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洪荒:慎勇型截教首徒放下

作者:囚笼天下 来源:飞卢小说网

次日晨起,二人吃了饭便向白举县白山乡石山村进发。

从主路下去一路依山傍石,坑坑洼洼,宝马如得了哮喘的老人歪歪斜斜的在山路间穿行,只有二十多里的路却走了近两个小时。

期间手机来了一条短信,齐小梅拿起手机瞧了瞧,道:“张总回信了,说这三年林思雨与你给的那个手机号只通话一次,时间是4月8日早4点。”

金鸿笑道:“这与你看到他从思雨别墅出来的时间吻合,这也说明他没在那里过夜!”

齐小梅觉得自己多嘴,有些过意不去,“对啊!如果那时他们在一起,绝不需要打电话的,看来是我多心了。对……对不起啊!”

“大姐对我好才会说的。”金鸿真心感谢。

车子进入村委大院,立时有一个衣着朴素的小伙子从屋中走出,正见金鸿和齐小梅自车中出来,刚想问什么,突然瞧着金鸿面目发怔,惊讶道:“您……您是JH集团的金总?”

金鸿笑道:“正是。”

那人伸出双手,突然又缩回,笑的十分不自然,“您怎么会来这里……快,快请屋里坐。”

“还没请教高姓大名!”金鸿问。

那人挠挠后脑勺,道:“瞧我高兴的都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鲁尧,是县办副主任,县里搞定点扶困,冯副县长带我承包石山村,咱们进屋去说吧!”

金鸿微笑点点头,伸出手道:“那咱们正式认识一下,我叫金鸿,是JH集团总裁。”

鲁尧受宠若惊,双手在腰间擦了擦与金鸿握住。

金鸿转身介绍了齐小梅,齐小梅伸手笑着与他握手。

这里是村委,却只是几间十分简陋的平房,他们所在的屋子外挂着一块牌子,写着“石山村扶困办公室。”

三人进屋落座,鲁尧似有歉意,道:“二位老总来应该事先打个招呼的,冯副县长带着李村长和村干部下去摸情况了……”

齐小梅一路上一直有个疑问,实在忍不住,打断道:“鲁主任,我们也只是顺路过来瞧瞧,不想打扰你们工作的。只是我有些不明白,国家扶贫十几年了,怎么还有这么闭塞的地方?”

鲁尧道:“那我就代表石山村扶困办向二位老总汇报汇报情况。2018年以前石山村有人口3510人,现在有374人……”

齐小梅惊叫道:“只剩几百人,那三千多人呢?”

金鸿接过话头:“鲁主任,您不用多说,咱们的时间都宝贵,我给你两千万,在村子周围多种些树吧!”

鲁尧肃然起立,道:“金总,上级部门有专项扶困资金,这钱……”

“我知道,我出钱,你们出力,这是我本人对你们扶困办的请求,希望你们不要拒绝。”

齐小梅虽不解,还是从手包中拿出那张支票。鲁尧接过,激动的热泪盈眶,“我代表石山村374名父老谢谢您!”

“不客气,我们这就走,我来过的事情别做任何报道。”

“这……总该吃了中饭吧!”

鲁尧站在村委小院门口,一直看着宝马车在崎岖紧窄的石头路上颠簸着消失。

“其实你早就有了这个打算?两千万虽然不多,但修条路不好吗?你看这破路,把我车弄得好像倒腾几手了,我的胃都转了几圈儿了。”

齐小梅有些抱怨。

“辛苦大姐了。关于石山村早有一些报道。这里是连片的山区,除了石头和一些极普通的灌木林什么也没有,据说老鼠都能饿哭。山里进出只有这一条峡谷,在雨季连这破路都被淹了,十几年前就被省里列为重点扶贫对象,连省长都来过几次,各级部门大大小小开过几十次扶贫工作会,扶贫方案也做了十多个,最后都被推翻,你猜他们想了个什么办法?”

“你就别卖关子了……”

正说着手机响了,金鸿接通道:“樊主任,你的效率还真高啊,才一个上午就搞定了……7.5个亿?那家公司的背景调查了吧……恩,好,太感谢了!”

见金鸿面露笑意,齐小梅道:“好消息?”

“中性,还真想不到苗哥胆子这么大。那家国际投行是由全球著名的OCK公司发起,有三家世界百强企业参与了投资,正处于运作阶段。也算正经买卖。咱们接着说石山村。万般无奈之下,他们想到了移民的办法!”

