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位面农场主的颠覆人生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一点香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好,是大有!”令狐冲本正庆幸因祸得福,听到这声音脸色登时大变。“嵩山派来的不止一个人!”他说着就要翻身下地,仪琳要扶他,他也顾不得,只跌跌撞撞地朝门口奔去。

不戒和尚见令狐冲不搭理自家女儿,脸色一变,正要发怒,就听得一男声道:“冲儿!”

他们这屋子的门板一开始就被丁勉踢倒在地,院子里的人可轻易看到屋内情形。只见一男一女正立于前,令狐冲又正欲抢身出门,故来人先注意到他。令狐冲听得熟悉之声,抬头一看,又惊又喜:“师父,小师妹!”

只见那男的岁数已大,却是白净面皮,美髯飘飘,颇有仙风道骨之态。而那年轻女子虽着急,却妙目流转,娇俏可人。正是岳不群知晓女儿岳灵珊偷了紫霞秘笈,这时返回来寻了。岳不群本吩咐陆大有留下照料令狐冲,此时却不见陆大有,倒是多出来许多个别人。不戒和尚他不识得,衡山派的小尼姑倒是有些面熟。再看到地上田伯光及丁勉,不由得皱了皱眉。“冲儿,这是怎么回事?大有呢?”林平之立于不戒和尚之后,又未出声,他一时半刻竟没瞧见。

令狐冲登时啊了一声,喜悦褪尽。“刚刚我听见六师弟的声音了!”急忙奔出。

岳不群和岳灵珊脸色一变。他们见屋子里许多人,想着陆大有必在其中,未曾想却不是。众人齐齐赶往西侧厢房,一入内就都闻得一股血腥气。只见屋内一椅倾翻,陆大有委顿于地,胸前一个血口甚长甚宽,除此之外别无他人。岳不群蹲下摸他脉搏,又探他鼻息,脸色青白。“大有死了。”

令狐冲犹自不信,也伸手去探,知岳不群说得不假,脸上显出惊愕痛心之色。“我只叫六师弟拿走师父的秘笈,怎么这一时半刻就出了事?”

岳不群听他说得秘笈,脸色一凛。“那秘笈现在何处?”

“六师弟本想念与我听,我坚辞不拒,后来林师弟来了,他也不听,六师弟就拿着秘笈气冲冲地出去了。”令狐冲呆滞地答。陆大有素来与他亲厚,前一刻还在硬逼着他学紫霞秘笈,这一刻就变成了死人,他犹自震惊中。

岳不群望向桌面,又摸了摸陆大有怀中,全然不见秘笈踪影。其实他瞧得陆大有被人当面一剑穿心,这屋子里又无抵挡招架痕迹,心里已有了计较。但听得令狐冲叫林师弟,不由得奇道:“林师弟?哪个林师弟?”

林平之听得自己的名字,缓缓从后转出,道:“弟子林平之,见过师父。”

岳不群霍然站起,又惊又喜。“平儿!”他收林平之当徒弟,自是打着谋取林家辟邪剑谱的心思。当日林平之落水失踪,饶是他养气功夫一流,也不由得勃然变色。林平之入门不过三月,林平之便死了,这说出去,恐众人都会疑他杀人灭口。可怜他连辟邪剑谱的一个字儿都没瞧见!因此将此事按下不发。此时一见林平之好端端地站在面前,岳不群自是喜不自胜,又唤了一声:“平儿,你这是如何回来的?”

