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美人一顾惹星辰(k莫)之玉真(5)

作者:清水酹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云祖二十七年深秋,翱国南部爆发人瘟,寒天时的瘟疫实属罕见,国内一时紧迫,宫中众臣因此事商讨至热火朝天。

帝王要稳固人心。国师道:“大肆修建祈天庙宇。”帝王要控制瘟疫。国师又道:“千兵围剿,将瘟疫者诛杀掩埋。”

有人抗议:“若整个郡县都染上人瘟遥如何处理?”仙人笑:“那就一把火烧了。”

如此狠心,自有老臣反对,然帝君不管:照办。

众臣又气结着下了朝。

朝中各路结党营私,一时间局势紧迫。能独身处之的多有胆识亦有头脑,图叶算一人,郁儒丘算是第二人。

日子转眼消逝,庭院草木色深。因为近来朝中矛头摆明指向仙人,图叶一时轻松,好生休憩几日。

这日出趟门正去乾华宫,却霉云绕顶,在路中碰到敌手。远远便见一鼠目长脸的男人,发髻高挺,猥琐模样。此人正是丁康

丁康虽是户部尚书,权却不小,先辈几代都是宫中臣子,□□曾是开国功臣,也是个大大佞臣,在被先帝绞死之后,丁家曾改邪归正,只不过到了孙子辈这里又走了歪路。两年前此人顺局势屡次拉拢图叶,最后图叶笑言:“大人贼眉鼠眼,与小人不是一个属相。”一言出从此对立而行。暗斗早已演化成明争。

狭路相逢向来擦枪走火。图叶快步上前挡道。

“丁大人好气色。”

他作势笑:“叶尚宫也好心情。”

“自然没大人心情那般好。”图叶玩弄手指,低声道:“听说太子爷收拢了大人一派人,啧,真是劫数。”

丁康不怒反笑,“我与太子爷相辅相成,又怎会是劫数?”

“谁不知丁大人的本事,最善踩着骨架子爬高,当年为了户部一职不也揭穿自家父亲的丑事,谁知你不会连太子爷一起害了?论如此狼心狗肺的本事,图叶真正自叹不如。”

丁康被扎到痛处,脸色剧变,切齿道:“大人今天就告诉你,太子爷难以独挡朝中一势,若无我,他也难成大事,但倘若事不如我愿,我也不会随了他人的愿。你要知道如今帝君还有废太子之心,倘若他朝后宫谁肚中有了龙种,我看万事也就休矣。”

“如今是个怎样的荒凉事态你我都清楚,但我告诉你,太子爷休想提早登基。”图叶冷道:“倘若大人一意孤行,那我唯能提醒,天干物燥,你要时、时、刻、刻小心火烛。”

丁康已被气绿了脸,却见小女子一扭头,走的器宇轩昂。

午后皇城上空一扫阴霾,暖阳下雪鸽终于停在乾华宫窗前,带了东宫小公主冬游山水的消息。近日天寒,小姑娘终是耐不住要回来。

人初性善,图叶早年进宫服侍的便是这位公主,纵然人心如何多变,宫中如何杂言,两人感情尚且依旧,也算是图叶的一丝欣慰。

霞染柔云,黄昏时七辆车马已进皇城南门,车帘下的少女白肌嫩肤,瞪着满月似的眼四处打探,瞧见墙角下的图叶便伸出半个身子来。

“终于回来了,外面的日子苦的紧呢!”

图叶上前笑言:“既是吃了苦头,可有叫你变的乖巧些?”

晋妙从车上跳入她怀中,“你猜?”

图叶吐舌,“肯定没有。”

“姐姐猜的真准!”

两人说笑间便到了大殿。殿中宫女正学着帝王臣子的模样站在两边等着。晋妙正与宫女们闹着,忽问:“皇兄为何还不来?姐姐快去把他唤来。”

图叶微怔:“什么?”

“我前几日得知皇兄回朝,今晨便放了信鸽给他,他没收到?”