“所谓人挪活、树挪死了。”

“这个办法并不轻松。省、市两级拨款,县里自筹一共近十个亿花在了里面,大部分人都走了。本来县里准备移民后撤销石山村建制的,但石山村的老人不愿意,他们说祖祖代代都住在这里,故土难离,死活不搬,所以虽然只有三百多人,村的建制却不得不保留下来。”

齐小梅感慨道:“他们也真够顽固的。”

“顽固是顽固了一点,穷也是事实,国家给他们在县城盖了移民楼,办了创业工厂,每人又发了五万补助,可这些老人就是不搬,还把钱都给了子女,说钱没用。可你知道这里的状况么?这里人均寿命93岁,幸福指数88分。”

齐小梅咋舌道:“怎么高出全国平均水平这么多?”

“幸福是什么?从心理学的角度是指因自我价值满足后产生的喜悦。他们的土地虽贫瘠,贫瘠到连改造的意义都没有,但他们习惯、满足、快乐于春种秋收、男耕女织、一顿饭一块发面饼、一身衣服穿几年的生活,他们觉得这就是幸福了。”

“还是那句话,这和你种树有什么关系?把这条破路修了不好么?”齐小梅有些不服气。

“村子里大部分人一辈子连山区都没出过,县里不是没钱,之所以不给他们修路是认为没意义,因为村里人根本不需要路。一言以蔽之,曾经沧海难为水,路修好了,他们还是那么‘小’,但心如果变‘大’了,他们的幸福指数会急速下降。我之所以给他们种树,一来想美化环境,让他们过得更舒服些,二来是担心泥石流,那里的泥石流不少的。”

齐小梅十分欣赏的笑道:“你总是比别人看的准看的远。这里可能是中国最后一块净土,等这些老人去世,便只剩土了。”

车在高速跑了一阵子已是中午。二人在服务区正吃着饭,“葫芦娃”的歌声响起,齐小梅道:“一定是刘局长。”

金鸿拿起手机瞧了一眼,对着话筒道:“刘领导中午好,给领导问安……辛苦辛苦,我代表全国人民向你表示感谢……哈哈,再见!”

齐小梅脸色有些阴沉,低声道:“金总,对不起,我实在不该多事的。”

“大姐可别这么说,我该感谢你才对。虽然和咱们猜想的有出入,但毕竟知道了一些新情况,苗总搞大笔投资总是事实吧!而且思雨早晨4点钟给他打电话,这难道不奇怪么?”

“毕竟是我过多猜疑,我相信你,就该相信你的朋友和恋人的!”

金鸿撂下筷子,似问非问,“你说早晨4点钟能有什么事儿?有事儿不能找我么?”

齐小梅警觉道:“金总,您可不能胡思乱想,否则也会犯我犯过的错误。”

吃过饭,二人在饭厅门口的地图前停了下来,金鸿道:“齐大姐,下午我开车,咱们在澳宝风景区转转,现在我才发现满世界看风景,原来中国的风景还没看完。”

齐小梅听的有些酸楚,暗自祈求老天爷垂怜,他的病能够好起来,道:“你还病着,还是我开吧!”

“说来也怪,我这半天并未觉得很疲累的样子,还是我开车,你歇歇吧!”

刚走出饭厅,忽见对面人流中站着两个人,赫然正是林思雨和苗择田,都显得疲惫不堪。

林思雨双目红肿,显得十分委屈,道:“你怎么不带着我?不想要我了?”

金鸿从未有过的慌张,道:“恩……啊……哪能啊!我……”

苗择田向齐小梅使了个颜色,她急忙拉着林思雨道:“哪能啊!你这不是电影没拍完嘛!金总说等上海那边安顿好,你的电影拍完再要你过去的。走,咱们上车聊!”

见她二人上了车,苗择田来到金鸿身边道:“金总,昨晚思雨收到你的短信,给我打电话问你的行踪,我说不知道,他竟然找到我家,又哭又闹、要死要活的非要见你。我也是没办法,就托公安局的朋友利用天眼系统视频检索齐总的车……不是我多嘴,思雨对你可是认真的,即便你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也别辜负她啊!”

金鸿想问那电话的事儿,终于忍住,“苗哥,真是谢谢你!是我太自私了,我总想着人死前一定不好看,不想让她替我难过,却忽略了她这份感受!”

“你知道就好!况且你也确实需要人照顾,我看我也不回去了,就跟你们去上海吧!”

“那可不成,你我都走了,谁还能挑起JH的大梁?那可是咱们多年打拼的心血啊!”