“弟子下盘不稳,失足落水,幸得一高人所救。”林平之不急不缓地扯出个理由,突然扑通跪倒:“弟子当时身受重伤,为求活命,学了那高人的武功,请师父治罪!”他无心掩饰自己所学武功,令狐冲也已亲眼所见,青城派上下更是一清二楚,故而先请罪。石壁武功俱是精妙至极,如何能够掩饰?唯有北冥神功一项,与魔教吸星大法甚为相似,在未到火候之前需小心使用。丁勉既已身死,死人当然不会说话。而倘若余沧海还要命,他也就不会在看到自己之前说出自己会吸星大法。现今他刚吸了桃谷六仙四道真气及不戒和尚、丁勉的两道真气,化解完那内力在武林里只怕是数一数二,如何不够用?自是不再用北冥神功也无大碍了。而余沧海为求活命,必要求他解毒,他若不愿,那日便是此事曝光之时。他抢得先机,得了岳不群谅解,到时候若他因学了魔教武功被所谓正道中人追杀,岳不群少说也得担些责任。看来这凌波微步确要练得精纯一些,林平之寻思道。

岳不群见他完好无损,已在心里几番猜测。未曾想林平之一开口就坦承学了别派武功,这倒叫他不好处理了。

“小林子,你也说了是为求活命,爹爹如何能够怪罪?”岳灵珊本为陆大有之死垂泪,这猛然一见林平之,既震惊又欢喜。她只道是自己失手将林平之刺落寒潭,心有愧疚,自然帮着林平之说话。“六猴儿死了,小林子却活过来了,我这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她望了一眼地上,令狐冲依旧呆坐,双眼放空;再望一眼林平之,见他虽跪在地上,脸色苍白,但却脊骨笔直,神色凛然。

岳不群看着自己这几个弟子,长叹一声:“生死之际,还顾得那许多?平儿,你起来罢。大难不死,又有高人相助,也能算得上是你的造化了,为师欢喜还来不及,又何谈责罚呢?”他转头又叫令狐冲:“冲儿,你伤势未愈,勿于地上久坐。咱们寻一寻紫霞秘笈,然后将大有好生葬了。”见到仪琳正手忙脚乱地想劝慰令狐冲,又想到另一屋里的田伯光,眉头就是一皱。“冲儿,去将田伯光杀了。那厮作恶多端,此时正是他缴命之时。”

这话却是唤醒了令狐冲一般,他大叫:“不可!”见到岳不群的目光冷冷注视于他,那声音便弱了下去。他自是知道师父为甚么叫他去,当是为了华山派脸面。先前在衡山刘正风金盆洗手大会之时,他费尽心机从田伯光手里救下仪琳。却未曾想,田伯光虽是个淫贼,但除此之外却是真性情兼言出必行,二人脾性相投,自是熟悉起来。后来田伯光因调戏仪琳而被不戒和尚下毒点穴所制,挑酒上思过崖去与他比剑,情谊更深。此时岳不群叫他去杀了田伯光,那江湖上自不会再传华山首徒与一个臭名昭著的采花大盗相交了,可他断断下不了手。

“如何不可?”岳不群冷声道。他随手丢给令狐冲一把剑,道:“现今起来,速速去杀了那个淫贼!”

岳灵珊听得,只道爹爹看到六猴儿之死脾气大坏,生怕令狐冲在此时忤逆岳不群,急道:“是啊,大师哥,那田伯光无恶不作,若你杀了他,天下人都称你是条好汉!”

“连小师妹你……也叫我……杀了他么?”令狐冲怔怔地望着岳灵珊。他从来对他这个小师妹的话有求必应,不敢教她有一分失望。此时虽满心不情愿,但却慢慢撑着站起来,伸手去够剑柄。

仪琳本见令狐冲伤心,焦急不已,现下又见令狐冲只望着他的小师妹,却对她不闻不问,心中失落可想而知。她见令狐冲对师父的话尚且不听,这小师妹一开口他便动了,可见十分深爱。又见岳灵珊亭亭玉立,虽神色哀戚,但更惹人怜。仪琳眼眶泛酸,劈手夺了剑就冲出去:“令狐大哥你既为难,仪琳替你去杀了他!”

“琳儿!”不戒和尚正看着变化,见女儿的心上人只盯着另一个年轻女子直看,心下不悦,正待发作。未曾想女儿用情如此,竟见不得这混小子受一点委屈。他有心给令狐冲和岳灵珊一点儿教训,又担心仪琳在田伯光那边吃亏,终究没有动手,而是跟着冲了出去。

林平之冷眼相看,心中只道:酸,真酸!这小尼姑用情可真是深得很了。但看他这大师哥愣愣呆呆的样子,怕是一心扑在岳灵珊身上,根本就无甚察觉罢?