话才尽,殿外人声便起了,风入殿心,晋翱与玉真已赶来。

“晋妙。”晋翱面色从容,平静一声却难掩心头狂喜。

晋妙尖叫着飞扑而上,笑着便不住落起泪来。“皇兄,你这一走可真久,现在才回来,你看你都老成什么模样了。”说着便摸他颚下青渣,抹着眼泪。

晋翱被她气的笑出声,“看来是我不修边幅,须打理来再来接你。”他扫视几人,似乎没停留在图叶身上,然笑容却淡了下去。

她与晋翱的纠葛宫中图叶对晋妙一直有意隐瞒,当下尴尬的似有似无才显得难堪,图叶一时不知该走该留,只好盯着鞋面的绿翡翠,却觉那好似两只眼,诡异打探她的心思。玉真与她并排站着,温润一笑便不再看她,这女子不止身骨大,给人的感觉也古怪。

阔别两朝夕的重逢正上演的欢喜,门外却有尖锐一声,“皇妹回来也不通知我们这些做姐姐的。”晋音带着晋霜也闻风赶来,她似乎看到晋翱有些惧怕,却还是笑着上前捏晋妙的脸儿,长甲入肉,掐的狠却笑的欢。

晋翱晋妙的母妃是开朝皇后秦皇后,皇后死于肺痨,知情者道出其中有隐情,秦皇后实则死于当年荣妃之手,而荣妃便是晋音晋霜的母妃。仇恨总是源远流长,一波又一波,上代的佳人未恨够,便留于后代来记恨。

殿内空气冰冷,却是晋音不知死活道:“小妹妹一月不见便瘦弱了,我早说过,皇城外是贫瘠山河,疯癫野丫头才稀罕。”

晋妙听出其中骂语,正跳起来要去挠她,却是晋翱刻意放冷声音道:“从十三妹妹的体态看来宫中日子的确是很滋润。”

宫女们立即暗笑起来,玉真也插话道:“不但滋润且风韵犹存。”这一句倒将晋音说成老妇,众人笑的更欢。

晋音登时羞恼,破口大骂:“狗奴才!地位谦卑还敢插嘴,找死!”她伸手去掐玉真的颈脖,却被玉真反扣脉搏,施力下半跌在地上。

玉真用了用力,得意的笑:“公主别急啊,我乃乡野丫头,不懂规矩还需往日慢慢调/教。”

晋霜连将妹妹扶住,见人多势众,胆小道:“音音,我们……快回去吧。”晋音大怔,没料到姐姐如此没骨气,她啐了一口,推开她便走了。

“呸!自个儿凑上来挨巴掌,该!”晋妙一时得意却扫了兴,便带着众人一起回宫。

一行人缓缓走在宫道上,是有说有笑。图叶跟在最后,看了一眼前行的男儿,隔着颤颤人头却像隔着一层墙。门里的桔光投在宫道上,在玄袍上流动,安静的像幅画,笔直的肩上沾着一丝灰,玉真在说笑间拍了拍,似有似无的朝后看。

图叶收了神。也罢,始终是有人会甘心照顾他的。

再抬首,画卷依旧静谧,然而却能嗅出一丝不协调,说不出的奇怪。始终觉得随行不妥,若在小小景云斋中不得不面面相对,又不知用仅剩的哪种表情。她放缓脚步,在下一个转角静静的离开了。

亭外雾失楼台,月迷津渡。她恍惚又记起很多,尘封两年的细枝末端都露出头角。想那年陪着谁出游,是谁在分离后跟随在后,是谁抱起她,是谁吻她在蔷薇下。故事像连环,扯住一点,却是一串,伤情总是细水长流。

身后有沉闷的脚步声,图叶一愣,停住脚步。回头小心看去,不知是失望还是放松,轻轻吐了口气。

“吓我一跳,以为是个男儿。”

