她是压低声音问的,毕竟姻缘酒舍还解决姻缘方面的事也是从柳家三小姐那儿听来的,是真是假还尚不知。旺生点头道:“你是来找月姑娘的吧?那还真不巧了,咱们月姑娘今天

  • 青兰国之身世之谜在线阅读第十章

    “小九哥发达了可要常来看大家伙儿。”一面目白净的小宦在旁说道,咧着羡慕又讨好的笑。另一面白年轻人不紧不慢的把脚从木桶里提起来,捡了干净布子擦了擦,看也没看刚刚说话的小宦,几乎不带遮掩的敷衍道:“这是自然。”都是在宫里摸爬滚打的人物,察言观色都是看家本领,哪能连这点敷衍都看不出来?不过本来就没打算靠小

  • 鲸落之沧海月明在线阅读第八章

    随着那声音的临近,赵政耳朵当中的嗡鸣声尤甚,他心想若不是自己沿袭了九天仙帝的仙帝境修为,铸就成不俗仙体,自己的耳膜非得被这声龙吟嘶鸣给刺破不成。与此同时,眼前幽暗的虚无空间里,一列列军阵整齐划一走出,步射弓骑,诸多兵种一应俱全,兵士们的神情肃穆,军容严整,俨然一副虎狼之师的姿态,让人望而生畏。“西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