“这是打哪儿来的和尚,瞧着不大靠得住。”岳不群看出了不戒和尚的敌意,又思及仪琳那一声,脸色便十分难看了。仪琳是恒山派弟子,讲究的是清心寡欲,令狐冲若是与她有半分牵扯,便是坏了恒山派清名。

林平之瞧得他脸色,不由暗自幸灾乐祸。虽说他觉着要杀令狐冲师出无名,但令狐冲怎么说都废了他两只手、关在梅山黑牢三年有余,可说他自食恶果,但那苦也不是白受的。如此之下,自然不会想着给令狐冲帮忙。又思及岳不群要找紫霞秘笈,这烂摊子还是留给令狐冲收拾为妙。于是他躬了躬身,道:“弟子跟过去瞧瞧。”

岳不群颔首。他这小弟子倒颇为乖觉,一回来便坦承自己学了别家武功,也知道本派秘籍当多加避嫌。而话说回来,瞧仪琳那样子,他倒是的确不相信她能杀了田伯光。果不多时,林平之便回来报:“田伯光及那两人均不见了,怕是被那大和尚拎走了罢。”只见他站在门外,却并不进来。

岳不群、岳灵珊、令狐冲三人已在屋中翻了一遍,紫霞秘笈确已不在。岳不群又详细问得今日之事,最后一叹:“大有既被杀,那秘笈说不得也被人抢去了。”

岳灵珊自知好心办坏事,噙着眼泪一声不吭。令狐冲自责愈甚,眼泪也流将下来。

于是四人葬了陆大有不提。只那丁勉的尸首横陈屋内,岳不群听得他先擒了林平之,又欲对令狐冲不利,怒道:“嵩山派欺人太甚!这说不得也要请左掌门评上一评了!”

林平之心内暗笑。岳不群这是假装不敌败走,却让左冷禅信以为真。论心机阴谋,当世武林恐怕无人能及得上他这个师父。他早知道劳德诺是左冷禅派来的棋子,却隐忍几十年不发。左冷禅野心甚大,为吞并五岳中其他四岳谋划多年,却在最后关头吃了岳不群大亏。不过他既已知晓,就说不好是谁利用谁了!

四人下了山,去与山道外三十里的白马庙众人汇合。众弟子见到林平之无不大惊失色,宁中则惊喜非常。这本是件好事,但众弟子不见陆大有,又见四人脸色沉郁,当下不敢多话。岳不群则寻了个空,告知岳夫人陆大有身死,紫霞秘笈失踪之事。岳夫人料想丈夫已把紫霞秘笈背熟,就算失踪也无甚大碍,就是陆大有竟然被杀,教她十分伤心。又想到林平之得以生还,也算意外之喜,略略把伤心之意收了一些。

待到天亮之时,岳不群命劳德诺雇了两辆大车,一辆给岳夫人及岳灵珊乘坐,另一辆给令狐冲林平之养伤。令狐冲体内只余两道异种真气,只要不运功就与常人无异。他先上得车去,看林平之立于车外,似乎不甚想动,于是道:“林师弟,别硬撑啦,在山上我就瞧得你痛得脸都白了。你我上次见面就是在车上养伤,如今又是,也算得是难兄难弟了。”

林平之心里哼了一声。就因为如此,他才不想上车去。他既想明白前世关节,这时一想到要和令狐冲面面相对,就觉得脑袋也疼手也痒。令狐冲的磊落衬着他的不甘,实在难看得紧。但他体内六道异种真气,不尽快化去只会对身体有碍,就算再不情愿也得静养。此时其他人正在另一边整顿行李,他也就不耐烦和令狐冲客套,点了点头就跳上车。他转身坐好,就见得令狐冲正盯着他看,于是又按捺下脾气问了一声:“大师哥可还有甚么吩咐?”