玉真表情微妙,指了指衣侧,“昨日刮破了衣衫,忘了修补,方才想起应当去尚宫局取一些针线,叶尚宫行个方便?”图叶点点头,一时间两人无话,沉默着到了尚宫局。

图叶在屋中取来针线,忽见玉真靠在窗边望月,纤长的身子倒有些奇特。她将心思藏好,穿了针线却拨她肩头的衣服。

“玉真,你手艺未必好过我,不如我帮你。”谁知玉真突然按住她的手,快的突然。怨不得晋音腿软,原来她手下如此有力。

“不必,我不习惯在人前脱衣,不劳烦尚宫。”她一连说了三个不,眼中尽是抗拒。

图叶抽手将她拉在座上,“那便罢了,不过也别急着走,那日你请我饮茶,今日我要请回来。”她端着茶壶手却一滑,茶水打翻。

“呀!撒了撒了!”图叶匆忙蹲下身去拍玉真的裙摆,正想撩她衣裙,对方却突然缩脚起身,垂头望她,“既然茶水撒了那便是天不要我留,今日便算了,我也当回去。”

“好吧,便随你。”图叶只好笑着将她送出门,想想却又举步与她随行,天外月华如水,当是良辰美景。

“姑娘生的一副好身子,身型高挑,筋骨宽厚。”

玉真一愣,转而笑言:“怎会宽厚?这算是夸还是贬?”

“夸还是贬,自要看对谁而言。姑娘说是不是呢?”两人对视一笑,各有心思。

走了片刻,图叶打探的差不多了,方觉得当回去,走前抬手覆在她肩上,小指有意擦了擦她颈脖,“姑娘有棱有角,当多笑笑,不然一对美目可像男子了。”

玉真眉目一动,似觉得可笑,“说我像男子的,你倒是头一个。”

“但未必会是最后一个,你说呢?”这保有英姿的女子就要起了笑意,只是风过颊边,面上又平淡如水。

图叶失望之余肯定道:“下回,我定要请你饮了那杯凉茶。”

玉真转身一笑,似有什么就要跃眸而出,眼中流光换了几番才开口:“下次,我请你。”她转身走的快,水蓝深衣渐渐融在月下,唯留脚步声击打空夜。

脚步如此有力,她若不是穿着一双大靴,便是有一双大脚。

延伸阅读

靓寝饰家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xdx6.shtml
靓寝饰家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玖邦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dpz7.shtml
玖邦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专注于汽车膜、建筑大楼玻璃膜进口和国内分销的公司。经过十余年的

三道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xz3k.shtml
三道手机防水袋是苍南县龙港瀚昇纸塑制品厂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纸盒包装、PVC材料销量

O+K卧尔康床上用品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u5gn.shtml
卧尔康健康睡眠和家具休闲健康护理产品源于美国太空技术。怀着“普及记忆绵,健康中国人”

闪鸟学院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gzrd.shtml
2020年是一个特殊年份,受新冠影响实体经济再次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从而以网络为依托的

新三益塑胶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ypj4.shtml
佛山新三益塑胶缘材料1、业务范围:批发销售进口、国产的PC板棒、PE板棒、PU板棒、

涵尔茜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xz8s.shtml
涵尔茜床上用品总部主营绗缝制品家纺家居绗缝沙发垫绗缝地垫等20多种产品远销各地各地出

FREES肤瑞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avgx.shtml
FREES肤瑞化妆品使用国内创新的自动化生产线,实现洗瓶、烘干、灌装、冻干、轧盖、包

澳力多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nitf.shtml
澳力多奶粉主要经营“澳力多婴幼儿奶粉”等产品。公司尊崇“踏实、拼搏、责任的企业精神,

迪索儿童羽绒服加盟  http://www.chouinardphotography.com/sibj.shtml
迪索儿童羽绒服加盟_公司简介杭州迪索服饰是一家以现代理念为指导,以创新手段为生命,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香蜜之今天推倒夜神大殿了吗在线阅读第一章

    这是明谷七年的春天,在庆朝南方的一个不知名的湖泊中,一艘画舫静静地停泊在湖中央,湖面青山环绕,碧波点点荡漾着,原来是东面的山雨被风牵来在湖上撒下,斜风细雨,慢慢打湿了画舫素面绿竹的窗帘,也将窗帘轻轻吹开一小角,露出舫中的画面:画舫中,一张木质矮桌的两边各跪坐着一个人,一边是一个身着华服的中年美妇,妇

