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玄幻之女帝养成第十章

作者:爽到爆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二天下午,高玉兰回家了。

“妈妈怎么样?”高春兰跟高翔急迫地问着。

“手接上了,但身上还有其他伤痛,医生说大概得住一两个月的院。”高玉兰心绪杂乱地说着。

“那你怎么回来了?你回来了谁打点妈妈?谁照顾她?”

“妈妈叫我回来读书,怕耽误了我的学习,我就回来了。妈妈说护士照顾她就可以了,不过我觉得护士肯定照顾不过来,得有家人陪着。我想着要回来一趟,得拿几套换洗的衣服,今晚再赶到卫生院去。”

“你跟老师请假了吗?”

“明天有时间写个假条给老师,反正学校离卫生院近。”

“那学习怎么办?”

“有时间自己看书吧。”

高玉兰拿上几套衣服马上去了卫生院。

妈妈的手接好了,心里的不安总算稍微平抚下来。只是晚上没电,上个月电费没有交,村里负责收电费的胡建军把电线掐断了。晚上点了好几天的煤油灯,本来想着过几天电费就会交上,但妈妈现在去了卫生院,什么时候能把电费交上?晚上什么时候能用电灯?没有妈妈跟大姐在家,煤油灯的火苗又照得不太亮,晚上高春兰、高翔有点害怕。本来这个月奶奶是在他们家吃轮供的,但近一段时间来奶奶身体不太好,高华华就把奶奶接到她家去了。本来想着奶奶还可以稍微照顾一下他们,现在也是不可能的。

周末,高春兰跟高翔结伴去卫生院看妈妈,妈妈右手绑着绷带,姐弟俩看得心痛。

“妈妈,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回家?晚上睡觉怕。”高翔拉着妈妈的左手问道。

王丽华沉思了半响,“二姐不是也在家吗?男子汉怕什么。”

“怕黑。”他趴到妈妈腿上不作声了,王丽华侧过脸沉默了许久。

“秧田里的秧应该长得差不多了,你们回去把薄膜揭掉。有什么不会做的问立春伯伯。差不多可以插田了,田已经耙好,放学写完作业后你们得去扯秧把田插了。妈妈手断了,不能劳动,只能辛苦你们了。”

傍晚时分,高春兰、高翔赶在夜色笼罩前回了家。

天一天比一天亮得早,太阳一天比一天升得高,秧床的薄膜揭掉已经一个星期。刚揭开时黄绿的秧床已经被春风吹荡得一片墨绿。

大多数人家已经开始插田,妈妈住院了,现在怎么办?以前他们只是妈妈的帮手,现在所有任务都落到他们身上。于是每天放学后高春兰、高翔立马脱掉鞋子,卷起裤角到田里扯秧插田。妈妈在家时高翔总要找各种理由偷懒,诸如脑壳痛、人不舒服啊,现在还能吗?

春天的温度还没有完全升起来,田里的水冰凉,不过时间久了也就适应了。高春兰、高翔每天放学后就往田里赶,他们总要等到弯月升上了山腰才拖着疲倦的身体起身回家。每天腰酸背痛,回去后作业都没有力气写。一个多星期后,总算把几亩田插完了。一个多星期站在水田里,小腿上浸出了层黄色的印记。两个小孩也能把田插完,生活的艰难看来是没有什么不能克服的。

妈妈跟大姐不在家的日子,高春兰把家操持了起来。她每天早早起来做好饭叫弟弟起来吃了一块上学,放学回来后,田里、土里各种各样的事她都操心着。虽然年纪还小,但显然已经承担起不属于她这个年龄应该承担的责任,生活啊,总是充满艰辛但又带着希望。

日子一天天过去,王丽华身体逐渐在复元,只是心灵上的重挫何时能够消去?

几年来独自一人负担整个家庭够艰辛了,每天都在为柴米油盐操劳,肩上的重担从来没有轻松过。生活虽然不容易,但艰难的日子也已习惯,日子再苦,儿女总有长大的一天,艰难困苦中也依稀能看到前方的希望。儿女都懂事,他们一天天地长大,也越来越能当她生活中的帮手。前几年他们那么小都熬过来了,现在的日子只会一天比一天好,生活总是向前的。原本生活设定在这个框架里,但高量把她手打断,也把她对这框架里生活的希望毁灭了!