令狐冲急忙摇头。林平之只道理他又要费一番口舌,也不追问,只管闭目调息。令狐冲听得他呼吸渐长,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众人下华山来,各自带了各自衣服铺盖,林平之半路回来,自然没有,身上还穿的是他那一身白衣。那衣服做工甚好,领口边精致的刺绣花纹在初升的阳光下一照,映得人脸如玉,睫上还沾着金光,整个人如同仙人一般。他之前无甚注意,但田伯光已赞过林平之相貌好,这次就不免看得仔细了些。

果真是玉树临风!他道田伯光万花丛中过,眼光定差不到哪里去,令狐冲心忖。可林师弟那时脸色已怒,他这么想可就得罪了林师弟。啊呀,这可糟糕!转念一想,田伯光见到林师弟就已如此惊艳,那要是见到小师妹……啊呀!他这都在想些甚么?小师妹自是漂亮,又如何能给田伯光看到?他当真是昏了头了。令狐冲在心里打了自己两个巴掌,又思及意外身亡的陆大有,登时神色严肃,摒除杂念,也专心运起功来。

延伸阅读

我是传奇之一刀九九九固有时间制御  http://www.dk08.cn/xl1p.shtml
再次一团白光出现在了手里,这次王乐没有多想,他对自己的运气一向没什么信心,毕竟这种随

红楼一梦之凤鸣朝阳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dk08.cn/tv1.shtml
赫敏·格兰杰————————————————————————————“恭喜宿主得到1

我!暴躁老哥!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dk08.cn/aqo4.shtml
从皇城回到皇宫是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一个身影出现在了炎天宫的门前。“奴婢拜见太子殿

史上最强估价师救援战前序  http://www.dk08.cn/6j2e.shtml
晔晟交待完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就出发准备救援,途中汪克祥还问到:“小黄,我们什么都没有

重生专业打脸师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dk08.cn/yfk4.shtml
正月十五,燕都的高门大户、平头百姓,俱都在门前巷口挂上了花灯,打那高楼上一望,三百余

王牌冒险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dk08.cn/dh4s.shtml
Chapter04不止是绫小路胡桃被迹部的话吓得一愣一愣的,坐在他俩身后,一直竖起耳

嫡女不善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dk08.cn/sjcr.shtml
斧头帮。忠义堂,关二爷跟前。张琛正在接客。“桥本先生,怎么突然有空来我这里?”“张先

七零之位面垃圾商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dk08.cn/yupb.shtml
败就是败,他不想为自己的失败找任何理由。涂山裕双手抱着膝盖,盯着燃烧的篝火,眸光闪烁

穿越宝莲灯之小玉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dk08.cn/nkya.shtml
五行再也忍不住了,一跃而起,凌空对准小兵就是一掌,小兵刚才还想对姑娘动手,冷不防被这

塔罗密语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dk08.cn/p5tn.shtml
2015年9月29日,礼拜天,晴。重生后的第九天,王墨渐渐的熟悉了现在的生活。临近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漫威:我有无限分身第3章在线阅读

    五天后,山和镇!一人一狼来到了山和镇,看着周围过往的人和叫卖的商贩;“劳驾!请问泰和城在哪里?”叶天问向路人。路人摆了摆手“不知道不知道!”“劳驾!请问浮云派怎么走?”叶天又拦住一位行人开口问道。“过了咱们镇向北再走一百里就到了”行人不耐烦的回答道。“谢谢啊!”叶天挥手回礼,心里想着我如果能拜入浮云

  • 本王看上你老婆了在线阅读第六章

    6不想努力了!求一个这样的美富婆包养我!“妈妈,我的魔法,成真了!”小萝莉的叫声让美丽的少妇抬头一看,顿时,就是愣在了当场!这是何等英俊的一个男人啊!俊美的脸庞,白皙的皮肤,那犹如星空一般深邃的眼睛,走进公交车的时候,似乎天上的圣光在追随!顿时,少妇就面色通红,女儿的魔法.....真的成真了!“天啊

