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六零年代吃很撑之第一章

作者:酸甜果酱 来源:晋江文学城

R.an:师父,过年我要回P省了,家里的猫猫狗狗拜托你了,到时候给你带特产。

清云要放在心里:[OK]我知道了,还有啥要说的不?

R.an:……给您拜个早年?

那边没有再回话,陶然也没再管,而是顺手把自己录的几个视频给拖进软件里,又打开录音设备,根据视频内容进行解说录音——他觉得大概是自己脑子不够,暂时还做不到一边玩**一边解说,所以只能剪辑的时候补充——不过录音录到一半电脑就挂掉了,他想着幸亏自己手快点了保存,等过年的时候就再买一台电脑回来。

重新启动软件,将进度条调整到之前的地方,果然,自己刚刚的录音已经没了。大概是被折磨得次数多了,陶然鼓着腮帮长长出了口气,接着干,做**解说,不就是凭着一点热情吗?

正当他做到一半,师父的头像伴随着滴滴滴的声响在右下角跳动,刚刚剪的视频再次挂掉,他关掉软件,点开扣扣对话框。

清云要放在心中:以前不是没有回去过年吗?

R.an:今年不一样,鸡年大吉吧。

清云要放在心中:说鸡不说吧。

R.an:师父你想说啥?

清云要放在心中:文明你我他。

R.an:……

清云要放在心中:见你今年反常表现,我刚刚给你算了一卦,放心不收钱。

R.an:师父,这是你的新文题材吗?

清云要放在心中: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兼浅红。

陶然顿了下,他和清云是在网上一起写小说认识的,因为题材原因,陶然要比清云人气高一些,清云执着写灵异鬼怪等题材,也渐渐积累起读者和人气。后来偶然知道清云会编曲,陶然对音乐又感兴趣,两人接触得就多了,像这些视频剪辑、编曲,基本上都是清云教的,对他写作也有不少帮助。

关于“师父”这个词,是陶然开玩笑叫的,再再后来,清云有时候也会跟他谈论起三次元的事情,更多的是说起算卦和因果,陶然也会看清云的小说,所以第一时间以为清云是道士。

这个时候,陶然对算卦还是半信半疑,直到清云说得多了,他也就被“洗脑”,也跟着信了。

R.an:你是说我这趟回去会有桃花运?还是认识的熟人?

清云要放在心中:不知道。

陶然笑了,问他:那我要怎么对待?是烂桃花吗?

清云要放在心中:天机不可泄露。

R.an:……

清云要放在心中:提醒一句,“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

陶然盯着那句清云发来的诗句,沉默半晌,忽然又笑起来,对这次回老家莫名有了些期待。他又发了几条消息过去,清云没有再回复,大概是又在忙。

他退出扣扣,转而专心做视频,却发现怎么也静不下心来,干脆关掉电脑去收拾东西。

***

算一算时间,陶然回P省的次数屈指可数,只每年的清明和父母的忌日才会回去,多半时间他都不愿意去打扰小叔。

过年也是这样,觉得自己见到小叔一家团年,总会有点难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在小叔面前出柜了,虽然小叔什么都没有说,可自己还是没勇气再回去。

而且每年回去一两次,大家相处得也更好,只是这次小叔强硬让他回来,他才回来的,倒也没想太多。大概是因为太久没这样跟别人在一起,他还专门去问了别人,现在想想也挺好笑的。

坐在回P省的长途汽车上,陶然无聊得戴耳机听广播剧,大概是这一年工作还算轻松,没想到又把以前的爱好都给一一捡起来了。

刚开始只是写小说、发视频、唱唱歌,后来遇到老同学,没想到当时一起做广播剧的初中同学竟然还活跃在中抓圈,并且再次把他给拉进圈子里,前不久刚答应人帮忙做后期。

手机停留在广播剧的海报上,上面印着大号字体的cast(演员名单),他的手指停留在写着“R”的名字上,这是一位中抓圈里很有名的一个CV。

当初他配剧的时候,这个“R”还是一枚新人,他们还一起配过同一部剧,只不过他是男主,R是酱油角,所以说到底,他们是不认识的,只不过声音出现在同一部广播剧里。

被重新拉回圈子,陶然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搜索“R”,看到对方长长的百科,他很惊讶,感觉就像是一眨眼,对方就成了圈子里的大手,还是那种跟明星一样的,就连微博粉丝都有几十万那种。