几年来,大大小小的事都由她一个人扛着。每年双抢时的精疲力尽,每次开学前的彷徨焦躁,每到窘迫时担米去新桥河卖米的无可奈何。生活处处都是难关,难关中支撑她的是对儿女的责任,再难也得承受下来。儿女还小,在她所能承受的艰难困苦中给儿女们尽量好的生活。经济方面虽然时时捉襟见肘,但好歹从来没有让他们饿过肚子!日子每天都得咬紧牙关,每天都像在泥淖中跋涉,路途很远,但只要坚定脚步走下去,希望总是越来越近的。几年来她都在咬牙坚持,但高量这一次把她强撑起来的坚强动摇了。

生活竟是如此沉重,每一个脚步都攥足了全力还是走得力不从心!出院后怎么打算?回到村里,生活的艰难她能克服过来,但村人的倾轧真是寒心了,她一个妇女能有什么力量跟那些蛮不讲理的拳头对抗!出路在哪里?王丽华每天对着天花板沉思默想,前方的道路在哪里?

怎么办?如果没有其他出路,那就只有回到村里,回到村里过着既往的生活,受着欺负与□□。生活再苦再难她都能熬过来,但一想到高余、高量的跋扈,村里的冷漠就是阵阵寒意,燃起的一点微弱希望总在寒意中被扼杀。

回到村里的前景是显然的,不会饿肚子但也再难有多大的发展。儿女越来越大,虽说在生活中也越来越得力,但显然将来的开支只会一天比一天多。在村里守着那几亩地,钱从哪里来?女儿儿子要上学,将来他们长大了还得置办嫁妆,还得讨儿媳妇,都得要钱,总不能让儿女的人生大事办得比别人逊色!

这次手被高量打断,虽然队里送她到了卫生院,但医药费全是高立春垫付的。无权无势,高量看来是不会出这笔钱,也没有办法去哪里告他让他出这笔钱,拿他没有一点办法!两千多块钱可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如果只靠田地里的收入,那什么时候还得起?

到底怎么办?能不能去外面找点事做?徐通两个儿子不就在外面赚钱吗,只是他们去的广州太远,而回过头来一想到三个孩子,她又不敢再想下去。她出去了,谁照顾三个孩子,没个大人在家行吗?嫂子陈秀珍不大可能,他们的阿姨高华华更是不用想了,自那次老太太去找她要了点钱给三个孩子交学费后,之后过年过节再没上过他们家门!沾亲带故的人都依靠不上,别人还会帮忙吗?

日子一天天过去,医院里的账单数额越来越大,钱、钱、钱,再这样下去医院账单上的数字到猴年马月也还不上!虽然伤还没有痊愈,王丽华还是提早出了院。

回到家每天躺在床上休养,看到三个孩子忙里忙外总是带着歉意,自回到家后高玉兰一直都没有去学校。

这一个多月来,高玉兰一直在卫生院照顾妈妈。学校就在卫生院后面,有时她也能去听几节课,但自这断断续续地听课以来,明显落下了很多知识点。而在卫生院的每一天,每每看到妈妈愁眉不展,她也感到了几分生活的压力,每天增加的医疗费用的账单就是个直接的信号。她清楚得很,照家里现在的收入,何年何月才能还得上啊!

她已经十五岁了,当然要比弟弟妹妹更懂事一些。这几年来看着妈妈操劳,她很想给妈妈分担一点负担,但她能做什么了?除了家务及农忙时节外,什么都做不了。现在妈妈每天躺在床上,家里没有了支柱。

她每天都在琢磨该怎么办,能做点什么。自妈妈出院后她就一直没有去学校,留在家里总能照顾妈妈。

“玉兰,你怎么又没有去上学?”

“我上学去了谁在屋里照顾你。”

女儿这样说,王丽华侧过身暗抹了眼泪。

妈妈久久地没有回应,高玉兰又说道:“我不喜欢读书,妈妈,不想读了。”

“谁叫你这么说的!”

“我是不喜欢读书,天天坐在教室坐不住。”

“不读书?当然得去读书,不读书能干嘛!”

