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穿越异世之风南部落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十里清桦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吃完饭,张雾善往墙上的挂钟看了两次,林月桐看到了,问她是不是要回学校。张韫楷站起来要去取车送她回去,吕泽尧拦住他,说:“还是我送吧。”

所有人都看着吕泽尧,他微微不自在:“我……刚好要去云大办点事。”

张韫楷看了一样张雾善,对他说:“你没开车来吧?”

吕泽尧这才想起自己是跟父母一辆车过来的,更加不自在了:“那,那我搭你们顺风车过去吧。”

张韫楷不好再伤吕泽尧面子,他也觉得是该让他们两个好好谈谈了,不能因为闹了点别扭就分开了,张雾善之后就没再交男朋友,说明在她心中吕泽尧的重要,他就当一次好兄长,给他们制造一个机会。

可张雾善对他说:“明天我要坐你车去公司,今晚就不回学校了,省得你跑。”一句话下来,黑了好几个人的脸,始作俑者却毫无知觉,饶有兴趣地翻看着林月桐的时尚杂志。

吕家三人九点时告辞,吕泽尧往张雾善那边看了又看,失望地走了。

客人一走,张建平目光如炬地瞪着张佑棠,他年纪大了,很多事都不该他出面了。张佑棠心中本就有气,一看到老父的眼神,立刻板下脸,对张雾善说:“你跟我到书房来一下。”

“在这里说就好了,免得待会儿还要特意过来找人评理。”张雾善头也不抬说道。

“你还觉得你有理了?”张佑棠怒笑,“你说,你对客人这样,让我以后怎么还有脸邀请别人过来做客?”

张雾善合了书,抬头看着张佑棠,问:“我今晚的态度有哪里不对了?”

张佑棠无话可对。张雾善今晚的表现如果换做是第二个人那绝对没有什么问题,可她偏偏是张雾善,三年前差点要收拾行李住进吕家的人,就因为一点小事就闹了这么多年,真是无理取闹。硬的话张雾善肯定听不进去,他便软下语气,语重心长道:“我知道你心里还气着小尧突然出国的事,可你气了这么多年,再大的气也该消了吧?人家好歹是副市长的公子,今天过来,全是看你爷爷的面子,你别不知道好歹,得寸进尺。男人本来就好面子,现在他自动找了台阶下,你要懂得珍惜。”

张雾善仰视着张佑棠,前世的时候她和他的关系闹得最僵,可她还记得他是她的爸爸,还想着要挽回父母的关系,现在她对他却越发不能忍耐。她明白,作为一个商人,必须要跟行政部门打好交道,而吕大宏是最好的选择,可她不愿意作棋子,于是她说:“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吕泽尧过来看爷爷,那是应该的,毕竟爷爷对他们有恩。他吕泽尧的面子为什么要我给?他是生了我还是养了我?”

“你……”张佑棠指着张雾善,突然暴怒,“我生了你,我养了你,怎么不见你体谅一下我的面子啊?”

“如果不是你生养了我,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容忍你这样指着我说话?”张雾善冷冷地看着他。

张佑棠莫名其妙打了个寒颤,他本是站着,却有一种被俯视的压力。

“好好好!”张佑棠甩掉怪异感,大声斥责:“你是越来越神气了,我这个老子还教训不动你了?你不妨先把旧账算清楚再来翘尾巴吧,一分钱都没挣过的人竟然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张雾善想说话,林月桐拉住她,对她摇摇头,她哼了一声,别过头。

张佑棠又继续说道:“我看你妈是太宠你了,把你宠得不知天高地厚了,亏她还费那么大的劲要把你弄进公司,结果还没多久呢,你就捅了大篓子,要不是黄总压下来,你以为一个除名就可以了事吗?别整天盯着别人的那点功劳不放,有本事自己干点什么来,别正事不干就知道破坏。”

张韫楷一听张佑棠说到这儿,心里暗道不好,肯定是要提叶蓉卉那桩事了,这下张雾善还不炸毛了。

果然张雾善双目一睁,问:“我破坏什么了?”

