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的lion先生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是木世呀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过一夜之间,流言满天飞舞,有好事的人将昨日洪家门前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地宣扬出去,也不知是如何传的,是越传越离谱,从最开始的说莲笙嫌贫爱富,连舅家都不认,嫡亲舅母都敢打,到后来直接歪到她个人作风声上。

甚至传得有鼻子有眼的,说她行为放荡,举止轻浮,仗着自己姿色不俗,专门勾搭男人,朝阳街的张三,西市巷口的李四,零零种种加起来有十来个男子,更令人发指的是,连未长成的少年都不放过,齐齐成了她的裙下之臣。

一时间,她成了众口矢之的狐狸精,有好事的妇人啐一口唾沫,直接骂道,那就是个早已千人骑万人睡的破鞋。

不知情的人纷纷摇头,替那锦宁侯府不值,如此不贞不孝的女子,将来要是嫁进侯府当主母,不知那死去多年的先侯爷会不会气得从墓里跳出来。

杜氏在外面听到人议论,气得血涌上脑,里面嗡嗡作响,差点和那些乱嚼舌要的婆子打起来,这起子小人红口白牙的简直是血口喷人,明明是自己和二丫出手,这些人硬是歪在大丫头的身上。

这样的名声要是传到侯府里,唯恐亲事生变,眼下她是又愁又气,不知如何是好,莲笙却无所谓地扇着小风,二丫站在她身后,离得有点远,生怕姐姐听到传言心情不好拿自己出气。

莲笙好笑地看着她,同时又有些心酸,她这是有多怕自己,可见往常她那个姐姐没少打人。

想到流言,她讥讽一笑,不贞不孝?好大的一顶帽子压下来。

从昨天到现在不过一晚时间,这流言就传得沸沸扬扬,怕是和锦宁侯府脱不了干系,世家后宅里的主母最喜欢玩弄这样棒杀的手段,污水便往她身上泼,侯府只需到时候做出假仁假义的样子,便可以退掉这门亲事,至于自己,一顶小桥抬进去便是了。

自家不过一介庶民,给个姨娘的名份,怕是还让人交口称赞,侯府平空得了人心,转过头再聘一世家贵女,可谓是一箭双雕。

看着姐姐不怒反笑,二丫更加摸不透头脑,索性也就不想了,她只知道姐姐现在对自己好太多,也不骂也不打,还和自己说笑,这换成是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杜氏看着丈夫推着板车回来了,那板车上还余有足足几大木板豆腐,她心里一沉,也顾不得忧郁,赶紧从凳子上站起来,瞅着那白花花的一大片豆腐,心里焦躁起来。

她焦急地问着,“他爹,咋回事?怎么还剩这么多?”

“哎……”洪老爹坐在石阶上,把竹筒烟点上,嘴里喷出一股烟,“还能咋,那春家侄子摆在咱家摊子边上,卖得又比咱便宜,愣是抢走不少生意。”

更可气的是,一堆妇人围着他的摊子指指点点,那春家侄子还在一旁煽风点火,和众人调笑自己养了个破鞋女儿,气得他直接收摊回家。

杜氏一听火就冒上来,又是那老虔婆,整天涂脂抹粉的,也不看下自己那张老脸沟沟壑壑,粉都卡沟里了,见人说话阴阳怪气,没有一句中听的,白活那么些年纪,她家那侄子更不是个东西,游手好闲的,看着自家生意眼红,也卖起了豆腐。

本来这条巷子只有四家卖豆腐的,大家平日里默契着分好了位置,西市有四个门,每家各占一边,这多出来一家,哪里还有位置?也是那老不死的心毒,偏让她侄子摆在自家附近。

当下端一盆水,往外冲去一股脑泼在对门上,水溅得到处都是,门里面传来一句骂咧,“哎哟,哪个杀千刀不长眼的下作货,泼得老娘一身,啊呸,烂心烂肠的贱货,连老天都看不下去,报应啊,活该生不出儿子。”

“老娘生不出儿子咋了?总好过有些人生个软蛋,还不知那玩意能不能用得上。”没有生儿子是杜氏的心病,往日里看着出色的大丫头,她也安慰自己女儿不比儿子差,但青天白日里被人把这事说破可还是头一回。