不读书能干嘛?起码能多做点家务活,起码不用再花上学这个钱!高玉兰这样想着但说不出口。

“不喜欢读,坐教室太拘束人。”

“你还是得去上学,在家里能干什么,白白浪费时间,在学校好歹能学点知识。”

王丽华语气变得严厉,高玉兰没再说话。但接下来的日子她照样没有去学校,王丽华再三要她去学校,她总是默不作声,能不能用母亲的身份把她骂去学校?但女儿不去上学的原因她也猜得了一二,何况她也长大了,做娘的怎么能骂她了,生活让人如此心酸无奈!

哎,做母亲的没有给女儿提供一个好的条件,现在她不愿意去上学,怎么能骂得出口,王丽华决定得好好跟高玉兰谈谈。

“玉兰,我出院后你就一直没去学校,怎么回事?”

“我是真不想读书了,妈妈。”

“什么原因?不读书能干什么?”

“不喜欢读,前几天跟你说了的。”

“这是你真实的想法吗?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说给妈妈听。”

高玉兰刚要开口,几滴热泪滑落了脸颊,她站起来快步走到房间里。泪水已经夺眶而出,为了不让妈妈看见,她趴在了床沿边上。

王丽华过来轻拍着她的肩膀。

“怎么回事,跟妈妈说说。”

高玉兰鼻腔火辣辣的,流淌着酸涩,她再也忍不住地放声哭了出来。

“妈妈,我不读了,让弟弟妹妹读。”高玉兰带着哭腔,泣不成声。

生活这样让人心酸难过,王丽华沉默了很久。

“弟弟妹妹读书跟你读书又不冲突,你读你的,他们读他们的。”

“我不读就不用花钱,你就轻松些,能给弟弟妹妹提供好一点的条件。”

关心弟弟妹妹也会让人心痛跟无奈!

“妈妈是没有给你们好的条件,这都怪妈妈……”说着说着说不下去了。

“不怪妈妈,不怪妈妈……”高玉兰转过身拉住妈妈的手。

母女俩安慰着对方,泪水汹涌而出,好久情绪才稍微平伏下来。

“妈妈,我不读书了你也不用难过。我可以在家给你帮忙,给弟弟妹妹提供好一点的条件。他们把书读好了,将来有出息了,跟我读是一样的。我在家里总能给你帮点忙,你也不用跟以前一样那么辛苦,什么事都得一个人来做。”

女儿都这样说了,做娘的还能说什么。高玉兰就这样离开了校园,这个事在王丽华心中是一个长久的隐痛。

身体一天天恢复,被打断的手慢慢能够活动了。雨水跟光热一天天多起来。一眼望去,稻田里再看不到水面,禾苗青青翠翠,长势喜人。

王丽华不能劳动的这段时间里,田里土里的活都是三个孩子做的,也好,至少他们熟悉了农业生产,这个中的辛苦跟汗水也许会激励他们更加努力地学习吧。

时光在匆匆向前,岁月永远不会等待谁。到底怎么办?是守着家里的这点土地还是去外面闯闯,总是捉摸不定。

平心而论,在高量把她手打断之前,她已安于村里的日子。日子再苦,也已经习惯,辛苦是辛苦,但把三个孩子拉扯大是没有问题的。但自打手被高量打断后,生活的勇气一下子消失了,灰心、沮丧、难过,甚至有了畏怯,命运如此不公,村里的环境是这样令人心寒!每想到这些,总是一阵阵的惆怅跟茫然。前景是如此黯淡,是得做出改变的时候了!

守在村子里一辈子也不会有多大的发展,而村里人多靠拳头说话的风气,将来还不知道要受多少欺负,她怕了!何况窝在村子里,每年的收入就那么多,儿子学习成绩还好,是个读书的料,将来他要上高中、上大学怎么办?总不能不送他上学吧?如果他不上学将来怎么能有出息?他要是没有出息,难道那些应该让他知道的事永远锁在心里?就这样白白让所有的事情一笔勾销?这几年来,这有朝一日的希望给了她坚强。他长大后要是没出息,把那些事告诉他反倒会害了他,让他一辈子都背负着心理上的仇恨跟压力。因为经济原因玉兰主动不上学了,如果不能给春兰跟高翔提供好一点的条件,他们也跟玉兰一样想怎么办?如果不读书,他们走不出这个村庄,那将来是不是又得重复像他父亲那样受人欺负的老路?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玉兰不去学校了,如果她去外面找机会,玉兰在家应该可以照顾弟弟妹妹的。把三个孩子留在家里,做娘的总是不放心,但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怎么办?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前方是未知的,但是当前的状况完全看不到前景,该何去何从?