“你还有脸问!”张佑棠不屑道,“你知道就因为你,公司花了多大的功夫才把现场布置回来?要不是林经理发现及时,我们公司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张雾善瞪着他,没有说话。

张佑棠以为他说中她的心虚,又说:“小卉每天在我面前替你说了多少好话,要是你知错能改也就罢了,可你看你……真是太丢我张佑棠的脸了,我怎么会有你这样冥顽不灵的女儿?”说着不快地扫了一眼咬着嘴唇两眼红肿的林月桐。

张雾善看到那个眼神,顿时觉得很荒谬,她的父亲竟会这样的男人,出现了问题,不会从自身寻找原因,反而将过错推到没担当的妻子身上……以前她是因为知道了他出轨才厌恶他,可现在,婚外情还没出现,她就看到他这样的一面,是她现在带着偏见还是她以前太在乎他的认同所以蒙蔽自己了?

“我也在想,我究竟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张雾善站起来,慢慢说着,“我有时候真的怀疑,我是不是妈妈在外面跟别的男人生的野种。”

听到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变,张佑棠更是一脸青紫。

“如果不是这样,”张雾善继续说道,“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苛刻,连林其这样的人都知道要先问一下我有没有话说才给我判刑,而你,做为一个父亲,竟然没有丝毫怀疑自己的女儿可能被人误会冤枉栽赃,你对一个养女都能那么好,对我却这么差,我不是野种是什么?”

张佑棠被她问得哑口无言,以前她就喜欢坏叶蓉卉的事,他当然会认为这次也是她做的,除了她,谁还有那么大的胆子?

张建平一看张雾善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坏事了,赶紧咳了一声,说:“胡说些什么呢,这种事能乱说的吗?善善,坐下。你,也给我坐下,有你这么教孩子的吗?胡闹!”

张佑棠讪讪地坐下。

张雾善没有坐下,倔强地看着张佑棠:“我知道你不看好我,我有自知之明,没想过要和叶蓉卉争你心中爱女那个位置,可你不能这么对我妈!”

“我怎么对她了!”张佑棠想要辩解,可看到林月桐委屈的眼神和张建平不赞同的脸色,抱怨道,“不就是瞪了一眼……”

张雾善不知道是气是怒还是什么,一团火堵在胸口,闷得厉害,她说:“这件事,我最后说一次,不是我做的。谁做的,谁他妈就是爹不疼娘不爱的野种!”说完,抓起沙发上的书包,低着头跑出去。

林月桐想跟出去,被张韫楷拦下了,他快步跟出去。

房间里一片沉默,只有林月桐小声的啜泣声。

半晌,张建平沧桑的声音响起:“这件事,好好查下。”

“爸。”张佑棠的脸红了红,“你……”

“算了,这件事你别插手,我让其他人去办。”张建平淡淡说道,想到张雾善刚才说的那番话,他的心沉了沉。

张佑棠张张嘴,颇为无奈地看向林月桐,林月桐拼命擦着眼泪不理他,他挠挠头,叹了一口气。

深秋的晚上,晚风凉骨,张雾善跑了一段路,实在没力气才停下来,她往脸上一摸,全是泪水,几个月了,她终于哭出来,突然重生的惶恐不安,重生后的茫然无措,在这一次终于爆发了,她这么努力地想做好一切,为的就是今晚这样的否定吗?是否不管她重来几次,她都无法获得所有人的认可?还是,那根本就是她的奢望?

“善善!”张韫楷追上来,一把拉住张雾善,惊讶地看到她脸上的星辉斑斑,“你……别在意,爸爸也是一时心急口快,他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

“他只会对我心急口快。”张雾善狠狠地擦掉眼泪,深吸了一口气,说,“我以为我想透彻了,结果还是对自己有幻想,现在好了……除了我自己,谁也伤害不到我了。”

低低地细语,在晚风中飘忽着,张韫楷不由地打了个寒颤,张雾善闭着眼,不断地呢喃着,然后睁开眼睛看过来,这一刻,他忽然觉得她有些不同了。

“明天我自己会过去的,你回去吧。”张雾善说着,拉高了外套的拉链,将脸埋进拢起的衣领中,大步往前走。

那么晚,张韫楷怎么可能让她一个女生走着回去?他立刻拉住她,却被她抬手挥掉,“别管我!”她大喊,随即又有些歉然,“现在……不要管我,让我静静。”