“可是……”苗择田见他说的严肃,有些为难。

“有什么可是的,咱们拿得起放得下,可别像思雨又哭又闹、要死要活的。”

苗择田勉强笑笑,推推眼镜道:“好吧!你和齐总的电话都关机了,是不是也会让思雨关机?有什么事情我如何联系你们?”

“集团的事情全权委托给你,我放心。上海那边有什么事儿我会主动联系你的。”

苗择田左右瞧瞧,抿抿嘴唇道:“有件事儿一直瞒着你,现在看来该跟你说的!”

“什么事儿?”金鸿见他模样,心中惴惴不安。

“思雨……思雨已经怀了你的孩子!”

“什……什么?”金鸿险些叫出来,“怎么可能?你怎么知道?”

“有一天思雨给我打电话,在电话里哭了,说有事儿找我商量,我问她为何不找你,他说就是关于你的。我预感不好,急忙去了她家,她说她怀了你的孩子!”

“那她为何不告诉我?”

“我问她了,她说你不愿意结婚,不想让你有被逼迫的感觉,想把孩子打掉却又担心落你埋怨,所以问我意见。我也是左思右想,让她把孩子先留着,之后我侧面问过你,但你说过不想那么早结婚,所以……”

“还记得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4月8号早上。我当时问她怎么知道怀孕的,她说没来女人的事儿,而且有时觉得恶心头晕,用试纸试过才知道。我说那未必准的,白天就带她去了医院检查。按时间推算她已有孕两个月了。”

金鸿不知是高兴还是悲哀,道:“我真是对不起她!”

“所以她昨晚跟我哭闹我才下了决心找你!思雨不能单身有子,他承担不起,你也不能带着遗憾……我是说……总之我觉得你该知道的。”

“我知道了!你一夜没睡,又开了一上午的车,在这里休息好了再回去吧!”说着向宝马走去。

苗择田意味深长的望着金鸿道:“兄弟……”

金鸿回头道:“兄弟,我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替我照顾思雨,一辈子好么?”

苗择田沉吟点头,继而一怔,问道:“你……你别胡思乱想。”

金鸿没有回答,已经上了车。这决然的脚步迈开,他想到了不少,并且已经原谅了许多。

林思雨还在低泣。

齐小梅见金鸿上了车,安慰道:“别哭了,你看他这不回来了……金总,瞧你把思雨惹得,以后不许再欺负她!”

“哪有,谁欺负思雨我跟她急眼啊!”

“是你是你就是你!”林思雨抹着泪水,适时的娇嗔着。

金鸿将车发动,道:“那就是我,跟女王陛下赔罪了,要不要现在磕一个?”

见林思雨突的破涕为笑,齐小梅也笑道:“这不就好了,雨过天晴,不过思雨,金总要去瞧病,不希望有人打扰,你能不能把手机关了,若让别人知道你也跟着来,手机估计得被打爆了。”

刚说完,林思雨的手机铃声十分配合的响了起来。那铃声是悠扬的古风曲《生死簿》,这首歌流行于十多年前。她想也未想关了手机,道:“还真像齐总说的。”

宝马在金鸿脚下,速度始终未低于140公里每小时,如果给车插上翅膀真能飞起来。

澳宝风景区售票处旁有一个玩具摊,金鸿瞧着,脸上放出光彩,“长这么大还没玩过小孩子玩的东西。”

齐小梅会意,道:“现在玩玩又何妨?”当先向玩具摊走去。

“鸿哥童心大起啦!”林思雨拉着金鸿也走了过去。

齐小梅选了一张斜眼歪嘴的熊猫面具,给林思雨挑了一张美轮美奂的京剧女旦脸,她觉得这张脸才配得起思雨娇美的面容。

金鸿要了一张十分独特的小丑面具,绿色的大鼻子,大红嘴唇,从脸部中竖线分开,一半是黑色,一半是白色。

齐小梅虽觉这张面具古怪,却半知不懂,无法将面具和金鸿的情绪联系起来。

澳宝风景区有山有水,游人如织。在动物园,金鸿见园中老虎、棕熊体型消瘦,抛了十万元给园长,让他对动物们好些。

看完民族特色演出,剧团组织了篝火晚会。三人纵情的与陌生人一起跳舞喝酒,都十分开怀。晚会结束,金鸿问团长剧团里有多少人,听团长说88人,他又给了88万,整个剧团为之沸腾了。

就这样他们一路走走停停,到上海时刚好过了十四天,钱花的就像废纸,已只剩一沓。

途中林思雨曾问:“鸿哥,钱是你的,怎么花都随你,但其实也许那动物园未必缺钱,那些剧团的演员们也不缺钱,这钱花的是不是有些放纵?”