  • [综漫]吾神阿修弥在线阅读第6章

    相较于上午,下午有一节体育课,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体育课里要发生什么不好事情的叶天,表情有点不太好看。容轻轻问了一句,“怎么脸色不太好的样子?”叶天想都不想就说,“没什么。”没什么,对于恋爱中的小情侣来说,可是非常非常不对的一句话。不仅不对,可能还会因为这一句话死关系。没什么会体现出不信任以及不愿意

  • 都市之神级漫画家在线阅读第一节

    缓缓睁开眼,发觉自己居然跪在地上,头上传来训斥的声音,随之感觉到的是身上火辣辣的疼痛,好像没有一丝地方是没事的。想动却不料一棍子再次挥来,力气把握极其到位,不会伤筋动骨,更不会有皮外伤,只会让人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感。跪在地上的人儿却连眉头也没皱一下。小心翼翼的四周观看着。木质座椅,瓷器,还有那些装饰

  • 美娱之征途之天道系统(3)

    黑色圆珠向李.斯特狼提出询问。“你还是将这些特殊原因说清楚,然后我再回答你的问题。”李.斯特狼谨慎的说道。“世间万物皆有生灭之时,就连世界本身也有寿命限度。到达极限之后,就算是一个世界,也会随之毁灭。”“我是天道,是世界所有生命和非生命的意识聚合体。“是一切物质,能量,精神,时间与空间,世界法则的具

  • 落魄书生修仙传在线阅读第五节

    回到家,安琪还没回来,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不小心睡着了,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你回来啦。”乔星鱼从沙发上坐起来,看到安琪无精打采的进了门。“嗯,你吃了没?”“没呢,等你呢。”正在换鞋子的安琪停住了。“那我不换鞋了,我们出去吃饭吧,”安琪说着又换回了鞋子。“行。”说着她从沙发上起来,本来还想洗个脸的,但

  • 本剑要洗澡之前世今生(1)

    我叫慕容亦宸,在整个家族里排行老五。前头还有四个年龄相近的哥哥,两个堂哥一个表哥再加一个亲哥,后面嘛三个堂弟两个表弟。至于表姐堂姐表妹堂妹就更多了。慕容家祖上曾是皇族,只不过那把金灿灿的位置没坐几代人,就让人给端了。身为慕容家的子孙,自然得以框复祖宗基业为己任。这个抽风的目标据说也坚持上千年了。具体

  • 大国之器始祖

    于是杰莉亚吧唧一口在杰斯受伤的手臂上狠狠的咬了一口,顿时暴起了一团鲜血。“嘶!”杰斯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刚才被狼群攻击身上还留着鲜血,眉头皱了起来,他倒是不但心任平生会害他,因为任平生想杀不过是一刹那,还不需要那么麻烦。松开了自己的嘴,满嘴鲜血的杰莉亚舔了舔嘴唇上的鲜血,那一双黄金龙瞳在这一刻出现了嗜

  • [综英美]六耳猕猴的日常第十章在线阅读

    天色将晚。夕阳奋起最后一丝余力,跃入了黑暗。门外是如同流水一般的薄暮,对面斑驳的墙体上,用红色的油漆涂着一个大大的“拆”字,在这光明与黑暗交接的时间里,隐约可见。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单良故作若无其事的围绕着外面的小巷走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小良,发生什么事了?”左边的邻居马大爷端着

  • 斗神武装之一夜暴富

    七爷解石台,*石场解石台出了名的活字招牌。就是因为从七爷手上解出的翡翠总价值有上百亿,许多的大老板都喜欢在七爷这里解石。而昊天也因为顾晓云的关系,七爷也接下了他的活,一般人想让七爷亲自解石那可不是一般的难。解石台上,昊天先挑了那块最大的原石,让七爷进行解石他心里非常的激动,显得有些迫不及待打磨机在七

  • 剑气恩仇第6章在线阅读

    丁耀一直睡到晚上八点多才醒来,便感觉肚子咕噜噜的打起了小报告,丁耀心里无奈的一笑,对着副厂长“嗯”了一声,副厂长放下他正在翻看的手机,从座位上起身走了过来,说道:你醒了,饿吗?丁耀说道:饿了副厂长回道:那好,你等一会,我去给你买点饭等了有十分钟时间,副厂长便回来了,手里拎着两份饭,丁耀心想:看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