张雾善转头就跑了,跑得很快,张韫楷急忙回家取车,等他开到路上,张雾善早就不见影踪了,他只能按捺下忧虑,转回家去。

这是张雾善最脆弱的时刻,比起死前的不甘、重生时的惊恐,这一刻,她那一颗历尽鄙夷、奚落、愤恨的心壳出现了裂痕,柔软的部分曝露在空气中,日后会慢慢氧化,结成硬块。但此时此刻,她却只感觉得到疼痛,被人硬生生撕扯开保护层,逼迫她正视自己。

如果吕泽尧在这一刻出现,张雾善必然会忘记之前他的背叛,必然会投入他的怀中汲取哪怕一丝一毫的温暖,可惜他运气不好,正坐在沙发上一遍又一遍地看着他和张雾善以前录的视频,一遍又一遍地埋怨自己当时为什么那样鬼使神差、色令智昏。

张雾善没有好友,没有闺蜜,自然不能期待有人会在这样的夜晚给她打电话,开导她,听她倾吐。她憋着一口气,沿着道路一直走一直走,走到脚底发麻,实在走不动了才坐在一座天桥上,靠着栏杆,侧脸看着底下的车水马龙。

从这里跳下去,会死吧。

延伸阅读

贝壳新房驻场(早十晚六)  http://www.malaysia-golf.com/zaqb.shtml
驻场岗位职责(统招本科及以上):负责在项目带看,为客户介绍楼盘、杀单、转盘等事项。1

行政专员  http://www.malaysia-golf.com/6dya3.shtml
工作职责,1.擅长VISIO制图软件,PPT制作2.辅助饮用水管理3.涉密纸箱管理4

招聘专员/HRBP/双休  http://www.malaysia-golf.com/6gmz1.shtml
工作职责:1.根据招聘目标计划,拓展招聘渠道,通过网络、外部合作、新媒体运用等多种方

事务专员  http://www.malaysia-golf.com/2g8t.shtml
-负责海外销售部报表、销售额等数据的更新维护;-负责海外销售部发货相关事宜;-负责海

销售主管/课程顾问主管(五险)  http://www.malaysia-golf.com/8le4.shtml
工作职责:1、制定工作计划,带领销售团队一起完成销售任务和指标2、招募、培训、带教新

佛山天虹超市生鲜熟品类经理  http://www.malaysia-golf.com/6iu9d.shtml
岗位职责1、负责生鲜熟品类管理、营销工作;解读生鲜熟月度经营数据,促进品类销售目标的

初中英语老师(前海中学对面+高薪资)  http://www.malaysia-golf.com/6xk3l.shtml
岗位职责:1、仔细钻研教材,认真充分备课;2、帮助学生提高学习兴趣,养成好的学习方法

外贸业务员  http://www.malaysia-golf.com/usp5r.shtml
岗位职责1、拓展海外市场,开发和维护海外客户2.回复客户询盘,保持与国外客户的联系,

商务经理  http://www.malaysia-golf.com/zmdz.shtml
注:对弱电行业有一定的了解(***)1、根据市场战略,负责与合作伙伴的关系建立、巩固

招聘专员/主管  http://www.malaysia-golf.com/6sr5g.shtml
1.负责招聘项目的实施方案设计,项目迭代和落地执行,对项目推进和结果负责;2.建立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爷娇宠娘子说了算在线阅读第1章

    “你倒是跑啊,小崽子,你还真能耐啊,绕着蓝海城跑了一圈,结果把自己逼进死胡同里,你也是第一人了”一个小厮模样的青年看着不远处一个少年阴阳怪气道。在他前方不远处,是一个十三岁模样的少年,少年穿着破烂、身躯娇小,面容很是黝黑,看上去更有些憔悴,虽不说面黄肌瘦,但是看上去并不健康这个小厮的旁边还有四个人,

  • [漫威]闻香识你胖揍艾驰师,初识柳研(4/5新书求支持)

    “MD,不知死活的东西,大家给我上,别搞出人命就行,其他的出了事我兜着。”看着慢慢走近的林业,艾驰师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喝道。随着艾驰师的话落下,另外几个年轻纨绔相互对视一眼,尽皆狞笑着朝着林业踏步走了过来,一边走着一边捏了捏手指,发出噼里啪啦的骨头移动的声音。“啊,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们要干什么?要是

