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沙海]朱雀于归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凌烟霓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卧室里点着一盏暖黄的台灯,不大的屋子在初秋透出些温暖的气息。

加,不加。加,不加。加,不......

齐江舟已经趴在床上思考二十分钟了,佟川给的纸条都被他捏出好几道褶皱。

其实佟川的个人头像已经躺在微信班级群里两个多月了,齐江舟一直没加,也一直没敢加。

毕竟加了不知道该说些啥。

篮球打得不错啊兄弟,有空一起玩玩儿?

成绩这么好,教我几道题呗?

看你长得挺帅,聊聊?

你还记得我吗?三年前咋俩见过。

......

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终于要实现了。齐江舟伸出一根食指,点开班群里那个熟悉的头像,是一只柴犬在傻笑。每次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点开看一会儿,关掉后继续面对操蛋的人生。

他盯着资料页面,没有直接点添加到通讯录,反而返回页面,点开了搜索框,对照着纸条上的号码,一个一个地敲进去。这是齐江舟平淡无味的生活里,为数不多的仪式感。

“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齐江舟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因为加个微信,心跳声大到要捂住被子来隐藏。

在没有别人的房间里,他也为这份心动面红耳赤。躲在被子底下,密闭的空间放大着心跳,无异于掩耳盗铃。

是心如擂鼓,爱昭然若揭。

发个备注过去?齐江舟把扣在床上的手机翻过来拿到眼前,看见对话框里对方正在输入中...

眼睛都没舍得眨一下,他想第一时间看见佟川给他发的信息,然后把这第一颗星星扔进瓶里。在夜深人静、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透过玻璃瓶悄悄地看、轻轻地吻。

很A:喷了你给我的药,感觉好多了,谢谢。

...看不下去这个骚包的名字了,齐江舟默默地给佟川改了备注,准备回个不客气。

佟川:[图片]

佟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淤青好像都消了些。

齐江舟点开大图。

日,是佟川的淤青,而且是佟川腹肌上的淤青。

健康的蜜色八块巧克力上有一片不小的皮下瘀血,紫红边上泛着青,附着一层刚喷上去的药剂水雾。

齐江舟再次默默改了个备注,打开表情包收藏夹飞快地给佟川丢了张图。

很酷不聊天:你好骚啊.jpg

佟八块:哈哈哈开玩笑。

佟八块:醋酸的题会了吗?

很酷不聊天: ......有些还不是很会。

佟八块:有些?

很酷不聊天:都会。[微笑.jpg]

佟川点开屏幕对面酷哥的头像,是教学楼底的小白猫。

还是一只酷酷的小白猫啊,佟川心里想道。他改了个备注后就开始哄濒临炸毛的猫咪了。

佟八块:不会的题发给我,我给你讲。

齐小白:[图片]

佟八块:这是有些?

齐小白: ...回家太晚,还没开始做。

隔着屏幕透出来的傻气把佟川笑得肩膀直抖。稳稳神看了眼题目,摁住麦克风开始讲解思路。

齐江舟听第一遍是纯粹欣赏音色,第二遍是专注几个特别的咬字,第三遍终于关注学习。

佟八块:最后一道题的解题思路很新颖巧妙,技巧运用也很考验思维,只用语音讲不容易弄懂。

佟八块:你明天有时间吗,我当面给你讲吧。

齐小白:明天,可能没空。

佟八块:周六补课吗?

齐小白:不是。

齐江舟陷入两难,一面想在学校以外见到佟川,一面又不知道该怎么跟佟川讲自己周末会去酒吧驻唱。

佟八块:我上午要去物理竞赛班,下午给邻居小孩儿辅导功课。

佟八块:你呢,晚上方便吗?

齐小白:明晚十点过后有空。

佟八块:这么晚?需要我接你回家吗?

