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捕头娘子之服装室堵人

作者:欣欣向荣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尹桐一度怀疑是否自己耳朵坏了,亦或是那些关于辛尘没说错过台词的传言是假的,不然怎么头一场同场戏,辛尘就说错了台词?还错的这么离谱?这古代戏哪有“老婆”的?

而且尹桐感觉“老婆”这两个字是辛尘对着自己喊的,她心里顿时有些不是个滋味,但到底还是在心底告诉自己,都离婚了,现在顶多是个前妻!

不过也顾不得想七想八,尹桐听到杨导喊咔。

“辛尘,你要不先去休息会?”骂,杨导是不忍心骂的,毕竟辛尘的演技在这,身价也在这摆着,哪能因为一次说错台词就骂呢。

虽然杨导的确很想骂娘就是了。

辛尘轻咳了声,脸都红了,得亏脑袋上垂下来的珠帘遮挡着,“不用,杨导继续吧,不好意思啊。”

尹桐偷瞄了一眼辛尘,正好与对方的视线撞上,对方却是很快就躲开了,转过身调整状态入戏。

明黄色的太子袍,将辛尘修长的身形衬了出来,淡黄的领口未能遮住细腻的脖颈肌肤,尹桐瞧见了,平日里那白皙的肌肤此刻透着红。

想来也是因为当众说错台词而感到窘迫吧。

杨导特意给了辛尘两分钟的时间调整,之后重新拍时,辛尘半点错误都没出,倒是旁人常常出错。

也不知道是不是尹桐的错觉,她总感觉,自打辛尘饰演的太子转过身来后,对方的目光是落在自己身上的,像是八月份的暖阳,炙热地让她有些不自在。

也有可能是她想太多,毕竟她就站在“贵人”后面,辛尘其实看的是“贵人”,而非她。

一场戏来来回回NG了快二十次才成功,尹桐觉得这其中NG的时候都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了,一方面是杨导苛刻;另一方面,那个饰演“贵人”的演员是个新人,也是头一遭跟辛尘对戏,难免会紧张,一紧张就容易犯错,NG的次数也就多了。

下了场,陈鑫然递了瓶水给尹桐,朝着不远处努努嘴说,“桐姐你也学学人家,一下场就去跟辛影后搭讪聊天,那毕恭毕敬的小模样,啧……”

尹桐顺着目光看过去,只见那名饰演“贵人”的演员正紧张地站在辛尘面前说话,辛尘倒还是一副冷淡模样,只不过偶尔往她这边看。

四目相对时,这回是尹桐偏过了头。

“桐姐,辛影后好像是朝咱们这边看,你快看是不是?你说我现在过去,要个签名能行吗?”陈鑫然激动地都有点语无伦次了,手无意识地拉着尹桐的手腕摇晃,像尹桐求证。

尹桐扯开她的手,点开手机,浏览网页,“能,你去吧。”

“啊,桐姐,你怎么不拦着我?”陈鑫然其实也有点怕碰壁,刚刚说要签名也就是嘴上过过瘾,你要真的让她过去要签名,她能磨磨蹭蹭好几个小时,最后给你几百个不去的理由。

“拦你有用?”尹桐打开百度,在搜索栏里停住了,而后问陈鑫然,“那个演员叫什么?”

从被通知进组到真正进组,时间太短,尹桐压根就没那个空闲去了解同剧组的演员,更何况这个饰演“贵人”的演员面容比较生疏,想来是今年才进的圈,不然的话,她在**圈虽然混的不怎么样,但好歹也混了五年,也不至于认不出来。

“你是说哪个?”陈鑫然还在盯着辛尘她们看,脑瓜子里想着自己去要签名时,辛尘对她微微一笑的情形。

尹桐抬头看了她一眼,无奈道,“就是我在剧组里的顶头老大,灵贵人。”

“哦哦哦,她啊,今年暑期的金果奖最佳新人奖得主,易莘莘,演技还不错,最主要的还是公司大力捧。”陈鑫然说完这话发觉自己说错话,担心尹桐听了会往心里去,于是小心翼翼偷瞄了一眼尹桐的脸色,见对方面色依旧才松了口气继续说,“不过就今天她拍戏现场而言,感觉她之前演的那部电影后期真的是6啊。”

“怎么说?”尹桐没听太懂,这关后期什么事?

“就她这个公鸭嗓,跟她这形象太不搭了,导致我在一旁听着听着就想笑,桐姐你都不知道我当时忍得有多辛苦。”陈鑫然说着说着又想起了易莘莘的声音,这回是真的没忍住,笑出了声。

尹桐:……

这……有什么好笑的?

尹桐实在是难以理解陈鑫然的笑点。

不远处,化妆师正在给辛尘补妆,易莘莘还在她旁边,倒是没说话了,而是静静立在一旁看着辛尘,眸子里的仰慕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

的确,演技不错。

尹桐心想,人情世故也挺会的。

化妆师给辛尘补好妆之后,顺道给易莘莘也补了妆,杨导过去给她们讲戏,下一场戏也是以她俩为中心。

易莘莘稍稍比辛尘矮一个头,穿着华丽的服装,站在辛尘旁边显得娇俏可爱,辛尘穿着太子服饰,妆容又刻意画的英气了些,两人从远处看起来,倒有些刺眼……

许是阳光刺眼得很。

尹桐心里这么想着的同时,垂下了头。

.