每天都在考虑这些问题,但找不到出路,沉重的无助感总让人感到生活的无力!出路在哪里,要走出这个倾轧、闭塞的地方,只有往外面走。

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外面的世界又是怎么运作的?想到这又有点胆怯。她熟悉的只是乡村的环境,外面的世界做买卖时偶尔去过几次,街头的高楼大厦,交错的马路让人找不到方向,常常随之而来的是压迫感,外面的世界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

你是局限在既有的熟悉环境中重复着没有前景的日子,还是敢于走向华灯璀璨的城市去探索新的机会?前方是未知的,但也正因如此可能蕴含着无限可能。至于艰难困苦,几年来这么苦的日子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难关不能渡过吗?

也许生活中只有苦头是尝不尽的,但这都没有什么,苦头中总包含着先苦后甜的希望。拼搏、劳动,总会带来新的蓝图跟憧憬。不管以后会怎样,这都没有什么好说的。自己选择的路,鼓起了这个心,那就应该去尝试。果实与苦涩都要自己去争取、去品尝。海面不会一直风平浪静,世间的一帆风顺都是经历过风雨后的平静。不经过风吹雨打,也难有秋天成熟的果实。生活是这样的艰难不平,也许这是生活的生机跟朝气所在。只要勤奋努力,用一双劳作的手总能抓住生活的一点希望跟美好。

人生啊,总是让人畏怯,又让人期待!用劳动的双手坚强起来吧,风雨再多,如果风雨没有把人打败,那总会迎来风和日丽的晴天。

多天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王丽华打定了主意要走出这里。前方一片茫然,去外面的世界找机会,她什么也不懂,最好是能有熟人引荐介绍。村里哪家有人在外面了?王丽华想到了高立春。

延伸阅读

极品单身之章九星连珠(1)  http://www.piannin.cn/si09.shtml
九星连珠!!!又是九星连珠,相隔16年,站在秦国咸阳高耸的城墙上,摩梭着被把玩的通红

我创业的那些年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piannin.cn/b2zi.shtml
费鱼城被一条横穿整座城市的河流分为前后两部分。前面是较为繁荣的商业街和居民区,有着大

鬼的故乡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piannin.cn/n33n.shtml
桃源迷津处当晚计议已定,第二日一早,魏无羡、江澄、金凌、童宗主并一众门人修士浩浩荡荡

夏目贵志空降基德世界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piannin.cn/sew5.shtml
“就不能选一个好点的日子吗?真是扫兴啊。”晴树扫了一眼身着黑衣的三人,明明是被刺杀的

我带着生死簿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piannin.cn/nxcl.shtml
唐母觉得她闺女说的有道理,也不心疼了,“那你,是相中这个了?”唐木点点头,“相中了。

摘星院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piannin.cn/6mce.shtml
……江凯市豪庭酒店,在当地属于规格最高的三星级酒店,当地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不管是寿宴

综影视林培的生活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piannin.cn/8az.shtml
魏科坚信天使不会拒绝他人的请求,于是鼓起勇气,细声细气地请求道:“那个,能不能麻烦你

侠恶无双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piannin.cn/sh33.shtml
下班后,苏尹胜载着他的萌货回家去了“上班第一天感觉怎么样?”苏尹胜难得主动开口关心她

我是小刺客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piannin.cn/sefc.shtml
对于林飞宇的回答,刘星曼也没有太在意,她只是和林飞宇打了个招呼而已,而且她觉得自己是

神奇宝贝之世界连通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piannin.cn/yuxs.shtml
几个月后,篮球赛。篮球赛是和外校联合的,所以要求一定要穿学校定制的球衣入场。A中的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哥儿如此多骄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章你可真招人恨蓝如意是何等的得意云人是不知道的,她跟个没事人一样在王府里休息了整整一天,中途再也没见到魏寒风。原本相邻的两个院子都是冷冷清清的,但因为云人的关系鎏金院这一整天都是烟火气十足。晚饭的时候是云人最觉得而尴尬的时候。她上辈子一直都是孤身一人,从来没有一个人吃饭身边四个人看的情况发生。她

  • 夫骄在线阅读无形装逼最为致命(求收藏6/8)