金鸿笑道:“哈哈!我就是想放纵啊!”

林思雨完全不了解金鸿的心思,齐小梅试着去体会,希望能给他更多的温暖和鼓励。

也许他知道自己就要死了,是以以这种方式放纵,以求心灵慰藉?但为什么又带着那张极其古怪的面具?也许只有快死的人才能了解临死的心境吧!

齐小梅幻想着自己也得了绝症,临死前最想干什么?但妄想和现实终究难以接轨。

她明显的感觉到这些天金鸿越发容易疲惫,脸色也十分不好,身体可谓每况愈下,但她因为无法了解并更好的照顾金鸿而高度自责。

这一日到了嘉兴,离目的地近在咫尺。

中午时林思雨正熟睡,金鸿来找齐小梅。

“齐大姐,我想你带着思雨回去。”

“我知道你不想让她难过,更不想她冒险,但你的身体好像越来越差,也不能没个人照顾。”

“明天就由夏凡来照顾了,感谢你这些天无微不至的关怀,我是家中独子,你就是我亲姐姐。”

齐小梅感动了,道:“咱们的奥特网络公司总部在上海,不如让他们来送思雨回去,我陪着你!”

金鸿笑笑,有些倦怠,“既然我把你当亲姐,也不能让你冒险啊!”

“思雨那么爱你,你也知道她的脾气,恐怕我也没办法带她走!”

金鸿拿出一个小瓶,道:“这是安定,路过杭州买的。中午时我偷偷下在了饭里,至少能让她安安稳稳的睡上五个小时,五个小时后你用水融一粒喂给她喝,这药对胎儿没有影响……”

“什么?她怀孕了?你……你的?”齐小梅脱口打断,“哎呀,我糊涂了,怎么能不是你的。”

金鸿苦涩一笑,道:“已经两个多月了。大姐,算我求你。回去的路不近,你找个代驾,疲劳驾驶不安全,到家了不妨给苗总打个电话!”

齐小梅没问为什么要给苗择田打电话,但隐隐感觉这其中玄机不小。她真心愿意留下来陪伴金鸿,却也想完成他的心愿。

延伸阅读

大懒猫懒人用品加盟  http://www.policlinicalopezdehoyos.com/683q.shtml
大懒猫懒人用品简介北京赢时代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多年来,一直从事高科技产品

中劳网加盟  http://www.policlinicalopezdehoyos.com/x27a.shtml
中劳网招商加盟收费方式分为3种:1、省级代理商,加盟费用一次性10万,支持金5万。可

天元连锁超市加盟  http://www.policlinicalopezdehoyos.com/sf4o.shtml
石家庄天元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超市连锁分公司是石家庄天元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的下属单位,现有

邂逅清吧加盟  http://www.policlinicalopezdehoyos.com/60tp.shtml
邂逅清吧加盟。总幻想着生活中会有不期而遇的浪漫,总是寻觅着一份浪漫与安逸,穿越人海,

成都闪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policlinicalopezdehoyos.com/gfep.shtml
暂无

洪军加盟  http://www.policlinicalopezdehoyos.com/dk3i.shtml
洪军酒瓶经济实力雄厚,生产出众,管理机制健全,规章制度完善,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

T馆生活优品加盟  http://www.policlinicalopezdehoyos.com/dkp.shtml
即使是再不起眼的生活小用品,消费者们也不愿意将就,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他们更倾向于去

舒艺十字绣工艺品加盟  http://www.policlinicalopezdehoyos.com/a8u8.shtml
舒艺十字绣工艺品是重量级DIY品牌产品,是一家从事十字绣设计开发及生产营销的型企业。

美国哈斯霍姆加盟  http://www.policlinicalopezdehoyos.com/xa63.shtml
上海铁岛实业有限公司(原上海双施工业集团机械厂)重组成立于二少少三年,总部座落于松江

东宇加盟  http://www.policlinicalopezdehoyos.com/pvna.shtml
东宇家电总部尊崇“踏实、拼搏、责任”的企业精神,并以诚信、共赢、开创经营理念,创造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至上之上之刀光剑影(2)

    就在那个男人以为制服了刘凯,再次猖狂的向那个女人进攻的时候。刘凯骂了他一句,他一回头,刘凯手里的砖头就飞了出去,不偏不正正好打在那个男人的额头上,当时男人的额头就出了一个很刺眼的血包。随即刘凯手中的第二块砖头飞了出去,也不偏不正正好打在那个血包上,血顺着男人的额头流淌了下来,那个男人随即就倒了下去,