接下来的戏份,NG的次数没那么多了,两名导演脸上一开始的紧绷感都能感觉在渐渐消散,一连拍到晚上八点收工。

大抵是因为今天进度赶得挺快,杨导给剧组每个人都买了一份奶茶,收工的时候,奶茶正好到了,剧组每人一杯,陈鑫然也有。

尹桐看着这高热量的奶茶,原本还在犹豫,但一抬头看到周围的人都在喝,又想到再过不久解约退出**圈也就不需要管理身材,干脆一口气喝了一大口。

刚看到粘在吸管上的口红时,尹桐就被陈鑫然拉着去排队换服装。

只不过这望不到尽头的队伍,尹桐有些头疼。

前面几个人在讨论着什么,声音不大,但尹桐天生耳力好,听得一清二楚。

“今天辛影后怎么肥事?拍戏的时候喊‘老婆’?这要是录下来,绝对是明天的头条新闻。”

“那可不,不用录下来,只要在网上爆料都是新闻。”

“那也没人敢爆辛影后的料啊。”

“是啊……不过,辛影后难不成跟传闻中说的那样,是个les?”

“怎么可能,她前段时间不还和易辞那个男明星传绯闻吗?这段时间又和别的男明星传绯闻,怎么着也不是个les啊。”

“可是你想想,易辞跟辛影后同一个公司,又是个新人,明显是公司借着辛影后的力捧他……”

尹桐没有再听,她瞧了一眼队伍,转身走了。

“桐姐,你去哪?”陈鑫然正玩手机呢,赶紧追上去。

“我去卸妆,等会再来换衣服。”

化妆房里的人只多不少,只是陈鑫然看着尹桐那一去不返的背影,这句话还是没说出口。

尹桐没去化妆房,而是去了车上拿了自己的卸妆水和一些基础补水护肤品去了卫生间卸妆。

陈鑫然看她一点一点把脸上的妆卸掉,叹了口气说,“大剧组这点不好,换衣服麻烦,下次把衣服放到车上,咱就在车上换,反正窗帘遮着我看着,这里荒山野岭的,也没人。”

尹桐轻声“嗯”了下,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陈鑫然抬脚就想往外走,“我去服装室拿你的衣服,也怪我,忘记把你的衣服拿着了。”

这里但凡有助理有车子的明星,懒得挤服装室,直接去车上换,再把剧组的衣服放到服装室里,方便的很。

“你回来,我卸完妆,那边也差不多没几个人了。”尹桐手上动作没停,嘴上喊着陈鑫然。

陈鑫然收回脚丫子,帮她收拾卸妆水和爽肤水。

两人再次去服装室时,果不其然,之前的长队现在已经没了,陈鑫然揉揉眼睛感叹,“我这是眼花了吗?”

尹桐笑了下,“没,走吧。”

这个时候,陈鑫然电话响了,她边接电话边给尹桐打了个手势,让她自己先进去换衣服。

尹桐帮她把手上的卸妆水和护肤品塞进包里,省的她以歪脖子这种姿势站在门口打电话,以免手机没被肩膀压住,摔在地上。

之后,尹桐才进去换衣服,里头已经没人了,服装师也不在,想必是去吃饭了,不过里头乱糟糟的,服装到处搭着。

尹桐找到自己的衣服,进了一间换衣间。

刚脱掉繁杂的服装时,尹桐听到外头“咔哒”一声,门被关上了,接着是脚步声。

很轻。

但是在寂静的服装室里,就像是一下一下的鼓声,敲在尹桐心上。

“桐桐,是你对吧?”

延伸阅读

翰镁美容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aucr.shtml
翰镁美容公司,始创于2009年,是中国美容美发设备制造行业的后起之秀。企业拥有独立的

新大陆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yoti.shtml
新大陆礼品瓷器依托陶瓷研究所与陶瓷高等院校的研发力量,团结了一批工艺美术师、工艺美术

Hengning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xv5r.shtml
Hengning窗帘是女式服装,家居窗帘定制,手机各类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泊头市精密工量具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gw3l.shtml
泊头市精密工量具有限公司是中国机床的总公司、机床附件的进出口公司、中国测试技术研究院

乾祥环保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6pn6.shtml
乾祥环保总部坐落于山东省青岛市,是一家专业治理甲醛、苯、氨、TVOC、病毒、病菌。集

追风鸟电动车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18y.shtml
追风鸟电动车隶属于天津顺天电动自行车有限公司。很多人出行都选择了电动车,更为绿色环保

快捷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gyxs.shtml
石家庄PFT快捷洗衣加盟连锁的优势:1、企业:使用总部多年以来建立起来的品牌,坐享总

泉义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g74u.shtml
泉义包装盒总部是一家集生产、设计、制造及销售一体的包装生产企业,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

伊沙美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y25q.shtml
伊沙美内衣项目介绍:伊沙美内衣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