想,当然想,每次看见佟川自行车空着的后座他都想不管不顾地跨上去。

齐小白:那十点之前,Zeus酒吧,来听我唱歌。

在隔壁小弟弟终于弄懂2+6为什么等于8后,佟川跑回去做了个简单的晚饭,草草吃完后就抓起书包下楼。

骑着自行车赶到酒吧门口,看手机已经快九点了。佟川停车上锁后,找到个小侧门摸黑走进去。

音乐声不大,也没有佟川预想中嘈杂的划拳声。整个酒吧灯光是暧昧的昏暗,蓝紫的色调慢悠悠地全场晃荡,偶尔不经意扫到两张亲密相贴的脸上。

是个清吧。

这个认知让佟川从昨晚看到微信后就郁结在心口的一团气消散了不少,但他以后还是得跟齐江舟这个缺心眼儿好好普及一下什么叫“Omega的自我保护”。

清吧不算大,但来客却不少。他们隐秘在似暗非暗中,在城市角落一隅偷得片刻喘息。

只有舞台上那个人是明亮的,光落在他身上,过长的睫毛颤抖着把盛满的光晕抖落。齐江舟抱着把吉他坐在高脚凳上,对着麦克风轻轻哼唱。

佟川挑了个远处的位置坐下,正对着齐江舟。台下人瞧台上人瞧得真真切切,但台上人只能看见台下一片漆黑。

他看着齐江舟自顾自地调音试音,随意地扫几下弦,唱民谣哼爵士,玩蓝调秀指弹。

齐江舟平视着前方,随意找了个落脚点让视线驻足,他不知道佟川就坐在那看着他,只看着他。

别人都在推杯换盏,互诉衷肠,暧昧试探,无人在意亦无人可怜台上那个唱到心碎的人,只有佟川虔诚地望着他唯一的光。

齐江舟不在乎有没有人听,他只是一首接一首地唱。唱生活、唱朋友、唱梦想,但他不唱爱情。佟川一直觉得齐江舟是一个天真的人,他觉得玩音乐的都有颗年轻不老的心。

但现在他发现,齐江舟清澈天真的外表下有一个老灵魂,像一个能把这些歌都唱透彻的过来人。

“今晚最后一首歌,毛不易的《像我这样的人》。”

“像我这样优秀的人,本该灿烂过一生

怎么二十多年到头来,还在人海里浮沉。

像我这样聪明的人,早就告别了单纯

......

像我这样孤单的人,像我这样傻的人

像我这样不甘平凡的人,世界上有多少人

像我这样莫名其妙的人,会不会有人心疼。”

不是的,齐江舟根本不像这样的人。

他十七岁,有大把大把的朋友和时间,他可以去做他想做的事,抱着吉他组乐队,随心所欲地度过每一天。

歌词和齐江舟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相似,至少佟川是这样认为的。

可怎么会不像他,唱得却又像他呢。

佟川听得心里有点说不出的难受。他起身跑去吧台找老板商量了一下,得到许可后就转身朝齐江舟跑去。

齐江舟看着佟川搬上来一把椅子,还没开口问他什么时候来的,佟川就笑说道:“刚才和老板说了我想上台唱首歌,你帮我弹个伴奏怎么样。”

“哪首歌,我搜一下谱子。”

“《太阳》。”

佟川的声线意外的好听——

“我只想做你的太阳,你的太阳

在你的心里呀,在你的心底呀

......

不管是多远的远方,不要害怕我在身旁。 ”

齐江舟盯着谱架上放着的手机屏幕,余光里全是佟川。

佟川没有看他,但是他可不可以把这首歌当做是唱给他的呢。即使不是,骗骗自己也行啊。

“唱得不好,前几天刚学的就想练练,下次去KTV就可以点了。”佟川把话筒放在立麦上,转头看着身边的人笑道。

“挺好的。走吧,我也下班了。”

走出酒吧,昼夜的温差变得更加明显。齐江舟被一阵风吹得瑟缩了下脖子。

佟川跨上自行车,转身拍了下后座:“喏,上车,载你回家。”

齐江舟乖乖地坐上去,两只手只扯了个佟川的卫衣边。

十点多的秋夜没什么人了,便利店孤独地亮着灯等着加班的人,夜宵摊的阿姨搓着手开始收起板凳桌椅,出租车亮着绿灯等着归家的人。

车轱辘划过满地被风吹落的枯叶,嘎吱作响。

风虽大,都有前面的人挡着。齐江舟紧紧攥着一点布料,不敢贴近,害怕过快的心跳暴露藏了许久的秘密。

“要下坡了,抱紧我————”

佟川放开把手,张开手臂发出畅快的呼声。凉意刺骨的风从前面呼啸吹来,齐江舟的手从背后紧紧环住。

少年露出狡黠的笑,重新抓住把手继续往前骑。他好想这条路再长点,再长点,让他可以载着这个人再久点。

齐江舟也没再放开手,反正抱都抱了,再松开显得太刻意。他闷在佟川的后背做导航给他指路线,贪婪地悄悄呼吸着雪松的味道。

“到了。”佟川停在一栋老式居民楼下,单脚支地,“下来小心点。”

齐江舟把头埋着,今晚气氛太好了,他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谢谢你听我唱歌,谢谢你送我回家,周一见......