  • 农民:最强家族一梦三百年

    兰羽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从土里爬出来。她实在不能理解,自己不过是睡得久了点,怎么就被人当成是死了,居然还给埋进了土里!连副棺材都没有,想来埋她的人实在是不讲究。天边闷闷地响着雷。一道携着寒光的闪电劈下来,照亮了昏暗的四野。兰羽抬眸望去,一眼就瞧见了眼前竖着的墓碑。——女魔头丹邪埋骨之地。嗯?丹邪是谁

  • 他的信息素甜炸了之击杀九头妖(1)(9)

    第九章击杀九头妖蛇(下)南极玄老思考的时间不过只是在一瞬之间。司徒飞云四人已经处于九头妖蛇的九蛇迷魂雾之中,安危不明。九头妖蛇见余下只有南极玄老一人还未曾陷入幻境,身中剧毒的样子。便大惊而喜:“无耻的人类,卑微的小虫。你们都给我去死吧!要知道我九头妖蛇的领地不是谁都可以随便出入的。桀骜,如今只有你一

  • 骨气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一日,天空阴沉沉的,接近傍晚的时候,下起了大雪。不多时,如鹅毛般纷纷飘落的雪花,便为大地覆盖上一片银装。小院内,涂九言顶着肆虐的风雪,守在门口,一如既往地等待着纪秋寒的到来。沙沙的脚步声自前方传来,整个白天都没出现过的陆清霜走到了她身边:“小狐狸,你在外边呆着不冷吗?”小狐狸每天都会在门口眼巴巴地

  • 我到底是谁的崽儿之糖醋猪蹄闹乌龙(1)

    包大人嗜甜,公孙先生爱酸。别看展护卫外表俊秀斯文,其实那厮是无辣不欢。连翘一边碎碎念,一边手起刀落,几对肥美的猪蹄被依次“咔”“咔”砍为几段。谁说开封府是个清水衙门,节衣少食?官家对开封府众人的待遇好得很!莫说包大人那一年的俸禄,这俸禄里除了白花花的银子以外,又包括了布匹、田地、米粮、柴薪……任君选

  • 总裁爹地宠上天在线阅读第4节

    周崇安脸色这才稍微缓和了些:“一千两银票和条子都在这儿了,都在这儿了,你当面点清,过后不退。”李棠拿过条子也不接银票,她冲着周崇安伸出两根指头:“我又改变主意了,我要两千两。”“呵,李姑娘,您以为您是青楼的头牌啊,狮子大开口也不见您这样的,咱们都谈好的事情,你又变成了两千两,得得得,这生意怕是谈不妥

  • 爱情 幸福的遇见还可以

    简洛西在制作汉堡。肉饼在平底锅里滋滋作响,稍稍加热便开始溢出浓郁香气。她神情专注的盯着锅,当沸腾的黄油在肉饼边缘煎出一层薄薄焦边,她不慌不忙给肉饼翻了个面,然后用另一个平底锅加热面包胚。没有使用微波炉,因为她需要面包胚外表焦香,内里松软,而微波炉加热后的面包胚太干太软,使食物失去原有的柔韧性。她所用

  • 你是下一个在线阅读第7章

    第七章洛辞宁安静的跟着前面带路的女人走上楼梯,女人看起来不像是佣人,而像是保镖,因为她刚刚拍他肩膀的时候,洛辞宁看见了她的手。拇指上的茧子不像是拿笔拿出来的,而且她过于的年轻且矫健,即使刻意放轻了脚步,都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和她比起来,就连近乎一米七二的女管家都像是柔弱的羔羊。而这样的人,在那个

  • 不老红颜在线阅读酒馆拼命

    大概一个小时的赶路后,杨波一行人终于看到了点点亮光在不远处浮现,卡塞佣兵团渐渐开始活跃起来,卡塞举起他那钢铁般坚硬的手臂道:”兄弟们今天赶路辛苦了,到城里我请大家喝酒!“”哟呼!“卡塞佣兵团一伙人开心地欢呼起来,卡塞拍了拍杨波的肩膀道:“杨兄弟要不要也去和几杯啊?”杨波因卡塞“温柔”的拍打差点没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