当然,他也用大号偷偷关注了这个人。用大号是因为,他怕被周围同事发现自己的性取向,二是他懒得弄小号。

“……我喜欢你。”

耳机里传来对方的声音,陶然的动作一瞬间就停下了,那一刻,他的心跳也跟着停了停,直到主役受带着喜悦的声音响起,他才意识到,他这是在听剧,又不是R在对他表白。

在经过接近五小时的长途跋涉,他终于到了N市。

下了车,陶然给堂兄陶镜打电话,陶镜是小叔的儿子,比他大5岁,儿子已经1岁了。

“……到了?我在外面的肯德基那里。”陶镜说。

陶然挂了电话,拖着行李箱过去。两人见面免不了寒暄 ,每年都有见面,没聊到几句就又熟络起来,照旧的,陶镜劝他早点找个人安定下来,有人照顾陶然,他们也就放心一些。

陶然露出标准式的乖巧笑,说:“我还不急。”

陶镜明显藏不住事情,神秘兮兮地说:“你是不急,我爸妈急啊。”

陶然心里咯噔一下,他想着自己已经跟小叔出柜了,所以小叔也不可能逼着自己去相亲,再说,他今年也才20岁,所以在小叔诡异的热情下,他还是回来了。

看他那表情,陶镜一拍大腿,“嗨呀,忘了跟你说,就……你那性取向,我们都知道。”

陶然有些懵,他看着陶镜,心里很紧张,就有种自己是阴沟里的老鼠,被猛地拉开了盖着自己的井盖一样,虽然网上大家看上去都很开明,实际上,他还是担心别人的异样眼光。

陶镜看到他脸色唰地一下白了,心里很是心酸,虽说接触得不多,但是听爸妈平时说起,还是挺心疼的,他赶紧安慰道:“你也别怪我爸,我爸当时担心我们平时说什么话刺激到你,所以提前跟我们说过了,还说……不管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你都是我们家人。”

让他没想到的是,家里最先想开的竟然是他爸,之后是他妈,反而他这个年轻人是最后想通的,喜欢男的女的有什么区别?大不了……过继一个孩子给陶然养,反正现在二胎政策也开放了。

因为知道得早,所以一时间忘了陶然跟他们性取向不同,比较敏感。

陶然不着痕迹地仔细观察陶镜的表情,发现对方眼睛里没有介意,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始终是提着一口气的。

陶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没跟**-恋接触过,感觉说什么,做什么,陶然都会多想,干脆就什么也没说。

陶然见气氛一时有点诡异,主打打破沉默,“刚堂兄说小叔和婶婶着急我……单身问题,是怎么回事?”

陶镜挠挠头,没了之前的揶揄,反而有点不自在,别别扭扭地说:“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陶然一时脑子里想了太多太多,突然想到之前清云说的桃花运,他开玩笑说:“难道给我介绍相亲对象?”

陶镜更不自在了,支支吾吾,又旁敲侧听,“真给你介绍了,你看吗?哎……其实你看不看也没什么。”反正都是人家主动上门来。

陶然心里是抗拒的,他之前接触这个圈子,发现很乱,听得多了,对爱情也没什么想法,早就做好了单身一辈子的觉悟,这会儿听到相亲,当然不愿意了。

他也没有马上开口拒绝,反而是想到了之前清云说的什么桃花开无主,珍啊什么重的,忽然又想试试,万一呢?万一合眼缘,看上了呢?