“最后那道题啊,你先列几个化学方程式,配平过后...”佟川突然从书包里掏出化学书打破这片静谧,把手机照明打着给齐江舟讲题。

齐江舟: ......我恨你是块木头......

佟川还滔滔不绝地讲解着他的思路,齐江舟勉强跟上大学霸的脚步。

“...嗯然后这样最后一个小问的答案也就求出来了,懂了吗?”佟川合上书关掉照明,笑着看向齐江舟。

“应该会了,那我上去了。”齐江舟盯着自己脚尖,“谢谢你送我回来,路上小心。”

说完准备转身离开,佟川一把拉住他道:“今天你唱得很好,而且...你也很好。”

齐江舟不明白佟川为什么突然说这些,但是他觉得他能够懂佟川的意思。

“上去吧。”佟川对着他弯弯嘴角,“楼道有声控灯吗,注意脚下。”

齐江舟道别后就迈步往楼梯口走,他没有回头,但他知道佟川在他身后看着他。

他拍拍手,钨丝灯就亮了起来,然后一步一步抬脚上阶梯。

佟川抬头望着亮起来的楼道,光亮的地方,就是齐江舟在的地方。

一楼,二楼......六楼。

兜里手机震动了一下,掏出来点开收到的微信。

齐小白:我到家了,你也快回去,注意安全。

佟八块:嗯。

佟八块:晚安。

他看见六楼的大窗户透出灯光,随后旁边的小窗户漫出点亮,大窗户的灯又被关掉了。

应该是进卧室了。

佟川掉了个头,骑起自行车跟着秋风一起离开了。

齐江舟走进关了灯的客厅里,抬手微微拨开了一卷厚实的窗帘。

他看见少年清瘦又不单薄的背影,他看见风吹起少年额前的碎发,他知道风吹不灭少年温热的背脊和滚烫的心脏。

今天佟川唱《太阳》时,齐江舟真的觉得他就像太阳一样,耀眼又温暖。

但太阳不能触碰,靠太近会被灼伤。

熟悉的背影渐行渐远,远到快要离开齐江舟的视线。佟川乘着月色离开,影影绰绰,只留下模糊的光影。

今晚的佟川太温柔了,齐江舟心都被他软成一滩水了,佟川还要来搅一搅。

不像遥不可及的太阳了,像一把温柔似水的月光。

齐江舟抬头看着天上的弯月,手心还残留着佟川的余温。

他想,今晚他抓住月亮了。

延伸阅读

睿登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dy9a.shtml
睿登运动鞋总部是中国出众的男女鞋研发系统整体解决方案提供者,集产品研发、款式设计、成

普渃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yzwo.shtml
普渃净水器在山东德州乐陵开发区拥有自己的研发基地及工厂,运营总部设在北京。选择普渃,

俊雅高质洗衣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xdgz.shtml
据估计,中国目前有80%以上的洗衣店面临着彻底的洗“心”革“面”,从发展的眼光看,中

科沃斯生活馆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u03p.shtml
科沃斯是苏州科沃斯电器有限公司的品牌名称,苏州科沃斯电器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地宝机器人吸

戴维宠物食品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dia8.shtml
美国戴维联合有限公司的创始人david先生是服务于联邦政府的人士,他的主要工作是服务

旭平首饰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ujbg.shtml
加盟旭平首饰怎么样?旭平首饰是一个致力于锆石首饰的品牌,是集开发、生产、批发为一体的

莹火人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n71c.shtml
莹火人女装总部经销批发的女式棉衣、牛仔外套、牛仔棉衣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

钓具长廊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6zj9.shtml
钓具长廊国际连锁前身为绿海购物广场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1年9月,经历两年的行业

中公教育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6x95.shtml
中公教育隶属于北京中公未来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创立于1999年,是国内民办教育知名品牌

IC卡自助洗衣系统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azso.shtml
全自动环保智能投币刷卡式洗衣机采用国内外上明的水魔方节水洗涤技术和模糊水位定位技术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嫡女难逑零零肆

    张女官深知自己是为何进宫的,所以在确定要为皇贵妃和皇帝效忠之后,她首先做的是拿下了承乾宫的小厨房。张女官其实并不算真正的懂医,她之所以能闯出来个送子娘娘的名号是因为家学渊源,她的父亲是一名读书人,读书人之中有那么一句话“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张女官的父亲生在华夏土地最为动乱的时候,看着满目疮痍的大地,