春大娘也不干了,儿子可是她的心头肉,“你个下不出蛋的鸡,生个赔钱货出来丢人现眼,还好意思叫得欢。”

“你说谁丢人现眼,”杜氏一脚踹在对面门上,春大娘躲在院子里叫唤就是不敢开门,她也怕杜氏真动手,那自己只有挨打的份,看着屋里面畏畏缩缩儿子,也是一阵心塞,白长大个子,连巷子里半大的小子都能把他打哭。

附近的街坊听到动静都出来,平日里和洪老爹交好的宋师傅的媳妇一把拉住杜氏,“杜妹子,这起子满嘴胡说的小人理她作甚,咱街坊多年都清楚你的为人,春氏这事做得太不地道。”

又有起人附和,其中也有一同卖豆腐的,这多出一家抢生意的,便不是摆在他们旁边,多少也会受点影响,每天卖出去的豆腐都是有数的,近几天也是有些剩余拿回家,家里婆娘老大的不高兴,每天少个十来文,一个月下来也是不小的数目。

很多人遣责这春家侄子不道德,街里街坊的抬都不见低头见,哪能这样做人,春大娘平日里的风评那就更不好了,都要做祖母的人,还每天描眉画眼的瞎晃荡,正经人家哪见过这样行事的,幸好她当家的死得早,要不然活着也得被气死。

春杏娘躲在人群中,心中又喜又忧,喜的是杜氏的女儿得了那么个臭名声,侯府那门亲眼看着就要保不住,看她以后还怎么得瑟,忧的是自己刻意和杜氏相交许久,为的就是搭上锦宁侯府那根线,这下看来是白费心思了。

杜氏被人拉住,就势下坡,想起那不堪入耳的流言,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也不知哪起子小人,如此毁我们大丫头的名声,空口白牙地血口喷人,黑心烂肺的下作货,老娘诅咒他们不得好死,死了下十八层地狱,滚刀山下油锅,割舌拔牙让他们下辈子投人作牲口。”

春大娘在里面听着杜氏的话,那语气中的狠毒也是让她打了一个寒噤,她也只不过是在朝阳街闲逛时多和人说了几句,至于那些有板有眼的传言,可不是她干的,便是怪也怪不到自己的头上,只能怪洪氏平日太过显摆,招了人眼,也怪那洪家大丫头太过命好,招来他人嫉恨。

想着又得意起来,那洪家大丫头名声坏了正合她意,有这样的名声,那狐媚子还想嫁进侯府怕是不易,她转头看了一眼趴在墙头伸长脖子的儿子,这个冤家,被那狐狸精勾住了魂,平日里儒弱不堪的样子,居然对自己以死相逼,声称这世上谁都不要,就只要那洪家的大丫头。

可那狐媚子已订亲,且还是高门大院的锦宁侯府,儿子哪里抢得过人家,若是那丫头臭名远扬,侯府必然退亲,到那时无人愿娶,她再出面,到那时杜氏还不得收起高傲的嘴脸,感恩戴德地把人给自家送过来。

她快意地笑起来,吓得傻儿子从墙上一头跌下来,顷刻间鼻青脸肿,状若猪头。

人群中有一尖嘴利眼的妇人出声道,“这空穴来风,肯定是有来头的,都指名道姓了,怕是真有其事。”她心里正憋气呢,自己的丈夫每逢灌点黄尿,夜里都会喊着洪家大丫头的名字,气得她恨不得把那狐媚子打杀了。

“我叫你满嘴喷粪,撕了你的嘴。”杜氏扑上去,伸手就要去掐妇人的喉咙,自家哪里得罪她了,如此诋毁大丫头的名声。

妇人也不甘示弱,和杜氏扭打在一起,嘴里还高喊,“敢做就敢当,自己当了破鞋,就别怕外人说。”

围观的人有看戏的,也有如宋家婆娘一样去拉架的,正不可开交间,一声厉喝,

“住手。”

众人只见那洪家大姑娘一身白衣,如仙女下凡似的立在当前。

莲笙将众人一一看去,“各位乡邻,谣言止于智者,公道自在人心,我洪莲笙为人如何,是否真像流言所说的那般,想必大伙心中都有一杆称。”又转头对着那和杜氏缠在一起的妇人道,“这位婶子刚才说的话更是没有道理,辟如说那乡坤富户平日里为人小气了些,就会有很多人都会骂他们为富不仁,其实究根问底不过是钱财动人心,富贵招人恨。”