他心里忽然就有那么点期待了,虽然跟他想象中的有些出入——他还以为这个桃花运是跟人偶遇什么的,不过……相亲也不见得多糟糕。

看陶镜这样子,应该知道得也多,他想问,又有点不好意思问,就这么憋了一路。

陶镜怕他太反感相亲,也没说太多。

到了小叔家,陶镜停好车带着陶然进小区,这跟陶然以前见过的没多大区别,随口挑了一些话题聊。

进屋后受到热情欢迎,陶镜先是跟人一一打了招呼。堂兄一家是和小叔、婶婶住一起的,只不过陶然却是和堂嫂第二次见面,第一次是在堂兄和堂嫂的婚礼上,堂嫂抱着一岁的儿子站在一边,对陶然神色冷淡,对陶然的问候也是疏离地点点头。

陶镜把他带去客房,让他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晚,等堂兄走后,陶然先是把东西放好,这才瘫在床上,心里有些不太好受,觉得这次就不该来的,他以为自己每年回来一两次就不会打扰到小叔一家。

以前来的时候,每次都没见到堂嫂和小侄子,他还以为真的是不凑巧,可事实上,他每次来都会提前打电话,怎么会那么凑巧呢?现在想来,大概是因为堂嫂也知道他是同-性恋,担心他把孩子带坏。

路上听到堂兄说不介意,他还真的是天真到以为每一个人都毫无芥蒂地愿意接纳他。

当然,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儿子身边有个**-恋,是个母亲都会紧张,他……就是有那么点矫情,有那么点难受而已。

延伸阅读

宝山柯泉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ywxg.shtml
上海柯泉生产遥控破胎器路障主体采用高强度、高韧性工程塑料制造;刺针采用氮化不锈钢管研

都匀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x330.shtml
都匀毛尖茶叶是龙原都匀毛尖茶业有限公司生产的茶叶,都匀毛尖茶业是一家集“都匀毛尖”茶

淘鑫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xj3l.shtml
淘鑫毛绒公仔总部是毛绒公仔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保定白

顶善美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nlj0.shtml
顶善美集成吊顶成立于2005年,是集成吊顶行业的先驱力量之一。顶善美是集设计研发、生

记忆棉健康睡眠枕头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gmvd.shtml
记忆棉健康睡眠枕头价格记忆棉健康睡眠枕头厂家记忆棉健康睡眠枕头米彤供深圳市米彤实业有

小楼南红汽车配件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al45.shtml
小楼南红汽车配件是塑料瓶、塑料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私营独资企业公司总部设在广州增城小

鑫迦南奢侈品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68qt.shtml
鑫迦南奢侈品皮具护理是福州足迦南皮革护理服务有限公司的品牌。鑫迦南公司有着长达10年

木大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d4rg.shtml
木大太阳能照明以“节能环保,新能源,新科技”为理念,为广大客户提供好的太阳能系列产品

靓亚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nm6d.shtml
靓亚电动变形坦克是粤东地区的玩具供应商之一,公司展厅面积达2000平方米,展示数万种

玉兰毛巾加盟  http://www.movingyouragingparents.com/d0jd.shtml
玉兰毛巾。主营毛巾、浴巾、浴帽、枕巾、方巾、酒店洗浴白毛巾等。在家居家具-毛巾行业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帅女美男在线阅读第九章

    “从今天开始,我们每周末8:00~16:00都要训练。”潞塔塔一边说,一边指着计划图“12:30~13:30休息。”然后又说了几句有关时间的问题,把接下来的事交给了星辰。“浅绿姐姐是光系的,远程攻击不难学主要是近身防卫所以体力最重要,佑晨哥哥是元素系的,主要学会控制就可以了,但同时也可以试着打开一下

  • 都市:我的双手变异了之深藏功与名【3/3求收藏!】(9)

    第九章唐古看了手中的这碗黄色的东西,就是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作用,稍微沾了一点放到嘴里。顿时一股辛辣攒满鼻腔,唐古的眼泪都快标出来了,加盟用手捂住了自己嘴巴,这才勉强忍了过去,心中想着,这个东西的味道还真浓郁,够他喝一壶了。通过窗上的那个小洞,唐古可以清楚的看到了房间内的动静。“真的是,被婉儿打得那么重