  • 只有我一个地球人之第四章(4)

    崔小酒走在中心山脉的石阶上。议事厅在山顶,她之前所在熔岩牢位于山腰,乘灵鹤走了段距离,快到山顶之后,她便下来步行。这个角度,略一抬头,便可以看到广袤蔚蓝的天空,以及天空之上那道金色的光柱——肃穆的,圣洁的,仿若流淌的金箔。“圣山”之所以被称为圣山,便是因为这道光柱的存在。光柱名为“天之书”,在禁地排

  • 许之唯一在线阅读第三章

    傅酒突然冷笑,“一个,两个,三个……我记不得了。裴先生,现在医学技术这么发达,随便一千块就能补一张……”话音还未落,她的下巴被有力的手指猛地抬起,澄澈的眼神刚好对上男人冷若冰霜的瞳子,心猛地提到嗓子眼。“闭嘴!”男人低吼。默了几秒。就连空气也静止几秒。“裴先生,我可不认为你会吃醋?”好半晌,傅酒才找

  • 大商歌在线阅读第6节

    听说了嘛?雪儿小姐昨天达到灵者六阶了,小厮二:是啊,是啊,听说雪儿小姐是我们姜家最有可能突破灵圣的人,小厮一:本来听说我们少主最有可能突破到半神的,谁想到。嘘,小心点,别让二公子听见,谁能想到大公子仅仅用了5年就突破到灵徒九阶,仿佛遇到瓶颈一般,不能突破,二公子最近突破到灵师4阶,大公子一直不能突破

  • 重生恶婆婆之文试结束

    数日后,武当山。某中式古典庭院中。李乘风,韩擒虎,混元子,张老,剑流坐于台上。风焱,剑北,李凌风。三人坐于台下,跪坐于蒲团之上,一人一小桌,桌上一盏清茶。其余武当弟子则或坐,或站。于廊庑之中。“文试第一场开始!有请华夏武协会长李乘风先生宣布本次文试之题目。”“咳咳。文试没有题目,就如同武试一般。大家

  • 都市破烂王之无限融合在线阅读第4章

    场边的观众和学长他们已经目瞪口呆,两个一年级的比赛,比他们二三年级的比赛还要精彩。实力在学长之上,学长们个个觉得丢死人了。“竟然把打赢五位学长的手冢也给打赢了。”“妖孽啊。”“太可怕了,他才一年级。”此时南也的脑海里又出现了系统的声音。“叮!打败小学冠军手冢国光,获得经验值1000”南也有些惊讶,果

  • [综]世界的存在是谎言在线阅读第六节

    。。。。。。。。。。乙雷司皇宫。。。。。。。。。。。。。伊蕾公主随处奔走,就发现了不少不对点的东西:“一层澡室排水口附近有两条腰带,南边的柜头有把掉落的梳子和没有清理干净的化妆粉的痕迹,顶格的短太刀挂了两条系带,中居室东南角落遗落了些箭矢,西面大墙的箭弩都沾不少墨水。。。。。。。。”小青:“哎,虽然

  • 十万人间在线阅读第10节

    下午六点,医院准时开饭。苏诚却没有去食堂,而是来到了外面。他从赵峰身上“借了”几千块现金,如今也算是达到了财富自由的小目标,在外面穿着病号服总会有人投来异样的目光……苏诚决定先去买衣服。如今已经入秋,灵州城又地处西北,天气已经有了几分凉意。苏诚买了两套内衣秋裤,又买了两套运动衣,两双鞋,总共花去了八

  • 重生者们的都市生活之迷茫的饭局(2)

    心中想到这个名字,我更加肯定了眼前的这个女孩是白鹤了,此时的白鹤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身穿背带裤,头戴鸭舌帽的假小子了。此时的白鹤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不得不说,还真是个美女呢,她放下刘海,然后又正了正自己的眼镜。“认出我了吧,我说你怎么越来越混蛋了,进过部队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混蛋呢。”白鹤语气有些

  • 身世浮沉雨打萍(昭惜同人)在线阅读第4章

    叶晨也是被老大爷的幽默给逗笑了。“行了老大爷,您赶紧回镇子上去吧,要不一会天黑可不好走啊”“小伙子,玩归玩,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这深山老林里头不比外面的防护林和公园,里面豺狼虎豹、上千斤的熊瞎子可多的很,你可千万要小心啊!”临走之前,老大爷也特意提醒了叶晨一句。“卧槽,这里真有狼?”“熊瞎子是什么