她的眼睛直视那妇人,只把那妇人看着低下头去,“同理,莲笙何错之有,以致于惹来如此祸事,不过也是某些事招人妒罢了。”

她的声音不高不低,不徐不缓,却踯地有声,一席话把众人惊立当声,连杜氏也愣住了,看着闺女庄严肃穆的脸,仿佛从来没见过似的,这还是她的女儿吗?

转念暗自己气糊涂了,这熟悉的绝色容颜,不是自己的女儿是谁,猛然想到公爹还在世的时候,最喜欢抱着大丫头读书识字,怕是女儿都记下了,这些年都没有忘记。

静寂一会儿,人群中又骚动起来,视线内,青石板上慢慢来出现一顶四人抬的蓝呢小轿,停在众人的面前。

里面走出一个陌生的嬷嬷,此人方脸细眼,身穿交颈斜襟赤青褂子,发髻插一根金包银的簪子,走进院子四下一通看,眼里的鄙夷更盛,果然是个破落户。

杜氏认出此人正是锦宁侯夫人身边的李嬷嬷,连忙殷勤地把人请进屋,小心地观看着她的脸色,待见那毫不掩饰的轻视,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为了那流言蜚语而来。

莲笙冷眼微眯,嘲弄一笑。

来了!

延伸阅读

破茧纪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henqia.cn/d10j.shtml
陆文星听出了他声音里的激动,漫不经心地问:“一个认识的人,怎么?”“人才啊,”易博涵

甘谷稚趣往事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henqia.cn/uwk8.shtml
竟然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江丞相就算不注重这个女儿,当成下人来养,也不至于养得这么孤陋

全江湖都是我仇人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henqia.cn/g9qi.shtml
夏天,是个炎热和让许多人拥有快乐和烦恼的季节。时间悄悄的过去了,没有掀起一丝波澜,没

石破天际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henqia.cn/s7xe.shtml
若是想鼓励陷入绝境里的人,或许自己也踏在危险边缘便是最好的选择。道清小心翼翼踏上冰面

假面骑士[从崩坏开始]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henqia.cn/xa3t.shtml
“李毅,你别哭了,这局算平局可以吗?”林如海看着哭的可怜兮兮的小胖墩内心有些尴尬的说

[综武侠]灵媒先生.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henqia.cn/dknj.shtml
洛阳桥以东飘起了柳絮,以西落了一阵雨,一行披着青衣的少年于渡口处矗立,等那一声三年没

刽子手的信仰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henqia.cn/bchb.shtml
【第五章】警察局里。魏琛几个人蹲坐一排,正在挨个排队进行口供。李大吉和王大春的父母已

吾即汝出发-任务 崩坏的开端  http://www.henqia.cn/pbgj.shtml
林枫被带到一个名叫超神学院的地方这里每天都要进行无比严格的训练,当然林枫也不例外超神

魔神都市生活录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henqia.cn/yg96.shtml
对于突然发生的这一切,总院长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疑惑。但圣殿魔歌者弗朗•雪莉那庄重的声

修神罗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henqia.cn/s3ks.shtml
玩家们聚在一起还没讨论出结果,上课铃就响了,第二节是数学课,主讲的秃头数学老师口沫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厄运法神之把他轰出去

    李修这话一出,顿时引来公愤。“这家伙好狂啊,敢在国外专家面前班门弄斧。”“打一针,就算再严重,也不至于出大事吧?”“美美,你请的人还真是有本事啊。”陈广美脸色难看了,她本来对李修的实力就存在疑问,现在可好,处事手段都如此幼稚。她语气冷漠地指责张有才:“张道人,我相信你,才让你推荐人的,你看看你都推荐

  • 凌云江湖仪式(上)

    月黑风高,但绝不是瞎灯黑火,在现场的是灯火通明,路上铺一层红地毯直达黑暗深处,在半空之中还挂着九色灯笼,白、红、橙、黄、绿、青、蓝、紫、黑排成一排,拉成一条线随着毛毯的方向前进,从远处看去只能看见丝丝灯光摇曳,抬头向斜上方看去就能看见灯光所形成的一条道路直达山顶。钟声一响,香萝所在地庄园别墅就放出了