  • 星辰不及你耀眼第三章在线阅读

    “居然奖励sss级唯一隐藏职业!”听到这个,段羽扬顿时激动不已,在末世**中,玩家的主职业没有级别公分为战士,法师,弓箭手和召唤师这四种!除了主职业还有各种副职业,分别分为sss,ss,s,ABCD这七种级别!末世三年,段羽扬见过的副职业都十分稀少,每一个拥有副职业的玩家都很强大,甚至于能够成为一方

  • 被卷入宫斗的死宅你伤不起[星际]在线阅读第1章

    上梁国阳州明城作为地处国家腹地的商业重城,因盛产盐铁,而闻名天下!其中铁矿作为重要物资,自然不会流落在外。但食盐则在确保国家储量充足的情况下,可由官府指定的商家,运出国外,进行贩卖,换取钱财充实国库。明城内有大盐商三家,算得上是城内顶富贵的人家。毕竟这种国与国的贸易,人力、财富、人脉关系缺一不可。各

  • 奥特曼之万能红球生命赞歌

    如同穿过一条七彩斑斓的隧道一般,眨眼间江辰便又回到了他的世界。看着自己这个一无所有的世界江辰情不自禁的露出一抹笑容,还是老话说得好啊,金窝银窝都比不上自己的狗窝。虽然这里还远远比不上地球的繁荣,但在这他就是全知全能的存在是唯一的真神,而在地球上却每时每刻都要面临各种倒霉事件,最后一天甚至连出门都会有

  • 大秦:开局杀死赵高重生?

    许句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摇曳的咯吱咯吱作响的吊扇,亮着微光的多媒体黑板,还有千篇一律的穿着蓝白衣服的人影。好眼熟的场景,还未彻底清醒的大脑接收着耳朵听到的嘈杂的身影。“卧槽!不可能!”“林克!你给我坐下!这是在课堂上,你小子翻天了吗?啊?!”哦,在学校啊,我说怎么这么眼熟。许句偏了个头,换了一只没被

  • 亲爱的,别黑化!在线阅读情敌

    三月春扉开,落英缤纷如雨。秀水楼二层临街的窗户探出了一只白皙的手,两扇窗子狭窄的缝隙中闪过一只清凌如水的眼睛。“小姐你在干什么呀?”西水直挺挺地站在她身后纳闷道。霍青梅转过头来紧张地竖起了一根手指,“嘘——”西水把话咽了下去,眨巴眨巴眼睛,低声道:“小姐你现在到底在干什么?”霍青梅冲着她笑了笑,却紧

  • 从舰娘开始的异世界外旋发球【三更求收藏】

    PS:第三更,新书求收藏...“咦?那个人似乎有点眼熟。”球场外,那名橘色头发的少女看着下方的夜神月跟迹部。下方,球场内。夜神月似乎感受到了目光,朝着球场外看去。“那是....橘吉平的妹妹?橘杏?”夜神月看着那名橘色头发的少女嘀咕道。“这个家伙好强的直觉。”橘杏看着夜神月眉头一皱。“不过冰帝学园的迹

  • 律师男友第三章在线阅读

    莫氏珠宝春季新品发布晚会现场,灯光璀璨,人山人海,热闹非凡。珠宝行业的佼佼者、**圈各路明星大咖、以及各大媒体朋友们皆汇聚于此。莫氏乃宁城商业巨头,经营广泛,涉及各个行业,莫氏要是跺一跺脚,宁城的经济都要抖三抖。这样的商业巨头,多的是各路行业顶尖人士的巴结吹捧。何况莫氏一年四季的珠宝新品发布会,就数

  • 小甜饼第8章在线阅读

    卓谨晏微微低头,鼻尖相触的一秒,庄沐愉觉得一股细微的麻痒瞬间传遍全身的每个细胞。她几乎下意识就想抽手躲开,可却还是忍住了。他,在试探她么?卓谨晏没有立刻接话,她却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喷洒在她脸颊上。气息均匀,节奏缓和。比起自己几乎要跳出胸腔的心,他,难道这样,都没有动心么?这不科学啊!她长得,也不难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