  • 绝顶纨绔在线阅读第三节

    她回到屋子,觉得浑身乏力,软软地躺在床上。绿衣靠在床头,斜睨着她,“可与郑公子说清楚了?”“嗯。”她应着,心不在焉的。说是说了,看郑公子的样子,显然是没有听进去的。“说清楚了也好,省得他惦记。郑公子书读得好,郑婶子就指着他能出人头地,将来功名在身,带着她离开落花巷。依我看,郑婶子无论如何不会同意你们

  • 世纪末颜色在线阅读第八节

    周瑾深刚准备开门的时候,房门像是有感应一般自动打开了,手被人握住,面前凑上来了一张极具讨好的笑脸。“嗨,你回来啦?”“嗯。”“工作辛苦了,吃饭吧我已经做好饭了。”符岚卿弯腰从鞋柜翻出了周瑾深的拖鞋,体贴的递到他的面前,还想帮他把鞋子脱了。这又是问候又是献殷勤的,周瑾深无言的挑了挑眉。“我自己来。”他

  • 魔豆营救(中)

    羲和盯着街道中间,几乎陷入疯狂战斗的小丰。“哈哈哈!”小丰一边抬手砍碎一个又一个的鬼兵,一边说,“一群垃圾,也敢出来?”我要什么时候出去啊,怎么办,哎呀万一搞砸了怎么办,还是再等等吧,羲和想着开始在人群中移动。老实说,羲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周围这些路人竟然围在这里看戏,居然还直接拿出手机拍照录像,看

  • 霸道王子系列之恶魔王子的复仇公主小圣贤庄

    湛蓝的天空,幽幽地堆积着云彩,浩瀚无际的海面,展翅的海鸟,一掠而过。张良扯了扯身上已经褶皱的衣裳,一眼望向那海阔天空的景致,不禁笑着对身边的苏阳道:“你看,这里是不是很美……”“美又怎么样,美又不能当饭吃。”苏阳皱着脸,抱紧了身上的小背包,甚是埋怨地说道。“你呀,就知道吃……“张良回头,不禁轻笑地看

  • 吃心不改之**

    刘晴诡异的笑了笑,说:“我之前也这么认为,可是昨天,一个同学介绍给我一个**,这个**格外的恐怖,也是事情的开端。”她有点紧张,说的话东一句,西一句的,我拼凑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应该是这样的。刘晴有一个同学A,A告诉她有一款逃生**很好玩,刘晴告诉A她玩过这款**,没劲。A神秘秘的告诉刘晴,这款逃生游

  • 漫威之灭霸家的小弟弟在线阅读第1章

    清晨,一丝阳光,像是立体的淡炎红隐形柱形,射穿窗那块没被窗帘遮住的细小缝隙。那丝阳光透过玻璃照映在他的脸上,虽然只是一丝,但是,照耀在他的脸上就显得无比光辉灿烂!“啊~”张逆睁开了朦胧的眼睛,理了理凌乱的头发,两支手臂向上用力一挥,叫了这一声。穿衣,刷牙,洗脸,做完。吃早饭,一杯豆浆,2个鸡蛋,不一

  • 大宋:少年大将军窝拉措湖底不明来客

    我看了看表,正是上午十点钟,气温正在慢慢升高。“她是个好女孩儿,对吗?漂亮、坦诚、纯真、热情,充满了藏地女孩子所不具备的青春活力,像大昭寺金顶上的灿烂光辉一样,走到哪里,就照亮哪里,吸引着所有男人女人的目光。认识她的时候,是去年七月,在古羊卓雍措湖西岸的甲塘坝村。那一次,她要雇佣我探索巴久错湖,寻找

  • 鲤归之手枪亮相(5)

    在座之人虽然都是贵族,一般来说基本上象征着昏庸和无力什么的,但是他们至少也是受过教育之人,看到李雪心拿出的羊皮纸上那复杂而又巧妙的图案构造,便是立刻被震惊并且明白到了,这绝对不是一样一般的武器!“这把武器,甚至比我拿出来的那样还要更加有威力,作为一个普通人,我没有修行武技和魔法,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

  • 催吐拉糗之第四章

    听着云悠一本正经的解释,祁莲却是忍不住嘴角抽搐:“小萌,到底是谁告诉你……”白溯长得像荒原巨熊的?!虽然她与白溯并不相熟,但也曾有过几面之缘。白溯当然并不是像是云悠所说的貌似荒原巨熊,长相凶残。相反的,他有着出色的容貌,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年轻女修对他前赴后继了。只是白溯性格冷漠,在待人处事方面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