  • 侠骨擎天散华礼弥

    “是吗?对了,这个空间可以改变样子吗?”零看了看空荡荡的周围对着凌馨问到“嗯,可以的,只要你想一下就可以变了”凌馨看着零笑道“哦?是吗?”零闭上眼睛,想象着脑海中的景色,很快,空间中就变化了起来空中飘浮的群岛扑朔迷离,群岛中连接的彩虹给群岛添加了一股唯美的感觉,而在岛屿上还有着各种各样的城堡和游乐设

  • (综漫主猎人)破面君,一起走吗?在线阅读第十章

    萧忆他们抬起头,向一旁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深红色短发的20岁左右的女人。同时,萧忆发现马特看到这个女人后,脸刷的一下变白了。这时小橘子忙站起来说:“呀,是凯丽姐!好久不见了。”叫凯丽的那个女人笑了一下说:“是啊,好久,不见小橘子又变漂亮了呢。”接着她看了看萧忆又说到:“这是你们的新队员吗?

  • 在仙界当锦鲤的日子在线阅读第七章

    宴席正式开始。司仪登台,介绍晏老爷子的光辉人生,连串的吹捧让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连声说:“哪里哪里!”宾客们自然也都很给面子的表示老爷子太谦虚,生平简介视频里列举的荣耀都是实至名归。正当宾主尽欢的时候,牡丹厅的门再次打开,走进一个全身名牌的年轻男人。蒋臣敏。晏玉洁的大学同学,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家底很

  • 女配剑修录之恐怖实验室(6)

    齐家主宅正上演着十二级大地震。在发现两名元师以及十数名护院尸体后,家主齐宏溥除了盛怒外,竟然还滋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慌感来。“家主快看!”两位元师的尸体刚被下人从备弄沟子的杂草中搬出来,秦涂指着他们眉心说道:“他们都是被恐怖的机关利器所伤,而且是一击毙命!更可怕的是,从他们错愕的表情来看,根本没发现敌人

  • 神棍是个小姐姐在线阅读第六节

    此时,车外面的二位正在沉默中,突然听到车内“砰”的响了一声,云儿立刻转回头看,边看边说:“快把车停一下,停一下,姐会不会有事啊……喂,停车呀!”云儿看肖进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不自觉语调变急。“有主子在,没事的,姑娘不必担心。”“你倒是对你家主子挺有信心的,谁知道他会不会趁机占我姐便宜,无事献殷勤,非

  • 修罗逆仙在线阅读第8章

    “咦,你连这些都不知道,而且还叫的这么亲近,你是怎么认识吴大师的啊”“说来话长,长话短说的话就是,机缘巧合之下,在一位刚刚认识的姐姐的带领下,认识了欣姐,然后拿了这身衣服穿”,刘毅一脸尴尬的说道。“你的意思是熟人带着去的啊,这倒是算正常渠道了。至于你问的,为什么我可以一眼就认出这是出自吴大师之手,你

  • 奇葩掌门之第八章(8)

    多铎是跃跃欲试,对于即将见到比他大三十岁的袁崇焕还是很期待的,“大汗放心好了。”多尔衮的眼神一直落在多铎面上,好像怕他长翅膀飞了似的。没多久,就有一位面留长须、身形清瘦、约莫四五十的男子缓缓走了进来,纵然被所有人虎视眈眈注视着,却是神色不改,身子挺得笔直。这人就是袁崇焕。多铎只觉得这人和自己想象中有

  • 神奇宝贝之对战大师之天意(9)

    “哥哥!”忽禄谷依旧不屈不挠地追问。夷离回过神来,舒了口气,展颜一笑:“不打了。”“不打了?”竟是勃羯第一个惊诧地反问。“不打了,”夷离眯着眼睛仰望苍穹,握着缰绳的手却被胸中的热血和欲望激得微微发抖,“一定是我六族子弟里有人亵渎了天神,才会惹得长生天各神发怒,竟无神迹显现。我身为可汗,要亲身斋戒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