柏斯兰加盟  http://www.healthlong.net/6k91.shtml
柏斯兰,一个家居生活的时尚品牌,总公司座落于浙南风景秀丽的海滨城市-瑞安,地理位置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迷幻学校之怎么会是你

    在一个酒吧豪华包间内,一妆容精致的女子紧紧的盯着站在面前的女孩,刚才还优雅的摇着酒杯,可下一秒听到女孩说出的消息再也伪装不下去了,此时满脸急切的想要从女孩口中听到自自己想要答案。而这个女孩就是在今天出现在高小依寝室总是及时制止沈怡的那个人,她是一个小商贩的女儿,名叫于馨,一直渴望飞上枝头变成凤凰的拜

  • 再躲我试试在线阅读第六章

    壮汉听得张诚阳的话,挑了挑眉毛。带着酒气说道。“呵,打不了仗?要么便是商人,要么就是婊子。在不,就是政府特殊照顾人群。反正我们往往只和前面的两种人打交道!哈哈”张诚阳嘴角也挑了一下,这群雇佣兵们,虽然在外人看来都是些渣滓,或者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战争机器。可在张诚阳看来,他们的生活却与自己当年很是相

  • 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学习读本在线阅读第二章

    “大家好,我是你们这次时空旅行最忠实的朋友——小黑狗!”客厅的大桌子上,众人围成一圈看着桌子上一只银色的机器狗正在自我介绍。“对于这次时空旅行,因为时间紧迫,很抱歉没有提前通知你们。不过不要紧,我小黑狗会全程陪伴你们,告诉你们一切,直到没电为止!”说到这,张伟眼睛正好看到了机器狗脑袋上的电量槽,一大

  • 等待年华如羽震荡的大海

    “那女人一定得赶快抓住!否则日后一定会对正义造成巨大的威胁!”“赤犬”萨卡斯基在海军元帅办公室咆哮着。“那也构不成你滥杀无辜的理由!萨卡斯基,你口中的正义难道就是连普通人的逃生船都烧毁吗!”“青雉”库赞同样愤怒,但不同于赤犬的因为昨天晚上奥哈拉逃走的两人这个原因。他愤怒是因为昨天他亲眼看见赤犬击沉了

  • 这个世界有MOD两个不省事的下属

    “不,不,求你!”一个男人的求饶声,“放了我的妻子与孩子,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出现了!一只手,带着卡西欧的经典款,紧紧地拽着另一个男人的裤腿。腿外扩,是他!窦佳直起身,不愿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别怕,我是在救你!”脸出现了,但是带了口罩,并不能看到全貌,他伸出一只手,瘦骨嶙峋,布满深浅不一的伤疤,轻轻

  • 2143年在线阅读第六节

    回到家里,意外地看见鞋架上有一双男人的鞋子,厨房里有声音传来,走过去一看,是何意杭围着个围裙在忙活,我有些惊喜:“何老师,你怎么在家呢?”何意杭转过身,微笑道:“上午后两节课取消了,就回来了,你今天不用上班吗?这怎么了?哪里受伤了吗?”他指着我手讶异地问道。我才意识到围巾还捏在手里,赶紧解释:“没有

  • 屠浮华在线阅读第四章

    雷婆子一出门,夏琛就把塞了满嘴的点心吐出来,他根本没往下咽,反正以后那个雷婆子别想害他。至于家中其他人,夏琛觉得暂时还是安全的,雷婆子不敢直接对他们下手。夏家除了夏夫人,其他人身体都很好,要是突然出事,除非夏家人死绝了,否则雷婆子绝逃不掉。夏琛不敢直接把自己的猜测全部告诉家里人,他傻了七年,能开口说

  • [综英美]男神让我祸害惨了在线阅读第九节

    不得不说,老佛爷对女足的投入也在加强,也许是这赛季开局的几场连胜给予了他足够的快乐,总之女足那边的训练场这几天需要小小地翻新一下。一听说这几天会和男足共用一个训练场,虽然说训练场超级大,各占一端也不会有什么交集,队里的妹子们还是高兴得不得了。就连一向比较内敛的绘子也难得多话起来,她柔声地问旁边一边做

  • 奥特:时空浪客在线阅读第3章

    阿洛带着李简和齐修师徒俩走小路,往临溪村而去。一路上,李简问了阿洛诸多细节,这便打听到,从前,大家的生活还没有什么异样,噩梦是从一年前开始的。这一年里,村里的小孩子们几乎是天天被家长打。事情刚开始发展的时候,还不算严重,家长们没怎么真正动手,对待孩子,主要以恐吓、谩骂为主。但慢慢地,打孩子的情况越来

  • 最星空在线阅读第7章

    魏七实在无法和此时,不可理喻的赵幽兰正常沟通,只好拿出大杀手锏,装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兰姐你要真出什么事,乐仪可就太惨了。”“乐仪会怎么样?”赵幽兰果然惊慌失措起来。魏七看到终于把这雌老虎拿捏住了:“放心吧,一切有我,不用太担心,但兰姐你要听我的话才行。”赵幽兰这次温顺的点点头。魏七盘算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