    提着狄丽热巴的东西,李牧就像是一个绅士般跟在她的身边,说是要买围巾,可逛了半天其他东西又买了不少,但仍旧还没有买到围巾。李牧完全明白狄丽热巴的想法,但他并没有说破,跟女神逛街,也是一种享受啊!但随着时间流逝,狄丽热巴终于开始轻声说道:“李牧,陪我去买围巾吧。”已经快要10点了,商厦也快关门了,李牧点

  • 源初之主第七章

    自从胡来回家,胡逸晨大多数时候是跟父亲是一个屋睡的,因为过年老三一家也过来,家里有些住不开,所以男人一个屋女人一个屋。他们住老四的屋子,这是一间厢房外屋是一间灶房,里屋有东西两铺大炕,兄弟四个住东炕,几个孩子住西炕,因为胡来快要回家,兄弟几个躺在炕上小声的说着话,说一下进城的计划,西边炕上的孩子睡的

  • 向往的生活之全民男神之双双突破

    方一念一脸蒙蔽,完全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他们终于到了星斗大森林,好不容易遇到一只适合奥斯卡的魂兽。结果有人出来说是他们先抓的。然后发展成要比试。比就比嘛,原著剧情就是这样的啦,可是挑他是怎么回事啊?!他是一个没有攻击能力的治疗耶!夭寿啊,他要喊啦,有人打奶啦!!!!!!!!!!!!赵无极无奈

  • 温酒祭霜刀在线阅读第5章

    屋曜离开武灵宗已经五天了。武灵宗处在墟州边缘,而屋曜要去的地方却是另一个边缘,墟州与沧州的间隔线上。这需要屋曜骑马不停不休至少半月时间才能到达。数天奔波屋曜来到了乌城。乌城是墟州凡人生活的城市,牵着独角马进入城中,街道上热闹至极,有各类商贩在城中四处叫卖,酒楼林立。行人几乎全是普通人,少有修行者。屋

  • 快穿之男神别跑我快追不上在线阅读第2节

    本来取名一事一般需要父母,嫡亲长辈来取,或者前往寺庙,道观求名。佛道两教遍布天下便是因为接济世人,收养孤儿,为孤儿取名。普通人给他人取名或者自己给自己取名是无用的,不被天地认可的。野兽,植物修炼困难,要想从妖兽,植物修炼成为妖族,得由天仙境以上的大能取名才能拥有修炼的资格。又或者是生存生长在灵气充裕

  • 星河梦喜欢

    丁念发现江野望最近很爱盯着自己看。在第N次回看过去却被避开目光后,丁念很迷惑地问007:【人设值提醒没坏吧?他应该没猜到这个身体换了里子吧?】007在空间里抽电子烟:【没坏。】丁念想不通:【那他老看我干嘛?我脸上也没东西啊?】007沧桑地吐出一口烟:【你不止脸上没东西,你胸腔里也没东西,你没有心。】

  • 我有特殊的末世生存技巧在线阅读第二章

    沙县是大秦边陲偏僻的不能再偏僻的一座小县城,周围囊括了三个小村子,其中就包括吾卜凡生活的村子。所谓再穷的地方也有富人,沙县这个地方也一样,富人家是需要大量柴火的。吾卜凡瘦弱的身躯扛着一捆柴火进了县城,直奔富人居住区。到达目的地,吾卜凡发现这里已经有几位和他一样都是来卖柴的农户。人家是柴火一大捆一大捆

  • 绝地蝼蚁在线阅读预谋

    两人顺着新修的石阶往上走,没几分钟就到了目的地。她擦了擦脖子上的汗珠,望着眼前那座庄重而磅礴的私家陵园。在顾清栀的记忆里,从前这是一片墓园没错,但还构不成规模,那时村子里一旦有人故去,就找先生到这里来相块风水好的地方,选个日子埋进去,再插块碑便能算作是墓。后来,年轻人们渐渐走出了村子,在城里有了发展

  • 我有无数修炼时间第二章

    等裴柏鹿恢复意识的时候,他正躺在自己的雕花木床上,窗外暖和的阳光顺着窗棂漏进来了一些,显然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十五年零一天了,他还在这里。裴柏鹿在心里叹了口气,慢慢在床上直起了身子,垂下脑袋重新闭上眼睛,在脑海里叫道:系统,现在这种情况,算是任务失败了吗?这个世界按本来的发展便是正反两派连年争斗,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