  • 道苍穹第八章

    顾临言对自己很好,秦溪之很清楚。而且,全班那么多人,他只会主动跟自己和向煜说话。而且,有时候她会有意无意的发现顾临言在看自己。如果她再不清楚顾临言的想法,她也白瞎了上辈子活了二十八年。这会猛然听到这种话,秦溪之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得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顾临言才十八岁,而自己已经是二十八岁的老阿姨

  • 我在大唐养神宠在线阅读第七章

    乔绎远带孟瑶回了私人住处,将孟瑶往沙发一放,转身回房间换下早就令他恶心到不行的裤子,然后往垃圾桶一扔了事。冲了个澡舒服了才不急不忙的打电话给酒吧经理,想让酒吧经理查一下孟瑶都是跟哪些人去的酒吧。接到电话的酒吧经理长长松口气,心里说了句谢天谢地不用主动打电话给他。“乔总您好,有件事我正好要找您,正巧您

  • 云先生我爱你已久一群单身待解决

    第九章一群单身待解决张局和陈小蕾谈着他们局的事,我也插不上嘴,市局里酒店不远,20分钟就到,我停好车位,带着张局和小蕾就往前台走去。“您好,请问龚先生订的包间是哪间”“是316,请这边走,从这右拐就是了”道了声谢谢就带着张局和小蕾朝包间走去,大队长怎么选的包间,这么偏避,等走到还有两米的时候我就知道

  • 发现,我爱你在线阅读第5节

    蓝袍人被凤天允和凤天诺两兄弟从空中架了下来,羞愤难当,只觉得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一时之间,无地自容。凤天允一拱手,笑着说道:“这位兄台,似乎我们并不相识,怎的一来就要动我们“九凤楼”的旗子,天允出外远行,刚刚才回来,却不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请告知。”蓝袍人脸色略显尴尬,也一还礼,说道:“在下费敏之

  • 中土云动录之第二章

    第二章黛玉交代完这些,转身正要进屋却见着紫鹃一脸焦急的说道:“姑娘,快回屋歇着,莫要累坏了身子。”紫鹃一脸焦急,黛玉站在门口抬起头看向紫鹃,紫鹃并没发现黛玉不同,上前便要拉黛玉往外走,却被黛玉躲开,冷声道:“你去看看行礼置办的如何。”说完不等紫鹃反应便进了里屋。眼下林如海已经躺在床上,虽脸色蜡黄难看

  • 胖达和冰熊真的好喜欢你第3章在线阅读

    陈白泽闻言如被雷霆痛击一般,只觉得世间一片昏暗,你是公子你了不起?我也是公子啊,虽说是镇上的公子,但也是公子啊,你抢走我喜欢的不说,还让她做妾,还想把我发小也抢走,这真是叔叔可以忍婶婶忍不了了,陈白泽忽的起身,手指着敖阵,想说些什么,但始终没有说出口,朱袅看到他这样,缓缓说道。“坐下吧,太难看”陈白

  • [黑子的篮球]形影在线阅读第四章

    当看到两个衣冠楚楚的年轻人走过来时,烈魂氏惊呆了。因为这两个人他认识,不仅认识,而且还是他最亲近,最了解的人。他们不是别人,正是烈魂氏的大二子雍和和二儿子吉和。“”他们怎么会在这里?”烈魂氏自言自语道“难道他们真的要造反?”大王子雍和此刻在笑,让人感觉他已看出了自己亲生父亲的心事。“父王一生勤于政事

  • 争龙道在线阅读第5章

    “蝶儿,快去看一下小仙长,山里野兽多。”妇人急忙说道。听到妇人的话,那名叫蝶儿的女子飞快的跑了出去。看到蝶儿追了出去,妇人脸上露出了歉意,“抱歉了仙长,给你们添麻烦了。”树宇似乎早已预料到此情景,看着苏云离去的方向,道:“不妨事,有道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蝶儿追了好久,终于看到了躺在一条小河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